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佛遗教经》讲记(三)

光明佛坛2018-11-01 15:42:12


益西彭措堪布:佛遗教经讲记(三)


二欲放逸苦对治

  

此五根者,心为其主,是故汝等当好制心。

  看起来是五根在不断地缘着五尘放逸,其实操纵者是里面的心。心好比骑马的人,五根好比马,受心的驱使,马才东南西北到处奔驰。所以,要从根本上制止五根放逸,就一定要制服自己的心。

  我们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心里既有善心也有恶心。如果不制好自心,让贪欲当家做主,就会使身心完全陷入错乱。我们的心好比一个国土,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心调伏好了,心里的盗贼都成了良民,听你的指挥;没调伏好,毁灭你的就是心里的烦恼!所以“人心唯危,道心唯微(人心是危险的,道心是微妙的)”。恶业是自己的心造的,堕地狱、饿鬼、旁生受苦也是自己的心导致的;身口意做出种种恶劣的行为、发出种种颠倒、狂乱、损己损人,也都是由内在的烦恼起的。这样就知道“心为其主”的意思。

  总之,五根是以心为主;个人、家庭、社会、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是以心为主。心就是世界的轴心。调伏了心,就调伏了一切!所以佛殷切地教导我们,要好好制服自己的心。昼夜做观心、治心的工作,就是修行

  “好”是善巧的意思。包括认识自己心上有哪些成就三昧的障碍,这些是怎么障碍三昧的,后果又如何严重。一旦有深刻的认识,就会主动地对治。对治得好,止息了贪欲放逸,就能深入三昧。我们心上的障碍有三种:一、心性差别障;二、轻动不调障;三、失诸功德障。依次,以心性差别障,障碍无二念三昧;以轻动不调障,障碍调柔不动三昧;以失诸功德障,障碍起多功德三昧。“当好制心”不是喊口号,而是切实地看到自己心上的烦恼病。认识了自己的心有很大毛病,然后设法去调伏,才能入到三昧的定境中开发智慧,成办解脱。不然没有治好内心的病,就始终为欲所苦,就会不断地增长生死,不可能解脱。

  

心之可畏,甚于毒蛇、恶兽、怨贼、大火越逸,未足喻也。

  这是指心性差别障。凡夫的狂心非常可怕,超过了毒蛇、恶兽、怨贼、大火蔓延。这四种东西很可怕,被毒蛇咬了会毒死,被虎狼遇到会咬死,碰到怨贼也损坏财产、生命,大火焚烧会烧毁房屋、财产、会烧死人。但心比这几样东西还可怕。因为这些只是一次性的现象,而烦恼却是缠绵根深,只要没有得到根治,尤其是不了解无我,那是一点办法没有,顶多只能伏住。以这个原因造成我们从无始到今生之间无量无数轮回的苦!我们在轮回里一生一生地受这么多苦、造成这么多灾难,就是缘于贪嗔痴烦恼。

  心不调伏是由于有差别障,包括贪欲、嗔恚、愚痴等各式各样的烦恼。如果在心刚一生起时,能伏住各种烦恼,才会入无二念三昧。不伏住,心始终在不同的境缘里起各种烦恼,忽尔生贪、忽尔生嗔、忽尔生什么,一直缠缚在烦恼妄念里,这就障碍三昧了。因为三昧是无二念,不论遇到什么境界心是不波动的,平等稳定的。

  为什么没有平等、稳定的心境呢?因为心里有障碍,顺心的境一来就起贪欲,像毒蛇一样吸噬自己的善根;违心的境一现又发嗔恚,像猛兽般吞害善根;没有顺逆境时又落在愚痴当中,也是损减善根;有时候贪嗔痴没有哪一个特别强,三个是平等的,这种状况也是周遍焚烧善根。这样内心动荡不定,就障碍了“无二念三昧”。所以要认识到:自己随境缘不断地生心动念,这是很大的障碍,是急需整治的地方。

  求解脱,首先要认识烦恼的过患,再努力地对治,使心入到三昧中,才有希望见到法性。所谓的“欲放逸苦”,就是指如果我们放逸,就会像过去受无量世的苦那样,未来还要受无量世的苦!原因就是内心的贪欲没有制服,一直随着贪欲妄动,就有无休无止的生死。

  知道这一点后,修行人应当向内降伏自心。心没有降伏,时时都有危险,一定会造出无量的烦恼、业和生死;心如果降伏了,就有真正的安乐,就真正太平无事了。离苦得乐的道唯一在这里!离开自己的心,修什么呢?心里没有烦恼,说一个修字也是多余的。就因为自己心里有很多妄情,这些虚妄的分别已经串习成性,它是很坚固的颠倒的惯性,一碰到可意的人和事就贪著,不可意的人和事就排斥。像这样,内心妄动的惯性非常强。如果有观照的力量,知道它是虚妄,能够歇得下来,就会解脱。

  

譬如有人,手执蜜器,动转轻躁,但观于蜜,不见深坑。

  这是指第二、轻动不调障。

  好比人手握蜜器不断地躁动,他的眼睛只盯着蜜,见不到眼前被草覆盖的深坑,所以很快就掉入坑中。

  “蜜器”,比喻五根受用五尘的快乐;“手执”(就是手牢牢地抓着蜜器),比喻贪心不断地缘取五欲的境;“动转轻躁”,就是眼等根识一直跟随五根在境上动转,一点定不下来;“但观于蜜,不见深坑”,指六识只缘着现世六尘,根本不知道未来的障碍(这个障碍一是生处障碍,二是修一切行时困苦不能成就障碍)。

  凡夫的五根接触到特别喜欢的声色等时,心因为有快乐,所以心就不断地取境,然后境相不断地转换,心识不断地取相,妄动不已,这就是“动转”的意思。比如人一呆在电视机前就被吸引住,动都不想动。因为电视节目特别好看,贪心已经粘著在上面不愿离开,就像手里紧握蜜器,因为这是蜜,有甜味、有快乐!就一幕一幕都不想放过,这就是“执取”的意思。所以才看到人的眼睛盯住电视,竖着耳朵在听。

  现代娱乐的生活就是打造视觉、听觉、味觉等的大餐。这是经过很长时间通过高科技等的手段,把现实中无法见闻到、享受到的声色等集中在一起,人置身其中,能享受到平常生活没有的快感,这时心就会完全被贪欲支配,牢牢地著在境上。几个小时里,念念不断地缘着声色动转。十来年串习下来,心已经有严重的躁动症。今天,这种障碍在人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尤其年轻一代,眼、耳、身心不停地躁动,就是妄动串习过深的表相。

  我们心里虚妄的行动要认得出来,它是怎样行动、是什么状态,这样会发现自己一旦处在妙欲里,贪心就会现行。比如现在看各种的歌舞、影视,眼睛直直地盯在上面不愿离开!尤其是喜欢的节目,谁要禁止你看,就会生气!就是因为心里俱生的贪欲习性不必要教,凡是有快乐就想抓到,不肯离开。

  这样就造成“轻动不调”的障碍,也就使自己的灵知深深地被欲尘埋没了!大家要问一个问题:是什么造成我生死轮转?《楞严经》说:是以攀缘心这个根本造成轮转的。说到底,就是看不清六尘只是虚幻的假相,因为执为实有、执为取到它会得到乐,就贪心念念地缘取,这欲界里的景象在不断地转变,心就不断地缘着境相取著,一缘境就起念,念头不断地起。这样不断地动念,怎么能见到本性呢?完全迷啦!

  众生的苦就是一直在妄动当中歇不下来。如果能歇下来,菩提是本来现成的!所谓:“狂心不歇,歇见菩提。”心动得厉害,一定落在欲界当中,连色界都上不去!不但落在欲界当中,大多数会堕入恶趣,未来是很不妙的。要看到当下的贪欲是只想取到眼前的五欲来饱尝快乐,这就是极端自私的心态!以这样的心态造的业全是非福业。这时人不会考虑别人,动机就是为满足自己享乐;行为的逻辑非常简单:现前的五欲享受起来快乐,当然我要得到!这样哪里会拿出心思来行善积德,像这样沉溺在五欲享乐当中,让心一直狂乱妄动,就造成无数的惑业,也就只有长劫轮转了。

  这个时代以贪欲为主,人们不断地享受五欲。贪欲把人心障蔽了,心里想的、口里谈的就只有享乐二字!人们都认为及时享乐才是最现实的。其实这是最短视的、最弱智的!人的心已经缩小到只认现前有什么东西享用了快乐就是好的,管它什么前生后世、善恶因果、什么利益众生,都完全抛之脑后了!

  这样,心就只求现前的享乐。只要能营造出现时的快乐,就极力地寻求。有什么事能让自己快乐,就像猎人追捕猎物一样,马上心识就奔扑上去。凡是色声香味,都是放任自己纵情享受,丝毫不加控制。这就是被一个乐颠倒见完全控制死了,因为心里已经认定这是好的,干嘛要控制呢?控制是没道理的。有了精彩的节目,难道还坐在这里眼观鼻、鼻观心吗?看电影是求得快乐,难道只观空花泡影,让它索然无味吗?这样花钱买票干什么?所以现在人对享乐的态度是完全放任的。这样迷失在虚妄的光影里,哪里知道以这样狂乱会造成多重的身心障碍、会造成多少的生死流转

  以这样的放逸,就造成现代人轻动不调的障碍。

  现在关键要检查自己有没有轻动不调的障碍。如果已经安不下心来,非常浮躁,耐不住寂寞,只有沉浸在五欲里才能过活,只有心识不断地妄动才感觉舒服,那就严重障碍了“调柔不动三昧”。

  接下来解释“但观于蜜,不见深坑”这一句:

  比喻里的人对蜜很贪,眼睛只看到眼前的蜜,除了蜜,无边的世界都看不到了!连在近前被茅草覆盖的深坑也见不到。

  这个比喻很深刻。一定要用智慧观照当今人类的心灵是怎么越来越狭窄、越来越短浅的。今天的人已经变得非常现实,人的心已经串习成任何时候都只关心自己的享受,心思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投在追求现前的享乐上,心里已经腾不出空间想更深更远的事!这样培养出的人就只知道吃喝玩乐,其它都不会想啦!久而久之,心智就被严重地障蔽了。

  心是要培养、要串习的。比如某条流水线上某道工序的操作工人,他天天就只做这一种事。这样子就只知道那一点,其它都处在无知的状况。又像今天大学里的专科教育,假如是学化学,就只懂化学,其它什么也不懂。把人设置在这里面,久而久之,就会让心变得非常狭隘。

  同样道理,如果整天迷在现世享乐中,起心动念都是想这个!今天有了钱,我们到哪去玩玩?去唱歌跳舞、还是去溜冰、去看大片?已经串习成这个样子,一起心动念就只会这么想,想不到更深远的方面。

  今天的人能记住一大串明星的名字和他们的生日、爱好、发型、服饰、宠物、成长经历等等。这些记得很多、很牢,对历代圣贤的名字、传记、古圣先贤的大经大法,却显得非常无知。所以人如果一直在五欲里放逸,这时六识就只缘着现世的色声香味触法,以迷乱认为这些是好的、有实义的,就一直沉迷在里面,其它什么也看不到。这是经文“但观”二字的意思。

  “不见深坑”,这就是成了严重的“近视眼”,看不到眼前有深深的坑井,一旦放纵就会掉落进去。这是比喻两种障碍:一、生处障;二、修一切行时困苦不能成就障。这里有非常深刻的密意。

  生处的障碍,就是指将来会生在很不好的地方。这要反观自心,如果心的迷乱程度一直在加深,心已经变得狂乱不调服,那未来的命运比旁生还糟糕!本来作为人心识非常活跃,不像恶趣众生被苦所逼、被愚痴所蔽,心识非常暗钝,没有能力了解很多。比如旁生连加法也作不来,3+4等于几?在百千万亿水、陆、空的旁生里去找,没有一个数得来3+4=7!更何况进行发明、创造,做各种高级智力活动,绝非旁生所能,更非饿鬼、地狱众生所能。

  所以人有殊胜的智力,这是极宝贵的品质。如果能好好加以利用,世间和出世间的事理都能搞透彻,能很快成贤成圣。但是搞不好,造起业来比旁生要强百千万倍!刚才讲了,生为一个人,能有好的教育,首先好好地熏习仁义礼智信,以进入人天善道作为起点,不断地修整好自心,净除掉虚妄的迷执,显发本有的品德,按照这样走,就有能力极快速地成就菩提,极快速地上进;但如果没有这样纳入正道,反而纳入了邪道,那也是“下恶趣如箭射”了!这里为什么讲生处障碍呢?这密意是人的心识活动特别快,这股力量如果被无明所驱使,被邪见所推动,心识就会像野马一样在邪道上狂奔!因此造起业来非常厉害,不知道比旁生强多少倍,很快就出现生处的障碍了。

  旁生的心好比牛车,人的心好比飞机。飞机一旦失事,不是粉身碎骨嘛!又像车辆在悬崖上飞奔是什么命运?人的心没有理智驾驭,受邪见的蒙蔽,就只认五欲是第一好的事、只认纵情享乐是人生最快乐的事,这样放纵贪欲,造下染污业的数量和程度极其惊人!

  这就知道“造成生处障碍”的意思。由因上业的状况,就知道果很不妙。现在内心是什么状况,就可以推断临死是什么状况、中阴是什么状况、最后生在什么地方。

  所以错用了人身,以活跃的心识念念不断地妄动,最后变得狂乱不堪,这就造成了生处障碍。狂乱的业造多了,就只会感得恶趣!这不是外在强加给人的,也没有任何偶然,心已经乱到这步田地,就一定会下堕的。

  第二“修一切行时困苦不能成就障碍”,如果心思昼夜在五欲里不停地动转,一个小时就已经动了数以亿计的妄念!耽染世间欲尘的力量串习得太大,怎么修得成呢?按这样串习下去,就出现修任何行都困苦不能成就的障碍。

  现代人从小就开始训练用分别心,所以脑筋转得快,但身心普遍不健康,缺少福德。所以讲起来非常高调,修行连量低的都修不起来!这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心已经经过百千万次串习,不断放逸在染污境界里。当妄动的力量已经极度加深时就难以扭转。修行需要心调柔,能有力量安住在法中,现在负面妄动的力量已经很强,心就很难相应法,很难安住在法上,也就使得修一切行都困苦不能成就!

  一个人几十年在五欲里放逸,现在才开始修行。怎么让这股妄动的惯性力量止息下来,这是相当严峻的问题。需要下很大功夫才能调整过来。古人三天能做到的事,现在人也许三年都做不到!就是因为习气太深了。连几年安下心来修行的定力都没有,几个月安于寂寞都做不到,怎么能成就呢?法成了口头上的,迷乱的习气是在念念不断地“实修”,怎么会成就呢?

  现在的困难在哪里?以前人心纯朴,没有很多妄想,没有妄动成性,这样一修就能直接相应,很容易成就。比如从早到晚二十个小时,心能够很好地安住在法上,这样效果就很大。而心里不断地妄动,不符合修法的要求,那就很难见效。同样修殊胜的法,一天修十小时六百分钟,有人能五百分钟安住在法上,一百分钟是妄念,有人只有一百分钟安住在法上,五百分钟是妄念,这样就相差很远!何况从早到晚,心几乎都在妄动,根本定不下来,那就使成就变得非常困难,就是因为内心的障碍很严重。现在很粗的障碍都没有拿掉,修甚深法当然难以相应,修基础法也难以相应!

  

譬如狂象无钩,猿猴得树,腾跃踔踯,难可禁制。当急挫之,无令放逸。

  这是讲制心要及时、要果断,不要让它发展。狂象没有钩子钩住,一旦它得势了,野劲发出来了,要制住这股势力就很困难。如果在刚一发起时就用铁钩钩住,那就控制了它、使它发不出狂劲,就会乖乖地听话。这是讲对治贪欲要在刚萌生时就及时管住,不然发展深了就难以控制。

  再讲“猿猴得树”,“猿猴”是散乱妄动的象征,“树”表示六尘,心是由攀缘六尘而生起各种习染、恶行。所谓的孤因不成,光有猿猴,没有树作所缘,也活动不了;光有树,没有猿猴,也没有活动者,猿猴攀到了树,就上下跳跃,动个不停。这是指我们的心一旦遇到了欲尘,就不断地动转。如果没遇到境缘,心还很安静的,但今天电视一开,里面什么爱情片、暴力片、又是新闻、体育、娱乐、这个综艺、那个访谈……心就在五花八门的境界里不断地生起贪染。没有看之前,心里很单纯、很安定。一缘上去,真的是猿猴得树,攀缘不停。几个小时里,缘着各种生贪嗔的境界引发无数邪思妄念。看下来心里已经装得满满的,而且心已经乱了,明显地躁动不安。打坐根本坐不定,更不必说深入禅定,连基本的平静都没有了。

  认识了这狂心是猿猴,遇到境就会兴风作浪,所以在它刚发作时就用铁棒打它,不让它放逸。心又像狂象,不用铁钩钩住,就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要及时对治,不能放任。它的势力强大了就会难以控制,人到了难以自控时是很可怕的!那时明知不好,但已经控制不住了!

  这不是一天来的,最开始只是很微小的一点,因为不明了发展趋势,没有及时对治,任它逐渐增长势力,最后会造成大的灾难,会成为毁灭因素。什么事都是从轻微发展来的。所以在刚一萌动时就要调伏。

  这样观察就会明白:罪魁祸首原来是心中的贪欲。没有管制好贪欲,放纵它,就会造成无量生死过患,会彻底毁掉一个人。所以最可怕的就是自己的心。为什么修行要时时照顾自心呢?因为一切问题都是源于自己的心发生的,心是主因。所以要时时制服自心,不让它在五欲中攀缘、妄动。这样来使心入在调柔不动三昧中。

  所谓的“当急挫之,无令放逸”。“急”,就是缓慢不得。“挫之”,就是纵容不得。一定要把它的势力打下去。如果已经有很重的贪心,也一定要咬紧牙关克服!就像抽鸦片上了瘾,要下狠心戒除。要把自己绑起来,即使瘾强烈发作,也一定要咬紧牙关克服过去。这时不能纵容自己,不然就会遭到毁灭之灾。

  

纵此心者,丧人善事;制之一处,无事不办。是故比丘,当勤精进,折伏汝心。

  再从正反面观察:毁坏我们一切好事的、毁坏一切功德成就的是这个心;自己的心调伏好了,能制之一处,成就一切事也是这个心。所以,万法的根本就是心!一切祸害是由它生出来的,一切功德也是由它造出来的。所以第一紧要是制服自己的心。

  “制之一处”是指得了无二念三昧。“无事不办”,就是能成就很多功德。“制之一处”是因,“无事不办”是果。能够制之一处,后面的好事就来了!如果放纵自己,使得心乱了、不调顺了,以躁动的心就什么法都修不成,而且种种烦恼、业力都会造出来,所以叫“丧人善事”。它会使一切好事都丧失。这是指失诸功德的障碍。

  我们修行还没有到不退转地,就处在自身难保的状况。今天好好的、明天什么样子根本不知道。前面是一个好修行人,一放纵贪欲就垮掉了,以往的持戒、修定闻思修功德、正念、慈悲、道心全部会垮掉。但是,如果能制心一处(就是经过一段时间努力,能逐渐把自己的心调整过来,从过去内心不断起贪嗔痴生各式各样的烦恼,逐渐调伏好了,就会入无二念三昧),做什么事都能定住,那就“无事不办”了。

  首先一定要得到这样一种相,有了这个无二念三昧(就是能够制心一处),这就表明你的心调柔了、堪能了、有心力了。怎么说呢?就是做什么事心都能定在上面,没别的念头。比如我看书,就能定定地看书,从头看到尾,不打什么妄想,这样看书一定能看得好!听闻,也是安安静静地听,每一句法都从耳入心,闻法也会成办的。思维,就一心专注在主题上,思维苦,会得到苦的定解;思维无我,得到无我的定解等等。修什么法心都能一缘专注,无事不成。

  所以,野马调伏成了良马,它会带着我们趋向无量功德的宝洲!心调伏好了,就能发挥极大力量。然后能一心投入在修清净的法上,就会起无量妙用!世上一切好事都是由心做出来的,一切坏事也是由心做出来的,心能入无二念三昧、能制心一处,就一切好事都可以成办。从现在一直做到成佛,无量无边的利他事业、无量无边的功德都会显现!

  这样知道了功过利害就明白修行的重点是折伏自己的狂心!心是万善万祸的根子,没折伏,就成了万祸之根;折伏了,也成为万善之根。所以一切时都要制伏放逸的狂心。放逸是不理智的、是狂乱的,放逸就像脱缰的野马到处狂奔。所以时时要制止。

  法和魔是一消一长的,修法的力量越来越强、正念的力量越来越大,烦恼的魔力就越来越弱。所谓好好修心,“修”也就是时时观住自己的心,心一妄动就要折伏它,不支持它。支持它,它就更加狂乱,惯性的力量会越来越强,最后就不好弄了;不支持它,顶多也就折腾几下,慢慢就会没有了。这个道理一定要懂!

  比如人抽烟,第一根烟抽上去不控制,再抽第二根、第三根……抽了几十根上了瘾,就会不断地抽。只要不断地支持这种行为,错乱的习气就越来越重、妄动的力量也越来越大。而努力克服,也会逐渐降下来。第一次戒烟,到烟瘾发作时,很难克服!非常难受!但要知道,这是妄动力量的反弹,如果不去支持它,它本身无主做主。所以这时一定要咬紧牙关克服过去!这样到第二次还会发作,但是会弱化。越是不理睬它,就越来越弱。经过多次地克服,它就逐渐弱下来,正念的力量占了上峰,自然就能戒除。

  人的心都是如此!所有的妄动习性都是很多次串习来的。要想除掉习气,就只有严加管制自己。像看惯了电视,那是妄动得不得了!从小就开始看电视,看了几十年,看过上万次!想一想习气有多重?

  要克服是有很大难度!以前贪惯了,东西一出来就想要。但是你能克制,不去助长它,它也会慢慢止息。本来这只是一种妄动,止息掉了,心病就治好了!自己心里的各种贪欲,能一样一样克服,最后心里的颠倒妄动都停息了,心就完全与法相应,这就是随顺解脱、随顺成佛,是清净的因缘。我们的如来藏是随因缘而变现的:随着迷染的缘,就会变现生死,随着悟净的缘,也会证得涅槃

  心已经调柔了,入在三昧中(三昧叫正受),然后就只领受清净的法,非常顺利地往解脱的道上走。不这样做,哪里有解脱可得呢?不必要幻想了!修行就是要把自己身上狂乱的习气对治掉,不对治自己的习气,心和法就始终是两个,永远没办法实证到佛法。任你如何谈玄说妙,心里的状况一直在随贪欲奔驰,那就只是奔驰生死,丝毫也靠近不了涅槃!

  

总结:

  总而言之,我们好不容易修集了一点功德,要护持住,不让它失坏。这以坚守禁戒、制伏自心最为关键,能制伏不放纵,才能保存功德、才能进步;没有持戒,放任这个心,马上就损坏功德。这在现前就能看出,修功德很不容易,失坏功德非常简单。

  譬如三个月很好地修集了一些功德,然后去城市,没有防护自心,就想要好好享受,吃什么?玩什么?现在有什么大片,就放纵去看。一天看多少,大片里污七八糟。在这里生多少淫念、贪念、嗔念、散乱的邪念。功德马上就失坏了!一个月下来,那点修道的气氛早就没有了。所以一定要折伏自心。

  折伏自己的心首先从反省下手,反思自己过去是什么状况、是什么趋向、怎样起惑造业、流入生死,是怎么在迷乱感苦的路上走的。看清楚之后,又要考虑我怎么来改正?如果心散乱在五欲里,不加管束,在里面起多少非理作意、引起多少烦恼和业,这会怎样失坏功德,感召无量的苦。现在转过来,努力消除心性差别障,努力让心入在无二念三昧中。无二念就是心住在一个所缘上,没有杂念。

  经上讲的“制之一处”,就是一心系在一个所缘上,等到心调整到常常心无杂念,就入了无二念三昧。有这个三昧的成就,做任何法行都会生起很多功德。

  所以,首先要调伏自己的心,调伏自心又首先要把放逸在五欲中的心收起来。如果心能定得住(有调柔不动三昧),那修任何佛法都会有成就,做任何事都会生起很多功德(这就是起多功德三昧)。


检查内在的见解系统

  我们最基本的见是因果见,如果有这样一个见,它就有力量抓住你的心,成为你内在真正的眼睛。你做什么事作权衡的时候,这个见它起作用。我该不该做,是心里的正见指导我,而这条正见会按照因果律来看:这个是好吗?是坏吗?将来得好果报还是坏果报?有利益还是无利益?心里自己会权衡,然后按照所权衡的来采取行动。或者是要前进、要采取,或者是要后退、要避免。我是一个有正见的人,也就是自己有一双洞见事理的眼睛,我的行动就靠着正见的眼睛去指挥。

  但现在检查一下,大多数人不是这样,因为从他要采取行动的当时去看,他心里并没有一个正见在作指导,甚至根本是没有思想的人,也就是他不会独立思维、不会独立地去作抉择,坐在那里从来不想事。这样的人,虽然没有自己的见,但是他有一个被灌输的见。

  整个社会像一个不断运转着的轮盘,它有一个轴心,这个轴心实际上是思想见解。这个思想见解有一些是占主流的,有一些不占主流被人忽视的,占主流的就会成为共同潮流。其实幕后支配的还是思想权威。他们能造出一整套言论来解释种种行为的合理性: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做有什么利益。这些就是所谓的言论见解。这些言论出台的时候,做言论的人肯定要说“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么做是怎么合理的、怎么先进的,而且这么做能得到如何如何的利益……”每一套言论必定是由这些组成的。但这个说出来跟真相两个是有距离的,甚至是背道而驰的。

  整个迷乱的众生界里面,以共业的势力,他要推出一个权威的角色。现在这个权威就是各领域的专家、知名学者,反正是重量级人物,大家对于他是崇拜的。其实按佛法来衡量,凡是不符合正法的言教都叫“邪教”,宣扬邪说的思想权威叫“邪师”,所说出来的叫“邪论”。但是他出来的形象俨然就是整个世界的导师、是世间真理的宣言人。这样的话,由于大众崇拜权威的心理,所以说出来的言论很快被人接受,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共业的潮流,方方面面的各种言论很快就风行世间了。

  那么,我们学佛人面对这些持什么态度?接触这些言论时,心里要有个检验员,不能盲目地接受。要以正见如理地衡量,看清邪正真伪之后,再看需不需要接受,这样才能杜绝一切邪见的渗入。它一出来,以敏锐的眼光就能看得出:这个是邪说,那个是颠倒的!这样就不进这个邪见毒素。但是很多人没有这个正见防御系统。而且内在有很重的崇拜名人的心理,所以出来的时候他不认为是邪师,也不认为说的是邪论,而是把他奉为导师,把他的言论奉为金科玉律,把大家一致的推行奉成是天经地义。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世间各种新思想输入到千百万人的心里。这时见到大家采取新的行动了,而你心里认为“我不能落后,我要跟上潮流”,而且以领先为荣,这时候是什么一种东西在起作用呢?因为这个世界都很崇尚创新,很崇尚敢作敢为,很崇尚领先。这时又有一条很滑稽的行为理由,就认为说:“我最先做的,我提前能够做的,或者我有创新意识。”就证明“我”是非常了不起的。所以愿意搞这些新的行为。实际上心里就是以这一种机制来起作用的,时时会以世间权威灌输给你的观念来发起行动。

  从前你是不是这样呢?比如你以前面临抉择:“我要选择什么职业?我要选择什么配偶?我的理想是要过怎样一种生活?我人生的标准定位在什么地方?我的生活应当拥有哪些内容?待人处事的做法是怎么做的?”仔细一看吓人得很!简直是一个伪装的佛教徒!为什么呢?因为里面行动的机制全部落在邪见系统里面,就跟电脑已经储存好的软件一样,它已经全部打入进去了、深入进去了。而且在这个里面已经组装好了。所以很多人的内在系统是一个世间邪见系统,这个邪见系统没有把它清除出去,没有装上真正正见的软件系统,那么身心上发出的一切运作、一切行动的逻辑和程序,一切的价值标准、生活内容……全是过去邪见权威给你设置好的。

  这个你要想想,是不是自己深处在邪见之中,深处在人类共同邪见的潮流之中?你可以想得到。比如要选择生活,你会感觉:今天这个时代崇尚这样的生活,比如:要怎么样的房间,怎么布置,需要哪几大件?生活的标准要达到如何?人生成功的标准是什么?要达到多少财富,要有多少娱乐享乐的方式,要怎样才叫做拥有了幸福人生……这整个一套方式是不是权威、专家给你安上去的?然后人和人交往的时候,要采取什么行为方式,标准在什么地方。这个也是给你定好了的。

  现在正见的力量很弱。如果因果正见已经很强大,已经把内在的邪见系统全部摧毁了,然后重新组装了因果正见的系统,你的行为应该说跟社会上的人完全不同,标准也完全不同,待人处事的方式也截然不同。别人认为这样是有意义的,但在你的正见看起来这是无意义的;别人认为这样子叫做成功,而你看来根本不叫成功;别人一生的重点放在这里,千方百计地想求取、想占有,你认为这根本不是什么重点,因为你认为安乐的因在行善上面。

  所以,由于在你心里这种正见,你就会有意识地把心力往真正有意义的方面去投入。你每天的生活都在断恶行善之中,是在遵循因果律不折不扣地奉行,这个时候是唯因果为重、唯修道为重的,就是因为正见已经具有绝对支配行为的力量了。那就完全不一样,如果你能有眼力看到那些是颠倒的、是造成苦的,即使千万人都说这是非常成功,是非常快乐,你根本不会附和。因为明明是毒药。如果你见到了这是善行、是安乐的因,即使所有的人都骂你傻瓜,你还要去做。这就根本不一样了!因果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之后,全盘的做法都不一样。

  再更高一层来说,如果苦谛的正见已经有了,已经出现了出离意乐,方向就会完全不同,不是下到轮回海里拼命地求,而是一心求从这个苦海中出来,这样所有轮回的做法都会停下来,一切追求世间乐的冲动和行为会止息下来!而少欲知足的心理和行为会日渐强大,会充满你的心,会贯彻到你一生的始终。哪怕这个时代再多的人反对,你心里的信念丝毫也不会动摇!这就是正见系统已经完全成功地安置在心里了,它起了绝对的指导作用。

  再进一步,如果你真实有菩提心,那确实心心念念就是为了利益法界众生,做什么事都是想着这个,都是为此而发愿、为此而回向,这就成了你一心祈愿的点。它会统帅你的一切行为。

  所以,现在检查自己,一种为了维护我自己,做事的取舍方面、原则方面是一心只想我自己成功,首先要自己得到财富,得到功名,得到学术成就,得到什么什么,这就是我爱执为主,然后在此外,很少能生起利益众生的心。这样的话,充满你的生活,最大的一个主题就是享乐,身心很大的比重都处在这样一种气氛当中,那证明正见是没有的。因为如果因果正见已经在心中占据了主导地位,最起码也应该做得到过去的善人那样!他是每天孜孜不倦地行善,他会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这里。什么看看大片啦,听听流行音乐啦,到什么地方去观光旅游啦,吃吃喝喝啦……这些低级趣味的事就完全像吐口水一样扔出去了。

  但现在里面的邪见系统没有从根解除,所以不管说得如何天花乱坠,最根本的邪见还没清除,实际上连最基本的人天乘的见解和行为都没有,最重的、最占主要地位的可能还是现世享乐。这种见解的毒已经中得这么深,它还在不断支配着你的生活。

  

恶习难改

  现在的难不是在讲道理上,道理上就这些了,古代这么说、现在这么说、未来也是这么说。难在自己改过。就像走路不难,但是对于一个跛子来说非常难!说话不难,但对于一个结巴的人很难!听声音也不难,但对于耳根有问题的人很难!我们说不能抽烟,从道理上讲就几句话,但是对上了烟瘾的人戒烟很难!

  现在大家都有很多幻想色彩,很多人都不是在自己脚跟下修行。有一句话叫“高明容易解脱难”。谈一点高明的很容易,谁都会说两句,可是解脱难哪!因为解脱是针对自己的习气、业障要能消除。如果要求修一年十善业道,恐怕很少有人能坚持。但实际上不只是做一年,而是要做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为什么呢?因为前面熏的习气太深太重,病太深了!现在不是背药方的问题,而是讲怎么服药去病的问题。说起来是很简单,就那么几句,做起来却不容易,因为要时时纠正内心的习性。

  再打比方,你要说写字很容易,写了就可以,开始能规规矩矩吃一点苦就写好了,但现在已经写了几十年,歪歪扭扭乱写惯了。现在难在什么地方?难在要用很强的意志力,针对自己的习气一点也不放过地去改。当要这么乱写的时候就要提醒自己“好好写,一笔一画写”,这就难啦!这一点教书的人很有感触,同样教一个课程,如果业障少也就一下懂了,但是教智力低的学生就特别费劲,就是他障碍重了。

  所以现在讲起修行的难,就是指自己心中邪见、邪行的势力很强。一个人受了几十年的熏染,种的习气相当深!到了三、四十岁才来学佛!这以前最好的时间——成长的阶段、吸收的阶段、串习的阶段,多数都是往邪的方面走的。

  这是一个非常恶浊的时代,很少有人有福气在很小的时候就遇到好的老师、好的教育。所以,每个人都要面对自己内心的实际问题,面对几十年来所熏成的恶习气,心里恶习有多重也表示修行的难度有多大!只有咬紧牙关克服这些恶习,才能走得出来!不然学得再高也只是文字上的,文字听完了重复一遍并不难,只要记忆力好;而且分别心活跃的话,还能编造、演讲,各种各样都能做的。但问题是里面的习气没有化掉,行为没有去改,这样一直处在很深的障碍当中,怎么能实证到佛法呢?其实,现在我们的起心动念、行为的取向作法以及习惯,也就是我们自身具体的业力。要在这上转变,才能有成就。

  比如说,要讲“诚敬”也就那么几句话,习染不重的话,就会恭恭敬敬地拜下去,定定心心地念,诚诚敬敬地做,不必要讲太多!但现在会感觉很难。这是什么原因?就是几十年骄纵惯了、自由散漫惯了,观念里根本没有“诚敬”二字。现在要让骄慢、狂妄惯了的人规规矩矩地做恭敬的行为,心里不生杂念,还要弯腰、磕头,事事都低姿态,这有多难?就像刚才说的,已经成了瘸子的人要再走路是很困难的,已经高姿态高得强硬的人,要做到谦恭也是很困难的。

  又像过去,女人行持一般人伦的善规,比如孝顺公婆、恭敬丈夫、抚育儿女、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很多人都能做得到,就因为是从小养成的。比如过去一个家庭很多子女,尤其是大女儿,又当姐姐又当妈,从七、八岁开始就会做事,烧饭、扫地、洗衣服、带弟弟妹妹,哪样不能做?很小就成了“小大人”。到她成家的时候,这些都做得来,并不觉得是难事。而且从小看着母亲怎么做,耳濡目染,自己懂得怎么做,心里也接受这种做法。但现在都是娇娇女和傲慢女,贤善女很少,从小就养成了娇惯、傲慢各种的坏习气,享受惯了,不愿吃苦,所以到了那个年龄,非常害怕嫁给没钱的人。她就希望嫁给大款,能够什么事都不用做,别人侍候她,因为从小就是这么生活的。

  那么,对于这样新一代成长出来的女性,再让她做过去平常人都能做到的事,就千难万难了!这个难不是道理上讲说的难,而是习性上扭转的难!习性这个问题,是需要在从小就注意养正,但是父母也是盲目,不知道该怎么教育。这样骄宠惯了,心态这么高,怎么能孝养公婆?别说孝养公婆,连看两天都不能!又怎么能抚育子女呢?所以也就不要子女了,因为这太难了!其它的就更做不出来。一个最重的习气就是自私骄纵,贪图享受。这就是当代人的业力。那现在要扭转它,有多少难度?

  所以这些人要成家也很困难,因为她的心已经很高,看到电视里描绘如诗如画的爱情生活,她心里向往的就是这个!但现实中能找到这样的白马王子吗?英俊、潇洒,又有才情又有很大财富,两个人的生活过得非常浪漫……她就想要过这样的生活。这样把妄想养得越来越大,而现实又是非常平淡、平常,所以就一直不满足。一生都活在非理的幻想当中。已经深入内心了,烙下去的印象太深了,就时时以那个起作用。可怜这种妄想支配了多少人的一生。活在这样的幻想当中,再怎么也难以改变她的“理想”。像这样,就没办法过平凡的生活,更做不到为了家庭忍辱负重!因为她要的唯一是过那种生活,要有那种情趣,她是一定要的,达不到幻想的要求就没办法接受。

  总的来说,媒体给人设定一个理想值,天天告诉你最好的是什么,得到才不负此生。像这样强化人的我所执,让成千上万的人吊死在虚妄标准的圈套里。

  所以你对比来看,过去没有这些东西熏到人的内心,那么作为一个欲界的人,到了成年自然是要成家的。过去人的心比较单纯,多数都是这样子过一生。但现在媒体已经强烈地给人灌输了这些,只要灌输进去的观念消除不了,那自己的心就会死死地定位在这上面。像这样,多少人已经被媒体做了一次“换心手术”,但自己却浑然不知。可怜,人的心里一旦设定了种种虚妄的观念之后,就已经成了假人,被虚妄观念支配着的人,真人也就被埋没了。

  像这样告诉你:一个人要达到什么样的生活标准才叫做成功等等。这些话听得多了,入得深了,就叫你那样行动。其实一个假话听了一百次,就会被愚化,心里会死死地执持。到这个时候它就起作用,就会说我的人生还没成功,一定要达到这个标准才成功,这就要拼命了。这是中了观念的毒,这样子中的毒有多少?它支配着你人生的理想、计划、行动,怎么样创业,追求方方面面的成功,学业上的成功、事业上的成功、财富上的成功、爱情上的成功等等,这些观念一旦灌输深了,轻易是消不了的!即使学佛多年,还是它在指挥你。大家要检查一下,自己的心是不是还在被邪见控制?

  

关键是对治心病

  现在关键是这无形的心病怎么来解决。想治病,首先要知道自己是病人,而且在得到了治病的良方之后,要听从医嘱,按时按量地服药,然后还要避免各种禁忌。这样避免了违缘,集聚了顺缘,才能逐渐好转,最后消除病因。

  现在的状况是内在有很重的习气病,所以要长期吃药,逐渐治理,才能扭转。这是第一。第二、现代的环境时时会诱发你的病。包括媒体、恶友、各式各样的因缘,心里没有足够强大的防护力量,一遇境缘,习气大发,病就又会复发!

  以前的环境很简单,诱惑力很小,比如上街人也不多,商品也不多,外在异性的诱惑也不大,而且没有电视、电影、网络,所以就没受很多干扰,可以好好地护住心,能静下来反省、改过。这样经过几年,烦恼的病就会渐渐止息,而能好转。

  但现在我们如果内在还没有生出道心来,又不能严密地以正念防护,外在染污的因缘又特别强盛。这时管不住五根的话,又会受到世间各种境界、观念的影响,就又会跟着世间不正的言论、见解、生活行为方式走,这样病怎么能治好呢?像我们身上任性的病、放逸的病、贪欲的病、邪见的病、散乱的病、自私的病、懈怠的病、嫉妒的病、竞争的病,像这些都还很严重啊!

  所以,如果我们心里的这些病没有解决,而且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大的病,更没有努力去改正自心,就只幻想马上转凡成圣。虽然愿望是良好的,也确实有速成的事,但内心的状况合不上去。就只是想得到一种好的感觉,但好的感觉也不等于去除了心病。再好的药,也要自己肯服才有效!只是妄想这样那样,不去看根源上自己的心有什么过失,不着手在自己的心上调整,这样的话,学佛就成了口头谈论。内在还是几十年来养成的非常坚固的习性。

  总的要认识到自己以往的想法和做法很多是颠倒的。现在少感染一些,修行就快一些、就简单一些。感染的越多,就越困难。所以真的要回头。

  真要护持好修行,就要戒电视、戒电影、戒网络、戒世间的书籍报刊等。这些戒就是为了避免世间染污缘的影响,是首先必须把污染的源头切断,这是第一个境缘上的处理。

  第二是属于心里习惯的问题,也要痛戒。比如嘴巴会说男女的情爱叫做贪,但心里未尝不感觉很美好。就如同口里说这是毒品,但吸上去只觉得飘飘然,好极了。所以,口上说的和内心的习性相差很远。

  大家对生烦恼的因缘一定要了知。里面有烦恼的种子,现在一时还断不了,但首先要防止外面的境缘!另一个要注意,现在还有没有崇拜世间专家的心?这上要好好检查,真正有归依戒的人就不会崇拜世间外道的法和专家。以这条来衡量的话,是不是还有相当的距离!怎么有相当距离呢?因为心里还在崇拜世间的专家、崇拜一些世间新潮的思想,既然内心在崇拜,就愿意效仿,这些思想就会入在心里,而且发起行动。而归依的要求是立誓唯一以佛为师,不以世间外道为师;唯一以法为道,不以外道的法为道;唯一以僧为伴,不以外道徒为伴,所以这会让归依不清净。比如有人虽然在学佛,但听到世间言论说人生应该这样才成功,这些话语听起来特别认同!那这样把颠倒的见执取为殊胜,不是见取见吗?奉行不随顺解脱的行为,不是戒禁取见吗?

  很多人还是崇拜世间的歌舞、影视、科学等各套领域的明星。对于世间的一套没认为有什么过患,就是根子上熏得太深了。从小就已经产生了好感,而且不断地串习,并没有清除。当很多声音都在说:“这个好!这个高贵!这是成功!”很多的语言在赞美这些世间法,自己接受的话,没有审视的话,就直接从自己的眼、耳两门进去了,这就是中毒了!

  有时候我们意识不到这是毒,会受感染,但到了有毒的地方,不戴防毒面具,毒很快就入进了身体,就会在里面起作用。如果常常呆在有毒的环境里,毒熏染得越来越深,最后毒就和你融为一体了!身体里就都是毒了!现在讲的就是意识深层的中毒,这个问题相当严重,感染也相当深,它是无形地侵入,现在要拔除也有相当难度!但是必须拔除,不拔除就会不断地起作用。

  救自己只有一条路,就是通过学法,从内心里生出很深的正见。这样才能根除内心深处的邪见病毒。

  如果佛法学得深入,下很大功夫来思维、抉择、串习,在这方面不断地集聚力量,集聚到次数相当多的时候,就会在心里出现正见的力量。当正见有力地生起时,邪见就会被清除。但这要自己能坚持,能吃几年苦才会见效!就跟戒烟一样。

  如果能生起正见,确实邪见会被排除,自己的看法会完全不一样。再看世间的事,心里会非常清楚,“这个是苦因、这个是愚痴、这个是无明”。

  而且对于各种世间的邪毒,有正见防护的力量,当它一出现时能够遮住,这就是里面的正见强了。就跟人的身体,里面的正气调动起来了,外面虽然有一些邪气,也无法侵入。里面的正气很弱,邪气马上就侵入,就是这个道理。

  刚才讲了,一定要吃几年苦!这吃几年苦是首先要远离世间的染缘,不受干扰,然后才能着手做见解上的整顿,但不要期望一下子就能扭转过来,一下子是很表面的,但转到几十次之后,确实它会固定下来。固定下来就有决断,就会跟过去的见解完全告别!

  这样正见达到了很坚固时,自然会发生力量。然后行为上就愿意改了、会开始主动往出世间的方面走。不然浅浅地学一学是力度远远不够的,一两次激动一下,也会过几天就无影无踪的!

  这以上讲的是首先把邪见转成正见,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心态和行为。下面还要从被动转为主动。

  

从被动转为主动

  就是要自己主动发起愿力,发起要断除恶行、颠倒行为的心、远离染缘的心,这要从自己心里发出来,这样的话,才会主动有意识地调整心态和行为!这才是真正开始修行!

  比如一个人从小依赖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就很难独立。学法也是这样!你过分地依赖,自己不按法主动去修,内在的力量不发出来,就改变不了自己。

  实际上,法就是讲我们每个人自己心上的事。现在修不到的一个原因跟从小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关系很大。从小就开始学心外的知识,跟修心了不相干。如果一开始养成了反省修心的好习惯,那就会容易得多,会学什么都归在自己身上观照。但没养成这样的习性,就非常被动,不会学了就用在自己心上。有一次讲,就有一次听,有一次因缘和合,听的有些感受,就算是好的!等讲法的声音没有了,其它声音传过来了,又是世间的心、世间的行为。

  这就是因为从小没在这上培养,影响到以后学佛也是这个状态——就是缺乏主动!自己没有修行能力,只盼望别人能够拖着走,甚至代你走,最好把你送到目的地,但这怎么可能呢?如果没有自己努力,只是过分的期望,时间一久就心灰意冷,然后就疲啦!搞不动了,最后反正也不愿意搞了,就这么得过且过了!

  这个佛法是要人自己去走的,要自己立大志,承担起普度众生的责任来,发出伟大的愿力来,要自己修好自己的心,自己做大丈夫来走到佛地!现在只有做大丈夫的梦想,没有做大丈夫的行动,怎么能做大丈夫呢?这样自己并没有真正立大志来完成佛道,只是耳朵里听多了,佛反正是最圆满的代号,是无上之人!听久了,出于包装自我的心理,一开口就是“我要成佛!我要普度众生!”

  真要告诉你“成佛”是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是要把自己完全改掉,不要像以前那么自私、那么放逸!不要那么颠倒!你愿不愿从最基本的地方改起呢?“普度众生”是自己担起为法界无量众生与乐拔苦的重担,为此不惜流血流汗,你愿不愿先度自己这个众生呢?如果有,才能谈得上有一些发心。但现在的发心很多是虚伪的,成了装饰“自我”!因为入了佛教、有了新概念,马上就以这个新概念来包装自己,事实上还是以世间的一套在行动。这样换汤不换药的话,就只是虚假的修行。


益西彭措堪布,生于1971年,85年考入四川省藏文学校。1986年秋,到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圣地师从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得受众多显教经论、密教续部窍诀等传承。自从被法王上师任命为堪布后,即担负起部份教务,培育藏族僧才长达九年。96年起受法王委托致力于汉僧教学,教化四众弟子,倡导学修“菩提心”“般若”“净土”“道次第”“弥勒五论”等显密教法,创建了显密学会,其中包括修心班,道次第班,净土班,般若班,般若讲研班。


第三讲完


读诵《佛遗教经》



光明佛坛【gmfotan】

已有50余万关注读者,为由浅入深、方便查询、体系全面、注重实修的佛学平台,文章已实现全部点击阅览,十余项实修内容即将陆续上线,敬请期待。衷心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帮助。

本刊所有文章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下是近期读者阅读或转发最多文章:


【1264】简述中国佛教的涅槃思想

【1263】《佛遗教经》讲记(一)

【1262】文珠法师:浅说《金光明经》空品

【1261】东晋高僧法显和《佛国记》

【1260】深度禅修(一)

【1259】圣严法师:佛遗教经讲记(上)

【1258】《金光明经》讲解选(上)

【1257】禅宗思想源头-般若与涅槃

【1256】《金光明经》概述

【1255】本周读经 |《涅槃》三经

【1254】宣化上人:魔王的子孙(中英文)

【1253】普贤菩萨圣诞 祈祷众生皆能满愿

【1252】向观世音菩萨祈愿文 众生都能自在得度

【1250】恭迎观世音菩萨圣诞日

【1240】光明佛坛改版告读者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实修殿堂,潜心修持 福慧双增。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