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津南异闻录--未被公开的故事,第一百五十三期

大津南2018-09-30 12:37:06


我们三个人沿着这条潮湿的通道继续向前小心翼翼的走着,我突然想起来,一开始大蛇可是跟着进来的,现在它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顿时说道:“李叔,大蛇没跟上来啊,怎么办?”


李叔笑了笑说道:“没事,它是有灵性的,早在咱发现老钱的时候,就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不用担心它。”


我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继续跟着李叔他们向前走,可越走却感觉温度越低,冻的我牙齿时不时的打颤。


再向里面走了一会儿,洞穴墙壁上的绿苔已经没有了,整个墙壁黑乎乎的,像是被火烧过,看见这一幕却让我有点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李叔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我说道:“我感觉不对劲,这里的环境像极了你师傅殒命的地方,要真是这里,咱再向前走可是要遇见那两个鬼物的。”


经过李叔一提醒,我也终于反应过来,要不说看着眼熟呢,这里的环境简直跟师傅死亡的那个洞穴一模一样,墙壁上也是被烧的黑乎乎的。


钱半仙这时候说道:“现在向回走根本就不现实,如果再被困在里面,想要再脱身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前面虽然危险了点,但还有一线希望,换句话说,那里可是有对外的出口的,咱就不用一直困在这里了。”


李叔点了点头,说道:“恩,那就向前走,幸亏这次我把老黄用龙鳞做的那几块令牌带出来了,对付那两个鬼物应该没问题,就算打不过,我想咱们逃出去应该也是可以的。”


既然决定了,我们三人也不在犹豫,开始向前快步走去,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前面的洞穴宽度就开始变大,最后大到我们也不知道有多宽的地步,反正手电筒照过去,只能依稀的看见墙壁。


虽说洞穴宽度大了,但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缺少了墙壁的反射光线,我们几个人走在黑漆漆的洞穴里,连方向都很难辨认,最后我们三个手电筒分别一个照着脚下,一个照着前方,另一个随时照着两边,来定位方向。


又继续向前走了一段时间,我们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石棺,李叔顿时用手把我们拦住,并向后一直退回去,等看不见石棺的时候,才低声的说道:“没错了,这就是那两个鬼物的地方,这个石棺我见过,咱先做好准备再过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完,李叔就掏出令牌开始布阵,而我也在旁边布置了一个迷门阵,钱半仙这时候就郁闷了,什么忙也帮不上,手里只能拿着勾魂和符咒看着我们忙活。


布置完以后,我们几个才开始向前走,等走到石棺跟前的时候,预想中的两个鬼物并没有出现,这反倒让我们更加担心了,李叔想了想对我们说道:“要不咱们把这个石棺给打开,如果再向前走,黄老的令牌可就要丢在这里了,如果前面有危险咱也少了一个保障。”


李叔的提议是很冒险的,但令牌在这里布置了阵法,还真不能把这个宝贝丢在这里不要,于是我们稍微一商量就决定听李叔的把这个石棺给弄开,倒要看看那鬼物的本体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三个人合力把石棺的盖子一点一点的给挪开了,当挪出一个书本大小的空隙时,钱半仙把手电筒直接照了进去,可让我们郁闷的是,里面竟然空空如野,什么都没有。


我们几个没有说话,慢慢的退到用令牌布置的阵法那里,李叔才说道:“难道咱们都想错了,这里只是跟那两个鬼物的洞穴相似而已?”


钱半仙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那么认为,如果是这个尸体自己跑出去了,没在棺材里面呆着呢?”


我被钱半仙的话惊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由的说道:“我说您能不吓唬人吗,真要是连尸体它都能带出去,那它们可就不是咱能对付的了的了。”


李叔说道:“老钱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咱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现在咱们只要稍微错一点,可能就命丧此地了,必须小心谨慎。


我看这样吧,咱把阵法都收了,迷门阵就留在这里,咱们继续向前走,如果有什么异常,就快速的跑回这里,我也会用最快的速度把阵法布置上。”


于是我们几个人等李叔把阵法收了以后,开始继续向前走,这一走又是走了好久,我们几个人实在累得有点不行了,干脆坐在地上,从背包里拿出面包和水先吃了一点,忙活了那么长时间,可着实累的不轻。


就在我们吃了一半的时候,突然从洞穴前方传来了女人的笑声,这笑声一出,我们赶紧把手中的东西丢在地上,全部戒备起来,李叔低声对我们说道:“这回没错了,就是那两个鬼物,这声音我可记忆犹新绝对不会错。”


我拿着血华刀的手心已经出了冷汗,紧张的说道:“现在咱们怎么办?上去跟它们硬拼吗?”


钱半仙见我紧张,笑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这么紧张吗,是不是都有心里阴影了,咱能跑第一次,就能跑第二次,何况现在你和老李的法器都升级了,也算是鸟枪换炮,怕什么啊。”


我一想也对,而且手下意识的摸了摸放在胸口中的那几张掺了白老送给我的那几块鬼骨头,并弄成粉末制成的符咒,心中的紧张也消退了不少,如果今天能把这两个鬼物给除掉,也算是了却了心中一块心病。


那笑声笑了一下就没有在笑,我们几个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一段路,李叔怕再继续走会来不及布阵,干脆就地直接布置了起来,等布置妥当以后,我们才心中稍安。


这时那笑声又传了过来,而且紧接着又笑了一声,连续不断的笑着,听声音的距离,离着我们越来越近,速度而且很快,我们来不及多想,赶紧退到阵法后面。


刚到地方,前面突然就显出那鬼物的样子,依旧是白色的长发,骷髅的脸,对着我们就冲过来。


等它离的近了,李叔扬起手中那块大令牌,怒吼一声,直接狠狠的插在阵眼处,那鬼物就像撞到玻璃门上一样,一下就被困在了阵法里。


但我们可没放松警惕,因为我们知道还有一个鬼物呢,暂时谁也没管困在阵法中的鬼物,全部警惕着留意周围的动静,以防另外一个鬼物给我们来一个出其不意。


被困在阵法中的鬼物,发现自己被困住,明显狂躁起来,又是厉声尖叫又是胡乱窜,但黄老做的这个令牌还真不是吹的,愣是死死的把这个鬼物困在了里面。


我们见鬼物一时半时的也无法破阵,心中稍微安定了许多,但一直没有出现的另一只鬼物却让我们的精神一直没办法松下来,但等了好久,也没有发现另一个鬼物,这让我们有了点进退不得的感觉。


钱半仙扭头对李叔说道:“我说老李,这样耗下去可不行,要不咱先把这个鬼物给除了,清了一个是一个。”


李叔皱着眉头说道:“我就怕咱分心的时候另一个鬼物出来,到时候咱万一没有发现,可是要出人命的。”


这时候我把怀里的掺了鬼骨头的符咒拿了出来,说道:“没事,你们看着点,我来对付它,我这符咒就是给它预备的,我已经存了好久,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


没等李叔他们说话,我直接拿出几张朝着阵法中的鬼物扔了过去,那鬼物现在已经被困的暴怒不止,也不管我扔的是什么,直接就用手去抓,这一下正中下怀,只见那符咒一碰触到那鬼物的手以后,顿时就化成了灰烬,但那个鬼物却浑身冒起了白眼,疼的它不断的惨叫。


李叔和钱半仙被我的符咒威力也是惊了一下,但他们也不敢多看,赶紧回头警惕着四周,不能排除这个鬼物受伤,另一个不会出来相救。


那鬼物被我的符咒伤的不轻,我找准机会,见它跑到阵法边缘的时候,用血华刀照着它就是一下,但这回它没有被收进刀里,因为它本来就是一具尸体,并不是鬼魂一样虚幻的存在。


血华刀劈在鬼物身上并没有我预想中的威力出现,反而那个鬼物跟没被劈到一样,除了在它身上留下一个刀口以外,我并没有发现它有什么异常。


一气之下我又是几张符咒扔了过去,那鬼物身上顿时又冒出很多白烟,而且我发现鬼物的身体好像在汽化,这一发现让我顿时惊喜起来,要真是这样,说不定一会儿就能把它给除了。


等鬼物身上冒出的白烟没有多少的时候,我又是甩出去两张,可那符咒碰触鬼物之后,鬼物依旧疼的嗷嗷直叫,但身上的白烟却没有再冒出来多少。


李叔回头见到此幕之后,立刻来到阵眼处,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整个阵法突然发出七彩的光线,就像阵法里有一道彩虹一样,虽然我看着还挺好看,但里面的鬼物却跟见到什么极度恐惧的事情一样,顿时惊慌失措了。


李叔嘿嘿一笑,说道:“你那符咒虽然厉害,但对付它们还是不够劲,老黄这个令牌可是攻守兼备,让咱来试试攻击的威力。”


李叔话音刚落,钱半仙顿时大喊一声:“小心。”


之后一脚就把李叔踹倒在地,而这时候一个跟阵法中长的一模一样的鬼物突然就一头撞在李叔刚才待的地方,这幸亏是钱半仙一脚把李叔给蹬开了,要不这一下李叔非被这个鬼物的手从胸口处来一个透心凉。


李叔倒地以后,见到这场景,赶紧快速站起来,我们三个人呈三角形把这个鬼物困在中间,李叔低声说道:“这个鬼物终于出来了,咱必须把它也给困住,绝对不能让他破坏了阵法,否则咱可就都被留在这里了。”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