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女人请记住,你的格局决定着你的层次

打架街拍2018-11-23 07:06:04


  山雨欲来风满楼!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神州大地,正处于特定的历史转折时期,风云变幻,神秘莫测……

  但世间事总是有得也有失。

  男人跟在后面,一边擦汗,一边不停地道谢,“谢谢您,活雷锋!解放军同志的觉悟就是高!”

  李炎谦虚地说:“不用谢,为人民服务是我军的宗旨,应该的,应该的!”

  咦,怎么没有反应?

  无人回答。

  李炎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

  原来是一具尸体!

  李炎强忍呕吐,又去摘下她的手套,就连双手也是绿的。

  正惊疑之际,忽然听到女尸内传出“嘀答嘀答”的声音。

  李炎撕开女尸的衣服,定睛一看:“孕妇”哪里怀有胎儿?原来肚子被掏空,全部填满了炸药!

  “原来是敌特要炸大桥”!李炎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办?

  不知炸弹定于几时爆炸,万一排除失手,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万分危急!!

  江水浸湿了导火索,炸药没有爆炸。

  新中国标志性建设成就的武汉长江大桥保住了!

  而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却没有一个人看到。

  部队紧急出动。

  李排长究竟遇见了什么紧急情况鸣枪示警?

  他现在何处?

  是死是活?

  这一个个问号就象一把把钩子,吊着战友们的心……

  这是一起突如其来的无头案,真让部队和公安局的同志们颇费猜疑。

  市公安局张江局长也被惊动了,亲自赶到现场,分析案情。

  “莫非张局长有话要说?”部队首长问,“但说无妨”。

  “现在要说为时过早,不过……”

  “请直言。”

  “我是想……”张局长欲言又止。

  “嗯?”

  “破案的关键,在于要找到‘鸭舌帽’,而这个人只有李炎排长接触过,可他又……”

  “明白了。”部队首长说:“但愿出现奇迹,我总感觉他还活着。你是想让他协助你们破案?”

  正说着,忽听江面上又隐隐传来三声枪响。

  “快,出动巡逻艇,搜索江面!打开所有的探照灯!”……

  要说李炎也真傻,为何不把尸身炸弹直接扔进江中,而要抱着尸体跳江,那多危险?

  好在李炎水性极好,加之水有浮力,当他浮出水面时,已不觉尸体沉重。

  巡逻艇迅速靠近探照灯下的目标,终于将处于半昏迷中的李炎救起。

  部队与公安局的同志们齐声欢呼,庆祝粉碎了敌人破坏的重大阴谋!

  部队首长哈哈一笑:“我早知道你居心不良。不过我们会服从大局,忍痛割爱的。”

  李炎被就近急送桥东医院救治。

  幸好匕首未刺中筋骨,输血、吊滴,用了最好的药,做了最好的护理。

  于是,李炎走上前去与女医生握手道别:“谢谢你,梅医生”。

  “不用谢!”女医生咯咯笑道:“我们的大英雄也叫李炎?真巧哇!”

  李炎一呆,脱口问:“哦?什么‘也叫’!难道你还认识一个李炎?”

  “是你?太巧了!”李炎心里乐开了花:“我一定去!”

  “那好,一言为定,我等你!”

  李炎怎么也没想到,他对中意姑娘的第一次承诺就没有兑现。

  不是他成了英雄立功授奖就眼界高了,实在是身不由己。

  他又怎么会想到,自己一个刚被提拔的小排长,在和平年代里,也会一夜之间名扬天下,万众瞩目!

  当天的电台报纸一大早就报道了他舍生忘死智保大桥的英勇事迹,这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此刻的凌雨琦显得腼腆,对张局长的客套之词报之一笑,提议还是抓紧时间研究案情。

  当龙飞听了案情的详细介绍后,急于要见到当事人李排长。

  李炎对张局长大有“士为知己者死”之心,暗暗发誓要努力工作,做出成绩,以报局长知遇之恩。

  龙飞请李炎回忆“鸭舌帽”的体貌特征,绘成影像,发出协查令。

  龙飞要求将女尸的照片广为散发,请各派出所发动群众辨认尸体,迅速查明死者的姓名与身份。

  星期天上午,武昌百货大楼顾客盈门,生意兴隆。

  绿色碎尸案!

  顾客们一个个吓得面如死灰,拔腿就逃,秩序大乱,商场里像炸了锅……

  夹在人群中的小偷混水摸鱼,流氓趁机作案……

  汉阳的一家电影院,下午三点放映影片《夜半歌声》。

  咦,怎么没反应?这才想起她有心脏病,急忙起身想抱她出去,岂知他也突然大叫一声,瘫软下去。

  汉口的中心街道两旁商场林立,人来车往,热闹非凡,一派繁华。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引起交通混乱,大街上出了几起交通事故……

  几乎与此同时,在郊区长途汽车站,也发现了绿色尸体的两条手臂……

  龙飞等刚到武汉屁股还没坐热,市公安局就接二连三接到报警电话。

  敌特是存心要给龙飞和专案组一个下马威?太嚣张、太猖狂了!

  武汉三镇妖雾弥漫、谣言四起、人心惶惶……

">

第一章 惊天大案


  山雨欲来风满楼!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神州大地,正处于特定的历史转折时期,风云变幻,神秘莫测……

  但世间事总是有得也有失。

  男人跟在后面,一边擦汗,一边不停地道谢,“谢谢您,活雷锋!解放军同志的觉悟就是高!”

  李炎谦虚地说:“不用谢,为人民服务是我军的宗旨,应该的,应该的!”

  咦,怎么没有反应?

  无人回答。

  李炎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

  原来是一具尸体!

  李炎强忍呕吐,又去摘下她的手套,就连双手也是绿的。

  正惊疑之际,忽然听到女尸内传出“嘀答嘀答”的声音。

  李炎撕开女尸的衣服,定睛一看:“孕妇”哪里怀有胎儿?原来肚子被掏空,全部填满了炸药!

  “原来是敌特要炸大桥”!李炎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办?

  不知炸弹定于几时爆炸,万一排除失手,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万分危急!!

  江水浸湿了导火索,炸药没有爆炸。

  新中国标志性建设成就的武汉长江大桥保住了!

  而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却没有一个人看到。

  部队紧急出动。

  李排长究竟遇见了什么紧急情况鸣枪示警?

  他现在何处?

  是死是活?

  这一个个问号就象一把把钩子,吊着战友们的心……

  这是一起突如其来的无头案,真让部队和公安局的同志们颇费猜疑。

  市公安局张江局长也被惊动了,亲自赶到现场,分析案情。

  “莫非张局长有话要说?”部队首长问,“但说无妨”。

  “现在要说为时过早,不过……”

  “请直言。”

  “我是想……”张局长欲言又止。

  “嗯?”

  “破案的关键,在于要找到‘鸭舌帽’,而这个人只有李炎排长接触过,可他又……”

  “明白了。”部队首长说:“但愿出现奇迹,我总感觉他还活着。你是想让他协助你们破案?”

  正说着,忽听江面上又隐隐传来三声枪响。

  “快,出动巡逻艇,搜索江面!打开所有的探照灯!”……

  要说李炎也真傻,为何不把尸身炸弹直接扔进江中,而要抱着尸体跳江,那多危险?

  好在李炎水性极好,加之水有浮力,当他浮出水面时,已不觉尸体沉重。

  巡逻艇迅速靠近探照灯下的目标,终于将处于半昏迷中的李炎救起。

  部队与公安局的同志们齐声欢呼,庆祝粉碎了敌人破坏的重大阴谋!

  部队首长哈哈一笑:“我早知道你居心不良。不过我们会服从大局,忍痛割爱的。”

  李炎被就近急送桥东医院救治。

  幸好匕首未刺中筋骨,输血、吊滴,用了最好的药,做了最好的护理。

  于是,李炎走上前去与女医生握手道别:“谢谢你,梅医生”。

  “不用谢!”女医生咯咯笑道:“我们的大英雄也叫李炎?真巧哇!”

  李炎一呆,脱口问:“哦?什么‘也叫’!难道你还认识一个李炎?”

  “是你?太巧了!”李炎心里乐开了花:“我一定去!”

  “那好,一言为定,我等你!”

  李炎怎么也没想到,他对中意姑娘的第一次承诺就没有兑现。

  不是他成了英雄立功授奖就眼界高了,实在是身不由己。

  他又怎么会想到,自己一个刚被提拔的小排长,在和平年代里,也会一夜之间名扬天下,万众瞩目!

  当天的电台报纸一大早就报道了他舍生忘死智保大桥的英勇事迹,这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此刻的凌雨琦显得腼腆,对张局长的客套之词报之一笑,提议还是抓紧时间研究案情。

  当龙飞听了案情的详细介绍后,急于要见到当事人李排长。

  李炎对张局长大有“士为知己者死”之心,暗暗发誓要努力工作,做出成绩,以报局长知遇之恩。

  龙飞请李炎回忆“鸭舌帽”的体貌特征,绘成影像,发出协查令。

  龙飞要求将女尸的照片广为散发,请各派出所发动群众辨认尸体,迅速查明死者的姓名与身份。

  星期天上午,武昌百货大楼顾客盈门,生意兴隆。

  绿色碎尸案!

  顾客们一个个吓得面如死灰,拔腿就逃,秩序大乱,商场里像炸了锅……

  夹在人群中的小偷混水摸鱼,流氓趁机作案……

  汉阳的一家电影院,下午三点放映影片《夜半歌声》。

  咦,怎么没反应?这才想起她有心脏病,急忙起身想抱她出去,岂知他也突然大叫一声,瘫软下去。

  汉口的中心街道两旁商场林立,人来车往,热闹非凡,一派繁华。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引起交通混乱,大街上出了几起交通事故……

  几乎与此同时,在郊区长途汽车站,也发现了绿色尸体的两条手臂……

  龙飞等刚到武汉屁股还没坐热,市公安局就接二连三接到报警电话。

  敌特是存心要给龙飞和专案组一个下马威?太嚣张、太猖狂了!

  武汉三镇妖雾弥漫、谣言四起、人心惶惶……


  龙飞立即率侦破组赶往桥西,先找王大妈了解情况。


  什么事这么好笑?大家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原来,三天前的傍晚,王大妈从女儿家回来,乘上4路公交车,当时乘客不多,她坐在了车厢后排,乘了两站路,正巧看见黄彩云从前门上了车。这时车上乘客已是人挤人了,王大妈也就没有叫她。

  车即将到家门口时,忽听有个女人尖叫一声:“哎唷!……是你?”

  尖叫声惊动了一车人,发生了什么事?

  车厢里一阵骚乱。

  “你这人是怎么搞的吗!”听声音是黄彩云。

  王大妈连忙起身挤上前去。

  “对不起,对不起!”一位青年男子在一个劲儿地赔礼道歉!

  彩云满面通红,眼泪都快下来了;“哼,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说该怎么办吧!”

  乘客们见大妈认识这姑娘,纷纷让道。

  彩云急得直跺脚:“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送派出所,驾驶员同志,把车开到公安局去!”王大妈大叫。

  “大妈,您就别添乱了。”彩云难为情地低下头,“您看——”

  这一看不要紧,车厢里爆发出哄堂大笑:

  “哈哈哈——有趣!”是男声。

  “咯咯咯——该死!”是女音。

  老眼昏花的王大妈定睛一看,“要命——哈哈哈”,竟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岔了气。

  说来也巧,从车站到家里仅几十米,在马路上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可一拐进弄堂,麻烦就来了。

  有人问:“呦,彩云,新交的男朋友呀?”

  而他俩进屋之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了。

  谁知一出喜剧竟成了悲剧?

  一位人见人爱、如花似玉的姑娘,竟会死得这么惨!

  王大妈为她流出了伤心的眼泪,拉住凌雨琦的手说:“同志呀,你们一定要查出凶手!”

  “大妈你放心,我们一定将凶手绳之以法。”

  龙飞等进入黄彩云家勘察。

  推开里面一道门,赫然发现餐桌上有一盘还没吃完的清蒸甲鱼。

  龙飞与凌雨琦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了底。他们立即将甲鱼带回局里化验。

  但奇怪的是,化验结果:甲鱼无毒。

  这令神探双龙颇感意外:怎么回事儿?

  这不等于可以排除那提甲鱼的青年的嫌疑了吗?

  如果不是甲鱼带毒,那又是什么致毒物呢?

  案情分析会开了两个小时仍无头绪。

  龙飞心里也在打鼓,他有了推理,还不便说出,先请雨琦谈谈。

  雨琦分析道:杀人的第一现场,一定在彩云家,甲鱼即使无毒,也肯定有问题,它是道具。

  路明不解地问:“何以见得?”

  雨琦侃侃而谈——

  而这个他,正是炸桥的“鸭舌帽”!

  龙飞心里更有了底,让路明带上图像立即送市公安局,改秘密协查为公开通缉,发动一场人民战争。

  忽听妈妈在叫她:“秋盈,接电话!”

  “他……伤得怎样?”秋盈一惊一急,拖着哭腔问。

  “已经没大碍了,他想见你呀!”

  “好,我就来。”秋盈迫不及待地说。

  “哦,不用陪了,梁宝会接我,”秋盈撒了个谎。

  妈妈摇头苦笑:“真是儿大不由娘,随你吧。”

  当秋盈上了渡轮,船就开了,此刻江关钟楼的钟声敲了十响。

  秋盈将轮椅摇上船头,难得观赏夜景。但她的心潮起伏如这长江之水。

  忽听耳边响起悦耳的声音:“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秋盈闻声猛一回头,却见是个女子站在她身后,“你——?”

  “嘘——”一双温柔的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了她,“你别出声,我是梁宝。”

  “我爱你!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请相信我。”梁宝恳求道。

  “这么说,那,那是真的了?”秋盈怒火万丈,“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狼!”

  善良而多情的姑娘啊,打死她也不会相信,梁宝竟会对她下毒手!

  “啊!”毫无防备的秋盈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

  “啊呀——有人落水啦,快救人啊!”梁宝尖着嗓子大叫。

  什么意思?害人的是他,叫救人的也是他!

  船上一阵骚动,人们从睡梦中惊醒:“出了什么事?”纷纷涌向空轮椅。

  几乎与此同时,只见身影一闪,已有人一头扎向江中,去救秋盈。

  渡轮水手急忙抛出救生圈,不一会儿,就将秋盈救了上来。

  有惊无险!大伙儿总算松了口气。

  此时,渡轮已经靠上码头,梁宝悄悄溜上岸去,迅疾消失在夜幕中。

  秋盈被渡轮水手金炽救起并送往医院,金炽通知了她的家人,就悄悄离开了。

  秋盈只是吓昏了,呛了几口水,很快就被救起,没什么大碍,可她心痛啊,简直痛不欲生!

  龙飞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对那座院落“查户口”。

  龙飞问:“他叫什么名字?”

  房东说:“他名叫梁宝。”

  龙飞和雨琦暗暗高兴,相视一笑。

  雨琦问:“看过证件吗?”

  “看过。”

  “他平时都和哪些人来往?”

  “从没见有人来找过他。”

  “是这个人吗?”雨琦拿出“鸭舌帽”梁宝的图像,“请仔细看看。”

  房东戴上老花眼镜,横看竖看,摇头道:“有点像,吃不准。”

  这就怪了!

  雨琦说:“会不会梁宝的画像有误?特务都会化装”。

  龙飞说:“不,可能另有其人!”

  他俩很少意见不一致。

  经过仔细勘察,发现在房客屋里地板上有炸药粉末儿,从而确认这里才是制作绿色尸体炸弹的现场。

  只有抓住梁宝,才能水落石出。

">

第二章 甲鱼钓美女


  龙飞立即率侦破组赶往桥西,先找王大妈了解情况。

  什么事这么好笑?大家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原来,三天前的傍晚,王大妈从女儿家回来,乘上4路公交车,当时乘客不多,她坐在了车厢后排,乘了两站路,正巧看见黄彩云从前门上了车。这时车上乘客已是人挤人了,王大妈也就没有叫她。

  车即将到家门口时,忽听有个女人尖叫一声:“哎唷!……是你?”

  尖叫声惊动了一车人,发生了什么事?

  车厢里一阵骚乱。

  “你这人是怎么搞的吗!”听声音是黄彩云。

  王大妈连忙起身挤上前去。

  “对不起,对不起!”一位青年男子在一个劲儿地赔礼道歉!

  彩云满面通红,眼泪都快下来了;“哼,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说该怎么办吧!”

  乘客们见大妈认识这姑娘,纷纷让道。

  彩云急得直跺脚:“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送派出所,驾驶员同志,把车开到公安局去!”王大妈大叫。

  “大妈,您就别添乱了。”彩云难为情地低下头,“您看——”

  这一看不要紧,车厢里爆发出哄堂大笑:

  “哈哈哈——有趣!”是男声。

  “咯咯咯——该死!”是女音。

  老眼昏花的王大妈定睛一看,“要命——哈哈哈”,竟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岔了气。

  说来也巧,从车站到家里仅几十米,在马路上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可一拐进弄堂,麻烦就来了。

  有人问:“呦,彩云,新交的男朋友呀?”

  而他俩进屋之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了。

  谁知一出喜剧竟成了悲剧?

  一位人见人爱、如花似玉的姑娘,竟会死得这么惨!

  王大妈为她流出了伤心的眼泪,拉住凌雨琦的手说:“同志呀,你们一定要查出凶手!”

  “大妈你放心,我们一定将凶手绳之以法。”

  龙飞等进入黄彩云家勘察。

  推开里面一道门,赫然发现餐桌上有一盘还没吃完的清蒸甲鱼。

  龙飞与凌雨琦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了底。他们立即将甲鱼带回局里化验。

  但奇怪的是,化验结果:甲鱼无毒。

  这令神探双龙颇感意外:怎么回事儿?

  这不等于可以排除那提甲鱼的青年的嫌疑了吗?

  如果不是甲鱼带毒,那又是什么致毒物呢?

  案情分析会开了两个小时仍无头绪。

  龙飞心里也在打鼓,他有了推理,还不便说出,先请雨琦谈谈。

  雨琦分析道:杀人的第一现场,一定在彩云家,甲鱼即使无毒,也肯定有问题,它是道具。

  路明不解地问:“何以见得?”

  雨琦侃侃而谈——

  而这个他,正是炸桥的“鸭舌帽”!

  龙飞心里更有了底,让路明带上图像立即送市公安局,改秘密协查为公开通缉,发动一场人民战争。

  忽听妈妈在叫她:“秋盈,接电话!”

  “他……伤得怎样?”秋盈一惊一急,拖着哭腔问。

  “已经没大碍了,他想见你呀!”

  “好,我就来。”秋盈迫不及待地说。

  “哦,不用陪了,梁宝会接我,”秋盈撒了个谎。

  妈妈摇头苦笑:“真是儿大不由娘,随你吧。”

  当秋盈上了渡轮,船就开了,此刻江关钟楼的钟声敲了十响。

  秋盈将轮椅摇上船头,难得观赏夜景。但她的心潮起伏如这长江之水。

  忽听耳边响起悦耳的声音:“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秋盈闻声猛一回头,却见是个女子站在她身后,“你——?”

  “嘘——”一双温柔的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了她,“你别出声,我是梁宝。”

  “我爱你!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请相信我。”梁宝恳求道。

  “这么说,那,那是真的了?”秋盈怒火万丈,“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狼!”

  善良而多情的姑娘啊,打死她也不会相信,梁宝竟会对她下毒手!

  “啊!”毫无防备的秋盈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

  “啊呀——有人落水啦,快救人啊!”梁宝尖着嗓子大叫。

  什么意思?害人的是他,叫救人的也是他!

  船上一阵骚动,人们从睡梦中惊醒:“出了什么事?”纷纷涌向空轮椅。

  几乎与此同时,只见身影一闪,已有人一头扎向江中,去救秋盈。

  渡轮水手急忙抛出救生圈,不一会儿,就将秋盈救了上来。

  有惊无险!大伙儿总算松了口气。

  此时,渡轮已经靠上码头,梁宝悄悄溜上岸去,迅疾消失在夜幕中。

  秋盈被渡轮水手金炽救起并送往医院,金炽通知了她的家人,就悄悄离开了。

  秋盈只是吓昏了,呛了几口水,很快就被救起,没什么大碍,可她心痛啊,简直痛不欲生!

  龙飞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对那座院落“查户口”。

  龙飞问:“他叫什么名字?”

  房东说:“他名叫梁宝。”

  龙飞和雨琦暗暗高兴,相视一笑。

  雨琦问:“看过证件吗?”

  “看过。”

  “他平时都和哪些人来往?”

  “从没见有人来找过他。”

  “是这个人吗?”雨琦拿出“鸭舌帽”梁宝的图像,“请仔细看看。”

  房东戴上老花眼镜,横看竖看,摇头道:“有点像,吃不准。”

  这就怪了!

  雨琦说:“会不会梁宝的画像有误?特务都会化装”。

  龙飞说:“不,可能另有其人!”

  他俩很少意见不一致。

  经过仔细勘察,发现在房客屋里地板上有炸药粉末儿,从而确认这里才是制作绿色尸体炸弹的现场。

  只有抓住梁宝,才能水落石出。


  武汉长江大桥的设计者之一曾倪博士家高朋满座,笑声朗朗。


  市公安局的张江局长与曾倪博士是忘年之交,今日脱不开身,也派人送来了贺礼。

  大伙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忽然,有人发现盒子里还有东西:“哟,还有一样礼品呢!”

  曾倪拿出来,打开红绸布一看,竟是一只银光闪闪的手表。

  “哟,好精致的手表!”大伙儿齐声赞叹。

  就在此时,曾夫人领着一位英俊的小伙子走进了大门,叫道:“老曾,来客人了。”

  曾倪是手表鉴赏收藏家,当时也没介意,随手将手表放进盒子里。

  来者一见这阵势,惊讶道:“呀,晚辈实不知今日是伯父的六十大寿,空手而来,真是失礼得很!”

  金炽一表人才、气宇轩昂,连连向客人们含笑点头致意。可谁会想到,他只是市轮渡上的一名水手?

  还有令客人奇怪的是,为何没见曾倪的独生女曾秋盈?

  就是他!

  龙飞让路明等去建筑公司调查情况。问明地址,雨琦带领专案人员直奔梁宝家。

  梁宝肯定不会在家等警察来抓他。

  “这是梁宝家吗?”

  “是的。”

  “他人呢?”

  “不知道,他有好几天没回家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他涉嫌重大破坏案件。”

  “啊——”

  只听“咣当”一声响,梁妈手中的茶杯落地,人也一下昏倒在地。

  可怜天下父母心!

  雨琦急忙将她抱到床上,掐人中、抚胸口,总算将她救醒。

  雨琦分析,梁宝很可能是经不起金钱的诱惑,被敌特拉下了水。

  被分尸者究竟是什么人?

  敌特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对他?

  龙飞、雨琦和路明在分析案情。

  “好啊,那就较量较量!”雨琦毕竟年轻,一听要与高手过招就来劲儿。

  龙飞皱眉道:“不可掉以轻心。还是说这碎尸案吧,我们何以确定死者就是梁宝呢?”

  三个人一下都没话了。

  也巧,李炎回来了。他昨天就去部队办移交、拿东西。

  李炎知道关系重大,先看了技术处送来的报告,又盯着照片看了会儿,“好像是他。”

  一锤定音。

  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就这么完了?

  龙飞与专案组的同志心情沉重起来。

  寿宴结束,送走客人,曾倪这才松了口气。

  金炽本想告辞,是曾夫人将他留了下来。

  现在,客人已散,母亲叫她去客厅见见救命恩人,她没有理由不去。

  曾老夫妇坐了一会儿就悄然离去。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秋盈在沙发上坐下后,开口道:“谢谢大哥的救命之恩!”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该衷心地谢谢你!”秋盈突然想起梁宝,心中像撞翻了五味瓶。

  秋盈被逗乐了:“金大哥真会说笑。”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

  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

  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

  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

  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金炽声情并茂地背诵了全词,使秋盈十分佩服。

  金炽不失时机地说:“能让我先睹为快,拜读大作吗?”

  秋盈犹豫片刻还是将金炽请进了她的闺房。

  秋盈的卧室兼书房足有三十平米,整洁亮敞,幽香扑鼻,书卷气十足。

  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因此,金炽前脚出门,曾母后脚就进了女儿的房间,笑眯眯地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妈,瞧你!”女儿羞得头也不敢抬。

  曾倪也跟了进来,呵呵笑道:“祸兮福所倚嘛,我相信我女儿是有福之人。”

  秋盈撒娇地说:“爸,你女儿嫁不出去,就赖在家里不走了!”

  哈哈哈,老两口开怀大笑,庆幸雨过天晴,云开日出……

  怎么啦?原来这是一只比黄金更贵重的稀有铂金表呀!

  他决定明天亲自送回去,向老朋友当面道谢。

  曾倪说:“我找张局长,我是他的老朋友。”

  曾倪善解人意地说:“那就不麻烦你了”。说着就欲告辞。

  “这位是?……”曾倪问李炎。

  李炎说:“哦,我来介绍,这位是专从北京赶来破炸桥案的龙飞警官,专案组长。”

  正在此时,张局长从市里开会回来了。

  “手表?什么表!”张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送给你手表?”

  当曾倪将手表递给张江时,张江一怔,“这么珍贵的手表,我可买不起哟!会不会搞错了。”

  这时,张局长已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龙飞等人也跟了进来。

  曾倪说:“怎么会搞错呢?肯定是从你的礼盒里拿出来的,当时在场的有好多客人呢!”

  李炎立即打了电话。

  不一会儿,收发室小吴来了,小伙子挺精神的。

  曾倪一见,忙说:“没错,是这位同志送来的。”

  张局长问:“小吴,我让你送的礼盒,你离过手吗?”

  “没有。”小吴肯定地回答,“路上也没耽搁。”

  这就怪了!

  是谁冒充公安局长的名义给曾倪送手表?

  这表怎么会跑到张局长的礼品盒里去了呢?

  这么做的人目的何在?

  这手表里又有什么奥妙?

  一个个问号同时闪现在各位公安人员的脑海里。

  “哦,没你的事了。”张局长平静地对小吴说,“你可以走了。”

  一席话说得曾倪茅塞顿开。“哦,我明白了,会警惕的。有什么情况再向您汇报。”说完走了出去。

">

第三章 祸兮福所倚


  武汉长江大桥的设计者之一曾倪博士家高朋满座,笑声朗朗。

  市公安局的张江局长与曾倪博士是忘年之交,今日脱不开身,也派人送来了贺礼。

  大伙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忽然,有人发现盒子里还有东西:“哟,还有一样礼品呢!”

  曾倪拿出来,打开红绸布一看,竟是一只银光闪闪的手表。

  “哟,好精致的手表!”大伙儿齐声赞叹。

  就在此时,曾夫人领着一位英俊的小伙子走进了大门,叫道:“老曾,来客人了。”

  曾倪是手表鉴赏收藏家,当时也没介意,随手将手表放进盒子里。

  来者一见这阵势,惊讶道:“呀,晚辈实不知今日是伯父的六十大寿,空手而来,真是失礼得很!”

  金炽一表人才、气宇轩昂,连连向客人们含笑点头致意。可谁会想到,他只是市轮渡上的一名水手?

  还有令客人奇怪的是,为何没见曾倪的独生女曾秋盈?

  就是他!

  龙飞让路明等去建筑公司调查情况。问明地址,雨琦带领专案人员直奔梁宝家。

  梁宝肯定不会在家等警察来抓他。

  “这是梁宝家吗?”

  “是的。”

  “他人呢?”

  “不知道,他有好几天没回家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他涉嫌重大破坏案件。”

  “啊——”

  只听“咣当”一声响,梁妈手中的茶杯落地,人也一下昏倒在地。

  可怜天下父母心!

  雨琦急忙将她抱到床上,掐人中、抚胸口,总算将她救醒。

  雨琦分析,梁宝很可能是经不起金钱的诱惑,被敌特拉下了水。

  被分尸者究竟是什么人?

  敌特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对他?

  龙飞、雨琦和路明在分析案情。

  “好啊,那就较量较量!”雨琦毕竟年轻,一听要与高手过招就来劲儿。

  龙飞皱眉道:“不可掉以轻心。还是说这碎尸案吧,我们何以确定死者就是梁宝呢?”

  三个人一下都没话了。

  也巧,李炎回来了。他昨天就去部队办移交、拿东西。

  李炎知道关系重大,先看了技术处送来的报告,又盯着照片看了会儿,“好像是他。”

  一锤定音。

  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就这么完了?

  龙飞与专案组的同志心情沉重起来。

  寿宴结束,送走客人,曾倪这才松了口气。

  金炽本想告辞,是曾夫人将他留了下来。

  现在,客人已散,母亲叫她去客厅见见救命恩人,她没有理由不去。

  曾老夫妇坐了一会儿就悄然离去。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秋盈在沙发上坐下后,开口道:“谢谢大哥的救命之恩!”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该衷心地谢谢你!”秋盈突然想起梁宝,心中像撞翻了五味瓶。

  秋盈被逗乐了:“金大哥真会说笑。”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

  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

  正伤心,

  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

  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

  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金炽声情并茂地背诵了全词,使秋盈十分佩服。

  金炽不失时机地说:“能让我先睹为快,拜读大作吗?”

  秋盈犹豫片刻还是将金炽请进了她的闺房。

  秋盈的卧室兼书房足有三十平米,整洁亮敞,幽香扑鼻,书卷气十足。

  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因此,金炽前脚出门,曾母后脚就进了女儿的房间,笑眯眯地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妈,瞧你!”女儿羞得头也不敢抬。

  曾倪也跟了进来,呵呵笑道:“祸兮福所倚嘛,我相信我女儿是有福之人。”

  秋盈撒娇地说:“爸,你女儿嫁不出去,就赖在家里不走了!”

  哈哈哈,老两口开怀大笑,庆幸雨过天晴,云开日出……

  怎么啦?原来这是一只比黄金更贵重的稀有铂金表呀!

  他决定明天亲自送回去,向老朋友当面道谢。

  曾倪说:“我找张局长,我是他的老朋友。”

  曾倪善解人意地说:“那就不麻烦你了”。说着就欲告辞。

  “这位是?……”曾倪问李炎。

  李炎说:“哦,我来介绍,这位是专从北京赶来破炸桥案的龙飞警官,专案组长。”

  正在此时,张局长从市里开会回来了。

  “手表?什么表!”张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送给你手表?”

  当曾倪将手表递给张江时,张江一怔,“这么珍贵的手表,我可买不起哟!会不会搞错了。”

  这时,张局长已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龙飞等人也跟了进来。

  曾倪说:“怎么会搞错呢?肯定是从你的礼盒里拿出来的,当时在场的有好多客人呢!”

  李炎立即打了电话。

  不一会儿,收发室小吴来了,小伙子挺精神的。

  曾倪一见,忙说:“没错,是这位同志送来的。”

  张局长问:“小吴,我让你送的礼盒,你离过手吗?”

  “没有。”小吴肯定地回答,“路上也没耽搁。”

  这就怪了!

  是谁冒充公安局长的名义给曾倪送手表?

  这表怎么会跑到张局长的礼品盒里去了呢?

  这么做的人目的何在?

  这手表里又有什么奥妙?

  一个个问号同时闪现在各位公安人员的脑海里。

  “哦,没你的事了。”张局长平静地对小吴说,“你可以走了。”

  一席话说得曾倪茅塞顿开。“哦,我明白了,会警惕的。有什么情况再向您汇报。”说完走了出去。


  龙飞终于忍不住说:“张局长,我断定这块手表肯定有问题,赶快送技术处作技术鉴定吧。”


  龙飞说:“这需要我们双方紧密合作,请转告市领导,我们会全力以赴的。”

  在龙飞的主持下,侦破组进行了讨论,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张局长与李炎都参加了会议。

  大家经过讨论,最后决定:

  一、这块手表留下,首先要查清它的来历。

  二、要对曾倪实行暗中保护措施,并注意哪些人接近他,并对曾老接触的人展开调查。

  三、继续严查碎尸案线索,不能轻易放弃。

  龙飞最后讲了他的个人意见:从绿色尸体与梅花手表来看,可以断定是台湾PP组织即梅花党所为。对这些既狡猾又凶残的老对手,绝不可掉以轻心,而且时间非常紧迫!昨夜他与北京李副部长通了电话,李副部长说中央首长对此案十分关切,务必速速破案!

  雨琦很少见龙飞愁眉不展,提议先去收购钟表的店家探探路,也许能发现蛛丝马迹。龙飞欣然接受。

  他俩打扮成一对有钱的夫妇,首先找武昌的老字号钟表店。

  经理只觉眼前一亮,待要伸手去接表,龙飞又揣进了口袋。

  “那就劳驾了”,龙飞说着示意雨琦一起跟经理上楼。

  进了经理室,那人自称“鄙姓杨”,随即将办公室的门关上,果然清静多了。

  当杨经理接过龙飞递上的白金手表时,失声惊叫:“呀,好一块白金手表!”

  龙飞不动声色地问:“何以见得?”

  “单这白金表壳、表带,已价值高昂,不过……”杨经理突然将话头煞住。

  “有话直说,”雨琦笑吟吟地鼓励道。

  “谁?”

  “老广东。”

  “他姓甚名谁,在哪个单位?”

  龙飞与雨琦颇觉失望:“这可如何找他?”

  杨经理以为他们害怕走漏消息,会遭打劫,怎么会想到他们是公安部的侦破大员呢!

  闹钟叫醒金炽时,已是日上三竿。他翻身跃起,匆匆漱洗打扮一番,便直奔秋盈家而来。

  随即传来金炽的声音:“你家夫人在吗?”

  保姆道:“呀,你不是来看我家小姐的,那让你白跑了,夫人不在家。”

  “哦,不不,我也是来看小姐的,她在吗?”

  保姆掩嘴一笑,“小姐在等你呢。”

  金炽来到她的房门口,门虚掩着,他轻轻叩门,问道:“秋盈,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秋盈的声音有些颤抖。

  金炽吓了一跳,急忙抽手,“对不起!”

  两人同时血液沸腾!

  秋盈突然用力推开金炽。

  金炽一时呆住,手足无措,满面通红。

  秋盈此刻心慌意乱,她想起了梁宝!

  一个声音说:你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不知羞耻!

  一个声音说:梁宝是特务、是罪犯、是豺狼,把他忘掉,你没错!

  金炽羞愧难当,默默转身向门口走去。

  秋盈叫道:“大哥,把门关上。”

  这是个明确的信号!

  秋盈忽然觉得他好可怜,她慢慢动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事后秋盈幸福地哭了。

  秋盈呜咽道:“是我觉得愧对于你,因为我已不是完整之身。”

  秋盈如喝了酒似的如痴如醉,软软地偎在金炽的怀里。

  俩人正在缠绵之际,曾夫人回来了。

  保姆告诉夫人,金炽来了,在小姐房里。

  曾夫人心中欢喜:他俩有门!

  龙飞与雨琦抱着侥幸的心理直奔春来茶馆碰碰运气。

  地处武昌闹市区的春来茶馆是百年老店。茶馆门口的两边门柱上刻着一副对联:

  上联是:劳心苦劳力苦且喝一杯茶去;

  下联是:为名忙为利忙再打二两酒来!

  虽显俗气,倒也有趣。说是茶馆,还兼营酒菜小吃。上下两层,楼下供应茶点;楼上茶、酒俱全。

  那老广东的眼睛一花,立即寻找光源,目光随即定位在龙飞的手腕上,眼睛瞪得像鸡蛋大。

  只一会儿工夫,老广东就坐不住了。

  他颤悠悠地踱到龙飞跟前,满脸堆笑,操着浓重的广东口音问:“同志,您可是贵姓钱?”

  “哦,不,我姓龚,”龙飞一听他的口音,心中大喜,“前辈莫非是……”

  “嘻嘻,鄙姓林,人称老广东。”

  “别客气,素昧平生,怎好叨扰。”

  “瞧您说的,请坐!”龙飞打了个响指,叫道:“服务员同志,请再来一壶好酒,添两盘好菜。”

  老广东见龙飞如此热情,也就顺水推舟,坐下了,口中却说:“无功不受禄,怎么敢当?”

  “生意场中人,烟酒不分家。一回生二回熟嘛!来,先干一杯!”

  “行呀!”龙飞边答边解开表带,将表递给他。

  老广东只审视了一眼,就肯定地说:“不,不对。如果您不姓钱,不可能是这块手表真正的主人。”

  人是有自尊心的!何况他曾是那么显赫、那么富裕!

  既然来得不是时候,又何必自讨没趣!

  但,这是他惟一的希望,就此离开,又于心不甘!

  钱广本来与他只一面之交,没什么印象。又见他如此落魄,不由一怔:“先生是——?”

  瑞士人报出姓名,并说已在门外恭候多时。

  “哦,想起来了。”钱广一拍脑门儿,“失礼失礼!快快请进。”

  瑞士人不好意思地说:“今日府上有事,我就不打扰了。若钱先生明日在家,我再来造访。”

  瑞士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是夜,钱广留下这位外国朋友,瑞士人叙述了自己不幸的遭遇。

  瑞士人一连三天没见到钱老板。管家却对他十分客气,照顾周全,他也不能不辞而别,只能等。

  钱广腾地跳将起来,一把托住瑞士人:“不敢当!快快请起。”

  “OK!”瑞士人高兴地跳起来拥抱了他,“朋友,你凭什么相信我?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钟表大王准备来中国为他的异国兄弟钱广做五十大寿,以报他的大恩大德。

  这次一定要带一件有意义的礼物去。带什么呢?当然是手表!

  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龙飞与雨琦听了觉得有趣,说:“这还真像个传奇故事,蛮感动人的。”

  龙飞终于问了他最关心的事情:“那钱广现在何处?”

  “听说他解放前就离开武汉,一直定居在南洋。”

  “哦——”龙飞显然有些失望。

  老广东狡黠地笑笑:“龚同志好像不是生意人吧?”

  龙飞心里一愣,却不动声色,“凭什么说?”

  雨琦不失时机地撒起娇来:“林老前辈,我再敬你一杯。喝了我的酒,祝您活到九十九!”

  说完起身一躬腰,“告辞了!”

  老广东已走得不见人影,龙飞还在发愣:这是真的吗?

  有人说龙飞也许是天上的什么星下凡,破案如有神助!

  雨琦也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这么神,一个原以为是大海捞针不可能的事,就这么解决了。

  龙飞眼望窗外的滔滔江水,心潮起伏……

">

第四章 梅花金表之谜


  龙飞终于忍不住说:“张局长,我断定这块手表肯定有问题,赶快送技术处作技术鉴定吧。”

  龙飞说:“这需要我们双方紧密合作,请转告市领导,我们会全力以赴的。”

  在龙飞的主持下,侦破组进行了讨论,大家充分发表意见,张局长与李炎都参加了会议。

  大家经过讨论,最后决定:

  一、这块手表留下,首先要查清它的来历。

  二、要对曾倪实行暗中保护措施,并注意哪些人接近他,并对曾老接触的人展开调查。

  三、继续严查碎尸案线索,不能轻易放弃。

  龙飞最后讲了他的个人意见:从绿色尸体与梅花手表来看,可以断定是台湾PP组织即梅花党所为。对这些既狡猾又凶残的老对手,绝不可掉以轻心,而且时间非常紧迫!昨夜他与北京李副部长通了电话,李副部长说中央首长对此案十分关切,务必速速破案!

  雨琦很少见龙飞愁眉不展,提议先去收购钟表的店家探探路,也许能发现蛛丝马迹。龙飞欣然接受。

  他俩打扮成一对有钱的夫妇,首先找武昌的老字号钟表店。

  经理只觉眼前一亮,待要伸手去接表,龙飞又揣进了口袋。

  “那就劳驾了”,龙飞说着示意雨琦一起跟经理上楼。

  进了经理室,那人自称“鄙姓杨”,随即将办公室的门关上,果然清静多了。

  当杨经理接过龙飞递上的白金手表时,失声惊叫:“呀,好一块白金手表!”

  龙飞不动声色地问:“何以见得?”

  “单这白金表壳、表带,已价值高昂,不过……”杨经理突然将话头煞住。

  “有话直说,”雨琦笑吟吟地鼓励道。

  “谁?”

  “老广东。”

  “他姓甚名谁,在哪个单位?”

  龙飞与雨琦颇觉失望:“这可如何找他?”

  杨经理以为他们害怕走漏消息,会遭打劫,怎么会想到他们是公安部的侦破大员呢!

  闹钟叫醒金炽时,已是日上三竿。他翻身跃起,匆匆漱洗打扮一番,便直奔秋盈家而来。

  随即传来金炽的声音:“你家夫人在吗?”

  保姆道:“呀,你不是来看我家小姐的,那让你白跑了,夫人不在家。”

  “哦,不不,我也是来看小姐的,她在吗?”

  保姆掩嘴一笑,“小姐在等你呢。”

  金炽来到她的房门口,门虚掩着,他轻轻叩门,问道:“秋盈,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秋盈的声音有些颤抖。

  金炽吓了一跳,急忙抽手,“对不起!”

  两人同时血液沸腾!

  秋盈突然用力推开金炽。

  金炽一时呆住,手足无措,满面通红。

  秋盈此刻心慌意乱,她想起了梁宝!

  一个声音说:你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不知羞耻!

  一个声音说:梁宝是特务、是罪犯、是豺狼,把他忘掉,你没错!

  金炽羞愧难当,默默转身向门口走去。

  秋盈叫道:“大哥,把门关上。”

  这是个明确的信号!

  秋盈忽然觉得他好可怜,她慢慢动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事后秋盈幸福地哭了。

  秋盈呜咽道:“是我觉得愧对于你,因为我已不是完整之身。”

  秋盈如喝了酒似的如痴如醉,软软地偎在金炽的怀里。

  俩人正在缠绵之际,曾夫人回来了。

  保姆告诉夫人,金炽来了,在小姐房里。

  曾夫人心中欢喜:他俩有门!

  龙飞与雨琦抱着侥幸的心理直奔春来茶馆碰碰运气。

  地处武昌闹市区的春来茶馆是百年老店。茶馆门口的两边门柱上刻着一副对联:

  上联是:劳心苦劳力苦且喝一杯茶去;

  下联是:为名忙为利忙再打二两酒来!

  虽显俗气,倒也有趣。说是茶馆,还兼营酒菜小吃。上下两层,楼下供应茶点;楼上茶、酒俱全。

  那老广东的眼睛一花,立即寻找光源,目光随即定位在龙飞的手腕上,眼睛瞪得像鸡蛋大。

  只一会儿工夫,老广东就坐不住了。

  他颤悠悠地踱到龙飞跟前,满脸堆笑,操着浓重的广东口音问:“同志,您可是贵姓钱?”

  “哦,不,我姓龚,”龙飞一听他的口音,心中大喜,“前辈莫非是……”

  “嘻嘻,鄙姓林,人称老广东。”

  “别客气,素昧平生,怎好叨扰。”

  “瞧您说的,请坐!”龙飞打了个响指,叫道:“服务员同志,请再来一壶好酒,添两盘好菜。”

  老广东见龙飞如此热情,也就顺水推舟,坐下了,口中却说:“无功不受禄,怎么敢当?”

  “生意场中人,烟酒不分家。一回生二回熟嘛!来,先干一杯!”

  “行呀!”龙飞边答边解开表带,将表递给他。

  老广东只审视了一眼,就肯定地说:“不,不对。如果您不姓钱,不可能是这块手表真正的主人。”

  人是有自尊心的!何况他曾是那么显赫、那么富裕!

  既然来得不是时候,又何必自讨没趣!

  但,这是他惟一的希望,就此离开,又于心不甘!

  钱广本来与他只一面之交,没什么印象。又见他如此落魄,不由一怔:“先生是——?”

  瑞士人报出姓名,并说已在门外恭候多时。

  “哦,想起来了。”钱广一拍脑门儿,“失礼失礼!快快请进。”

  瑞士人不好意思地说:“今日府上有事,我就不打扰了。若钱先生明日在家,我再来造访。”

  瑞士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是夜,钱广留下这位外国朋友,瑞士人叙述了自己不幸的遭遇。

  瑞士人一连三天没见到钱老板。管家却对他十分客气,照顾周全,他也不能不辞而别,只能等。

  钱广腾地跳将起来,一把托住瑞士人:“不敢当!快快请起。”

  “OK!”瑞士人高兴地跳起来拥抱了他,“朋友,你凭什么相信我?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钟表大王准备来中国为他的异国兄弟钱广做五十大寿,以报他的大恩大德。

  这次一定要带一件有意义的礼物去。带什么呢?当然是手表!

  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龙飞与雨琦听了觉得有趣,说:“这还真像个传奇故事,蛮感动人的。”

  龙飞终于问了他最关心的事情:“那钱广现在何处?”

  “听说他解放前就离开武汉,一直定居在南洋。”

  “哦——”龙飞显然有些失望。

  老广东狡黠地笑笑:“龚同志好像不是生意人吧?”

  龙飞心里一愣,却不动声色,“凭什么说?”

  雨琦不失时机地撒起娇来:“林老前辈,我再敬你一杯。喝了我的酒,祝您活到九十九!”

  说完起身一躬腰,“告辞了!”

  老广东已走得不见人影,龙飞还在发愣:这是真的吗?

  有人说龙飞也许是天上的什么星下凡,破案如有神助!

  雨琦也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这么神,一个原以为是大海捞针不可能的事,就这么解决了。

  龙飞眼望窗外的滔滔江水,心潮起伏……


  傍晚六点来钟,一场秋雨飘飘洒洒,天气顿时凉爽下来。


  这时,急诊室的两位医生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几个护士也闻声快步跑来。

  “院……院长,那,那病,病人,吓,吓死人了!”

  大伙儿面面相觑,没一个答得上的,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你们刚才都到哪儿去了?”强院长厉声喝问。

  “我们都打饭去了。”侯医生壮胆回答。

  幸亏还没死!

  病人脉搏微弱,生命垂危。强院长赶紧让护士给病人注射强心剂。

  病人的嘴唇动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他的表情也起了变化,似很焦急。

  等强院长向公安局详细报告了案情后,又找了住院部的值班医生一起来急诊室时,病人已不见了。

  “病人呢?”强院长问。

  侯大夫说:“死了。”

  强院长吃惊地问:“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

  “那尸体呢?”

  “送太平间了。”

  “这么急?”强院长虽心里疑惑,却又不好说什么,又问:“谁送去的?”

  “当然是勤杂工了。”

  “走了多少时间?”

  “大约十分钟吧。”

  来人是龙飞、雨琦、路明和李炎等专案组人员。

  而梅林呢,也故意将头转向龙飞。

  强院长与龙飞等一一握手:“欢迎欢迎!”

  龙飞连忙问:“强院长,你说的病人呢?”

  强院长遗憾地说:“已经死了。”

  “啊,让我们看看尸体可以吗?”雨琦问。

  “当然,不过要去太平间,请跟我来。”强院长不敢怠慢,转身朝前领路。

  发生了什么事?

  强院长不怕尸体。

  强院长又怕眼前这具尸体。

  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具绿色尸体!

  原来,这具尸体被他认出,就是太平间的看守老于头!

  这又怎能不叫强院长大吃一惊?

  龙飞感到事情来得蹊跷,绿色尸体的出现,定是梅花党特务所为。

  而那个“绿色病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本身是特务呢还是受害者?

  为什么PP组织成员既要害他又要送到医院抢救?

  他到底死没死?

  如果死掉了,为什么又要弄走尸体?

  没有理由,不符合逻辑呀!

  一个个疑问就像一团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强院长根据回忆重复了一遍。

  雨琦摇了摇头,说:“我看前两个数字差不多,但两滴眼泪也代表‘2’的话,他可以干脆再睁两次眼睛算了,同一个数字,为什么要作不同的表示呢?我看是另有含义。

  李炎立即响应:“龙组长、凌副组长就是棋高一招!”

  路明酸溜溜地:“人家是正唱副和,最佳搭档嘛!”

  哈哈哈,大家难得开心地一笑,也都没在意。

  此话话中有话,只有雨琦听得明白。

  龙飞没反应,也许是在装胡涂。

  此刻,龙飞的思想又集中到“2500”意味着什么上了。

  门牌号码?

  汽车牌照?

  电话号码?

  接头暗号?……

  总之,“2500”与死者有关,这条线索也必须追查下去,于是请李炎立即回市公安局,马上通知房管局、交通局和邮电局等单位协助查询。

  “好!”李炎应声离去。

  龙飞又向强院长了解侯家竞、梅林二位医生的情况。

  龙飞问他们几点下班。强院长说,因为是八小时工作制,医生也是三班倒,中班应该10点30分下班。

  龙飞一看手表,哟,现在离下班还不到一刻钟。

  龙飞请强院长通知这两位医生再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侯家竞和梅林走了进来,神色免不了有些紧张。

  “那,那你说该怎么走呀。”路明反问。

  “应该这样,我教你。”女医生把手伸进路明的胳膊肘,挽住他的手臂,“这才像一对恋人嘛!”

  路明像被火烫了似的一下跳开了。“不要这样。”

  路明想想也是,就不再拒绝。

  梅林撒娇地说:“什么意思嘛,怕我吃了你?胆小鬼!”

  雨琦肚子也饿了,便说:“好吧,我请客。”

  他俩走进饮食店,侯大夫要抢着要付钱,雨琦说,“别争了,否则我就不吃了。”

  侯大夫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退了下来,在就近一张桌子旁坐下等着。

  不用说,他指的那一家肯定不是他的家。

  雨琦心想自己是女同志,便抢先走了进去,喊道:“梅大夫,梅大夫”!还是没人答应。

  龙飞情知不妙,“快上去看看!”

  三人上到二楼,一看果然没有人。

  原来唱了一出“空城计”!

  路明气得骂了起来,“这个臭女人,竟敢把我当猴耍!”

  龙飞与雨琦交换了一个眼色:莫非这屋里有什么古怪?

  好险!三个人同时惊出一身冷汗。

  龙飞等三人几乎同时“唰”地拔出手枪,背对背四面寻找目标。

  咦,屋子里根本没人,这人在哪儿?莫非出鬼了!

  梅林在不在屋里?

  不在。

  在不在附近?

  也不在。

  那她的声音从哪里来?

  在回驻地的路上,三人一直沉默着,谁也不想说话。

  雨琦知道龙飞的心情沉重,而自己心里的滋味又何尝好受?

  路明则对敌特恨得牙根发痒。

  案情越来越复杂,敌暗我明,难道我们就这样被敌特牵着鼻子走?

  什么用意?

  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是有意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该检查一下我们自己是否也有问题了……

">

第五章 神秘的


  傍晚六点来钟,一场秋雨飘飘洒洒,天气顿时凉爽下来。

  这时,急诊室的两位医生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几个护士也闻声快步跑来。

  “院……院长,那,那病,病人,吓,吓死人了!”

  大伙儿面面相觑,没一个答得上的,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你们刚才都到哪儿去了?”强院长厉声喝问。

  “我们都打饭去了。”侯医生壮胆回答。

  幸亏还没死!

  病人脉搏微弱,生命垂危。强院长赶紧让护士给病人注射强心剂。

  病人的嘴唇动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他的表情也起了变化,似很焦急。

  等强院长向公安局详细报告了案情后,又找了住院部的值班医生一起来急诊室时,病人已不见了。

  “病人呢?”强院长问。

  侯大夫说:“死了。”

  强院长吃惊地问:“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

  “那尸体呢?”

  “送太平间了。”

  “这么急?”强院长虽心里疑惑,却又不好说什么,又问:“谁送去的?”

  “当然是勤杂工了。”

  “走了多少时间?”

  “大约十分钟吧。”

  来人是龙飞、雨琦、路明和李炎等专案组人员。

  而梅林呢,也故意将头转向龙飞。

  强院长与龙飞等一一握手:“欢迎欢迎!”

  龙飞连忙问:“强院长,你说的病人呢?”

  强院长遗憾地说:“已经死了。”

  “啊,让我们看看尸体可以吗?”雨琦问。

  “当然,不过要去太平间,请跟我来。”强院长不敢怠慢,转身朝前领路。

  发生了什么事?

  强院长不怕尸体。

  强院长又怕眼前这具尸体。

  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具绿色尸体!

  原来,这具尸体被他认出,就是太平间的看守老于头!

  这又怎能不叫强院长大吃一惊?

  龙飞感到事情来得蹊跷,绿色尸体的出现,定是梅花党特务所为。

  而那个“绿色病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本身是特务呢还是受害者?

  为什么PP组织成员既要害他又要送到医院抢救?

  他到底死没死?

  如果死掉了,为什么又要弄走尸体?

  没有理由,不符合逻辑呀!

  一个个疑问就像一团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强院长根据回忆重复了一遍。

  雨琦摇了摇头,说:“我看前两个数字差不多,但两滴眼泪也代表‘2’的话,他可以干脆再睁两次眼睛算了,同一个数字,为什么要作不同的表示呢?我看是另有含义。

  李炎立即响应:“龙组长、凌副组长就是棋高一招!”

  路明酸溜溜地:“人家是正唱副和,最佳搭档嘛!”

  哈哈哈,大家难得开心地一笑,也都没在意。

  此话话中有话,只有雨琦听得明白。

  龙飞没反应,也许是在装胡涂。

  此刻,龙飞的思想又集中到“2500”意味着什么上了。

  门牌号码?

  汽车牌照?

  电话号码?

  接头暗号?……

  总之,“2500”与死者有关,这条线索也必须追查下去,于是请李炎立即回市公安局,马上通知房管局、交通局和邮电局等单位协助查询。

  “好!”李炎应声离去。

  龙飞又向强院长了解侯家竞、梅林二位医生的情况。

  龙飞问他们几点下班。强院长说,因为是八小时工作制,医生也是三班倒,中班应该10点30分下班。

  龙飞一看手表,哟,现在离下班还不到一刻钟。

  龙飞请强院长通知这两位医生再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侯家竞和梅林走了进来,神色免不了有些紧张。

  “那,那你说该怎么走呀。”路明反问。

  “应该这样,我教你。”女医生把手伸进路明的胳膊肘,挽住他的手臂,“这才像一对恋人嘛!”

  路明像被火烫了似的一下跳开了。“不要这样。”

  路明想想也是,就不再拒绝。

  梅林撒娇地说:“什么意思嘛,怕我吃了你?胆小鬼!”

  雨琦肚子也饿了,便说:“好吧,我请客。”

  他俩走进饮食店,侯大夫要抢着要付钱,雨琦说,“别争了,否则我就不吃了。”

  侯大夫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退了下来,在就近一张桌子旁坐下等着。

  不用说,他指的那一家肯定不是他的家。

  雨琦心想自己是女同志,便抢先走了进去,喊道:“梅大夫,梅大夫”!还是没人答应。

  龙飞情知不妙,“快上去看看!”

  三人上到二楼,一看果然没有人。

  原来唱了一出“空城计”!

  路明气得骂了起来,“这个臭女人,竟敢把我当猴耍!”

  龙飞与雨琦交换了一个眼色:莫非这屋里有什么古怪?

  好险!三个人同时惊出一身冷汗。

  龙飞等三人几乎同时“唰”地拔出手枪,背对背四面寻找目标。

  咦,屋子里根本没人,这人在哪儿?莫非出鬼了!

  梅林在不在屋里?

  不在。

  在不在附近?

  也不在。

  那她的声音从哪里来?

  在回驻地的路上,三人一直沉默着,谁也不想说话。

  雨琦知道龙飞的心情沉重,而自己心里的滋味又何尝好受?

  路明则对敌特恨得牙根发痒。

  案情越来越复杂,敌暗我明,难道我们就这样被敌特牵着鼻子走?

  什么用意?

  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是有意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该检查一下我们自己是否也有问题了……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