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07.08新文资源

云裳小筑2021-10-17 09:29:45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喜欢请到作者原创地,支持,评论下


7月8号更新(回复资源名字即可得到资源,就请回复:少将女神,如果没有显示,请看下是否有错别字或对照资源列表看是否还没收录)

下面是新收录的新文,直接复制名字就可以下载

少将女神

采花小贼

佛痴Ⅱ

喜欢哪篇文,可以晋江收藏作者,发表评论




歌曲:原谅

《少将女神》作者:糖弦

晋江2017.7.06VIP完结

总下载数:1 非V章节总点击数:63485   总书评数:627 当前被收藏数:1599 文章积分:20,919,892 


文案

叶安然一朝穿越到未来,成了个不受宠的妻子;

一人独守空房不说,一个月才能见到她爱人一面,甚至每次对方还对她放冷空气。

“哼,女神了不起啊,女神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叶妖精势在必得道。

……

副官忍笑道:少将,外面有人找,听说您冷落了她一个月,让她独守空房。

少将:……

副官:她还说,您再不回去,她都要记不得您长什么样了。

少将:……


小妖精‘被上赶鸭子’受VS高冷闷骚腹黑将军攻


内容标签: 星际 甜文 升级流 机甲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安然,唐瑜英 ┃ 配角: ┃ 其它:甜宠、星际、婚姻、少将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152958

试读



 

 第001章


  落地窗前,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晒着太阳,一边哼着歌一边摆弄着手上的磁力表,不时嘟着嘴吐槽一下,“哼,冷着一张脸给谁看啊,你当你移动冰山啊,免费给别人降温。”

  不一会儿女人又换了个姿势,再次点开一个视频,看着屏幕中那人操纵着机甲穿梭在虫族中间时发出一阵阵惊呼声,随即又别扭道:“机甲操纵的再好又怎么样啊,工作认真又怎么样啊,把我一人冷落在家,你就不是一个好的爱人。”

  随即她看到屏幕下那些小姑娘小弟弟们发表的各种‘女神求嫁’评论,大大的翻了个白眼,一副谆谆教导道:“你们这些迷弟迷妹们,简直一点都不了解你们的女神,你们女神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爱人!”

  等吐槽完之后,叶安然也终于呼了口气,坐起身看着窗外空中穿梭过去的悬浮磁力车,再次被这个时代的高科技所震撼。

  她因为出车祸,本来已经死了,却没想到再次睁开眼就来到了千年之后,而她来到这里已经有半个月,这半个月下来,她也了解了当前的状况。

  她嫁人了,更准确的说,是这个身体的前主嫁人了,当时她醒来时,前主已经结婚三天。

  然而这半个月下来,她一次都没见到她所嫁的那个人,只知道对方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少将,对于喜欢女人的叶安然来说,她嫁给一个女人其实没什么关系,但若是对方冷落她半个月,那就是她的事了。

  虽然她知道对方娶她也是因为家族联姻,但也不能娶完她之后就把她扔一边嘛,连带着网上一群人各种讽刺她不配嫁给少将,更有一群人可怜她,说少将不喜欢她,让她独守空房。

  “姑奶奶还要你们可怜?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们的女神拜倒在我石榴裙下?”叶安然看着他们的评论瞪大眼,开个小号回复这一条条评论。

  想她在原来的时空,那可是男女通吃,只要是她看上的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哪个不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现在就这一个少将,她还不分分钟搞定?

  看着镜子里已经渐渐习惯的面孔,叶安然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打个响指道:“只要是我叶安然看上的就没有搞不定的,看姑奶奶怎么给你报仇。”

  想到前主竟然为了少将这一句‘我们是指定未婚,所以互不干涉对方。’而自杀,她就有点鄙视前主,但又想到对方的身体现在被自己占了,她又有点歉意,所以不管如何,她一定要让那个少将爱上自己,然后再狠狠甩了对方。

  一定要让对方尝尝被心爱地人甩掉的滋味。

  想想这滋味,叶安然就爽的不行,激动的跳了一下,随即甩包坐进磁力车里,驾驶车往军部驶去。

  “既然你不回来,那我只能亲自去找你咯。”叶安然露出一丝坏笑,小脸上尽显调皮狡猾之色,让人看了不仅不觉得讨厌,还有点觉得她古灵精怪的让人又爱又恨。

  叶安然曾经在圈子里一直被大家称为‘小妖精’,只要是认识她的,都知道她这个人聪明的很又精灵古怪的很,让人又爱又恨。

  当然,用叶安然的话说,那就是及时行乐,该潇洒时就潇洒。

  车很快停在军部门前,叶安然拉低墨镜,透过车窗往军部门口一看,顿时被军部门前那严守的武警阵仗吓了一跳,小小惊呼了一下,随即拎着包推开门走出来,关上门大摇大摆地往里走去。

  “站住,什么人!”顿时一个魁梧大汉挡在叶安然面前,阻挡了她的去路。

  叶安然透过墨镜看着面前的肌肉男,吹了声口哨说:“大哥,通报一声呗,我找你们唐少将。”

  “您没有预约,我们不能放您进去。”武警目视前方声音铿锵道。

  叶安然被对方浑厚的声音震得地一愣一愣的,用手指按了按对方鼓鼓地胸肌,顿时被那硬硬地胸肌吓的缩回手,嘀咕了一句“还蛮硬。”随即抬起头看着对方,眨了眨眼,从眼睛里挤出几滴眼泪,哭哭滴滴道:“大哥,你知道吗,你们少将娶了人家半个月,可是没有一次回家看过人家。”

  武警虎躯一震,明显被关于唐少将的八卦吸引住了,而靠的近的其他武警也都竖起了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

  叶安然于是哭哭啼啼道:“你们是不知道,人家在家里等了半个月,这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你们少将回家,你们说,你们少将是不是有了别人?”

  “小姐,请别胡说八道。”武警严厉地看着她,然而眼睛里却一点严厉都没有,头一次听到他们冷面少将的八卦,他们怎么可能错过。

  “我才没有。”叶安然嘟了嘟嘴,别提多委屈了,那脸上较弱的表情让人看了恨不能把她抱进怀里,然而这种表情很快收起,她仰起头露出笑脸地看向武警说:“大哥,你看我漂不漂亮?”还没等武警反应过来,她又自怨自艾道:“像我这么貌美如花的美娇娘,你们少将都忍心把人家扔在家里,可见多冷血。”

  顿时偷听的一群武警在心里一致点头。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见到她,看她是不是在这里藏着小妖精。”叶安然说着就要进去。

  武警差点被她忽悠过去,连忙伸出手臂挡住她去路,铿锵有力道:“小姐,如果您没有预约,我们真的不能放您进去。”

  “那你们谁可以帮我通报一声吗?”叶安然卖萌地眨了眨眼。

  武警顿时为难地看着她。

  叶安然顿时双手合并,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武警大哥,求求你帮帮忙,我半个月没看到少将了,我都要记不得她长什么样了。”

  武警顿时点头说:“那好,那我进去帮你问一下,你在这里等着。”说完便和另一名武警说了一声走了进去。

  “好咧,谢谢大哥。”叶安然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心里则是狂翻白眼,吐槽这个少将真不厚道,竟然不给她留一个通讯方式,她又不能向她爸妈要,不然肯定又要提醒她不要打扰少将工作,唠唠叨叨一大堆,在被父母念叨和亲自找少将这两个选择中,她还不如直接过来找少将。

  想到一会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叶安然就得意地不行,想想就高兴,甩着手里的墨镜哼着歌,边等着里面的消息。





《采花小贼》作者:调戏君临天下

晋江VIP2017.5.6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1501 文章积分:29,158,246


文案


采花小贼跟京城第一美人儿的爱情故事。

“徒儿,第一次下山,可有什么收获?”

“(≧ω≦)师父,我采了一朵花,她是京城第一才女,我把她从新房中劫出来的,我可厉害了!”

“那你为何趴着跟为师说话?”

“QAQ师父……虽然我厉害,但是那人,人美路子野,徒儿一不小心就被采了……”

师父:……

甜文,小萌文

架空的东西,请勿考究~~~~~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近水楼台 乔装改扮 甜文 

主角:小贼,美人儿 ┃ 配角:才子,小少爷 ┃ 其它:百合文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58143

试读



 


第1章 采花贼

  暮春三月,城内新年的喜庆尚未淡去,街上络绎不绝的人流熙熙攘攘,卖脂粉跟卖花儿的小贩相伴而行,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彰显着生意的兴隆。湖边的柳条儿随风飘扬,明镜儿似的圆湖映着岸上的景色,处处绿树红花,风景极好。

  城外的小道儿上,一头小毛驴儿哼哧哼哧的往前走,脑袋被牵毛驴儿的人拉的摇头晃脑的。模样倒是可怜的很。

  “小贼,这毛驴儿要是没了,咱们可就要步行了。”似看不下去小人儿或许粗鲁的行为,被毛驴儿驮着的美人儿捋了捋自己的袖口,声音轻柔,即使脸上的脂粉被尽数抹了下来,也遮掩不住她的风华绝代,就算只听声音,牵毛驴儿的人魂也被勾了三分,牵绳子的手不禁抖了抖。不愧是京城第一名的才女,暂且不提这才如何,这貌已经不知勾去了多少男人的魂儿。

  这是小贼采的第一朵花儿,娇嫩得很,是小贼从人家新房里偷偷截下来的,也不知那京城第一公子回头发现新房里头的新娘子被换成了个男的,会是个什么反应。

  “呸——”

  吐掉口中的狗尾巴草,小贼气愤的把牵毛驴儿的绳子一甩,嚷嚷道,“你,你个娘们儿懂什么,这毛驴儿跟了小爷三月有余也没见跑,劫你那回也不知道被小爷抽了几鞭子都没事,莫要胡说!”

  小贼的身形还不如美人儿高大,身材干瘪,贼眉鼠眼的,此时许是气愤了,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唇上方的胡须也翘起了半边,许是觉得不大舒服了,小贼又转过身去背对着美人儿,伸手偷偷的把翘起来的胡子给贴好,轻咳了几声。

  小贼嚷完了,美人儿也没说话,小贼一个于心不忍往回看了眼,美人儿此时正用袖口遮着脸,肩膀一怂一怂的,似在哭泣,这可急坏了小贼,这把美人儿弄哭了可怎么办?

  这一路美好的风景也不好欣赏了,这怎么说也是小贼采的第一朵花,可不好弄坏了,目光在路边儿上扫了扫,小贼胡乱掰了朵野花,丢到美人儿怀里,清了清嗓子,“不许哭了,再哭把你卖到青楼去,你这细皮嫩肉的,进去了少不了招折磨。”

  话一说出口小贼就想自打脸了,这不是把人吓得更厉害么,但看美人垂着头不说话,小贼又不好开口道歉,只得重新牵起毛驴儿绳,慢悠悠的把毛驴儿拉着走,“你只要乖乖的,小爷不会对你怎么样……”

  这话嚷出来小贼的耳根就红了,美人儿的手执起小贼扔过来的野花,把柄去掉别在自己的发上,嘴角的弧度上扬,细眉大眼,披着的黑发也遮不住她的风姿,哪儿有哭过的模样。

  只是瞧这小贼颇有趣味,那八字小胡又因脱落一半而颇为滑稽才忍不住笑着,却不想倒是被小贼误认为是哭泣。

  美人儿的心情更好,冲着明显对毛驴儿温柔许多了小贼喊了句,“多谢小贼,花儿很美。”

  小贼回头才想嚷回去,美人儿凤眼里流露出来的媚气就让小贼贼快的别过眼去,耳根又红了几分,心脏也砰砰砰的跳着,心想这果然是红颜祸水。





《佛痴Ⅱ》作者:化相

晋江2017-07-06完结


文案:

此卷为佛痴第二卷,本书共四卷,分开阅读不受影响

第二卷——季意篇.爱别离


1.设定:善战忠犬邪魅向方季(攻) 勇谋女王软萌范江意(受)

2.故事梗概:摇辛国国教圣女与战功赫赫的平民将军,女子相恋篇。

3.前期慢热,后期火热。

4.打动我的不是套路,是走进你的心路。


殿内一时静默,帘后传出醇厚的嗓音传出:“护国公请起,圣殿大礼已废,不必执着旧例。”

方季站起身,不发一言。到底是失落的,那一年,张扬如火的她安慰难过的少女:“你会是最最最厉害的圣女,我以成为你的第一个追随者为荣。”你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了吧?

江意没有半分芥蒂,将她的身子推向宫门敞开的缝隙,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喏,那个,穿红衣的小姑娘,就是琦琦,她现在叫卓丝丝,你看看,是不是和你年少时很像?”

方季浑身不敢动弹,江意温软的身子伏在她的肩,说话的热气喷在耳朵,她只能强迫自己,抬起僵硬的脖子看向宫内。

方季干净利落的打好结,抬头看着她,目光坦荡:“不曾,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江湖。我背你出去转转吧,屋里待久了,人都有些困倦。”

方季的背影消瘦而挺直,半蹲在地,双手倒扣向后张开。江意轻轻伏上她的背,心生叹息,阿季,可我多希望,你是远在天涯、自在洒脱的刀客,不必卷入这泥潭沼泽。


内容标签: 强强 边缘恋歌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意 方季 ┃ 配角:百里浮光 卓丝丝 苏安 ┃ 其它:佛痴 女女 古代 别离

试读



 

第1章 初至摇辛,方季归来

  三个月后。摇辛国。光辰。整座皇宫都闪着无比耀眼的光芒,琉璃瓦、壁栏杆、点缀壁沿的宝石,端的是瑰丽无比。

  静安宫。苏安很不喜欢摇辛国,尤其是这座皇宫。在树上待了不到一盏茶,她还是忍不住气恼的一拍树干,轻轻跃下。

  落了一地的树叶,她也不管,直直看向殿上的琉璃瓦。太讨厌了,她都不能好好在树上睡一觉,刺眼的厉害。苏安运起真气,将地上的叶子射向琉璃瓦,算是出了一口气,甩甩袖子,转身回屋。

  就在苏安觉得气消了不少,将将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呀,怎么琉璃瓦碎了,莫不是进了刺客?!”一个粗噶沙哑的男声惊呼。

  “笨蛋,现在晴天白日的,刺客有那么傻吗?”一个清脆的女声答道,苏安一听是卓丝丝的声音,就知道今日怕是睡不着好觉了。当下决定出去走走,避免被她和那小皇帝祸害。

  卓丝丝走到树下,见满地落叶,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指着树叶责怪道:“安哥哥一定是生气了,都怪你的破皇宫,弄这些显摆玩意儿,住着都不舒坦。”

  卓丝丝昏迷两个多月,醒来便在摇辛国皇宫,身边认识的也只有苏安和素素。苏安当然不会没事就去对卓丝丝说,我是女子,她压根就没把这当回事。

  素素见苏安没有纠正卓丝丝的称呼,以为苏安有不得已的苦衷,是以也没有提及,詹锦和夏绯更是不会揭穿,所以卓丝丝还是很崇拜苏安的。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百里浮光很是无语,他出生的时候皇宫就是这个模样啊,难道外面的房子跟这儿不一样吗?没有出过皇宫的小皇帝,表示很委屈。

  白白胖胖的百里浮光,处于变声期,声音很是难听,开口带着小心翼翼:“丝丝你别气,等我亲政以后,让他们都拆了,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就让他们建成什么样。”

  把祖宗留下的拆个精光博小美人一笑,百里浮光你可以的,是个当昏君的好苗子。卓丝丝拍了拍矮她一个头的小胖墩,笑的很是灿烂:“好哇好哇,把那些拆下来的宝石都给我,我拿去换银子。”

  百里浮光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丝丝,你很缺银子吗?”卓丝丝摇头:“现在不缺,万一以后缺呢,多存点总没错。”

  螺州干旱给卓丝丝留下很深的影响,原来,没有银子,会吃不上饭、没有家、有人会卖儿卖女,太可怕了。卓丝丝,继厨艺天下第一后,有了第二个目标,攒很多很多银子,成为小富婆。

  百里浮光低着头,眼里的阴郁一闪而过,再抬头,又是那个憨厚的小皇帝:“丝丝,你说带我过来看好东西,在哪呢?”

  “素素,素素,帮我找找昨天奉兴殿送来的礼盒,”卓丝丝拉着他的手,向偏殿走去,高兴的说道:“是江姨给我送来的好玩意,叫九曲玲珑,你也一起来玩,可有意思了。”

  奉兴殿。江意放下文书,揉了揉额头。詹锦奉上一杯茶:“圣女,歇歇吧。”摇辛国皇帝尚幼,先帝遗诏由奉兴殿圣女与丞相蒋文鹤辅政,方季将军为护国公。

  江意接过茶,抿了一口放在桌案上,问道:“九曲玲珑可送到静安宫了?”难为圣女诸事繁忙,还过问这等小事,可见对贵人用心之深,詹锦答道:“昨日就送过去了,听侍卫来报,贵人和陛下在静安宫解九曲玲珑,现下正闹着玩呢。”

  江意眉头微缩,似有些困扰,纤长的指节敲打着桌案,一下一下,在安静的殿中略显突兀,詹锦知道圣女这是在思考,也不打扰,静静侍立一侧。

  半晌,敲击声停下,江意轻轻叹息,无奈道:“让静安宫的侍卫和暗卫都保护好丝丝,不得出任何差错,饮食也要留心,若是陛下有怪异的举动,速速来报。”但愿,只是她多想了。

  詹锦点头,又有些疑惑:“圣女,若是担心贵人,为何不将她安置在奉兴殿?”江意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詹锦,你可知,我这奉兴殿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奉兴殿,历来司占卜、观星歧黄之术,守蛊术秘传,是摇辛国的信仰。先帝却将辅政之事托付给圣教,世人只道圣教的地位尊崇无人能及,这何尝不是把圣教拉下神坛,陷入沼泽。

  先帝,念及这个称谓,江意心绪复杂难辨。女子干政,朝野震动,分庭抗议,朝局诡谲,这一切你早已算无遗策,是么,可我,必不会就此放手。

  詹锦细细思索这句话,反应过来惊了一身冷汗。卓丝丝在螺州中万蚀蛊,可见幕后之人的毒辣,若是此时身在奉兴殿,就是明白的告诉别人,圣女有多在意,无疑就是活靶子。

  詹锦躬身道:“詹锦疏忽了,这就下去嘱咐暗卫,密切注意静安宫的一举一动。”江意翻着奏折的手略微停顿,看向她:“静安宫有苏姑娘,刺客之流无需担心,后宫的诸位太妃是不会去那里的,仔细留心下茶点膳食等细节即可。”

  提起苏安,詹锦欲言又止,江意示意有话直说,詹锦道:“暗卫来报,苏姑娘又损坏琉璃瓦了,这已经是第十三起。”

  江意听詹锦二人说过临启国的事情,对苏安很是感激,也不在意这点事:“知道了,静安宫建成有二十载了,年久失修,也是难免,回头着人修补就可以了。”得,明明损坏宫物是大不敬,到这就成宫殿的错了。

  原来静安宫已经有二十载了啊,时间真是快。江意不由的想起一人,鲜衣怒马、恣意张扬的红衣少女,与丝丝丫头真有几分相像,不愧是姑侄。

  江意喃喃开口问道:“方将军,还有几日到达光辰?”

  詹锦禀道:“三日前捷报传来,乌峄族已向我摇辛国投诚,消息有所延缓,眼下应已班师回朝,大概还有四五日的路程。”

  江意微微点头,挥手示意詹锦退下:“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若没要紧事,就不要来打搅我。”

  詹锦行礼告退,轻轻合上殿门。昏暗的殿内,江意伏趴在案桌上,神色落寞:“阿季,你可会怨我?”怨我将丝丝也牵扯进来?怨我这般狠心将你调离光辰,去那蛮荒之地?

  数日后,光辰郊外。长亭。杨柳依依,道路曲长。虽已入秋,仍是骄阳当空,空气都有些扭曲。小小的亭子挤满朝廷官员。众人有些不满,但面色都控制的极好。

  户部尚书丁游用袖子不停的擦着脑门的汗,矮矮胖胖的身子转向戚方破:“嗳,你说说,这方季怎么还没到?咱这一群人在这耗着,也不是法子呀。”

  戚方破看了丁游一眼,他身材高瘦,三角眼,丁游顿时觉得有种被毒蛇盯上的阴森,擦汗的动作都吓得一滞,汗水滴进眼睛才反应过来。

  丁游借着揉眼睛低下头,摸摸自己受到惊吓的小胸口。真是的,这戚方破也忒吓人了,估计犯人都是被他给吓到了,哪里还用得着动刑?

  戚方破倒是无所察觉,这丁游就是胆子像只老鼠。奈何同朝为官,总是要打交道的。他冷冷道:“方将军大捷,班师回朝我等理应前来迎接,何况,丞相都没发话,你急什么,老实等着吧。”

  丁游看向蒋文鹤,一身紫色朝服面朝亭外而立,满是褶皱的手抚着长长的胡须,气定神闲不为亭内躁乱所扰。不由心叹,丞相就是丞相,不是我等可比拟的。

  亭内官员都是朝廷重臣,隐隐分做三团。东面以丞相蒋文鹤为首,西面以礼部尚书阚镜为首,中间则是一些年轻官员和工部尚书邵治青交谈。

  一位五品服饰的瘦弱男子看向西面,面色担忧道:“这阚老大人看起来不大妙啊,他这般年龄若是禀明圣上,在家休养也无人会说什么,何必遭这罪呢?”

  邵治青看了那花白胡子的礼部尚书一眼,微微皱眉,很快就松开,满不在乎的开口道:“咱们这位礼部尚书,侍奉三代君王,最是重礼不过了,班师回朝这等大事,怎会推脱?”

  那官员很是敬仰:“侍奉三代君王,阚老大人忠君爱国实乃我辈楷模。”周围的年轻官员都纷纷附和,他们都初入官场,还不懂何为朝政倾扎,满怀壮志豪情,只等有机会大展拳脚,最是崇拜阚镜这等老臣。

  邵治青不可置否,看了看蒋文鹤的背影,低头掩下眸中的思索。唇角微微一勾,这方季将军回来,只怕有人心里要不安了,朝局又该如何动荡,倒是有意思的紧。

  有探子回报,大军距离此地已不到二十里。众人都开始整理朝服,走出亭外站成队列,屏息以待。半盏茶后,隐隐可见烟尘滚滚,赫然一面旗帜迎风招展。

  “方”,只一字,豪放不羁。听着足以晃动地面的马蹄声,见到迎面浩浩荡荡而来的军队,不少官员胸中激荡,产生难以言喻的自豪感,这就是他们摇辛国的王牌,不败之师。




云裳征文,投稿中,更多详情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征文收入归作者所有)





打赏请扫一扫下方二维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