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走进云峰寺 —— 记第一次参加地藏七法会的经历

云峰禅法2019-09-17 07:05:06


记第一次参加地藏七法会的经历


(一)




四月的最末一天,天气暖而不热,中午从山城出发前往雅安。6个多小时的车程中,明媚的阳光一路跟随,让人心情愉悦。


到达雅安市荥经县时,暮色已至。穿过城边一个五彩牌坊,上书”西蜀名刹”四字,由此左转,车子载着一行4人顺着蜿蜒的道路前往山中,此行的终点——云峰寺就要到了。


浓郁的夜色很快弥漫了整个山谷,四周的山岭和树木在黛蓝色的天空下只隐隐现出深黑的轮廓。打开车窗,一缕清新的晚风袭面而来,风中带着草木的芳香,耳边掠过归鸦的啼鸣,一路上两个叽喳不停的女子陷入了沉默。沉默无语中,我感觉到了心跳的加速,带着疑惑、期待还有一点点忐忑。




在山中绕行了不久,我们驶入了半山坡上一个开敞的大门,从门口到停车处并没有灯光,有义工在帮着指引停车。在车灯的照射下,发现四处早已挤满了车辆,想来已有很多人来到了这里?怎么没有听见喧嚣的人声?周围一片漆黑和静寂。


下了车,左前方有一片红色的光映入眼帘,一座寺院的侧影在红光中恍然而现,这就是云峰寺吗?古殿上的飞檐、门壁中的雕栏、斑驳的红墙,在夜幕中显得神圣和温暖,想到“温暖”二字,我不禁有点发愣。


我去寺院的时间屈指可数。小时候曾陪外婆去寺庙烧香,总觉庙里的氛围庄严、肃穆又诡异。小小的我跪在蒲团上,扭头看见四大金刚的塑像,总是战战兢兢,小心脏扑通乱跳。外婆一走远,立刻连爬带喊地追过去,生怕一人被丢在空荡清冷的殿堂。


长大后,每逢去寺庙,除了旅游路过,就是事业无助、感情失意时,仿佛那种心境才和庙里肃穆的气氛相得益彰,当然那种时候也不多。“无事不登三宝殿”、“临时抱佛脚”的结果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在佛门外徘徊,未曾真正地走进它。


而今晚,这黑漆漆山中的寺院没让我胆怯,反让我心生温暖,真是奇怪。


这时,两个义工头顶着电筒过来为我们引路。一人听声音大概50多岁,口音里有浓浓的台湾腔。一问,果然是生活在香港的台湾人,昨天就提前来到这里,做义工为本次法会服务。


在指引下走向那片红光,通过一个走道,我们好像进入了一个四合院,眼前豁然开朗。看到多个殿宇的走廊下都挂满了红灯笼,再往台阶下延伸而去,于是整个寺院都笼罩在这红色温馨的光中了。



通道旁的右殿便是云峰寺的义工服务部,红光下有数位穿着红马甲的年轻义工,或坐或站,有登记的、接待的、引路的。见了我们,便有人迎上来,微笑着轻言:“欢迎回家”。


哦?我们是到“家”了吗?这真是一个别致的欢迎词。


(二)


办理入寺的手续,领了海清,和预知的一样,手机被统一保管。这样也好,远离手机的干扰,落个清净。有的义工手里举着一块“禁语”牌子,上面还有小字“止语也是一种修行”,怪不得听说有几百人来此地,却处处静谧无声。


拖着行李来到免费住宿的阁楼前,看见挂着“女寮”的字牌,想来男士住的地方就是“男寮”了,此称甚是古典。环顾四周,朦胧的红灯笼,古色古香的屋檐,蒲团、香炉、树影,不时有穿着海清的同修从身边走过,长袖长衫飘飘,于是有种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女寮房有三层,前后有走道,中间围着一个天井。铺位是上下的双人铁床,房间整洁,床单被子干净,洗漱有热水,很方便。比我想象中条件好很多,看得出庙里的师父和义工们对大众的用心。


山里的夜晚,时间还早却夜色深沉,尽管心中充满好奇,可是无边夜幕掩盖着所有的未知。躺在床上,寺院的钟声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无比悠长,远离了喧嚣的都市,如此寂静和漆黑的夜晚多久没有体会过了?



一年前,有朋友邀约参加雅安云峰寺的地藏七法会,说这里是个千年古寺,主持师父和道场特别好等等。但那时我对佛教不懂不解且无知,还戴着有色眼镜看修行之人,不愿同行。后来随着心态的变化和年龄的增长让我意识到,判断自己年轻还是成熟的分水岭,就是对生命、对自然的敬畏,对不了解事物的尊重。


从去年开始,我慢慢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佛教有了新的看法,想学习、想了解、想参与。于是,带着期待和愿望,又或是机缘已到,一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来到了这里。


接下来七天的地藏七法会,是怎样的呢?之前已向朋友问过很多,又在网上专门查询过,有人说得玄之又玄,也有人说没有感觉。那么,等待我是什么呢?


“既来之则安之”。夜很静,静的能听见夜虫的鸣叫,可我的心却安不下来,静不下来,思绪纷纷,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三)




大概凌晨四点过,听见钟声响起,走廊的灯光也亮了,早起的义工们开始逐个房间叫人起床。


对于我这种长期晚上熬夜、白天晚起的人而言,要在这种时间起床,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如不睡,熬到底。煎熬无比的我听到起床的钟声,如释重负,翻身而起。


庙里提倡素颜,很快便收拾妥当。穿上海清,和朋友一起随着人群和钟声往楼下走去。


黎明前的黑暗被一排排红灯笼点亮,到大雄宝殿前,我这才发现参加地藏七的人真的很多。大家从四方涌出,静静地依次排列在大殿门外等候,两边各有四行,每行约有30人左右,穿着同色的咖色海清服,男士在前,女士在后,义工们在四周维持秩序。(几天后我才发现,我错走到了精进班,基础班还有上百人,精进班要求跪诵,基础班可以坐着念。)


大殿里内灯光已亮,走到殿旁,我便听到一位和尚的诵经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不见其人,但闻其声。那种异样的唱诵穿过门窗、穿过凌晨的寒气、穿过寂静的夜空、穿过耳膜,一下击中了我的心。这是我从来没听到过的一种歌声,婉转、悠扬、奇妙、动听,一股战栗从心底升起,如哽在胸,我感到全身的汗毛一根根竖立起来。


这就叫拨动心弦吧?!我开始相信,如果真有一种声音可连接另一个我们未知的世界,应该就是这样的梵音,仿佛可以传到天际,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神奇。


钟声再次敲响,早课时间已到,我收敛心神,双手合十。跟随同修们一一进入大殿之中。


大雄宝殿正中端坐着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塑像,下面的佛台供奉着云峰寺方丈--智灯法师请回的释迦牟尼佛及其弟子的舍利塔,往前中间的佛桌摆着鲜花、香炉、烛台等供佛的器具,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纹饰精美的蒲团。不同的是,佛桌前没有其他寺庙常见的功德箱。(后来才知道,云峰寺不收门票、不设功德箱、不点高香。)


大殿内空间高阔,左右的墙壁上画着许多形态各异的菩萨像,仙气袅绕,神情生动,仿佛描绘的是一幕众神聚会的场景。释迦牟尼佛身后的墙面,左右两侧从地上一米到横梁下,一格格放满了金色的小祈福塔,在无数的小灯照耀下,整个墙体金碧辉煌,让视觉得到了延伸。




墙下左右的地面上整整齐齐放着一排排棕色的正方形跪蒲,一直放到了大门的两侧,每个跪蒲上有一本金黄色的《地藏菩萨本愿经》。靠殿门的角落,左边放着一面大鼓,右边是一座大钟。整个大殿灯火通明,气氛神圣、庄严。清风穿过殿中,长长的绣幡在我们头顶飘动,梵香轻溢,我曾有过的心怯早已烟飞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在这个环境里油然而生的恭敬。


所有人在跪蒲前站立完毕,我这才看见佛台右侧的大磬旁伫立着一位法僧,年轻的脸庞在僧袍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秀,看来他就是带领我们诵经的师父。


没有多余的语言,小师父击响大磬,磬声清脆悠扬,心神具振,地藏七法会由此开始。


众人跟着小师父,在引磬声中,参拜、顶礼、前言唱诵,然后跪在蒲上,翻开《地藏菩萨本愿经》。二百多人在他的带领下,开始齐声念诵,一时间,朗朗的念经声伴随着木鱼声声充满了整个大殿,真是气势袭人,用朋友的话说就是能量满满。


《地藏菩萨本愿经》很长,约有2万字,讲诉了佛在经中赞扬地藏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正菩提”的誓愿,并介绍了地藏菩萨在修行过程中的孝心事迹,例如婆罗门女、光目女救度母亲的故事等等。


还通过各菩萨和各鬼王的对话介绍了地狱的状况,解释了众生在生时、死时、忏悔时、为救拔亲人眷属苦难时的种种方法。


对我而言,第一次读诵此经,首先是好奇,然后是不认识很多繁体字,只能跟着勉强带过。真正触动到我的却是书中对地狱的描写,原来那些有关地狱认识的点滴,我竟然在《地藏经》里找到了出处。



鲁迅先生的文集里,就有写到阎罗王、赏善罚恶、焰魔天等,说是来自印度的佛经。在重庆著名的大足石刻里,也雕刻了很多地狱变相图,“悉下长钉,拔舌耕犁,抽肠剉斩,烊铜灌口,热铁缠身”,想想真是不寒而栗。更何况“万死千生,业感如是,动经亿劫,求出无期,........ 无间罪报,其事如是”。那么何为无间?接着往下读:“从初如入时至百千劫,一日一夜,万死万生,求一念间暂住不得,除非业尽,方得受生,以此连绵,故称无间”


恍然间明白了香港电影《无间道》的片名,原来意指卧底的身份如同进入了无间地狱般永不可解脱的世界。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恐怖至极,地狱可怕,更可怕的是“此恨连绵无绝期”呀!


我想如果更多的人有信仰,相信因果轮回,善恶有报,这个世界会美好很多很多。主持人白岩松说过:信仰的核心是敬畏。敬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要去追求它;畏知道什么是最差的,是底线,不能突破它。”很多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损人利己,还有些人不珍惜生命,以为生不如死,一死百了,你怎么知道等待你的不是阿鼻地狱呢?


诵经的韵律很好听,节奏也很快,一个多小时2万多字经书便读完了。我虽然不时磕磕巴巴地卡住,外加经常的胡思乱想,也算全部完整地跟诵了下来。


早课结束时,大概6点过。步出大殿,天色已亮,空气分外的清冽,山中的五月,还带着丝丝寒意,但整个人神清气爽。对我而言,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一天。


(四)




在休息的时间里,我了解到地藏七法会的一点知识。所谓的地藏七法会,是指在连续七天的时间里,每天诵地藏经七部,总共诵四十九部。在佛教里,七代表圆满,用诵这七七四十九部地藏经的功德消除自身的业障,并回向给自己的故人亲友为他们祈福,是为了积累善根和福德因缘的一种修行。


在这七天里,除了诵经,还要吃斋念佛,读忏悔文,持戒等等。持戒是指持八关斋戒,里面有一戒是指过午不食,这一戒让我印象深刻。


因为我是那种长期早饭不吃,中午随便吃一点,晚上海吃海喝,半夜三更还要吃宵夜的人。吃完早午饭,便不再进食了,我能坚持吗?为了挑战自己的毅力,我决定持戒,其实潜意识里还有个想法就是权当减肥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七天过午不食,下午和晚上我真的一点都没有吃的欲望和饿的感觉。虽然吃得是素食,却从未有过的味美可口,几天下来觉得体态轻盈,内外清爽。所以,我们以前为什么要吃那么多肉,即杀生造孽,又对身体不好,值得反省。当然,这已是后话。


每天诵七部经的安排是这样的:晨起一部,上午两部,下午三部,晚上一部,诵一部经时中间不能间断,诵完后方能休息或用斋。


这是地藏七法会的第一天,上午的诵经我状态还算良好。下午时,失眠的困乏终于汹涌来袭,我开始处于半憩、失神的困境。郎朗的经诵声在我身边此起彼伏,同修们都精进无比,我却不知所以,力不从心。生起愧意,但愿菩萨慈悲,多多体谅,如此想着,竟然跪在蒲上,昏然睡去。


白天的诵经在下午五点后结束,诚惶诚恐步出大殿,天色尚早。抬头望去,天空湛蓝而高远,丝丝缕缕的云彩轻柔地浮在上面,这才注意到寺庙的里外有许多高过檐顶的树木静静地伫立着,苍翠而茂盛。


距离上晚课还有很长的时间,我们决定去整个寺庙走走,一探云峰寺的全貌。


(五)




沿着石阶而行,云峰寺的全貌在眼前一一呈现。寺院始建于唐,兵毁于元、重修于明、续修于清,历经了千年的风雨沧桑后,清雅古朴的寺院弥漫着沉静的光芒。


云峰寺位于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城外4公里处的青龙乡马耳山,占地近百亩,坐东向西,三面环山:背倚荥经最高山峰马耳山(古称云峰山),左有青龙坡,右有白虎岗,旁临马耳山封顶圣洁积雪化作的潺潺溪流九龙溪泉,面对天然“四大天王”巨石,使寺庙正好坐落在这恰似座椅的风水宝地上。又因首殿门前左侧有一玲珑滴翠的天外陨石——太湖石,故而在历史上该寺又名太湖寺。


久远的时光,剥蚀了古殿檐头曾艳丽浮夸的琉璃,褪淡了亭台楼阁上炫耀的朱红。拾阶而下,我看见黝黑石板上蔓延的青苔,斑驳的断墙头攀爬的叶藤,角落里生长的自在坦荡的野草丛,最后,当一棵棵苍幽参天的桢楠古树像一群巨人般出现在面前时,我无法形容我内心的震撼。




目光所触,是上千年的桢楠树王,和几百年的桢楠丛林。那些勃起在泥土外粗壮蜿蜒的根须,苔藓满布裂纹纵深的老树皮,挺拔庞大合抱不能的躯干,一顶顶高耸入云大如巨伞的树冠,如有神力般摄住了我的心。


站在桢楠树下,光线暗淡下来,心随之沉寂,一股幽深古远、神秘宁静的气息包围着我,片刻失神中我仿佛突然看见了时间,看见了自己,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在大自然的伟力中,那个所谓的我渺小不及微尘。我闻到了宿命的味道,仿佛这些古树为了等待我,历尽沧桑在这里静默了千年,直到成为了树神,守护着这一方山水、一方净土、一个个有缘人。


有种想流泪的感觉,如果生命真有轮回,我想在这千年之中,有一世我必定来过这里,是庙里的苦行僧?是匍匐的信众?是种下桢楠的农夫?还是那掠过枝头的小鸟?花间的蝴蝶?百转千回后,我终于又回到了这里,我灵魂曾经的家园。


在树下徘徊、战栗、失语的我,久久不愿离去。




(六)


回到了晚课的殿堂,我还未回复平静,感觉好像经历了一场洗礼,内心也许还残留的一点点怀疑和一点点犹豫早已荡然无存,随之而来的是无比的虔诚和敬畏。跪于神殿,举经而拜,带着前所未有的专注和真诚。


晚上的诵经结束了,这时大殿内外比之前多了很多人,基础班的同修们和我们集聚在一起,原来等待已久的云峰寺方丈--智灯法师要来了。


该怎么形容师父走进大殿的一刻呢?请原谅我是一个看脸的人,学美术出身的我,在我的想象里,像电视里的唐僧一样俊逸出众的和尚,那不才是法相圆满吗?


智灯法师高高的个子,着黄色的僧袍,斜系深红色袈裟,长长的佛珠挂在胸前,坠在身后,步入殿中,衣玦轻扬,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不要以为方丈都是老和尚,法师应该不到四十,细看之下,脸庞清瘦,眉头微颦,双目有神,整个人俊朗帅气和飘逸,自有种不凡的气质。我终于发现,穿上僧衣后的出家男子,比起普通人,那种不俗和气宇自是无可比拟。


大殿上的智灯法师是很严肃的,不拘言笑。师父上香行礼后,便带领大众诵唱拜愿,他唱诵的声音格外好听,音色圆润高昂,极具穿透力和魅力。




据知智灯师父十几岁便出家,后就读中国佛学院研究生,曾留校任佛学院老师,为了进一步弘扬佛法,于几年前来到云峰寺出任主持,为禅宗临济宗五十一代传人。他刚来云峰寺时,山中寺庙曾冷清和破败,可以想象他曾经历的无数个孤灯寒夜。


今天,在他的坚守和努力下,云峰寺有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信众,禅法传播给了无数的有缘人,香火鼎盛、梵音不断、佛法延续,成为了人们真正静心修行的道场,还设立了慈善机构,让很多山里的穷苦孩子有书可读。想到这里,我不禁对智灯师父生起了无比的敬重。




最后,师父做了一些简短的开示,对我而言及有收获。不管接下来的地藏七法会是否还有种种奇妙之处,我都已觉得不虚此行,当下即是圆满。


(七)


地藏七法会一天天地进行着,我发现,当人们齐心协力共同专注于一件事,没有外力干扰时,时间过得快速而充实,内心平静而喜悦。


接下来的每一天,始于晨钟,终于暮鼓,这其中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诵经,2万字的《地藏菩萨本愿经》,我在一遍遍读诵中和师父的开示里渐渐明白了一些道理。


比如孝心是做人的根本,佛教是关于因果的教育,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行为,找寻内在的自我等等。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可能只是一点皮毛,也可能一知半解,但最起码学习佛法,会使人懂得从善弃恶的重要性。


而皈依佛门,能够拥有信仰,就好像心中点亮了一盏明灯,有希望,有方向,有寄托,它会照亮你未来的道路,你才会懂得生命真正的价值和意义。


我听说历届到云峰寺打地藏七的人,有好些生病甚至绝症的人在打七后得到了缓解和痊愈,这是神明的力量,更是来自内心虔诚的力量。佛法告诉我们,信、愿、行,你要先相信,然后祈愿,最后行动,一切的结果都来自于你的内心,起心动念中造就了你眼前的一切。你的心是什么样,你的世界就是什么样。


是不是很有意思?很有哲理?我在寺里多呆一天,多读一天经,多了解一点佛法的知识,内心就多一份感慨。就像经文《三皈依》中所唱:”深入经藏,智慧如海。“我还站在佛门口呢,都已意识到佛法中那无穷无尽的智慧,蕴藏着我们未知的宇宙、人生的真相。


所以《开经偈》云:“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真是慨叹不已,唯有珍惜缘分,好好读经。



短短的几天,我已爱上了寺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檐,那悦耳的磬声、钟声、鼓鸣使人悠然神往,郎朗的诵经声让人变得纯净、轻灵,法会结束的时间快到了,我心中竟生起了说不清的恋恋不舍。


感恩智灯师父的慈悲、感恩义工和志愿者们的付出、感恩朋友的引导,更要感恩这千年轮回的因缘,历经几世的颠簸流离后,让我最终又回到了这里——云峰寺。


踏遍了万水千山、穿越了春夏秋冬、变幻了无数的容颜,这一世我终于跪在了佛前,匍匐而泣,捧着属于我的经书,翻开了新的一页。

 

转眼回到城市一个多月了。这个欲望的都市,一如既往的喧嚣、压抑和混浊,可是我已不会再陷入其中,迷失方向。


因为我心中自有一方净土,在那神灵庇护的地方,那里有千年的桢楠、那里有圣洁的殿堂、那里有天籁般的梵音、那里有温暖的红光、那里有最纯净的蓝天白云 ......


每当我想起它,它便从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心里,闭上眼睛,我看到云雾在楠树上流动、闻到了佛香从殿中浮起、我更听见了一个声音,缓缓而来,渐渐清晰......


那就是


欢 迎 回 家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