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风土青阳第五期】鬼怪:地府的故事之阎王下油锅

青阳网青阳论坛2019-08-13 16:10:59
点击“青网传媒”关注我哟  

   青阳网成立于2005年5月,是服务于青阳人的优势网络互动平台。成立10年来,在广大网友的支持下,网站信息量和人气稳居青阳第一。成为青阳最具有影响力的知名综合性生活消费类门户网站。集本地新闻资讯、生活导航、商家黄页、分类信息为一体,内容涵盖:民生、汽车、美食、休闲、购物、房产、家居、亲子、旅游、征婚交友以及招聘求职等生活消费信息。

"青网传媒"是青阳网(www.ahqy.cn)官方微信公众帐号,请认准,谨防他人冒仿!



地府的故事(三则)之阎王下油锅(一)

从前,陵阳城里住一老财迷,老财迷生有两女,长女嫁给了秀才,小女嫁给了种田的。

这一天,老财迷做六十六大寿,两个女儿女婿都前来拜寿,可是老财迷两眼看待,对大女婿招待十分殷勤,给他吃上等酒席;小女婿是种田的,家又穷,看他不起,处处不顺眼,给他吃下等席。

生日做过了,小女婿回家,对妻子说:“人穷无味,你爸爸就这样待我……”小女儿听了也很气。

第二年丈母娘生日,小女婿想了一个点子,告诉妻子说:“如何……如何……”小女儿对她爸爸那样另眼看待穷人,同意丈夫的办法去做。小女婿想了一个办法用猪肚灌上血水,放在妻子的下身。

这一天,丈母娘生日,大女儿大女婿都来拜寿,小女婿跑来报丧:“岳母大人啊!你女儿死了,你快去看看!”说着便流下了眼泪。

“没听说生病,怎么……人就死了呢?”老财迷听后,感到奇怪地说。

小女婿说:“她流血过多,来不及抢救。”

老财迷对老伴说:“你快去看看,是怎么死的?”

老岳母同小女婿一道哭哭啼啼跑到家,不等丈母娘进房,小女婿将准备好的黄精棍拿出来,对妻子的小肚子打了两棍子,流出鲜红的血,妈妈一看,小女儿果真是流血过多死去。

没几天,老财迷家的伙计看到二小姐从娘家门前经过,伙计告诉老财迷说:

“二小姐没有死,我们看到了。”

“胡说,人死能复生?”

“是的,不假。”一个长工说:“她穿了一件新衣服,从门前经过,她望我们笑笑。”

老财迷不相信,叫老伴去看看,老伴回来说:“小女果然活了。小女婿得到一件宝贝,能把死人打活。”

老财迷一贯贪财讨便宜,心想:世上当真有棍子能把死人打活?想来想去,还是跑到小女婿家。问小女婿:”小女死了是怎么活的?”

小女婿说:“我上山打柴,有个仙翁赐我一根黄精棍。人死能打活,活了能打死,死了又能打活,是一根宝棍。”

老财迷听了入迷,忙对小女婿说:“宝棍能给我看看吗?”

小女婿说:“给你看可以,千万不可对外人说!”

老财迷说:“好,决不对外人说。”

小女婿把黄精棍递给老财迷,看了眼馋。心想:冬天把人打死,节省多少粮食,春天种田,再把人打活干活,这多好啊!想到这里,便对小女婿说:“宝棍借我用用,好吗?”

小女婿神秘地说:“借用可以,谁叫你是我丈人,不过千万别想坏点子,否则不讨好死,宝棍拿去吧!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千万别和别人说。”

老财迷双手接过宝棍,说:“你放心,决不和别人说,用后就归还。”




地府的故事(三则)之阎王下油锅(二)

老财迷把黄精棍拿回家,瞒着家里所有人把宝棍藏了起来。十月了,田里的庄稼收净,农闲了,老财迷趁家里长工佣人熟睡,用黄精棍将他们统统打死,把尸体拖到一间屋里,把门锁上,等第二年春天再用黄精棍把他们打活。

到了第二年春,把门打开,一股臭味冲天,尸体全烂完了。老财迷知道上了小女婿当,把小女婿抓来装进麻袋里,吊到路边一棵树上毒打,从早打到中午,老财迷肚子打饿了,回家吃饭,他对麻袋里的小女婿说:“带我吃饱了,再把你扔到江里去喂鱼。”说完话,他就走了。

老财迷刚离开不久,这时正好有个驼子赶几只猪经过这里,小女婿从麻袋眼里看到,马上高声大喊:“吊驼子!吊驼子!……驼子一吊腰就直。”

驼子听了觉得奇怪,自言自语地说:“驼子还能吊直?”

“能,一吊就直,不信你把我放下来,看看我腰可直。”

驼子半信半疑,爬上树把他放下来。小女婿走出麻袋说:“驼大哥,你看我驼不驼?”

驼子在小女婿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左看右看,腰笔直笔直,一点不驼,驼子想:“难道真能把驼子吊直?”

“驼大哥,你看我驼不驼了?腰直了没有?”

“不驼不驼,笔直笔直。”

小女婿高兴的发狂,又蹦又跳地说:“我不驼了,我腰直了!”接着又扑通朝大树跪下,连连叩头:“谢天谢地,保佑把我驼子吊直了。”

小女婿这一表演真地见笑,驼子这下信以为真,求情地说:“大哥,请把我腰吊直。”

小女婿说:“你谢我什么?”

“你能把我腰吊直,四只猪送给你,到时请你到我家里上座!”

“好!看在你面上,我一定把你吊直。”小女婿边说边叫驼子爬进麻袋,将袋口扎紧,高高吊在树上。并一再嘱咐驼子说:“一会老神仙来摆弄你,千万别作声,否则驼子不得直。”

驼子说:“感谢大哥指点。”

小女婿就这样得救并得到了四只小猪的财气。

午后,老财迷吃饱饭来了。他放下麻袋,扛到肩上,跑到江边,甩到江里去了。可怜的驼子不但腰没吊直,还白白地送了命。




地府的故事(三则)之阎王下油锅(三)

又过了几天,小女婿赶了四只猪,从岳父门前走过,不过猪身上做了做了巧装打扮,涂上各种颜色,红的,黄的,蓝的,紫的五彩缤纷。

又有人跑去告诉老财迷说:“你家小女婿赶几只怪猪来了。”

“胡说!他早做鱼食了”老财迷答道。

“真是你小女婿,不信你到门前看看。”

老财迷跑到门前一看,果然是他小女婿,还有几只奇怪的猪。老财迷吓了一跳:“是鬼,还是人?”

“我是你的小女婿,岳父大人,难道你花了眼了,连我都认不出了吗?”

“那天我把你扔到江里,怎么你又……”

“岳父大人,谢谢你的恩,你又给我发了一笔财。”

“你不恨我?还谢我恩?又发了大财?”

小女婿说:“多亏岳父大人把我扔到江里,不然我怎么能到龙宫里去呢,有怎么得来这几只宝猪呢?”

老财迷听了半信半疑,说:“宝猪?你再说一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女婿说:“那天你把我扔到江里,原来江底同陆地上一样,一条阳光大道,直通东海龙王宝殿。龙王家金银财宝可多啦,特别是宝猪,不知道有多少,要多少有多少,龙王要我多赶几只,那时我一心想回家,所以只赶了四只。”

老财迷听了,又被龙宫的金银财宝、宝猪迷住了,急问:“在什么地方?带我去看看行吗?”

“行呀!带你去可以,要向上次一样,蹬在麻袋内,龙王方可见你,你得了宝可不能忘了小婿。”

老财迷说:“行行,一切依你。就走就走。”

二人来到了江边,小女婿寻来一只大麻袋,叫老财迷蹲在麻袋里,将口扎紧,举起麻袋说:“送你去见龙王!”就这样将老财迷扔进江里,随大浪飘走了。



地府的故事(三则)之阎王下油锅(四)

老财迷死后阴魂不散,到阎王那里喊冤告状。

阎王问他:“你有什么冤枉?”

“我阳寿未终,被小女婿害死了。”

阎王叫判官查生死簿。判官查了一会,向阎王禀报说:“他阳寿为终,是冤死。”

阎王十分恼火,吩咐牛头马面说:“你们赶快到阳间把他的小女婿拿来,当堂问罪。”

“慢!”老财迷提醒说:“我小女婿神通广大,机智多谋,千万别上他的当。”

“我们知道。”牛头马面走了。

牛头对马面说:“他的小女婿非常狡猾,我们小心为妙,你变六谷(玉米),我变柴凳去试一试。”

马面说:“好,就这样办。”

牛头马面半夜到了小女婿家,一个变六谷,一个变柴凳,观察动静。

小女婿夫妻俩睡到半夜,忽然觉得不对劲,肚子饿得慌,起床烧饭吃。妻子说:“没有米,又没有烧的,怎么办?”

“啊!怪事?”小女婿起床一看,见到六谷和柴凳,故意大声对妻子说:“有了,没有米,吃六谷,没有柴,㓟柴凳。”

说着,便举起斧头剖。

牛头马面吓坏了,一阵风跑回阎王殿,对阎王说:“阎王爷,这个人可了不得,差一点烧了我,吃掉他。”

阎王道:“他有那么大的本领?让我亲自去捉拿。”说完就骑上千里驹,一阵风地去了。

小女婿知道阎王要捉他,怎么办呢?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他把拴在门口的老牛尾巴砍掉,用锥子在牛身上乱锥一通,四处淌血,老牛痛得乱跳乱蹦。

这是,阎王骑千里驹来了,只见小女婿抓住怪兽没有尾巴,四处挂红,乱蹦乱跳。阎王问:“这是什么怪物?怎么没有尾巴?”

小女婿并不惧怕,回答说:“他是宝物,名叫“万里行”,天上地下都行,起步万里。”

阎王听后自语:起步万里?阳间少有,阴间更奇。问:“你话当真?”

小女婿说:“谁骗你,我上到玉皇,下到地府,水到龙王,不信你骑上去看看。”

阎王立刻起了换的念头,对小女婿说:“千里驹换万里行,你可愿意?”

没想到阎王也是贪财的,小女婿就话说:“老爷想换,小民愿意。”

阎王说:“好,算你聪明,换为私,公归公,不上你当,公私分明,实话实说,我来捉拿你,你岳父告了你,随我去地府受审。

小女婿说:“告我,我还要告他呢!走!说完就牵过千里驹,叫阎王骑他的万里行。阎王骑牛骑不上去,牛乱蹦乱跳。小女婿说:“老爷,万里行认人,你把衣服脱下来,穿上我的衣服,他就乖乖地让你骑。”

“只要服我骑,脱衣就脱衣。”阎王边说边脱下衣服,穿上小女婿的衣服。


地府的故事(三则)之阎王下油锅(完)

小女婿穿上阎王服,跨上千里驹,一声吆喝,一阵风似的就到了阎王殿,牛头马面鬼差急忙迎接,小女婿进了阎王殿一看,正殿写着泰山王,殿内阴森可怕,鬼雾沉沉,两旁写有一副对联:是非不出聪明鉴,赏罚全由正直施。”殿前是油锅熊熊,烙柱红又红。“割舌抽肠落油锅,恶人自有恶鬼磨。”

这场景胆大的见了头毛都根根站,胆小的见了三魂吓掉两魂半。小女婿虽然胆大,见之也出一身冷汗。不管三七二十一,朝阎王宝座上一座,喝叫小鬼把油锅火加大,等候发落。

趁阎王没到之前,小女婿首先提审老财迷,问他可知罪,老财迷却一个劲地喊冤叫屈。这下激怒了小女婿,拍案大怒:“在阳间你为人刁,贪财害死几条命,在阴间你比鬼坏,喊冤把好人告!”

老财迷越听越不是味道,听声音还有点熟,偷偷朝阎王瞟了一眼,吃惊不小,这不是我的小女婿吗?是他?他怎么做了阎王呢?想到这里,正好阎王爷骑着无尾老牛一脚一脚地走进地府,没等阎王进殿,小女婿就下令:“小鬼们!将罪犯捆绑下油锅。”

小鬼们一哄而上,将阎王从牛背上拉下来。

阎王大怒:“大胆!我是阎王老爷!谁敢把我下油锅!”

“哈哈哈!”小女婿一阵大笑,接着说:“你是阎王,那我呢?你吃了豹子胆,敢冒充阎王。”

阎王乱叫乱喊:“你冒充阎王!我是真正的阎王!”

老财迷在一旁接了腔:“他是假阎王,他是我的小女婿,你们千万别上当呀!”

小女婿反问道:“大胆!我是假的,为什么坐在阎王的位置上?我这阎王帽,我这阎王衣难道是假的?你是阎王,为什么不戴阎王帽?为什么不穿阎王衣?为什么不骑千里驹反骑无尾牛?你胆大妄为,吃我的马面,烧我的牛头,还来地府闹事,来呀,将他捆绑,割舌抽肠!”

小鬼们七手八脚将阎王捆了又捆,绑了又绑。

阎王这下慌了,他知道在阳间看人看心,看衣看印,在阴间看衣不看心,看印不看人,在反抗下去,真会下油锅的,没办法,只好使出软招:“是真是假,我们到地藏王那儿去明理。”

小女婿说:“和你明理去,我要你永世不得投胎,你怕吗?我将你找个作伴的,陪你一道下油锅!小鬼们,将这老财迷拉下油锅!”说完令牌飞下地,众鬼齐声应道:“是!”拖的拖,拉的拉,阎王和老财迷就这样下了油锅,化阵黑烟随风飘走了。

阎王虽然下了油锅化作黑烟而去,其事并没有了结。不久,事情的真相终于露出,知道了现在的阎王是假的,下油锅的才是真正的阎王,很快传到了地藏王那里。地藏王特地传问小女婿,小女婿把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地藏王这才知道世上人鬼官有不少是小气吝啬,贪图小利,唯利是图,泰山王这样的鬼官应该下油锅。地藏王说小女婿能干,足智多谋,是非明鉴,赏罚正直,泰山王就封你干好了。地藏王说:“你白天在阳间管人,夜间到阴间管鬼。日管阳,夜管阴,管人管鬼之间不公平。”


【文章来源施玉清《九华三宝三怪》之下册《三怪》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