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在厨房做?他从背后抱住了我......

单身情书2018-11-06 14:29:44


“下面我将要公布的是本次厨王争霸赛的冠军得主,她就是我们年纪最小的参赛者滕夕颜!”

 

“谢谢大家!谢谢……”

 

“嘭!”巨大的气流从身后传来,下一瞬间,滕夕颜只觉得全身疼痛难忍,在失去意识之前她第一个恐惧的想法就是“是现场的煤气罐爆炸了吗?我就要死了吗?”。便没有了知觉。

 

“娘,姐姐怎么还不醒啊?要不我们还是去请个大夫吧。”

 

“小晨,哎!家里就剩下一只母鸡还能卖点钱,娘这就去请大夫!你在家照顾姐姐。”

 

“好,小晨知道。”

 

“哎呦!嘶!疼死了!”滕夕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这陌生的环境。自己被煤气罐爆炸炸伤不是应该在医院吗?对了,爆炸前一刻,已经颁布了奖杯,那比赛应该还算数的吧,冠军可是十万块奖金呢!等等!这到底是哪儿啊?怎么连一个白大褂都看不到啊?

 

“娘,姐姐醒了!”

 

小晨看到夕颜睁开了眼睛,欣喜的喊着母亲。

 

“小晨啊!你什么时候把妈咪改成娘了?”

 

“嘎?你穿的这是什么?在拍电视剧吗?”

 

“拍电视剧也得拍个王子公主的啊!怎么接拍了一个穷苦乡村戏啊!”

 

滕夕颜不停的自言自语着,根本没有注意和自己说的的人的容貌,小晨在一旁傻傻的看着她。

 

“姐姐?你是不是摔傻了?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娘,姐姐好像这里有点问题。”小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颜儿,你怎么样?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一定很痛吧!”玄成美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为了采摘一些野果子当饭吃,夕颜爬上一棵高大的树,不小心掉了下来,摔晕了过去。

 

我了个去,难道这不是拍电视?这是——穿越了?我怎么那么悲催啊!刚刚得了厨王冠军向家里老爷子证明了自己,终于可以把厨艺当成自己的主业了,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更悲催的是,貌似现在这个家穷的叮当响,刚刚好像听到值钱的只有一只母鸡了!滕夕颜内心几乎崩溃了!老天爷呀!你老人家这玩笑开的有点大吧!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迅速平复自己的心情,看着这个陌生的“娘和弟弟”,夕颜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额,那个娘,我这是怎么了?”

 

“颜儿,都怪娘不好,娘没用啊!你们俩跟着娘受苦了,唉,家里没有米,刚刚你去山上采野果,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了,是隔壁家的佳明碰到了把你背回来的。”

 

哎哟,我的天呐!这女孩死的也太窝囊了吧,就为了口吃的,哎!算了,既然自己利用了她的身体,那就替她尽孝道吧!夕颜在心里给这个苦命的少女承诺,有她在就再也不会让这对母子饿肚子。

 

“哦,娘,我就是头有些疼,之前的事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弟弟叫小晨。”夕颜记得刚刚喊小晨的时候,这个小男孩没有反驳,所以认定这个男孩和自己的弟弟一样,都叫小晨。而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变,难道是天意吗?

 

“你身体没事就好,以前的事不记得也罢了,都是些不好的,没什么可留念的。”玄成美一听女儿没事,也就放心了。可是一想到一家三口的生活,顿时又蹙紧了眉头。

 

夕颜看着这个和自己的弟弟差不多大的小男孩,想想自己的弟弟在家里山珍海味的吃喝,而这个男孩却瘦的皮包骨头的,真是心疼!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怎能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娘,你等下,我出去找点儿吃的。”夕颜起身下床,突然觉得头晕,忙扶住一旁的桌子,这副身子骨也是没谁了,怪不得爬树都能摔死。

 

“夕颜,你别出去了,好好在家休息,我这就去把家里的那只母鸡卖了,先养好病再说吧。”玄成美心疼女儿,这两个月来这对子女跟着自己受了太多的罪了!

 

夕颜也没有阻止玄成美,她现在连这个房间门都出不去,更不用说上山采野菜了。

 

玄成美不多久就拿母鸡换回了一袋白面,一袋大米,还剩了五个铜板。

 

“小晨,快点去院子里抱点儿柴火,娘给你们做白面饼子吃。”玄成美好不容易露出点笑容,虽然母鸡没有了,但现在至少孩子们有口吃的。

 

“哎,好,我这就去,娘!”小晨一听有吃的,很开心的去抱柴火。

 

滕夕颜又躺回了床上,闭目养神,她在思考着接下来要怎样养活一家人。

 

吃了些白面单饼也算是有了些许力气,不像刚刚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

 

“娘,既然我们买不起菜,怎么自己不在院子里种一些呢?”夕颜也纳闷,既然穷就穷过,买不起自己种也行啊?再不济村后有山,采一些野菜也行啊!

 

“夕颜,看来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哎!我们搬来这才两个月,娘也学着别人家种菜,可是娘从没做过,没有学会,是娘太无能了,呜呜……”玄成美又想起了伤心往事,要不是为了这两个儿女,她早就自尽了!

 

“娘,你看你怎么又哭了,算了我以后不问了,我带着小晨出去转转啊!”夕颜一看玄成美那副伤心的样子就不忍再询问什么了,还是自己出去看看有什么可以赚钱养家的办法吧。

 

“嗯,出去注意安全,别再爬树了啊!”玄成美叮嘱着,看着儿女出去的背影,她的心又开始下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汪倩倩那个女人害的自己和一双儿女被老爷赶了出来,之前在府里虽然过得也不如意,但至少能有口吃的,可现在……

 

老天爷啊!为什么恶人没有恶报啊!为什么我的处处忍让却遭此横祸啊!哎!如果再这样下去,女儿和儿子肯定会受不了的,实在不行,只有那一个办法了……

 

“小晨,我忘记了去后山的路了,你带我去后山吧。”夕颜现在只想到一种办法,那就是采一些草药去卖,这是最简单直接的一种办法了,只是不知道这边山上有没有草药。

 

“姐姐,我们还是不去了吧,你今天早上刚从那里受了伤。”小晨一副小大人的口吻,其实只是一个刚刚六岁的孩子。

 

“没事,我们去后山,我不爬树了,就不会摔下来了,对不对?”

 

“嗯。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想不想吃肉啊?”

 

“当然想!姐姐我们是去抓兔子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快走吧!”

 

一听到可以吃肉,小晨的眼睛一亮,他可是很久没有吃过肉了,再也禁不住诱惑,屁颠儿屁颠儿的带着云曦去了后山。

 

“姐姐,不是要抓兔子吗?你总是蹲在地上拔草干什么?要喂兔子吗?”

 

“小晨,你跟着姐姐就行了,等有空我再慢慢教你,今天没多少时间了,待会儿就天黑了。总之,姐姐保证,明天小晨就有肉吃了。”

 

“好啊!那小晨不说话打扰姐姐了,小晨闭着嘴跟着姐姐。”

 

“嗯,乖!”

 

夕颜看着这山上有不少品种的药材,但是没人采摘,也许是这个村里没有人懂吧,不过这也算是自己走运了,如果没有这些药材,恐怕自己现在真是无计可施了。悲催啊!现在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而且要用自己不喜欢的事业养活自己。

 

夕颜在现代不喜欢行医的原因并不是自己医术不佳,而恰恰相反的是自己出生在医术世家,医术精湛,常常有许多伤病者去求医,害得自己除了上厕所的时间思想可以自由一会儿,其余时间要么陪爷爷做手术(每次都是爷爷辅助,夕颜主刀),要么就背医书,要么就坐堂问诊。

 

而在研究食疗的时候偷偷研究了做美食的方法,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厨师这一行业。好不容易得了个厨王冠军,可以摆脱行医的枯燥日子了,结果,哎!又要重新开始老本行了!

 

还好刚刚吃完饭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玉佩随身空间还在,只是里面的银行卡还有人民币在这里都是垃圾,不能买饭吃,而其他的医疗用品更不能当饭吃!真后悔没有放几块肉存在里边,要不然今天晚上就有肉吃了!

 

嗯,为了填饱肚子,为了养活这个世界的弟弟还有母亲,行医就行医!

 

 夕阳西下,余晖映红了半边天,夕颜用衣服兜着自己采摘来的十几株草药和一些野菜,和小晨一起回家了。

 

她要回家好好的处理一下这些草药,争取明天卖个好价钱。

 

到家后夕颜把草药放到自己的小房间的桌子上,就拿着那些野菜去了厨房帮玄成美做晚餐。

 

小晨先一步去了厨房找娘。“娘,姐姐好厉害,说明天给小晨买肉吃!今天晚上还有菜吃呢!”

 

“小晨乖,小晨是不是想吃肉啦?明天娘去给你买。”玄成美以为是夕颜安慰小晨才说的明天买肉,而自己看着这对儿女,也终于下定了决心,明天收拾一下去见见那个金员外吧。

 

“娘,今天晚上我们有菜吃了。”夕颜这时也来到了厨房,打断了玄成美的心思。

 

“什么?这是谁给的啊?颜儿,来,娘给你们洗洗,做给你们吃。”玄成美接过野菜,很开心的洗了起来。

 

“娘这是我和小晨从后山采来的,还有这蓖麻子,放几颗榨油。”夕颜从袖口里拿出了几个蓖麻子,放到锅台上。

 

玄成美一听是夕颜采来的野菜,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颜儿,今天还是不吃菜了,明天娘去给你们买些吃吧!”

 

“为什么不吃啊?怎么了娘?”

 

“颜儿,你忘啦,前一段时间,娘去后山摘的这些野菜,吃了之后,我们肚子疼了好几天,听人说是吃了有毒的野草,幸亏我们吃的分量少。我怕这……”

 

“娘,你放心,这些野菜我都看过,没有毒。我都认识的,你看,这个是婆婆丁,这个是荠菜……”夕颜一个个的叫出了野菜的名字,玄成美吃惊的看着她,女儿什么时候认识这些野菜了?

 

“颜儿,你什么时候学会认识这些啦?”

 

“呵呵,前段时间去后山,捡到一本书,就认识了。”

 

“哦,原来是这样,对,我女儿是识字的,比娘厉害多了!只是现在没钱再请师傅教你们俩识字了。”

 

“娘,别想那么多了,您看,现在我也学会了认识草药,刚刚还采摘了一些,明天我就拿镇上去卖,给小晨买肉吃。”

 

“真的吗?夕颜。”

 

“娘,姐姐很厉害的,刚刚有一个草药的根很大,结果姐姐一点儿也没有破坏掉根,就挖出来了!”

 

“夕颜,我的女儿长大了!”玄成美很欣慰,如果明天夕颜真的换回些吃食,那自己是不是就不用去见金员外了呢?过了明天再做决定吧!但凡有一丝希望自己都不会去走那一步的!

 

第二天一早,夕颜问清楚去镇上的路,带着药草就出发了,来到镇上,打听了几个药铺,夕颜就选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药铺。

 

“小姑娘,来抓药吗?”掌柜的热情招呼着,没有因为客人的衣着打扮而变换情绪。这让夕颜心里稍稍踏实了些。

 

“掌柜的,我手里有几株药材,您看看收不收啊?”夕颜小心翼翼的从布包里取出药材,递给了店掌柜的,其中还有一株小人参。

 

接过这几株药草,仔细看了看,根部都完好无损,也处理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质,看来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小姑娘,这是你采的吗?”

 

“是啊!掌柜的,您收不收啊?便宜点也没关系的。”夕颜之所以选择大药铺也是因为这里客流量大,卖药多,如果大药铺都不收,小药铺更不用说了。

 

“呵呵,这么好的药材怎么能不收啊!这样吧,你以后再有,就直接送我这里来,今天这几株也只有一株值点钱,我给你五两银子吧。”

 

“啊!真的?谢谢掌柜的!”夕颜长呼了一口气,可以给小晨买肉了,可以赚钱养家了。

 

夕颜出了药铺,先去了成衣店买了几件粗布的换洗衣物,现在虽然有了五两银子,但也买不起很贵的衣服,对于此时的夕颜来说,有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很知足了。

 

而后又来到集市上,买了一斤五花肉,一些蔬菜瓜果,还买了几只下蛋的母鸡,午饭之前就回来了。

 

“娘,姐姐回来了!姐姐买了好多好吃的呢!”小晨一早就坐在家门口等着夕颜回来,眼巴巴的坐了一上午,而玄成美的心也一直悬着,现在听到夕颜回来了,还买了好吃的,那就是说以后自己帮着夕颜一起去采药草就可以赚生活费了,不用再去想给金员外做小妾的事了!真好!

 

“小晨,娘,我回来了,小晨,快来尝尝这些水果,我还给你们买了衣服,快试试合不合身,还有啊,娘,这是剩下的二两银子,你收好啊!”夕颜一股脑的说了好几句话,玄成美看着女儿,不禁泪流满面,女儿真的长大了,懂事了,还能赚钱养家,真是苦了她了!

 

“娘,你怎么又哭了啊?”

 

“是啊!娘,姐姐给我们买了那么多好吃的,应该高兴啊!”

 

“嗯,对!娘是高兴!高兴的哭!”玄成美擦拭着眼泪,却也还是止不住,是老天听到她的祈求了吗?让她的女儿突然变得那么自立自主,变得那么有能力!这是上天垂怜,给了女儿这样的本事来拯救这个家吗?太感恩了!

 

“娘,待会儿我来做饭吧。”夕颜说着就拿起蔬菜和肉去了厨房。

 

“啦啦啦~啦啦啦~遭了!忘记买油,蓖麻子用完了,这什么记性啊!”云曦都切好了菜和肉,才想起来忘记买油。“咦?对了,肉,哈哈,用肥肉炸出点儿油来就行了,啦啦啦~啦啦啦~”继续愉快的做饭。

 

“姐姐,给你一个最大的苹果,一定很甜!”小晨一直拿着这个大苹果,等着夕颜做完饭出来,自己一直没舍得吃,他想让夕颜先吃。

 

“小晨乖!以后姐姐给你买更大更甜的苹果!”夕颜看着小晨这张蜡黄瘦小的脸,一阵心疼。

 

“来,小晨,娘,我们先吃饭吧,我蒸了米饭,还炒了肉和菜。”夕颜收敛难过的神情,开始盛饭。

 

“白米饭?姐姐,以后我们每天都能吃到吗?”小晨吃了一大口米饭,好久没吃过白米饭了。

 

“对!每天都能吃到。”夕颜夹了一些肉和菜放到小晨的碗里。

 

玄成美看着这温馨的一幕,此生如此也知足了!

 

吃过午饭,夕颜打算再去后山多采摘一些草药,余出一部分自己做一些成品药丸,那样应该能卖个更好的价格吧!

 

夕颜带着小锄头背着一个破旧的小筐子就去了后山,“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这首歌是自己有感而发,一切都没有了,从头来过吧!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寻觅着草药。

 

“嗯”一声微弱的呻吟,夕颜停止了歌声,仔细辨认,难道是幻听了?紧接着又是一声呻吟,不是幻听,好像是谁受伤了,听声音好像很痛苦。

 

夕颜寻声辨别了大致方位,走过去,果然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躺在草丛里,夕颜仔细打量了一下,只是能闻到浓重的血气,却很难看出哪里受的伤。

 

“喂!你谁啊?”

 

“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你!”那人开口阻止夕颜继续靠近。

 

嘎?是个女的啊!“这位姐姐,本来我是好心来帮你的,既然你不用别人管,那拜拜了。”夕颜索性转过身,一副你求我我就回头救你的样子,实在是因为她的职业病,看到伤员就想治。她总是美其名曰:怪我自己太善良!

 

“喂!你懂医术?”

 

“略懂皮毛。”

 

“那你会不会止血?”

 

“刚好会点儿。”

 

“那你过来帮我止血。”

 

“那你叫我一声小美女。”

 

“你!”

 

“怎么?谁让你刚才凶我的!”

 

……

 

僵持了一分钟,都没动静,夕颜回过头来一看,这人晕过去了,顿时有些自责,真是的,自己跟个病人叫什么劲啊!

 

夕颜开始蹲下身子检查这人的身体,都不说哪里受了伤,只能脱了衣服看了,反正都是女的,这里又没人。

 

“你做什么!”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夕颜吓了一跳,直接坐在了地上。

 

“哎呦我去!你吓我一跳!”夕颜拍了拍胸口,回过头来,看看是何许人也。

 

来人也不再说话,而是对着空气说了句,“带她走。”瞬间一道黑影出现,抱起了地上的伤员。

 

“嗯”也许是扯痛了伤口,受伤的女的痛醒了,随后又昏了过去。

 

“喂,再耽误她就没命了!快点放下她!”夕颜皱着眉头,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不可拒绝的威严。

 

黑影看了看自己的主子,随后又放下了受伤的人。

 

“你们俩不要打扰我!否则我不能保证救活她!”

 

“那你就陪葬。”轻飘飘的几个字,却让人感到恐惧。

 

“哼!别打扰我!”

 

夕颜不再和他们废话,快速的解开那女人的衣服,检查着伤口,伤的最重的是背部有一个很深的刀伤,一直在不断的流血,手臂上有几个小的刀伤,暂无大碍,右腿腿骨折了,不过没有生命危险,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背部的刀伤要及时治疗,否则会流血过多而死。

 

夕颜在自己的小筐子里翻找着止血草药,随后用意识在隐藏空间里取出缝合针,但没有消毒酒精啊!咦,这是?哈哈,看来这女的命不错,空间里居然存着一瓶消炎药,这好像是上次自己感冒随手扔到空间里的吧!总之,有比没有强啊!

 

“喂,快点在这里架一个小火堆!”夕颜对着冷面男说道,冷面男看了一眼黑影,黑影立马行动,山上就是柴火多,三下五除二一个小火堆生好了,他可得看好了,别烧了山。

 

夕颜 快速的咀嚼着止血药,吐出来敷在了其他几个小伤口上。“你来控制住她的胳膊,你看好她的腿,待会儿不要让她乱动。”黑影立马过来抓住了受伤女人的胳膊。

 

莫非宇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他看着她从身上掏出的东西很奇怪,却也没多问,她说了不让打扰她。

 

夕颜拿着缝合针在火上烧了烧算是简单的消毒了,然后开始缝合伤口,刚刚第一针的时候,伤员就疼醒了,夕颜皱了下眉头,却听到莫非宇的声音,“不要动!”那个伤员仿佛定住了,真的不再动了。

 

夕颜快速的穿针,缝合,一共二十四针,缝完之后,又拿出两个消炎药,打开胶囊把里面的白色粉末撒在了伤口上,然后又从小筐子里拿出了一株草药,“那,这是鱼腥草,你回去煮水喝,没有了就自己去采,喝到后背伤口结痂为止。”

 

那女的虚弱的说不出话来,黑影接过草药揣到怀里。

 

夕颜看着这个女的失血过多几乎休克了,又补充道,“回去先给她喝红糖水和盐水,两种水互相交替着喝。”交代完了,夕颜就准备离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莫非宇这时才开口问道,他很好奇,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怎么有如此勇气去缝合血淋淋的伤口,而且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这样的治疗方式,还有她的那种奇怪的工具,这一切对他太陌生了!所以不禁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好奇,想要进一步了解她。

 

“干嘛?查户口啊?”

 

“什么?”

 

“额,没什么,她死不了了,我不用陪葬。”

 

“我知道。”莫非宇见这个女孩不肯告诉自己,也就罢了,大不了回去后再派人查一下,也是轻而易举的。

 

丢下一个令牌,“拿这个去宣王府领诊金!”本来莫非宇打算直接给诊金的,却又临时改变主意了,说完这句话,一个飞身就不见了。

 

哎呦我去,这是传说中的来无影去无踪吗?夕颜呆愣愣的看着手中的令牌,王府?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居然自己能够去一睹风采了!

 

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夕颜没再继续挖草药,反正明天去拿诊金,少卖一次草药也不碍事,况且待会儿天黑了,谁知道这个山上有没有凶猛的野生动物!

 

第二天一早,夕颜草草的吃过早饭,跟玄成美说了一声就直接奔向城里,进城后一路打听,很容易就找到了宣王府。

 

夕颜掏出令牌,走上前去,“那个这位大哥,我来收钱的,额,收诊金的,这个是通行证,额,是令牌!”但不是夕颜紧张,这个古代的别扭称呼一时半会儿的还不过来呀!

 

门口的两个侍卫一看来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长了一副瘦小的瓜子脸,黄黄的,没有润红色,只有黑黑的眸子是活泼的,有生气的,纶巾松散的束着营养不良的头发,零乱的碎发,被风吹得在脸上飘来飘去。她穿着粗布衣服,由于身材消瘦,衣服显得格外肥大,乍一看上去,还有点儿滑稽。

 

不过宣王府一向有规矩,昨天晚上管家就有交代,若有人拿着王爷的令牌来收诊金,直接请进来就可以!

 

“好,请随我来吧!”刘刚带着夕颜走进王府,穿过长廊后,碰到了管家,刘刚便回了大门外

 

“姑娘,请随我到账房。”管家万全客气的接待着夕颜,要知道昨天晚上王爷亲自吩咐他办好这件事情,想来这个姑娘应该有些过人之处,而且人不可貌相,这是万全多年来一直谨记的。

 

一路畅通无阻,到了账房,万全拿给夕颜一百两金子。

 

夕颜接到手里,没有推辞,既然人家给自己就接着,像这种有钱人,给多少是说明人家的命值多少,你不收就是看不起人!

 

刚想离开,夕颜又停下脚步,把令牌递了过去:“这个你们主子的令牌,还给你。”

 

“哦!王爷吩咐了,这个令牌也算是诊金的一部分的。”万全微笑的回答着,心里却佩服着自己的机智!昨天王爷可是交代自己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把令牌留给这个小姑娘!自己说是诊金,那这小姑娘肯定也会收下吧。

 

果不其然,夕颜在手里把玩了两下,又顺便问了句:“这个令牌值钱不?能不能去当铺换成钱?”

 

此话一出,惊掉了万全的下巴,什么!居然要卖掉王爷的令牌,要知道这个令牌可不是钱能买到的,这可是权利的象征。

 

“呵呵,小姑娘,这个令牌虽然价值连城,但你最好别卖,有了这个令牌,如果在诸清国有什么麻烦,很容易就解决的!”万全也不藏着噎着,这姑娘好像不懂这个令牌的用途,索性跟她透露一二吧!

 

“哦?这么听起来真是个好东西!”夕颜笑着把令牌收回了怀里,既然这么有用,那可要放好别丢了!

 

道别了管家,夕颜也没急着回去,而是在城里溜达,现在手里有了这笔钱,自己短时间内就不用再上山采药了吧!何不用这笔钱来开个餐馆什么的完成自己在上一世未完成的心愿呢!

 

嗯!自己要用这第一桶金,实现自己做厨师的梦想!心中有了主意,夕颜也就开始观察起街上的酒楼来,还别说,昨天由于身上钱不多,所以也没有注意这个城里的“餐饮行业”,今天这几条街走下来,像模像样的大酒店还真是不少,想要在这里开酒楼,恐怕没那么容易立足啊!

 

眼看着时辰不早了,夕颜正思考着,要不要先回家,明天一早再来,却突然听到路旁有人自言自语着:“哎,又没卖多少!明天又得倒掉重做了!再这样下去,不出半月,就撑不下去了。”

 

夕颜抬眼看向说话的人,那是个中年男子,正站在一家店门口眼巴巴的看着路上的行人。夕颜再抬头看了一眼这家店的牌匾,顿时眼前一亮!就它了!

 

夕颜毫不犹豫的走向店铺,门口的男子见有人来,立刻笑盈盈的上前接待:“呵呵呵,小姑娘,想买点什么?咱们店做的糕点可是最有名的,最可口的!保证你买一回还想再来买……”

 

那男子不停的夸赞着自己家的糕点,而夕颜只是微笑着不说话,在店里打量了一圈,心里很满意这家店,主要是因为这里面积够大,够宽敞!

 

随即开口对男子说道:“你是这里的掌柜?我想盘下这家店!”

 

男子听到有人要盘店,顿时心里有些不爽,我的生意再不好,也没有想要把店盘出去啊。再说了,我这个店铺有时候也偶尔能赚一些钱,盘出这家店,虽然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但是我以后怎么办,总不能坐吃山空啊!

 

想到这,男子面色不善的对着夕颜开口说道:“这家店不往外盘,你如果不买东西就请吧!门在那里,不送!”

 

夕颜似乎是早就撂倒会有这样的结果,没有因为店掌柜的态度而生气,依旧淡定的面带微笑,薄唇轻启,说道:“掌柜的,我会给你五百两银子的转让费用,转让后你还可以选择继续在这个店里工作,而且你只听我一个人的,对外你是这家店的管事,每个月我还会给你一百两银子,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这条街上我看不止你一家卖糕点的吧。”言外之意就是你不转让有的是下一家,我不为难你,只是给你一个选择,提出条件,让你考虑而已。

 

本来有些愠怒的男子在听到夕颜开出如此优渥的条件后,眼睛立马一亮,心里盘算着,自己每个月最多也就赚个十两银子,而且父母多病,每个月看诊抓药就得花去一多半,在外人眼里虽然自己是个店掌柜,可自家人知自家事,现在不仅雇佣不起伙计,就连老婆都因为自己家穷,不跟自己过了,跑回娘家半年了还没有回来!

 

男子生怕夕颜反悔,赶忙应声道:“你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答应你,不过,空口无凭,让我怎么相信你?”

 

“呵呵,我现在就可以和你立个字据,写清楚我的这些条件,签字画押,到时候,谁违反了这些条件,我们就去公堂讨公道,如何?”夕颜虽然瘦弱,但说出的话却铿锵有力,说的头头是道,不得不让人相信她的诚意。

 

“好!”

 

两个人互相讨论了一番,双方最终拟好了两份字据,分别签字摁上手印,一人一份,各自揣入了怀中。也在此时双方知道了彼此姓名,夕颜自就不必说了,男子名为李永祝,今年三十五岁。

 

抬头看了看,外边天色有些暗了,夕颜也不再多做逗留,对男子说道:“李叔,这家店我要重新装修,大概需要停业一个月,停业期间也算你工作时间,你要听我吩咐,具体事宜,我明天一早过来,和你详细说说。”

 

“嗯,好,那这些点心你拿回去吃吧!”李永祝觉得这个小姑娘给自己的印象,不像其他同龄人那般,而是说话做事尽显老练,而且有种让人发自内心信服的感觉,自己也并没有因为要给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孩子打工而感到憋屈,心里反而有一种莫名的踏实!

 

“呵呵,那就谢谢李叔了。”夕颜收起李永祝打包好的几份点心,道别了一声,就离开了。

 

而就在夕颜到家后,一道黑影迅速离开,一路轻功飞檐走壁,到达了宣王府的一间书房内。

 

黑影对着正在查看信件的莫非宇说道:“王爷,那个救治莫蝶的姑娘叫滕夕颜,和母亲弟弟一起住在碎星村里,今天离开王府后去了市场街,还盘下一间糕点店铺。”

 

“好!下去吧,继续关注着点儿。”莫非宇自从昨天见到那个发育不良的小姑娘之后,就一直对她充满好奇,其实是自己对人家念念不忘,却不愿意承认,本来吗,一个发育不良的豆芽菜,怎么会让人有其他想法,所以莫非宇便认定自己对她就只是好奇而已。

 

而今天听到她要卖掉自己的令牌时,更是对这个人充满疑惑,她当真不知那令牌的权利与用途吗?就那样漫不经意的说要当掉!

 

现在居然又听到她盘下了糕点店铺,难道要改成药铺吗?嗯,凭着她那一手医术,想必开张之后一定会美名远扬吧!

 

莫非宇的嘴角微微上扬,他自己都没发觉想起她时,自己的失态,而一旁的莫峰看到主子居然在微笑,惊得揉了揉眼睛,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吧……

 

翌日清晨,夕颜道别了母亲弟弟,再次出门了,她没告诉家里人自己在外面做的事情,她想等到一切准备妥当,再告诉他们,顺便把弟弟母亲一起接到城里来住。

 

而李永祝一早就在门外贴上了停业整修的告示,又站在门口等待着夕颜的到来,他很期待这个如此自信的小姑娘接下来的经营模式,是什么让她那样大胆承诺,敢开出一月一百两的工钱,要知道本条街上生意最好的聚兴斋一个月也就能赚个一百两吧。

 

正思索着,便看到夕颜从远处走过来了,手里好像还拿着一些东西,待夕颜走近才看清楚,是一沓纸。

 

“李叔,这是我画的装修图纸,你帮忙找一些干活好的人来照着这个装修,尽量在半月内装修好,再找一些木匠按照这个图纸打造桌椅板凳,一定要做精细,还有放出消息,半月后在店里举行一场厨艺大赛,获胜者得五十两银子!”夕颜一一吩咐着,相信李永祝这些事都能办的很利索,毕竟他在这市场街也十多年了。

 

转眼半月过去了,原来的这家糕点店彻底大变样!门口拓宽了一米,临街的两个窗子也由原来的直棂窗改成了偏现代风格的推拉窗,装上了明纸,因为窗口扩大,屋里显得极为亮堂。


   受篇幅限制,不能加载更多!欲读后文请点击“阅读原文”或关注微信公众号“上品故事”(spwenxue),回复数字“3898”即可继续免费阅读精彩后文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