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乡间小农民,竟成为女总裁贴身秘书

老农讲三农2018-06-11 09:08:49

 

狐狸冲,是一条山谷,里面有一个小村子,叫狐狸村。


在距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有一大片果园,果园深处有一间小木板房,屋里除了一张木板床之外,还堆放着一些农药、化肥和农具之类的东西。


这天上午,一个年轻人正在呼呼大睡,看他睡觉的样子极为不雅,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他横躺在床上,左脚吊在床沿,右脚搭在发黑的枕头上,整个一副桀骜不驯、野性十足的样子。而他的脸上则荡漾着十分诡异的邪笑,口水从嘴角淌过脸滴到床上,看他的样子,估计这货正在做着某种美梦。


“二狗、二狗!”


一个女子的呼唤打破了早晨的宁静,听声音显得比较焦急。


虽然已经是早上九点半,屋里的二狗却还是睡得很死,这两声呼唤显然不能把他从美梦中叫醒。


突然,虚掩的简陋木门被推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子一边叫一边走进来:“二狗,二……”狗叫不出来了,啊不,准确的说是“狗”字叫不出来了,女子看着二狗的睡相,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女子没有再叫,而是慢慢走过去,眼睛死死盯着二狗某处不可描述的小帐篷,小声惊呼:“我的天哪!”说到这,眼珠子一转,忽然露出些许羞涩,还算漂亮的脸居然红了。


静静看了一会,女子跨前两步走到床前,弯腰伸手就去揪二狗的耳朵想把他拉起来,二狗却好像知道似的,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接着猛的翻身,右腿快速搭过来,非常巧的搭到女子的肩上,手上跟着用力一拉,女子猝不及防,吓得“啊!”的惊叫着趴到了床上,二狗那条脏兮兮的腿将她死死压住,嘴里却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春花嫂子,这下看你还往哪跑,嘻嘻。”


女子正在挣扎,听二狗这么说,突然愤怒了,她使尽全力将二狗的大腿举起来,接着往床上用力一甩,“啪”的一声顺势狠狠打一掌二狗的屁股,还没等二狗醒过来,她一把揪住二狗的耳朵大声喊道:“混小子,你给老娘起来!”


二狗的美梦被硬生生扯没了,剧痛从梦里叫到现实:“哎哎哎疼死老子了……三、三婶,你怎么来了,哎唷快放手!”


这个三婶叫李秀莲,她当然不是二狗的亲婶子,只不过这个狐狸村的村民全都姓胡,因此是出于尊敬长辈才这样称呼的。


李秀莲看到二狗做梦都想着村里最漂亮的少妇赵春花,心里莫名的醋意翻涌,揪住二狗耳朵的手没有松开,问道:“快说,你和春花那个骚货干了什么,老实交代!”


二狗一怔,说道:“和春花……我能和春花搞什么?”


李秀莲右手一用力,二狗又是杀猪般惨叫,李秀莲却毫不放松:“你还想骗老娘,刚才你做梦都梦见她,还说没有搞,鬼才相信。你说不说,不说的话就给老娘滚蛋,老娘炒你鱿鱼!”


二狗感觉痛得受不了,只好老实交代:“我的三婶啊,我想和她搞也得她看得上我啊,她连正眼都没看过我,我能和她搞什么,我、我只不过是偷看过两次她洗……洗澡而已。”


“你说什么?”李秀莲既震惊又感到好笑:“你居然偷看女人洗澡,那你……那你偷看过我洗澡没有?”


二狗脸色大变,急忙否认:“绝对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看过三婶洗澡,天打五雷轰!”


“王八蛋!”李秀莲是真怒了,手上再次用力,骂道:“不知羞耻的东西,居然偷看女人洗澡,老娘杀了你!”


李秀莲这么生气,到底是因为二狗偷看女人洗澡呢,还是因为二狗没有偷看她洗澡的原因,恐怕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


“啊!快放手!”剧痛实在难忍,二狗双手突然往前一推,顿时感觉到两手软软的超舒服,手指神经质的收拢抓了一把!


李秀莲惊得急忙后退,然后用力一掌扇去:“流氓!”打完之后,她马上跑了出去,到了门外才说道:“快到村委会去,你三叔找,哼!”


这个亏吃大了,李秀莲还没试过被人这么来的,一路上越想越气,咬着牙低声咒骂了一路。


“王八蛋,居然敢摸老娘……抓得人家那么……哼,最可气的是这王八蛋跑去看春花那个骚货洗澡都不看老娘洗,白养这混蛋了……”


二狗,大名胡十一。十一是按照同辈排出来的序号,因为他的父亲也没有文化才给他起了这么个简单的名字。

胡十一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五岁的时候,父亲去山上干活被洪水冲走,因为家里连遭变故,村里的长者请算命先生给他算过八字,算命先生说这个家伙的八字非常奇特,不但命很硬,而且一生都充满了惊险。他的八字和父母相冲导致不幸接连发生。胡十一人虽然聪明,但是天性顽劣,不服管教,长大后必成村里的祸害。算命先生最后规劝长者,建议把此子送去外地遗弃,由其自生自灭最好,实在不行就卖给人贩子,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全村的平安云云。


长者听了之后,却感到不忍,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家族的后辈,如此处置,太不人道了。虽然不忍心扔了他,但是也害怕被这个家伙惹祸上身,经过集体开会研究,一致决定全村人每家养他一天,他去谁家吃饭就帮谁家干活。


开始的时候胡十一不知道这件事,因此听从安排每家去吃一天,也正因为这样,没有人送他上学,长这么大大字不识几个,不过他天生一身蛮力,干起活来倒是一把好手。


到了他十九岁的时候,村长胡大山利用职权承包了村里最大的一块好地,建起了果园,他担心水果成熟的时候被人偷,于是叫胡十一帮他看守,住在果园里,每天管三餐,胡十一那时候也刚好听说了算命先生算命的事,于是不再去各家吃饭,胡大山和他一说立马答应。


就这样,胡十一在果园里一住就是四年,今年已经23岁,长得人高马大,说是看守果园,但是接种树苗、施肥、除虫、除草、以及水果成熟后的采摘都得干,活虽然辛苦,好在他一身力气,倒还能应付。


不过力气大饭量也大,一顿能吃三大碗白米饭,以至于每次吃饭,都让胡大山感觉自己好像被割了一大块肉,不是说他吃得多就是干活不够勤快,只有发几句牢骚之后,心里才能找到一些平衡。


胡大山已经五十岁了,但是他的老婆李秀莲却只有三十六,夫妻俩的年龄相差十四岁,原因是李秀莲属于填房的,填房的意思是胡大山的老婆生病死了之后才娶的李秀莲。


闲话少说,再说胡十一。


刚才无意中占了李秀莲的便宜,他居然没有感到一丝内疚,反而在回味那种朝思暮想的美好感觉,心里暗暗合计着啥时候找机会装着无意的样子再抓来试试。刚想到这,嘴角隐隐生疼起来,动一下舌头舔舔疼痛的地方,闻到一股血腥味,摸摸嘴角一看手指,日,居然流血了,由此可见刚才李秀莲的一掌打得有多狠。


吐了一口血沫,想起刚才李秀莲说三叔胡大山叫自己去村委会,不知道是什么事,以往胡大山叫他的时候都是干活,叫去村委会倒是第一次,胡十一不敢耽搁,用水洗一下脸,穿上衣服就跑出门。


到村委会后,看到门外停着一辆小车,知道是有人来了。


胡十一冲进门口,大声喊道:“三叔!”


听到叫声,胡大山从里面的办公室伸个头出来说道:“二狗,这边。”


胡十一走到门口,只见里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30多岁的年纪,显得比较冷漠,看一眼胡十一后就移开了目光;而那女的年轻一些,大概27、28岁的样子,倒是很注意地打量着胡十一。


胡十一看着面前的女人,顿时被她的美惊到了,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他朝思暮想的少妇赵春花长得不错,但是根本无法和这个美女相比,她脸蛋漂亮,身材也很吸引人,尤其是前面和后面,凸出来的地方非常可观,胡十一忍不住暗暗吞了一下喉咙。


胡大山说道:“二狗,这是云乡长。领导,他叫胡十一,是我的疏边侄子,我的果园就是他在负责管理。”


胡十一没想到这个年轻的美女居然是乡长,刚才还偷偷瞄人家胸的眼睛被吓得赶紧抬起来,媚笑道:“啊,你好乡长。”


胡十一身穿一件旧T恤,皱巴巴的有些发黄,一条牛仔裤快变黑色了,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洗过,头发也很乱,人看起来虽然有些小帅,但是脏乱差的形象已经深入女乡长的心,对他自然很不感冒。


云乡长叫云秋月,胡大山看到云乡长貌似露出有些厌恶的神情,就对胡十一说道:“你去摘一大袋荔枝给领导带回去,快点。”


“哦,好的,我马上回去摘。”


胡十一暗暗嘀咕,三叔还真会拍马屁,荔枝熟了特地请乡长下来吃,这么会送好处,难怪能当好几届的村长。


云秋月对胡大山说道:“大山,我想去你的果园看看,不知道方不方便呢,呵呵。”


胡大山急忙说道:“当然方便了,领导要去视察我求之不得呢,只是果园里面沟沟坎坎的不好走,会把您的衣服弄脏的。”


云秋月笑道:“不碍事,你做果园这么成功,我很想将你的经验推广到全乡去,到时候还要请你去介绍一下经验。”


胡大山惊喜不已:“谢谢领导看得起我,只要领导吩咐,我保证将自己的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大家。”


胡阳暗暗鄙视,心说你懂个屁,要不是哥操劳,你的果园早就变杂草园了。


和云秋月来的是司机,他自然不用跟去,三个人一起向果园走去。


胡大山承包的果园确实很大,不但有荔枝、龙眼,还有猕猴桃、柑橘等水果,荔枝采摘后就到龙眼成熟,接着就是猕猴桃,然后柑橘,从夏季到秋季这段时间都有收入,胡大山是挺骄傲的。


来到果园后,胡十一把二人带到一颗荔枝树前说道:“乡长,这棵树的荔枝最甜,你尝一下。”说着伸手摘下一大串递给云秋月,云秋月笑着点点头,马上剥一个来吃,接着就赞叹:“哇,好甜啊,这个核还这么小,全是果肉,太好吃了。”


胡大山大乐:“哈哈,难得领导喜欢,那您多吃点。二狗,去拿袋子来摘呀,还站在这里干吗?”


胡十一那个气,这马屁精就知道拍马屁,吩咐老子干活倒是一点不客气,他气哼哼地向小木屋走去。


云秋月一边吃一边慢慢往前走,胡大山在旁正眉飞色舞地介绍着自己的果园。


走着走着,云秋月手上的荔枝忽然掉到了地上,她连忙蹲下来捡,刚刚把荔枝捡起来,屁股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吓得她“哎呀!”惊叫着往前跑出三步才回头看,右手摸着屁股说道:“什么东西咬我?”


胡大山本来还滔滔不绝的,看到领导被东西咬,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飞快跳起来跑出好几步才大声叫道:“我的妈啊,银环蛇!”


云秋月也看到了,只见草地上一条拇指大的、身上有着一圈圈白色花纹的蛇正飞快地钻进旁边的草丛里,再听到胡大山说是银环蛇,顿时被吓得面如土色:“什么,是银环蛇,你确定吗?”


胡大山抹一把汗说道:“确定,的确是银环蛇,领导,咱们得赶紧去医院,不能拖延,快走吧。”


“好好好”,感觉到屁股传来阵阵轻微的麻痒,但是不觉得痛,让云秋月开始怀疑这银环蛇是否真像人们说的那么毒。


胡大山说:“我去叫司机把车开到果园外面快一点,你不要跑,小心毒性快速发作。”说着马上往外面跑。


云秋月被吓得心慌意乱,正想走,胡十一拿着袋子来到,没看到三叔就问:“领导你要走了吗?”


云秋月一把抓住胡十一的手说道:“刚刚我被银环蛇咬了,我得赶去医院,你扶我一下,我感到头晕。”


银环蛇毒其实没这么快发作,她感到头晕是被吓的。


胡十一一听,急忙把袋子扔到地上,伸手扶住云秋月说道:“领导你不能走,必须马上救治才能保命!”


云秋月一怔,满脸惊恐四看着胡十一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胡十一说:“银环蛇的毒性非常厉害,如果你现在走,这里到镇上开车都要一个多小时,再说镇上医院肯定没有治疗银环蛇毒的药,如果再要去县里,那你是熬不了这么长时间的。”


云秋月惊得差点跳起来:“那你……那你有办法吗?”


胡十一说道:“有,咱们到那边小木屋去,我帮你看看。”


云秋月听到胡十一说有办法治,惊喜不已:“太好了,谢谢你小胡。”


现在的胡十一无疑是她的全部希望,因此连称呼都变得亲切起来。


来到小木屋,胡十一马上问道:“领导,毒蛇咬到你哪里了?”


云秋月本来苍白的脸顿时红了:“是、是、是后面……”


胡十一问:“后面哪里,是小腿吗?”


“不是”


胡十一说道:“那到底是哪里,时间不等人啊,得快点,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


云秋月的脸更红了,她咬咬牙,很小声说道:“是、是屁股……”


“呃……”


胡十一愕了一下,然后说:“你马上趴到床上,我得给你处理伤口。”


“怎么处、处理?”云秋月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脱口而出问道:“不会要我脱掉裤子吧?”


胡十一翻翻眼睛,感到有些不耐烦了:“不脱怎么救治啊,哎呀,你太啰嗦了,我来帮你!”说完也不管云秋月是否同意,一把将她横抱起来,而他横抱的方法很新奇,他是将云秋月面朝下抱起来的,他的右手感受着云秋月大胸传来的温软,二话不说就将她放到床上俯卧,接着就动手开始脱云秋月的裤子!


云秋月又羞又急,抓住裤腰说道:“别!”


胡十一火了:“我说你这娘们能不能配合一点,还想不想活下去,要是不想我马上就走!”


对于没见过官员的胡十一来说,乡长究竟是多大的官根本没有概念,在他面前只有男女之分,因此,当云秋月扭扭捏捏的时候,他就开始烦了。


云秋月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凶,不过想想他的话也对,现在可是救命时刻,要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定自己只能活这么长了。一念及此,她不敢再动,松开了紧紧护住扣子的手。


很快,裤子被褪下到腿弯处,黑色的小裤子紧紧包裹住圆圆的屁股,非常养眼,而在右边屁股的小裤子的边缘上,却有两个黑色的小伤口在沁出黑色的血水,茶杯大的一块地方,皮下已经出现一片黑色。


“我的天,蛇毒在蔓延!”胡十一惊呼起来。


云秋月顾不得害羞了,问道:“那怎么办,我会不会死啊?”


胡十一想了想没有说话,他走到简陋的桌子旁边,将上面的水果刀拿起来,然后打着打火机烧一下刀尖,拿着刀走到床边说:“没其他好办法,唯有先将毒血挤出来,你忍一下。”


说着,他用刀在两个毒牙留下的小洞上划了一道口子,痛得云秋月大声惨叫:“啊,好痛!”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胡大山的叫声:“领导,领导你在哪?”


司机也跟着叫道:“领导,领导!”


云秋月刚想回应,忽然感到屁股上传来一阵阵疼痛,感觉到是胡十一在用手挤,我的妈啊,我现在光着屁股呢,要是被他们看见……


想到这不敢叫了,问胡十一:“小胡,他们来了啊,怎么办?”


胡十一跑过去把门关上,说道:“我会和他们说的,你放心吧。”


云秋月这才放心,刚想说话,忽然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热乎乎的阵阵气流,而伤口上也传来温软的感觉,紧接着就感到被什么东西在吸。


云秋月急忙扭头看,这一看,她的脸更红了,而眼睛也感到热乎乎的。


原来是胡十一在用嘴给她吸蛇毒,刚才挤出来大部分黑色的血,但是周围还是有余毒没有挤出来,胡十一无奈之下只好在心里叹息一声,男人亲女人的屁股好像也不是多丢人的事,死就死吧。


胡十一吸了好一会,拿来纸巾擦干净伤口周围的毒血,然后拉过被子盖住说道:“你躺一会,我立刻去找草药来给你服用。”


云秋月大急:“喂,你要去多久啊?”


胡十一说道:“很快的,刚才你被蛇咬的地方就有。”


自然界实在奇妙,正所谓一物克一物,有毒蛇出没的地方,必定有解蛇毒的草药,只是很多人不认得是哪一种植物而已。但是胡十一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也帮每家每户干过活,被毒蛇咬伤的事情时有发生,他是从村里有经验的老人那里学来的。


胡十一拿口杯装一杯水漱漱口,马上打开门往外走,正好遇到寻找云秋月的胡大山和司机,对他们说领导在小屋里,并且已经帮她挤掉毒血,两人才急匆匆赶过去,云秋月现在有被子盖着,倒是不用觉得害羞。


很快,胡十一拿着一大把草药回来了,走进门口就对胡大山说道:“三叔快帮忙,这个草药用水煮一下给领导服用,我要把另外这种捣烂敷伤口。”


胡大山说:“你这里没有锅怎么煮?”


胡十一怒道:“你不会回家煮吗?”


胡大山现在可不敢生气,急忙说:“好的,我马上回去煮。”


接下来,胡十一叫司机洗干净两块石头,他自己去洗草药,等把草药用石头捣烂,就对司机说道:“你出去,在这里不方便。”


司机哪敢不听,赶紧走出去关上门,走到远处拿出烟边抽边等。


胡十一把草药敷在云秋月的屁股上,又从自己的T恤上撕下布条包扎起来,盖住被子后,说道:“好了,等三叔拿、拿来药水喝、喝下、就……糟、糟糕,老子、中、中毒了……”

……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