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古代私奔的惩罚,原来这么不堪入目!脸红......

品书2018-09-24 10:48:37

珠帘翠翠,炉烟袅袅。

纳兰洛慵懒的斜做在贵妃榻上,一袭绯色衣衫,裙裾和袖口处浅浅的绣着兰花的纹缕,淡雅清新。

“小姐,听宫里的老嬷嬷们说,轩辕太妃这两日在宫里宴请妃嫔和贵妇。”紫梨一边收拾房间一边八卦道。

“那到是热闹了。”纳兰洛瞅着榻边矮几上的铜镜,拿着木梳细细的梳拢着自己乌黑的发丝。

然后用手指把满头的发丝灵巧的梳开,分成小股,细心的为自己绾就一个蜿蜒轻薄的灵蛇髻。

在髻角顶端处簪上七宝玲珑钗,钗上的流苏细细的垂落下来,摇曳在鬓角旁。

她迷着眸子看着镜子里的女子,堪堪称得上绝色,讨人喜的瓜子脸,狭长逶迤的眼角,凤目潋滟,红唇薄而菱角分明,一笑之下,酒涡乍现。

纳兰洛很满意自己现在的模样,可比从前好看多了。

对镜自览,更加巧笑兮盼。

她本不是古代的女子,一觉醒来穿越到这个龙脉帝国。

她身子的主人叫纳兰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娘娘。

母家的身份更是尊贵无比,姑母是当今的太后娘娘,父亲是当朝的大将军,而母亲是离家尊贵的嫡女。

可惜,却始终不得皇帝陛下的疼爱。

太后离宫,她身染重病却得不到医治,一命呜呼,再睁开眼睛,已经换了魂魄。

“小姐的手越发的灵巧了,连奴婢都看着养眼。”紫梨身旁,在旁凑趣笑道。

“多嘴,有这么夸奖自家主子的。”纳兰洛唇角溢出浅笑。

屏风旁,炉上炖煮的梅花酒,在壶里冒出一个个小泡泡,酒渐渐黏稠,翻滚升腾,香气渐渐散开,浓郁芬芳。

纳兰洛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觉口舌生津,这香气浓而不恶,也只有梅花上的雪水才有这样纯正的味道。

然后,再添加五种时令水果酿制而成,埋在梨花树下,今日才取出,吃这一会,香气果然不同

屋外好像起风了,风丝夹杂着花瓣的清香盈盈的缠绕进窗棂间,让人莫名的感觉到了春日的喜悦。

紫梨放下手里的胭脂,转身,手脚麻利的在靠墙角的橱柜里拿出一盏通透的白色玉杯,洗净,放在镂空花纹的圆桌上。

壶把垫着帕子拎起,放在桌旁的木架子上。

赶紧把炉盖扣好,小姐虽然是贵妃娘娘,可分的的木炭却是次的,烟雾很大,纳兰洛最是讨厌烟熏火燎,嗅到就咽喉难受。

紫梨把壶中的梅花酒倒入玉杯里,小心的端给小姐。

看纳兰洛朱唇轻展,小小的抿了一口,眉宇间更见欢喜,紫梨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小姐原先的性子很是怪诞,身边的宫女伺候稍有不周,立时就拖出去杖责,很多姐妹们都不敢上前伺候。

可现在的性子是越发的好了,都感觉小姐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味道,真不错。”纳兰洛又贪嘴的抿了一口。

见纳兰洛高兴,紫梨立即讨好道:“那小姐多饮几口,听说最助容颜。”

“真的吗?”这古代的东西就是讲究。

味道好,颜色好,还有养颜的作用。

紫梨正暗暗思睹,只是小姐最近好像对王很冷淡。

宫中恩宠渐逝,红颜易老,小姐要抓住机会才行。

没有帝王的宠爱,这后宫的日子是难熬的。

突听得窗棂外的院落里隐约的响起轻缓的脚步声,听声音像是男子靴子的声音。

第2章小太监小贵子

他们这宫并无小太监,宫女们平日间伺候小姐也都穿软底的绣花鞋子,向来是不准出声音的。

紫梨怕吵到纳兰洛,赶紧掀帘出了暖阁,打开内室的门扉。

见院子里站着一个眉清目秀唇角噙笑的小太监,紫梨认识,是德妃身边的贴身小太监小贵子。

他怎么会来此?

紫梨心里暗暗纳闷。

纳兰洛刚进宫那会和这个德妃关系最好,两家的母家也是隔了一道院子,常来常往,关系一向和睦。

可自从小姐入宫被王嫌弃后,和德妃就很少往来了。

如今,她怎么肯派人来梅花宫?

紫梨心里虽有疑惑,但面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出来。逐热情的上前含笑道:“小贵子公公,你怎么会来此?”

“紫梨姑姑,杂家是奉了德妃的命令来请贵妃娘娘去紫兰轩饮茶的,还请姑姑代为同传。”小贵子恭恭敬敬答道。

紫梨素来知道这个小贵子虽然看着年纪尚小,但心机深沉,老谋深算,是德妃面前的第一红人。

况且,德妃怎会平白无故的请自家的小姐喝茶,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端倪??

可这些猜测也就在自个在心里想想,她一个宫女可做不得主。

逐笑道:“小贵子公公稍等,我这就去回禀我们家贵妃娘娘。”

紫梨推门进去,见纳兰洛还懒懒的卧在贵妃榻上,云鬓松散,眉眼疏懒,端着莹白的汝窑在小口的慢酌。

紫梨上前,小心翼翼地接过纳兰洛手中的茶盏,才小声道:“小姐,德妃派人来了,请您去紫兰轩饮茶。”

纳兰洛一愣,眉眼稍抬。

紫梨暗暗心惊,深怕纳兰洛恼怒。

德妃和小姐都是千娇百媚的美人,一起入宫,关系又特别好。

小姐不但自己巴结皇上,还在皇上面前推荐自己的好姐妹德妃。

可是德妃是怎么对待小姐,一得了皇上的宠,升了份位,就翻脸不认人,合着其他人使劲的踩小姐。

小姐也因为这个原因还生了病,懊恼的要死。

“那紫梨……我去还是不去?”纳兰洛隐约记起这个德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紫梨把手中的茶盏重新斟满双手递到纳兰洛的手里,小声劝慰道:“小姐不可不去,德妃虽然和小姐有过节,但她现在也很得皇上宠爱,又只比小姐低一个份位,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纳兰洛心里实在不想去,她没有从前的记忆,但却不喜德妃的为人。

但纳兰洛知道紫梨既然这样说,自己终是躲不过的,只好点点头。道:“也罢,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虽说只是去简单的喝茶,但宫里也有宫里的讲究

紫梨重新把纳兰洛的发丝拆开,梳拢成薄薄的云鬓堆积重叠,簪上镶嵌翠玉的五尾凤簪。

后宫对于嫔妃佩戴何种首饰都是有讲究的。

五尾凤簪只有妃以上的才能佩戴。

“小姐,这件衣裙可否?”紫梨从衣柜中取出一件薄如蝉翼的素色兰花锦袖衣裙,拿给纳兰洛看。

衣衫颜色淡雅,只袖口和裙摆有飘零的兰花瓣。

纳兰洛甚喜,忙点点头:“就这件。”

紫梨本心内忐忑,深怕纳兰洛不喜欢,往日纳兰洛最喜艳丽的颜色。

因着皇上喜爱艳丽多姿、容貌俏丽娇媚的妃子,宫中女子衣衫就多繁琐娇艳。

见小姐欢喜,紫梨觉得如今的小姐性子真是变了,和从前大大不同。

第3章婀娜多姿

紫梨忙伺候纳兰洛更换衣衫。

小贵子在外面正等的不耐烦,见紫梨搀扶着纳兰洛婀娜多姿的走了出来。

这小贵子也算在宫里见多了美人的,就自家的娘娘也算不可多得的玉人,但小贵子看到纳兰洛还是神情一楞,这贵妃娘娘果然容貌艳丽多姿,也怪不得皇上前一阵子突然又问起这位娘娘来。

“给娘娘请安。”小贵子上前,给纳兰洛见礼。

纳兰洛微微一笑,道:“不必多礼。”

小贵子见纳兰洛今日不同往日,一直目光柔和,唇角含笑的看着自己。

往日,这位高高在上的纳兰洛仗着家里的背景,那肯多看自己这个无根的阉人一眼,就连对着母仪天下的皇后也是高高的昂着头,才在这后宫里惹下了那么多的祸根,失了皇上的宠爱。

“娘娘请。”小贵子虽然心内对纳兰洛痛恨不已,但面上依旧是恭敬有加。

纳兰洛冲小贵子温和的点点头。

这宫里的人,不但妃嫔们不能轻易得罪,就这些太监、宫女们也能在紧要的关头要了你的命。

自己的从前就是太自大了,才会落得悲催的下场,就连紫云都跟着受罪。

紫兰轩在宫侧的西面,紧靠着御花园,是嫔妃们无事赏玩快乐的地方。

皇上只有一个,妃子们却是一群。所以大部分妃子们都喜欢喝两口,或者三三两两的聚会饮茶,行个令什么的,也算是解闷。

走过一条长长的青石铺就的走廊,拐过一道宫门,纳兰洛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没想到,在这宫里竟然有这么大的一片湖水,湖面清波荡漾,美不胜收。

纳兰洛也顾不得规矩,拎着衣裙几步走上湖边建造的楼阁,站在楼阁轻纱的隔断间看着眼前的美景。

已经是阳春三月,柳暗花明。

青涩的小草钻出土壤,舒展叶片,万物一片勃勃生机,荫罩这碧绿的湖水,心胸豁然开阔。

自己醒来也有月有余,只每日杂事缠身,到很少得空出来游玩。

“小姐,不可拎衣裙,有违宫规。”紫梨见小姐太过放肆,忙上前轻语道。

纳兰洛放下裙裾,才觉自己一时忘形了。

这宫里虽美如团锦,却规矩繁琐,事事不能说,事事不能做,好好的人只能像木头一般活着。

纳兰洛转身,回眸间见一人也像她一般站在湖面的水榭上俯瞰湖面的美景。

他身穿剑袖玄色含珠怪兽锦袍,面容俊朗,有说不出的森冷,唇角坚硬的抿着,更显得他冷冽无情。

纳兰洛知道朝廷和宫中的衣服都是有讲究的,他衣服上的图案也代表着他的身份。

纳兰洛见他不为身边的事物所动,不由的对他生出几分好奇。

小贵子已经过去向他问安,“给候凌王请安。”

他转身,脸色淡淡的冲小贵子道:“罢了。”

“候凌王?”纳兰洛不由的凝眸看他。

他的眸子顺势扫向纳兰洛,没有一丝的温度。

那是纳兰洛见过的最森寒的眼神,就在这暖暖的艳阳下,都让纳兰洛遍体生寒。

“候凌王好。”

纳兰洛冲他略微点头。

候凌王的唇角溢出一丝浅笑,但丝毫不能融掉他身上的戾气。淡淡道:“贵贵妃娘娘安好。”

旋即面目冷淡的转过头继续欣赏湖边的景色。

纳兰洛看着他挺拔萧瑟的背影。

世人只道候凌王性子怪异,果然是真的。

第4章京都防卫

“小姐,时辰不早了,咱们走吧!”紫梨上前,搀扶住纳兰洛的手臂。

纳兰洛看的还是有几分出神。

候凌王是世家出身,从开祖开始,候家就一直是武将,现在候凌王更是代替了莫将军统领后宫侍卫和京都防卫。

假如,纳兰家还有忌惮的人,那就是候家了,皇上最仰仗的臣子。

纳兰洛唇角溢出一丝冷冽。

纳兰洛在心里对这个候凌王不由的多了几丝兴趣。

候凌王可是候家这一小辈最杰出的将军,模样自然也是最好的。

“小姐。”紫梨拽拽纳兰洛的袖摆,低声道:“小姐,德妃娘娘。”

纳兰洛抬头,就看到一个绝色的美人带着几个小太监、宫女站在紫兰轩水榭长廊的一角朝她看来。

德妃已经怀有身孕,平日在宫里静养,难得出来见人。

纳兰洛再不敢多耽搁,朝着德妃走去。

紫兰轩在湖泽的南角,风景最是秀丽。

内间水榭长廊错综复杂,多悬挂薄如蝉翼的影纱和五角的琉璃宫灯。

在水榭尽头有一莲花形状的方台,已经被太监、宫女们铺上五彩的厚实锦缎,四周挂上了白色的锦纱,用漂亮的金钩挂起。

莲花台的最上面放着一张龙头的长几,上面摆放着金光闪闪的酒具和碗筷。

下方两旁多是一米长左右的花色长几,每一张长几的花色都各不同,有梅花落雨瓣的、有菊花流雨纹、有昙花莹白色、有桃花春润色,就连上面的酒具和碗筷也略有不同,莹白色、翠绿色、漆黑色,端的是好看。

让纳兰洛错愕的是,除了德妃还有几个妃嫔,有她熟悉的,也有她并不认识的,花妃也在。

花妃比她早入宫,但份位却比她低了许多。

她的父亲也是武将出身,和纳兰家的关系一向神秘。

嫔妃们在宫中寂寞,难得有特别的玩乐,越是分位低下的妃嫔来的最早,分散在两旁,见到纳兰洛都吃惊不小,不知道德妃什么时候又和这位搅合在一起了。

“妹妹,你来了,可是许久没有见你了。”花妃盈盈起身,好像从前的隔阂都不存在。

上次这身子莫名其妙地中了毒,纳兰洛怀疑就是这货色下的手,只可惜没有证据。

纳兰洛点点头,只淡淡笑了一下。

“德妃娘娘不是和她不对付吗?怎么会请她来。”有妃子压低声音道。

纳兰洛到不在意她们说什么,眸子淡淡的扫过两旁做在锦垫上的妃嫔们。

这就是后宫的妃子们,皇帝的女人。

她们并不如传说中的美貌,但也绝不丑陋。

历代的皇帝为了坚固自己的地位,会娶当朝大臣的妹妹和女儿,她们不一定个个都是如花似玉。

除非是皇帝自己看中的,多美貌女子。

“德妃娘娘,贵妃娘娘到了。”小贵子把纳兰洛带到刚才那个美艳的女子面前。

纳兰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眼前的美艳女子亲热的拽住了手,道:“妹妹,姐姐许久没有见你,没想到你消瘦成这个样子?”

纳兰洛鼻息间嗅到一股子的花香味,她没有猜错的话是兰花的香味。

纳兰洛抬头。

好精致的美人,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仕女一样。

她觉得云妃也算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可还不如眼前的女子娇艳、妩媚。

第5章恩宠三宫

她衣衫艳丽,里面是曼妙的裹胸逶迤拖地的兰花裙,外面松松散撒的拖着石榴带子的望月披风。

发丝轻薄,挽就灵蛇髻。

往日自己也挽,却远不如她挽的轻薄灵巧。

她的眸眼含娇带媚,说不出的流光溢彩,那皮肤也是吹弹可破,小嘴嘟艳,弧度分明。

好美丽的女子!

怪不得曾经恩宠三宫,果然是有姿色的。

纳兰洛在心里暗暗叹息道。

但看在德妃的眼里却远不是这回事,她见纳兰洛一直盯着她看,以为她对自己还恨意正浓,。

“妹妹,往日都是姐姐的不是,希望妹妹原谅姐姐才好。”

纳兰洛听到德妃唤她才回过神来,恭敬的俯了一下身子,道:“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把以前的事情都已经忘记了。”

“那是最好不过了。妹妹,姐姐可真是想你啊!”

德妃拉着纳兰洛的手把她拉到左边第一排的锦垫上。

紫梨在旁隐隐觉得不妙。

这德妃娘娘请自家的纳兰洛来此紫兰轩饮茶,摆明了没有存什么好心,可看自家小姐怎么一点堤防的心都没有,还真的和德妃拉上姐妹的情谊了。

这后宫的女人连一母同胞的亲姐妹都不能信任,更何况是仇敌。

听其他宫女们说:前朝的淑妃娘娘就是被她的亲姐姐给陷害死的。死的时候那个惨,就别提了。

紫梨心内暗自替自家的纳兰洛着急,可又不能当着德妃的面提醒。

不得不借着斟酒悄声上前,小声道:“小姐。”

紫梨还没走到纳兰洛跟前,就被德妃和云妃身边的侍女锦兰和瑟竹给拖走了。

“紫梨,娘娘们乐呵,咱们也得空游游院子去。”瑟竹也不管紫梨同意不同意,只管拖着她走。

“哎!”紫梨心里更感不妙,可她这会也身不由己,显然她们如此放肆是经过德妃同意的。

不然,也不敢当着主子们的面放肆了。

德妃拉着纳兰洛的手亲热的在锦垫上做下。

笑道:“妹妹,听说你前几日身子不舒服,现在可大好了,头还痛吗?”

纳兰洛不留痕迹,唇角溢出浅笑,“大好了,谢谢姐姐的关心。”

纳兰洛在心里暗暗赞叹,那人真是艳福不浅,有这样美貌的女子伴着。

德妃把自己弄来,总归不是想显摆恩宠的吧!

看她的腹部微微隆起,想来也有几个月了。

云妃亲自斟满了一杯不知道用什么做成的美酒,只感觉香味扑鼻,端给纳兰洛,笑道:“妹妹既然原谅了德妃娘娘,那姐姐……妹妹也一起原谅了吧!”

“好说,好说。”纳兰洛皮笑肉不笑道。

德妃娇娇的笑了,在旁插话道:“本妃听说妹妹又和皇上闹别扭许久了,今天姐姐做个东,给妹妹撮合撮合。”

“皇上?”纳兰洛眸子微暗。

这帮人到底打什么主意,平白无故的关心起自己来了。

德妃看着陷入呆愣的纳兰洛,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贱人,还想翻身,还想再次勾引皇上,本宫岂能如你的愿。

“哎呀!”德妃手指微颤,一个不小心把杯盏里的酒都撒到了纳兰洛的衣服上。

“妹妹,对不起,对不起。”德妃慌乱的拿手帕给纳兰洛擦拭。

纳兰洛自己也抽出手帕,可这酒也不知道用什么做的,颜色微黄,而纳兰洛的衣衫单薄,颜色微浅,黄黄的透湿了一大片。

第6章不由的好奇

“妹妹,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见皇上,不如去姐姐那里换件衣服,姐姐和你的身形差不多,量来没有什么问题。”德妃叫来自己随身的宫女,带纳兰洛去换衣服。

纳兰洛摇摇头,拒绝道:“姐姐不用了,我回宫换衣衫就可,就不麻烦姐姐了。

况且,皇上是来看姐姐的,妹妹就不搀和了。”

她想见那货,也不用她们帮忙。

其他的妃嫔见往日的冤家竟然亲如姐妹,不由的好奇。

但有聪明的,见德妃支开紫梨,隐约就明白今天的宴不是好宴,恐怕就是为了斩草除根的。

但往日这纳兰洛也不是什么好人,也没几个朋友,这个景,别人只看着笑话,也懒得出手帮忙。

何况,对方还是德妃,德妃可是皇后娘娘的人。

皇后娘娘可是轩辕家的人,连云妃都忌讳的人物,有几个人敢冒着自己掉脑袋保她。

保不准,除掉纳兰洛是皇后授意的。

德妃赶忙道:“那怎么行,天气凉爽,妹妹身子还不好,怎么能着凉。

况且,妹妹穿这样的衣衫见皇上总归失礼,妹妹还是快去吧!”

德妃在旁不住劝慰道。

纳兰洛转念一想,自己虽然并不待见那人,但见皇上总不能如此模样,失了礼数,会被人抓住把柄。

纳兰洛点点头。

德妃的寝宫就在紫兰轩的东侧,玄兰殿。

玄兰殿占地颇广,远不是纳兰洛住的小殿可比,景色宜人,纳兰洛看的有几分失神。

那小宫女把纳兰洛带到一个偏殿的门口,道:“娘娘,您进去稍等,我去娘娘寝宫给您取衣服。”

纳兰洛点点头,见小宫女一溜烟的跑到走廊拐弯处,没了人影。

纳兰洛心头有几分奇怪,那正殿不是德妃的寝宫吗?

但也没有多揣摩,就随手推开殿门。

这虽然是一方偏殿,布局却和正殿相同。

中间是正堂,摆放着贵妃榻、玲珑椅、香薰炉和写字的案几。两面是暖阁,都布置有香榻和屏风。

纳兰洛见这个偏殿布置的十分的讲究,特别是架子上的很多瓶瓶罐罐的小玩意,个个精致,看花色和釉皆是上乘,宫中果然连个嫔妃的器物都超越臣子家。

纳兰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东暖阁跑出一个只穿着蹄莲肚兜的美貌女子来,后面紧跟着一个只穿着下衣的俊朗男子。

男子的手把女子搂入怀里,肆意戏弄。

纳兰洛呆愣愣的看着两人,那女子也发现了纳兰洛,发出尖叫声,慌乱的用男子的身体遮挡自己

纳兰洛见男子也是衣衫凌乱,忙转过身,“对不起,我马上出去。

纳兰洛刚想夺门而出,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男子俊冷的眉目含霜带怒,眸眼沉沉的看着她。

看女子的衣衫想来不是什么妃嫔,外面那么多的妃子还不够吗?她到真是小看了他的风流,当今的皇帝陛下。

纳兰洛半咬着唇,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复。

狭长夺目的眸子潋滟成水,凝白的皮肤比女子的还要细嫩,鼻子挺拔如玉,唇角翩翘似蝶,浑身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压抑的人喘不上气来。

纳兰洛这一刻才发觉,面对他,她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顿了。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