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8大锂电前沿技术不可不知!

新技术与企业管理Lasem程2020-11-19 15:52:31

随着锂离子电池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及军工业中的广泛应用,众多高校、研究机构、企业都在致力于锂离子电池新技术的研发,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更安全、容量更高、充电更快的锂离子电池就会成为现实。接下来请跟随小编盘点一下近期锂电池领域最热门的8大研究技术。



1、 全固态锂离子电池



目前商业化的锂离子电池电解液是液态的,因此也被称为液态锂离子电池。简单来说,全固态锂离子电池就是指电池结构中所有部件都是以固态形式存在,把传统锂离子电池的液态电解液和隔膜替换为固态电解质。



与液态锂离子电池相比,全固态电解质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优势:高安全/热稳定性极好,可长期正常工作在60-120℃条件下;宽电化学窗口,能达到5V以上,可匹配高电压材料;只传导锂离子不传导电子;冷却系统简单,能量密度高;可应用在超薄柔性电池领域。但是缺点也较明显:单位面积离子电导率较低,常温下比功率差;成本极为昂贵;工业化生产大容量电池困难大。



电解质材料的性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全固态锂离子电池的功率密度、循环稳定性、安全性能、高低温性能以及使用寿命。固态电解质可分为聚合物类电解质(一般是以PEO和锂盐LiTFSI等的混合物为电解质基材)和无机物电解质(如氧化物和硫化物)两大类。全固态电池技术是大家公认的下一代重点发展的创新电池技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技术越来越成熟,这些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2、高能量密度的三元材料电池



随着人们对电池能量密度的追求,三元正极材料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三元正极材料具有高比容量、循环性能好、成本低的优势,一般是指层状结构的镍钴锰酸锂材料。通过提高电池电压及材料中镍元素含量,能够有效提高三元正极材料的能量密度。



从理论上讲,三元材料本身具有高电压的优势:三元正极材料的半电池标准测试电压是4.35V,在此电压下普通三元材料都可以表现出很好的循环性能;将充电电压提高到4.5V,对称型的材料(333和442)的容量可以达到190,循环性也还不错,532循环性差一些;充电到4.6V,三元材料的循环性就开始下降,胀气现象越发严重。目前制约高电压三元正极材料实用化的因素是很难找到与之匹配的高电压电解液。



另一个提高三元材料能量密度的方法是提高材料中镍元素含量,一般来说,高镍的三元正极材料是指材料中镍的摩尔分数大于0.6,这样的三元材料具有高比容量和低成本的特点,但其容量保持率低,热稳定性能差。通过制备工艺的改进可以有效改善这种材料的性能。微纳尺寸和形貌对高镍三元正极材料的性能影响较大,因此目前采用的制备方法大多集中于均匀分散,得到小尺寸、比表面积大的球形颗粒。


在众多制备方法中,共沉淀法与高温固相法结合是的主流方法。首先采用共沉淀法,得到原料混合均匀、材料粒径均一的前驱体,然后经过高温煅烧得到表面形貌规整、过程易于控制的三元材料,这也是目前工业生产中所采用的主要方法。喷雾干燥法较共沉淀法过程简单,制备速度快,所得材料形貌并不亚于共沉淀法,有进一步研究的潜力。高镍三元正极材料的阳离子混排和充放电过程中相变等缺点,通过掺杂改性和包覆改性能够有效得到改善。在抑制副反应发生和稳定结构的同时,提高导电性、循环性能、倍率性能、存储性能以及高温高压性能,仍将是研究的热点。



3、高容量硅碳负极



作为锂离子电池 的重要组成部分,负极材料,直接影响着电池的能量密度、循环寿命和安全性能等关键指标。硅是目前已知比容量(4200mAh/g)最高的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 ,但由于其超过300%的体积效应,硅电极材料在充放电过程中会粉化而从集流体上剥落,使得活性物质与活性物质、活性物质与集流体之间失去电接触,同时不断形成新的固相电解质层SEI,最终导致电化学性能的恶化。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研究者进行了大量探索与尝试,其中硅碳复合材料就是很有应用前景的材料。



炭材料作为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在充放电过程中体积变化较小,具有良好的循环稳定性能和优异的导电性,因此常被用来与硅进行复合。在炭硅复合负极材料中,根据炭材料的种类可以将其分为两类:硅与传统炭材料和硅与新型炭材料的复合,其中传统炭材料主要包括石墨、中间相微球、炭黑和无定形碳;新型炭材料主要包括碳纳米管、碳纳米线、碳凝胶和石墨烯等。采用硅碳复合,利用炭材料的多孔作用,约束和缓冲硅活性中心的体积膨胀,阻止粒子的团聚、阻止电解液向中心的渗透,保持界面和SEI膜的稳定性。


全球很多企业已经开始致力于这种新型负极材料,例如,深圳贝特瑞江西紫宸已率先推出多款硅碳负极材料产品,上海杉杉正处于硅碳负极材料产业化进程中,星城石墨已将硅碳新型负极材料作为未来产品研发方向。



4、高电压高容量富锂材料



富锂锰基(xLi[Li1/3-Mn2/3]O2·(1–x)LiMO2,M为过渡金属0≤x≤1,结构类似于LiCoO2)具有很高的放电比容量,是目前所用正极材料实际容量的2倍左右,也因此广泛的被研究用于锂电池材料。此外,由于材料中含有大量的Mn元素,与LiCoO2和三元材料Li[Ni1/3Mn1/3Co1/3]O2相比更加环保安全且廉价。因此, xLi[Li1/3-Mn2/3]O2·(1–x)LiMO2材料被众多学者视为下一代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的理想之选。



目前,主要采用共沉淀制备法富锂锰基材料,也有部分研究者采用sol-gel法、固相法、燃烧法和水热法等工艺来制备, 但获得的材料性能不及共沉淀法稳定。这种材料虽然有很高的比容量,但其实际应用仍存在几个问题:首次循环不可逆容量高达40~100 mAh/g;倍率性能差,1 C容量在200 mAh/g以下; 高充电电压引起电解液分解,使得循环性能不够理想,以及使用的安全性问题。通过采用金属氧化物包覆、与其它正极材料进行复合、进行表面处理、构造特殊结构、低上限电压预充放电处理等措施,富锂锰基材料的上述问题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


2013年,宁波材料所发展了一种新颖的气固界面改性技术,让富锂锰基正极材料颗粒表面形成均匀氧空位,从而大大提高了该材料的首次充放电效率、放电比容量和循环稳定性,有力的推动了富锂锰基正极材料的实用化进程。



5、高电压耐受电解液



虽然高电压锂电池材料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在实际生产应用中,这些高压正极材料仍无法达到良好的效果。最大的限制因素是,碳酸酯基电解液电化学稳定窗口低,当电池电压达到4.5 (vs.Li/Li+)左右时,电解液便开始发生剧烈的氧化分解,导致电池的嵌脱锂反应无法正常进行。开发耐受高电压的电解液体系成为推动这种新型材料实用化的重要环节。



通过开发和应用新型的高压电解液体系或者高压成膜添加剂来提高电极/电解液界面的稳定性是研发高电压型电解液的有效途径,从经济角度来说,后者往往更受青睐。这种提高电解液耐受电压能力的添加剂一般包括含硼类、有机磷类、碳酸酯类、含硫类、离子液体及其它类型添加剂。含硼类添加剂有三(三甲基烷)硼酸酶、双草酸硼酸锂、双氟草酸硼酸锂、四甲基硼酸酯、硼酸三甲酯以及三甲基环三硼氧烷等。有机磷类添加剂包括亚磷酸酯、磷酸酯类。碳酸酯类添加剂包括含氟皖基化合物。含硫添加剂包括1,3-丙磺酸内酯、二甲磺酰甲烷、三氟甲基苯硫醚等。离子液体类添加剂包括咪唑和季磷盐类。


从已经公开报道的国内外研究来看,引入高压添加剂可以使电解液耐受4.4~4.5 V 的电压,然而当充电电压达到4.8V 甚至5V 以上,必须开发可耐更高电压的电解液。



6、耐高温隔膜



锂电池隔膜在锂离子电池中主要起到导通锂离子和隔绝正负极之间电子接触的作用,是支撑电池完成充放电电化学过程的重要构件。在锂电池使用过程中,当电池出现过充或者温度升高时,隔膜需要有足够的热稳定性(热变形温度>200℃),以有效隔离电池正负极间的接触,防止短路、热失控甚至爆炸等事故的发生。目前广泛使用的聚烯烃隔膜,其熔点及软化温度都较低(< 165℃),难以有效保证电池的安全性,而其较低的孔隙率及低表面能则限制了电池倍率性能的发挥。因此大力发展高安全性的耐高温隔膜显得非常重要。



宁波材料所动力锂电池工程实验室与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储能技术研究部,采用湿法过程一次成型技术,共同研发了一种新型耐高温多孔隔膜,这种多孔隔膜制备成本低,易于量化生产。初步研究结果表明,隔膜的热变形温度远高于200℃,与商品化的无纺布隔膜的热稳定性相当,可有效保障电池安全性。同时,这种多孔膜具有高孔隙率及高曲率的孔结构,能够在保证电池容量发挥的同时有效避免电池的微短路及自放电现象。除此之外,宁波材料所还开发出了具有超薄离子可交换功能层的耐热复合隔膜、基于三维耐热骨架的凝胶复合隔膜以及陶瓷隔膜。


除了宁波材料所,2015年,三菱树脂在隔膜上涂布高耐热性无机填充物,使隔膜在220℃的温度下仍然能保持适当的电阻值,阻断电流的通过。



7、锂硫电池



锂硫电池是以硫元素作为电池正极,金属锂作为负极的一种锂电池。与一般锂离子电池最大的不同是,锂硫电池的反应机理是电化学反应,而不是锂离子脱嵌。锂硫电池的工作原理是基于复杂的电化学反应,到目前为止,对硫电极在充放电过程中形成的中间产物还未能进行突破性的表征。一般认为:放电时负极反应为锂失去电子变为锂离子,正极反应为硫与锂离子及电子反应生成硫化物,正极和负极反应的电势差即为锂硫电池所提供的放电电压。在外加电压作用下,锂硫电池的正极和负极反应逆向进行,即为充电过程。



锂硫电池最大的优势在于其理论比容量(1672mAh/g)和比能量(2600Wh/kg)较高,远高于目前市场上广泛使用的其它类型锂离子电池,而且由于单质硫储量丰富,使这种电池价格低廉且环境友好。然而,锂硫电池也具有一些缺点:单质硫的电子导电性和离子导电性差;锂硫电池的中间放电产物会溶解到有机电解液中,多硫离子能在正负极之间迁移,导致活性物质损失;金属锂负极在充放电过程会发生体积变化,并容易形成枝晶;硫正极在充放电过程中有高达79%的体积膨胀/收缩。



解决上述问题的主要方法一般从电解液和正极材料两个方面入手:电解液方面,主要用醚类的电解液作为电池的电解液,电解液中加入一些添加剂,可以非常有效的缓解锂多硫化合物的溶解问题;正极材料方面,主要是把硫和碳材料复合,或者把硫和有机物复合,可以解决硫的不导电和体积膨胀问题。


锂硫电池目前还处于实验室研发阶段,中科院、南洋理工、斯坦福、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与筑波大学的研究处于领先地位,而Sion Power公司已经在笔记本、无人机领域开展了卓有意义的应用尝试。



8、锂空电池



锂空气电池是一种新型的大容量锂离子电池,由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与日本学术振兴会 (JSPS)共同研制开发。电池以金属锂作为负极,空气中的氧作为正极,两电极之间由固态电解质隔开;负极采用有机电解液,正极则使用水性电解液。



在放电时负极以锂离子的形式溶于有机电解液,然后穿过固体电解质迁移到正极的水性电解液中;电子通过导线传输到正极,空气中的氧气和水在微细化碳表面发生反应后生成氢氧根,在正极的水性电解液中与锂离子结合生成水溶性的氢氧化锂。在充电时电子通过导线传输到负极,锂离子由正极的水性电解液穿过固体电解质到达负极表面,在负极表面发生反应生成金属锂;正极的氢氧根失去电子生成氧。



锂空电池通过更换正极电解液和负极锂可以无需充电,放电容量高达50000mAh/g,能量密度高,理论上30kg金属锂与40L汽油释放的能量相同;产物氢氧化锂容易回收,环境友好。但是循环稳定性、转换效率和倍率性能是其不足之处


2015年,剑桥大学格雷开发出了高能量密度的锂空气,充电次数“超过2000次”,能源使用效率理论上超过90%,使锂空气电池的实用化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早在2009年,IBM 公司于启动了一项可持续发展的交通项目,来开发一种适合于家用电动汽车的锂空气电池,希望一次充电能行驶约500英里,近期日本 旭化成和中央玻璃公司也加入了这一项目,科研机构与知名公司在锂空气电池领域的研发必将极大促进这一电池技术的应用。



详解三大硅碳负极包覆结构

碳质负极材料在充放电过程中体积变化较小,具有较好的循环稳定性能,而且碳质负极材料本身是离子与电子的混合导体;另外,硅与碳化学性质相近,二者能紧密结合,因此碳常用作与硅复合的首选基质。


随着时代的需求飞速发展,锂离子电池的能量密度以每年7%~10%的速率提升。2016年,我国发布了动力电池能量密度硬性指标,根据《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20 年纯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目标为350 W·h/kg。


为满足新一代能源需求,开发新型锂电负极技术迫在眉睫。


硅在常温下可与锂合金化,生成Li15Si4相,理论比容量高达3572 mA·h/g,远高于商业化石墨理论比容量(372 mA·h/g),在地壳元素中储量丰富(26.4%,第2位),成本低、环境友好,因而硅负极材料一直备受科研人员关注,是最具潜力的下一代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之一。


然而,硅在充放电过程中存在严重的体积膨胀(~300%),巨大的体积效应及较低的电导率限制了硅负极技术的商业化应用。为克服这些缺陷,研究者进行了大量的尝试,采用复合化技术,利用“缓冲骨架”补偿材料膨胀。


碳质负极材料在充放电过程中体积变化较小,具有较好的循环稳定性能,而且碳质负极材料本身是离子与电子的混合导体;另外,硅与碳化学性质相近,二者能紧密结合,因此碳常用作与硅复合的首选基质。


在 Si/C复合体系中,Si颗粒作为活性物质,提供储锂容量;C既能缓冲充放电过程中硅负极的体积变化,又能改善Si质材料的导电性,还能避免Si颗粒在充放电循环中发生团聚。因此Si/C复合材料综合了二者的优点,表现出高比容量和较长循环寿命,有望代替石墨成为新一代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


近年来,硅碳负极材料相关技术发展迅速,迄今已有少量产品实现实用化,日本日立集团Maxell公司已开发出一种以“SiO-C”材料为负极的新式锂电池,并成功地应用到诸如智能手机等商业化产品中。然而,硅碳负 极锂离子电池距离真正大规模商业化应用仍有大量科学问题亟需解决。


本文从材料选择、结构设计以及电极优化等方面综述了硅/碳复合材料近年来的研究进展,并对硅碳材料的发展趋势作了初步展望,以期为进一步研究高性能锂离子电池负极用硅碳复合材料提供借鉴。


硅碳复合材料结构设计


从硅碳复合材料的结构出发,可将目前研究的硅碳复合材料分为包覆结构和嵌入结构。


 1.1 包覆结构


包覆结构是在活性物质硅表面包覆碳层,缓解硅的体积效应,增强其导电性。根据包覆结构和硅颗粒形貌,包覆结构可分为核壳型、蛋黄-壳型以及多孔型。


1.1.1 核壳型


核壳型硅/碳复合材料是以硅颗粒为核,在核外表面均匀包覆一层碳层。碳层的存 在不仅有利于增加硅的电导率,缓冲硅在脱嵌锂过程中的部分体积效应,还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硅表面与电解液的直接接触,进而缓解电解液分解,使整个电极的循环性能得到提高。


Zhang等采用乳液聚合法在硅纳米颗粒表面 包覆聚丙烯腈(PAN),经800℃热处理得到硅碳核壳结构复合材料(Si@C)。无定形碳层抑制了充放电过程中硅颗粒的团聚,Si@C在循环20次后容量维持在初始容量的50%左右。相比之下,硅纳米颗粒在循环20次后容量衰减严重。


Hwa等以聚乙烯醇(PVA)为碳源,采用惰性气 氛下高温热解法对硅纳米颗粒进行碳包覆,得到碳壳层厚度为5~10 nm厚的硅碳复合材料。采用硅纳米颗粒可以降低硅的绝对体积效应,减弱材料内部应力,碳包覆则进一步缓冲了硅内核的膨胀,该复合材料在100 mA/g 电流下循环50次后比容量仍可达1 800 mA·h/g,展现出优异的循环稳定性,而纯纳米Si和碳包覆微米硅(4μm)容量则衰减至不足200 mA·h/g。


Xu等通过高温热解聚偏氟乙烯(PVDF)得到 核壳型硅碳复合材料,其碳层厚度为20~30 nm;该硅碳复合材料电极在0.02~1.5V电压范围内,50 mA/g电流条件下的首次可逆比容量为1328.8 mA·h/g,循环30次后容量保持在1290 mA·h/g,容量保持率达97%。 核壳型硅/碳复合材料中,不同热解碳源材料的选择对复合体系中硅-碳嵌锂基质界面的影响也不尽相同。


Liu等对比分析了以聚环氧乙烯(PEO)、聚氯乙烯(PVC)、聚乙烯(PE)、氯化聚乙烯(CPE)和PVDF为热解碳源的硅基核壳型负极材料,发现:由于含氟材料对硅的刻蚀作用,部分F可嵌入到Si—Si键中,有效地强化了热解碳与硅内核的界面兼容性,相应的Si-PVDF 基活性材料也展现出更为优异的循环稳定。


因此,当碳源有机前驱物中含有F或Cl元素时,有利于获得更稳定的硅碳界面,使材料的电化学性能更为优异。


总之,通过对硅材料进行碳包覆,构建核壳结构,有助于改善材料的循环稳定性。然而,当硅碳核壳结构中的热解碳无空隙地包覆在硅颗粒表面时,由于硅核锂化过程的体积效应太大,会导致整个核壳颗粒膨胀,甚至导致表面碳层发生破裂,复合材料结构坍塌,循环稳定性迅速下降。为解决这一问题,研究者从强化壳层机械性能方面入手,设 计出了双壳层结构。


Tao等通过在硅纳米颗粒表面包覆SiO2和热解碳,制备出具有双壳层结构的复合材料(Si@SiO2@C),见图1。与单壳层Si@C相比,Si@SiO2@C具有更高的容量保持率,在0.01~5 V电压范围内循环100次后仍具有 785 mA·h/g的可逆容量。



研究表明,中间层SiO2作为缓冲相,可进一步减小循环过程产生的膨胀应力;同时,SiO2层还可与扩散的Li+ 发生不可逆反应,生成Si和Li4SiO4合金,进一步保证了材料的可逆容量。


1.1.2 蛋黄-壳型


蛋黄-壳结构是在核壳结构基础上,通过一定技术手段,在内核与外壳间引入空隙部分,进而形成的一种新型纳米多相复合材料。蛋黄-壳型硅/碳复合材料呈现一种特殊的Si@void@C壳层的构型,不仅具有普通核壳结构的优势,而且它的空腔对于硅体积膨胀有容纳作用,可实现硅核更加自由的膨胀收缩,从而保证材料在充放电过程中整体结构的稳定性,有利于产生稳定的固态电解质(SEI)膜。


Zhou等采用溶胶-凝胶法在硅纳米颗粒表面 包覆一层SiO2壳层,以蔗糖为碳源进行热解碳包覆,将SiO2用HF刻蚀后得到蛋黄-壳结构复合材料(Si@void@C),其中活性物质硅的质量分数为28.54%。相比于硅纳米颗粒和空心碳,Si@void@C具有更好的循环稳定性,首次比容量为813.9 mA·h/g,循环40次后容量保持在500 mA·h/g。


Tao等采用相似的方法也制备出稳定的 Si@void@C复合材料,循环100次后的比容量为780 mA·h/g。碳负载量的优化发现,复合材料中碳负载量为63%时的比容量(780 mA·h/g)高于碳负载量为72%时的比容量(690 mA·h/g)。这表明要实现Si@void@C复合材料的最大容量,还需要对蛋黄- 壳结构进行深入的优化设计。


Liu等以聚多巴胺为碳源合成出蛋黄-壳复合材料(Si@void@C)。在该结构中,硅内核和薄碳层之间预留了充足的空间,使硅在锂化膨胀时不破坏碳壳层,从而使复合材料表面能形成稳定的SEI膜。


这种Si@void@C在0.1C电流密度下,可逆容量高达2800 mA·h/g,循环1000次后有 74%的容量保持率以及99.84 %的Coulomb效率。


近来,研究者将多壳层概念引入到硅碳蛋黄-壳结构设计中,以增强碳层的机械性能,提高材料抵抗硅体积膨胀应力的能力。


Sun等通过囊泡模板法制备出Si@void@SiO2材料,并在多孔SiO2壳层内外侧涂覆多糖,于惰性气氛下高温热解得到 Si@void@C@SiO2@C,经HF刻蚀除去SiO2后,得到具有双壳层结构(Si@void@C@void@C) 的蛋黄-壳型复合材料(Si@DC),见图2。



双碳层的引入使材料具有更为优异的导电性能。在50mA/g电流密度下,Si@DC在循环80次后的放电比容量保持943.8 mA·h/g,而硅/单壳层(Si@SC)和纯硅颗粒在循环80次后容量则分别降低至719.8和115.3 mA·h/g。


Yang等采用Stöber法和热解法在硅纳米颗 粒表依次包覆SiO2层和碳层,经HF选择性刻蚀,得到双壳层结构复合材料(Si@void@SiO2@void@C)。


该材料展现出优异的循环稳定性,在460 mA/g电流密度下循环430次后,容量保持在 956mA·h/g,容量保持率高达83%,而Si@C 核壳材料在相同测试条件下,前10次循环容量衰减明显,循环430次后容量不足200 mA·h/g。


在此复合结构中,碳层能够提高导电性,SiO2层增加了材料稳定性,空腔为硅内核的膨胀提供了缓冲空间。同时,SiO2 和碳双壳层阻隔了电解液和硅纳米颗粒,防止硅纳米颗粒与电解质发生不可逆反应,起到了了双层保障作用。


1.1.3 多孔型


多孔硅常用模板法来制备,硅内部空隙可以为锂硅合金化过程中的体积膨胀预留缓 冲空间,缓解材料内部机械应力。由多孔硅形成的硅碳复合材料,在循环过程中具有更加稳定的结构。


研究表明,在多孔型硅/碳复合材料中,均匀分布在硅颗粒周围的孔道结构能够提供快速的离子传输通道,且较大的比表面积增加了材料反应活性,从而展现出优良的倍率性能,在电池快充性能方面具有显著优势。


Li等通过可控还原二氧化硅气凝胶的方 法,合成出3D连通的多孔硅碳复合材料,该材料在200 mA/g电流密度下循环200次时容量保持在1552 mA·h/g,且在2000 mA/g 大电流充放电下循环50次后仍保持1057 mA·h/g的比容量。


Bang等通过电偶置换反应,将Ag颗粒沉积 于硅粉(粒径10μm)表面,经刻蚀除去Ag 后得到具有3D孔结构的块状硅,再通过乙炔热解进行碳包覆,制备出多孔型硅碳复合材料,在0.1C倍率下具有2390 mA·h/g的初始容量以及94.4%的首次Coulomb效率。


在5C倍率时的容量仍可达到0.1C倍率时容量的92%,展现出优异的倍率性能。此外,该电极循环50次后厚度从18μm变为25μm,体积膨胀仅为39%;同时,该材料的体积比容量接近2830 mA·h/cm3 ,是商业化石墨电极的5倍(600 mA·h/cm3 )。


Yi等将微米级SiO2粉末在950℃高温处理 5h,得Si/SiO2混合物,HF酸刻蚀除去SiO2后,得到由粒径为10 nm的硅一次粒子堆积组成的多孔硅。然后,以乙炔为碳源,在 620 ℃热解20min,对多孔硅进行碳包覆,制得多孔硅碳复合材料


该材料在1 A/g电流密度下循环200次后容量保持在1459 mA·h/g,远高于纯硅;在12.8 A/g高电流密度下的比容量仍可达到700mA·h/g,表现出优异的倍率性能。此外,该材料振实密度大(0.78g/cm3 ),体积比容量高,在400 mA/g 电流密度下充放电循环50次,容量保持在1326mA·h/cm3。


进一步研究发现,通过调节反应温度对硅一次粒子粒径进行优化,其中一次粒子为15 nm 时多孔硅碳复合材料性能最优,在400 mA/g 电流密度下循环100次后容量可达1800 mA·h/cm3,远高于一次粒子粒径为30nm和 80nm的复合材料。这主要是由于硅一次粒子粒径越小,脱嵌锂时体积变化越小,因而能够形成更为稳定的SEI膜。


另外,对碳化温度和时间进一步优化发现,碳化温度 800℃、碳负载质量分数20%时的多孔硅/碳复合材料性能最佳,在1.2 A/g电流密度下循环600次后的容量保持在1200mA·h/g, 几乎无容量损失,且Coulomb效率高达 99.5%。


该多孔硅碳复合材料合成工艺成本低,易于规模化生产。


近来,Lu等设计并合成了一种特殊结构的碳 包覆多孔硅材料(nC–pSiMPs),其中,多孔微米硅(pSiMPs)由一次硅纳米颗粒堆积而成,其内部硅纳米颗粒表面无碳包覆层,碳层仅涂覆于微米多孔硅外表面。


该材料是以商业化SiO微粒为原料,以间苯二酚–甲醛树脂为碳源,在Ar气氛下高温碳化处理得到碳包覆层,同时内核SiO经高温歧化反应生成Si和SiO2,HF刻蚀后得到硅与空腔的体积比为3:7的多孔硅。该结构中,空腔尺寸能够很好的容纳硅在脱嵌锂时的体积变化而不使碳壳层破裂,保证了材料结构的稳定性;同时,包覆于多孔硅外表面的碳壳层能阻止电解液浸入多孔硅内部,减少硅与 电解液的接触面积,仅在微米硅外表面碳包覆层上形成稳定的SEI膜。


相应地,对于内部硅纳米颗粒也包覆碳层的材料(iC-pSiMP),电解液与活性物质接触面积更大,同时硅体积膨胀易导致碳层破裂,内部硅纳米颗粒裸露并与电解液接触,导致充放电循环过程中产生更厚的SEI膜。


因而,nC-pSiMPs电极(活性物质负载量为0.5 mg/cm2 )较iC-pSiMP和pSiMP具有更优异的循环稳定性,在1/4C (1C=4.2 A/g 活性物质)循环1000次时可逆容量高达1500 mA·h/g。


此外,该电极材料经100次循环后,厚度从 16.2μm增至17.3μm,膨胀率仅为7%,其体积比容量(1003 mA·h/cm3)也远高于商业化石墨(600mA·h/cm3)。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