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漂亮寡妇让我半夜去她家,刚进门就把衣服...

咻咻套路2019-07-09 10:26:12

我们村叫做大王村,是附近一带有名的光棍村,所谓光棍村,那就是三四十岁娶不到老婆的比比皆是,而村里男人最大的心愿,那就是盖房子和娶老婆。

村长儿子刘富贵年过三十,依靠家里有点底子,在年前娶了邻村的李秀花做老婆,这李秀花来到我们村,一下子就让村里的男人们傻眼了,说刘富贵走了狗屎运,不仅娶到了老婆,而且还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大家闺秀。

李秀花进门不到三个月,刘富贵就突发心脏病不省人事,据说还是死在了床上,具体原因众说纷纭,但是这刘富贵的葬礼一结束,李秀花就被村长说是扫把星,并且还说就算刘富贵死了,也不会让李秀花好过,必须让她守一辈子活寡。

俗话说最苦就是守活寡,转眼三年过去,李秀花虽然依旧貌美如花,但是村长日晚盯着,也没有机会偷男人,不过就在一个礼拜之前,村长不知是得了哪门子的怪病,居然半夜起来上茅房,死在了里面。

村长一死,村里面的男人们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因为我家离村长家近,所以从那之后,我经常看到有野男人在村长门前张望,而最频繁的,要数打了半辈子光棍的赵有才了。

赵有才外号赵瘸子,他虽然腿瘸,但是一手木匠活倒是十里八乡有点名气,只是他打了半辈子光棍,就因为是个瘸子,所以根本就没哪家姑娘能够看上他,不过他今晚又出现在村长家门口来回张望,倒是有些奇怪了。

我已经暗中观察这赵有才几天了,前两天虽然大晚上他也会来,但是和李秀花就有事没事唠嗑几句,记得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被李秀花一盘洗脚水给泼出来的。

没过多久,这村长家的门就开出个小缝,接着赵有才在门口好像是比划了几下,随后还拿出一样什么东西,这一来二去,他走进了门里。

一看到这个,我一下子心跳都加快了起来,话说开门的肯定是李秀花,这村长一死,这家里也就李秀花一个人住,现在这赵有才大晚上去串门,肯定有鬼。

想到这里,我更是难耐不住好奇心,不管怎么样,今晚我必须去看看,虽然我知道李秀花是寡妇,但是他在我眼里可是女神呀,那前凸后翘的身材看得我好几次晚上都想入非非,这万一被赵有才这个死瘸子得手,那简直是暴殄天物,反正再怎么着都不能是赵有才,这家伙不仅丑,而且还是瘸子,如果和李秀花真的搞到一起,那我的心里肯定不平衡到极点。

趁着夜色,我悄悄的摸到村长家门口,手心都有点冒汗,这晚上上村长家的基本都是野男人,今天我居然也来了。

“大妹子,你看看你这些天干农活干的,好好的手都糟蹋成啥样子了,喏,这是我给你在城里买的百雀羚,可好用了。”

就在我非常紧张地左右查看有没有人的时候,这门里面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赵有才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透过门缝,我更是看到那赵有才拿出一瓶东西,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有多么贵重,但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化妆品。

“赵大哥,上次我就说说而已,你真买给我呀,这去镇上一趟可是要好久呢。”李秀花拿起来看了看,随后更是喜笑颜开。

哇塞,这李秀花真美,好像是刚刚洗过澡,那吹弹可破的肌肤让我呼吸都有些急,而且说话还嗲声嗲气,老实说,我无数次的幻想都起源于她那樱桃小嘴和那充满磁性的嗓音,当然了,李秀花的身材也是极好,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如果可以让我摸上一把,哎呀呀,想想就激动。

“大妹子,喜欢你就用着,下次你赵大哥我再给你带好东西,只是今晚你看--”赵有才抓了抓后脑勺,他的一双眼睛更是直直的盯着李秀花,而且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哎呀,赵大哥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万一被村里人看到就糟了,你也知道村长死了也没多久,会被别人说闲话的。”李秀花一边撒娇地说着话,一边还把赵有才往门口推。

糟了!

我心下一紧,丫丫的我在门外偷听可不能被李秀花和赵有才发现,否则我在李秀花面前的良好形象就毁了。

一想到这里我马上往旁边的弄堂一躲,而这时候我更是依稀地听到一句极为让我紧张地话。

“大妹子,今晚你就给了我吧,你赵哥我都快想死你了。”

我擦!

赵有才这个死瘸子胆子也太大了,而且听声音好像是扑上去了,我敢肯定如果李秀花说出哪怕一句反抗的话,我就冲进去胖揍这赵有才一顿,一来是我英雄救美,二来李秀花万一对我产生好感以身相许呢?

“滚,一瓶百雀羚就想占老娘便宜,你当老娘傻呀!”一道讥讽的声音在门里响了起来,接着那赵有才的身体更是‘嘭’的一声撞在了门上,而这时候我更是大惊失色,在弄堂里一动都不敢动。

“大妹子你别生气,是我不对,我不对!”赵有才连续说着道歉的话,接着打开房门一瘸一拐地跑了出去。

呼!

我深深地呼了口气,还好这赵有才走的急没有发现我,否则的话那就糟了,丫丫的,不过这赵有才没有得手却是让我大为爽快,李秀花看来也不是那么好搞定的,至少刚才那股泼辣劲,让我心下有些火热,嘿嘿,我就是喜欢这李秀花泼辣的性格,不知道压在身下她还会不会骂人,哇哈哈。

房门再次关上,接着也就几秒钟后,李秀花房间的灯亮了起来,并且客厅的灯倒是被关闭了。随后我更是听到里面淅淅沥沥的水声,听声音这李秀花应该刚才打算洗澡,而现在赵有才走了她就可以洗了。

心跳都剧烈的加速起来,我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哎呦我去,李秀花洗澡我可从来没有看过,今晚我都走到这一步了,何不一饱眼福再回去呢?

思维到了此处,我更是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轻轻推了推门,只听咯吱一声,这声音吓了我一跳,我擦,门居然没关好。

“谁!谁在外面!”李秀花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正当我打算撒腿就跑的时候,一只野猫从旁边窜了出来,接着‘喵呜’一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原来是只猫。”李秀花听到猫叫,平静了下来。

擦了擦额头和鬓角的汗珠,我刚才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过今天可真刺激,所谓富贵险中求,虽然我还没看到李秀花洗澡的样子,但是光想想就让人激动。

这一回我小心多了,我慢慢推开房门,猫着腰走了进去,当我看到李秀花房间的昏暗灯光时,我更是将门轻轻一关,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先是往房间里瞄一眼,我看到李秀花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吊带衫,下面是条白天下地的黑色大裤衩,虽然装扮无法和城里的姑娘比,但是在我们村里,李秀花再穿着土气也掩盖不了她的天生丽姿。

这李秀花坐在板凳上洗着脸,接着更是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条粉色的裤衩和文胸,哎呀呀,居然是粉色的三脚裤衩,我的眼睛都直了,难道这就是李秀花的贴身衣物吗?

我的呼吸越来越重,直到李秀花将红色吊带衫脱下来的一瞬间,我更是鼻子一热,一股咸味充斥在我的味蕾上。

“谁?”李秀花好像听到什么动静,她猛地转过头来。

我根本就来不及躲闪,一下子就和李秀花四目相对起来。

“嫂、嫂子!”我非常尴尬地擦了擦鼻血,有些不敢正视李秀花。

“春、春喜,你、你怎么在这?”李秀花看到我,顿时有些吃惊。

我擦,被李秀花这么一问,我更是抓了抓后脑勺,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话说我们农村人都爱叫小名,我这个小名更是土气到了极点,现在我说我是来李秀花家里参观的她信吗?我想我必须找个借口。

“嫂、嫂子,刚才我出来上茅房时看到赵瘸子慌里慌张地从你家门口跑过去,我怕你有危险,所以就过来看看。”我说着话,双眼更是不敢打量李秀花。

李秀花现在可是把吊带衫都脱了下来,那黑色的文胸所包裹下的那道深邃的事业线早就让我心猿意马了,我敢肯定,李秀花这么丰满,肯定有C罩杯。

这可是极品呀,我偷偷看过很多岛国片,很多里面的女主角都比不过李秀花现在这模样呢,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怪不得那赵有才就算是瘸子也要来碰碰运气了。

“春喜,谢谢你!”李秀花听到我的话,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接着她更是几步走到我的面前,托起了我的双手,娇滴滴地开口。

浑身都好像触电一般,我这本来还低着头,现在看到那白花花的,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反正是又大又白又嫩,我的脸一下子就刷红起来,并且无意间后退了一步。 

李秀花,我大王村所有男人的女神,她现在就静静地站在我面前,而且还只是穿了内衣站在我面前,要说我能够镇定下来那肯定是假的,我都已经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嫂、嫂子你没事我就回去了。”此时此刻我居然鬼使神差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擦,我倒底在干嘛呀,这李秀花可是我心中的女神呀,虽然她是寡妇,但是无数个夜晚我都是在想着她,现在她就在我面前,而且还是这种装扮,我居然假正经,我擦,我到底在干嘛?

“谁说我没事呀,我有事呢。”李秀花笑眯眯地看着我,她的视线缓缓下移,当她看到我下面的反应后,更是噗嗤一笑。

这一笑不仅千娇百媚,而且花枝乱颤,不知为何,我现在都有一股将李秀花推倒的冲动。

丫丫的,豁出去了,今晚我就把这李秀花办了,我看她守寡那么久,肯定是寂寞难耐,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李秀花都快三十了,怎么可能憋得住?

虽然我心里面这么想,但是现在我必须问问李秀花到底还有什么事要我留下来。

“嫂子,有什么事你说,能办的我肯定办!”我忙开口道。

“嫂子天天下田干活,腿脚不好,而且腰疼,春喜你愿意给我按摩一下吗,最好用热水帮我敷敷。”李秀花想了想,随后自顾自地走进房间,并且在床沿坐了下来。

听到李秀花的话,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这幸福来的太突然,我居然有机会给李秀花按摩,哎呀我去,这件事一旦办成,将会在我的人生上画上浓浓的一笔。

“噢噢,嫂子我帮你倒点热水。”我忙急促的开口,并且顺势走进房间,拿起热水瓶就往脸盆里到了点热水。

伴随着我的动作,刘秀花更是将拖鞋一脱,平趴在了床上。

前凸后翘,那文胸在后背的那个搭扣更是让我有种要解开的冲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了看李秀花的表情,只见她双眼已经闭上,就好像等待着我的下一步动作。

三下五除二,我连水烫都忘记了,将毛巾拧干后,我来回抖了抖,直接敷在了李秀花的那完美的柳腰上。

额!

李秀花轻轻呢喃,这声音发出来的一瞬间,我的手都开始发抖起来。

“春喜,愣着干嘛?”李秀花见我突然迟迟没有动作,忙转头看向我。

鼻血再次顺着我的鼻尖流淌了下来,我发誓,今天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流鼻血,而且这么短时间居然流了两次,我的脸也算是丢尽了。

抬手擦了擦鼻血,我尴尬一笑,有些不知所措。

“春喜,你喜欢嫂子吗?”李秀花吐口留香,身上弥漫着一股花露水的味道。

“喜、喜欢!”我忙回答道。

“那你想不想嫂子把身子给你?”李秀花见我回答的这么肯定,她再次问口。

一听到李秀花这么说,我更是重重点头。

我可不是傻子,李秀花如果自愿把身子给我,那我干嘛不答应呢,这大好的机会一旦失去我肯定要后悔一辈子的。

“春喜,你早点回去吧,今天嫂子不方便,等明天下午,嫂子在后山的湖边等你。”李秀花一边起身,一边开口道。

不方便?难道今天李秀花来了大姨妈?不对不对,后半句我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明天下午李秀花要约我去后山的湖边,这,这简直是太美妙了。

满怀着大好心情我离开了李秀花家,而一回到家里,我更是手舞足蹈。

欧耶欧耶!太棒了,明天就可以得到李秀花了,哇哈哈,女神呀,这简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柳暗花明又一村,难道我今天人品大爆发吗?

我走进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嘿嘿,小伙子的确挺帅的,到底是颜值代表一切呀。

今晚可谓是心情大好,但是我又开始担忧起来,毕竟我才十八岁,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经验,万一上来不到三分钟就投降,那我不是丢脸丢大了,这李秀花守寡那么多年,肯定需要一个长期的伴侣,不行,趁时间还早我必须好好研究一番。

打开我那破二手电脑,话说我那里面珍藏的岛国片可不是盖的,好歹也要好好熟悉里面的每一个动作,这一个人没有对象实战那就用枕头代替呗,前后左右上下每一个动作必须融会贯通,明天一定要让李秀花大吃一惊,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嘿嘿直乐,可惜看着看着,我更是浑身发热的厉害,这片子的确不能多看,这不是毒害青少年吗?有些忍不住的我,最后更非常无耻的那纸巾擦了擦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我就早早的起床了,我走到门口看了看村长家的门,等待李秀花下田干活,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干活太累下午没力气呢,要不要帮她一把?

思维到了此处,我更是在头上喷了点摩丝定了个三七分头型,虽然有点土,但这是我感觉最帅的发型了。

果然,差不多七点多的时候,李秀花终于拿个扁担吊着两个木桶出门了。

白色衬衫大裤衩,这李秀花今年夏天也就这打扮了,虽然没有给我带来惊喜感,但是当她看到我在看她时的回眸一笑却是让我一下子心花怒放起来。

“嫂子,我去给你挑水!”

一把夺过李秀花的扁担,我大步流星的对着村长家所在的农田走了过去,至于李秀花更是在后面咯咯咯的笑着,沿途的一些光棍汉看到我和李秀花走在一起,更是眉头紧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慢点慢点,春喜你累了就歇会。”李秀花笑着说着话,还拿出毛巾给我擦汗。

哎呦喂,李秀花给我擦汗呢,这要是在床上给我擦汗该多好,一想到这里我干活就更有力了。

差不多两个小时,我就把整整一亩地都浇了一遍,看到李秀花那笑容满面的样子,我心下更是直乐,嘿嘿,用不了多久我就在你身上好好干活。

中午吃饭时间我匆匆地回家吃了点饭,就洗了个澡,虽然上午帮李秀花干活有点累,但我可是小伙子呀,这算啥呀,给我一天时间我都能耕三亩地呢。

激动人心的时刻是下午,我心下暗暗想着,并且还拿出翻版的古龙香水在两边腋下喷了几下,这还不够,我还照着镜子咧着嘴,拿起个竹签挑了挑牙口,这下午在李秀花面前,我必须表现完美!

很快,差不多下午三点左右,我就对着后山跑了过去,因为这后山一大片林子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村里人,所以李秀花和我约在这地方显然是想和我发生点什么的,本来我还打算把家里的草席也带着,但是我觉得这样太张扬了,一切还是从简吧!

哼着小曲,我就走到了后山那一片密林,这山上的小道有些不好走,杂草丛生不说,时不时还有几个蚊子咬我两下。

忒娘的,我真是没有经验,早知道这样,我昨天晚上就应该踩点,这大夏天的去野外偷情,草席和蚊香可是最佳拍档,我这愣头青居然一点都不为李秀花考虑,万一待会刚做到一半她被蚊子咬的不耐烦咋办?

一边想着,一边我终于走到了后山的一条小湖旁,走出林子后,我抬眼看去,刚巧看到李秀花拿着一个木桶在湖边的小石墩上洗衣服。

嗯,不错,用洗衣服来打掩护,这倒是比我聪明多了。

“嫂子,我来啦!”我喊了一声,并且几步对着李秀花走了过去。

李秀花见我喊她,她忙停下手中的动作,并且对我招了招手。

春喜,上午让你受累了,要不你把衣服脱了,嫂子帮你搓搓干净。李秀花笑着开口。

哇哦,一见面就要我脱衣服,这也太快了吧,我都有点脸红了。

我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后更是把衣服裤子一脱,就剩条大裤衩站在了李秀花的旁边。

李秀花因为洗衣服蹲着的缘故,我更是透过这衬衫的衣领看到了里面那白花花,这让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我都感觉我已经有了反应。

不行!

我怎么可以让李秀花看到我的反应呢,我干脆顺着石墩下水,并且看着李秀花给我洗衣服。

春喜,这水凉吗?可别感冒了呢?李秀花看了看我的三七分发型,随后更是笑着开口。

水凉吗?是不是暗示我说如果水不凉她也下水呢?如此真的是这样,我可以在水里把李秀花给办了,哇哦,太棒了,我居然想到了这个点子。

“嫂子,一点都不凉,不信你也下来。”我一边说着话,一边更是大胆的一拍湖面。

哗啦啦!

一片片的水花下,李秀花叫声连连,差不多几分钟后,她更是被我完全打湿,这衬衫一湿,好家伙,我更是瞪大了双眼,有些口干舌燥。

我滴神天,想不到李秀花居然这么大,她现在脸色赤红,并且那白色衬衣里的黑色内衣根本就包裹不住那种爆炸,此时此刻,我感觉鼻子一酸,一股咸味再次充斥在我的鼻腔。


后续请加,WX公众号:xiuxiutaolu(回复 寡妇)

后续请加,WX公众号:咻咻套路(回复 寡妇)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继续阅读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