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对门有条狗

小北的影像人生2018-09-23 16:07:37

农村的狗不像城里的狗洋气。

品种高贵,贵宾犬、哈士奇、金毛。。。。。。起个“毛球”“嘟嘟”“杰克”的洋名字。

农村的狗,就叫“狗”,不讲啥品种,能看家护院就行。

全村几十条,你咋知道谁是谁家的狗?

狗听声音,耳朵比人管用。

主人在胡同口一喊“狗——”。

狗就回各家了。

不用喊,晚了,狗也自会回家。农村的狗都是有家的狗。

 

 狗改不了吃屎!是句骂人的话。

可你见过狗吃屎吗?

 

对门我大爷家有七个儿子,俩闺女。戏文里头的杨家将,穆桂英也不过七郎八虎。

 “二嫂,老酵子掰一块,发面蒸馍。”

“六哥,锄地啊?”

“七嫂,小鸡孵出来㖼?”

“四儿家,二妹妹娘家送喜面来了,生了个啥?”

二百米的胡同,一半的门户都是我大爷家的。

 

我大爷喜欢小孩儿,喜欢狗。他有条大黄狗。半人高。总跟着他。

三伏天,农村小男孩是不穿衣服的。光着屁股胡同里窜来窜去。

二弟小时候可爱喜人。我大爷尤其喜欢二弟,起了个外号“二神仙儿”。

“神仙儿,来来来!!!” 我大爷看见我二弟就走不动了,老远就欢欢喜喜地招呼他过来。狗就跟在他身后。

“画个人儿。”大爷指指地。

二弟就乖乖仰躺在地上,摆成“大”字。

大爷顺着他的轮廓,用手指在地上画个小孩的模样。

画好了,二弟就一骨碌爬起来。

狗走过去蹭蹭二弟,除了汗湿在身上的泥,土都被狗蹭掉了。

二弟睡午觉,狗扑扑腾腾上了床。

舔舔二弟,就扑扑腾腾跑走了。

农村少有电风扇。有的家,也怕费电,很少用。

门楼的过道穿堂风,像铁匠的炉子里扑出来的风火,越吹越热。

晌午饭。各家都端出来吃。

除了两家闹不对付。对门,大大小小,十几口,Guzui着,就地吃饭。

每个胡同都是如此。

一个胡同,隔不远一堆儿人,顿顿流水席一样热闹。

狗讲规矩。

地上碗里的饭再好吃,即使有肉,也不会上前一步。只在一旁看着,很有大院里管家的派头。


小孩儿一个个都是 “造粪机”。

一吃饭,总要有小孩屙。

这边吃,那边屙。

屙完了。狗来了。伸着舌头,流口水,吧嗒吧嗒。

先把地上舔了,再舔腚。

小孩擦腚,真省了事。

那时,肉还少。五谷杂粮把小孩子的养得个个像门上贴的年画,福娃娃。

狗也是,和人一样。壮实敦厚,毛色光亮。

屎,也是五谷杂粮,干净,不脏。

 

后来,农村人走出去到城市里谋生活。

养狗的逐渐少了。

城市里,单门独户养条狗,当宝贝。

门外的,都是些没有家的流浪狗。

 

姊妹们回老家,聚在一起,偶尔还会提起那时的狗。

就像心里装着一个人,想啊,想了很多年。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