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大佛顶首楞严经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

生命研习2019-01-07 06:01:11

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

慧律法师《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01

慧律法师《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02


  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
  唐天竺沙门般剌密帝译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於时有佛。出现於世。名观世音。我於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於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世尊。由我供养。观音如来。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世尊。若诸菩萨。入三摩地。进修无漏。胜解现圆。我现佛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有学。寂静妙明。胜妙现圆。我於彼前。现独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有学。断十二缘。缘断胜性。胜妙现圆。我於彼前。现缘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有学。得四谛空。修道入灭。胜性现圆。我於彼前。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众生。欲心明悟。不犯欲尘。欲身清净。我於彼前。现梵王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众生。欲为天主。统领诸天。我於彼前。现帝释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欲身自在。游行十方。我於彼前。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欲身自在。飞行虚空。我於彼前。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统鬼神。救护国土。我於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统世界。保护众生。我於彼前。现四天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生天宫。驱使鬼神。我於彼前。现四天王国太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乐为人王。我於彼前。现人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主族姓。世间推让。我於彼前。现长者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谈名言。清净自居。我於彼前。现居士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治国土。剖断邦邑。我於彼前。现宰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诸数术。摄卫自居。我於彼前。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好学出家。持诸戒律。我於彼前。现比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好学出家。持诸禁戒。我於彼前。现比丘尼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乐持五戒。我於彼前。现优婆塞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子。五戒自居。我於彼前。现优婆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内政立身。以修家国。我於彼前。现女主身。及国夫人。命妇大家。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众生。不坏男根。我於彼前。现童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处女。爱乐处身。不求侵暴。我於彼前。现童女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诸天。乐出天伦。我现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诸龙。乐出龙伦。我现龙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药叉。乐度本伦。我於彼前。现药叉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乾闼婆。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乾闼婆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阿修罗。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阿修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紧那罗。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紧那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摩呼罗伽。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摩呼罗伽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乐人修人。我现人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非人。有形无形。有想无想。乐度其伦。我於彼前。皆现其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是名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皆以三昧。闻熏闻修。无作妙力。自在成就。

  世尊。我复以此。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与诸十方三世。六道一切众生。同悲仰故。令诸众生。於我身心。获十四种无畏功德。一者。由我不自观音。以观观者。令彼十方苦恼众生。观其音声。即得解脱。二者。知见旋复。令诸众生。设入大火。火不能烧。三者。观听旋复。令诸众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四者。断灭妄想。心无杀害。令诸众生。入诸鬼国。鬼不能害。五者。熏闻成闻。六根销复。同於声听。能令众生。临当被害。刀段段坏。使其兵戈。犹如割水。亦如吹光。性无摇动。六者。闻熏精明。明遍法界。则诸幽暗。性不能全。能令众生。药叉罗刹。鸠盘茶鬼。及毗舍遮。富单那等。虽近其傍。目不能视。七者。音性圆销。观听返入。离诸尘妄。能令众生。禁系枷锁。所不能著。八者。灭音圆闻。遍生慈力。能令众生。经过险路。贼不能劫。九者。熏闻离尘。色所不劫。能令一切多婬众生。远离贪欲。十者。纯音无尘。根境圆融。无对所对。能令一切忿恨众生。离诸瞋恚。十一者。销尘旋明。法界身心。犹如琉璃。朗彻无碍。能令一切。昏钝性障。诸阿颠迦。永离痴暗。十二者。融形复闻。不动道场。涉入世间。不坏世界。能遍十方。供养微尘诸佛如来。各各佛边。为法王子。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男者。诞生福德智慧之男。十三者。六根圆通。明照无二。含十方界。立大圆镜。空如来藏。承顺十方。微尘如来。秘密法门。受领无失。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女者。诞生端正福德柔顺。众人爱敬有相之女。十四者。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现住世间诸法王子。有六十二恒河沙数。修法垂范。教化众生。随顺众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由我所得圆通本根。发妙耳门。然後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能令众生持我名号。与彼共持六十二恒河沙诸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无异。世尊。我一名号。与彼众多名号无异。由我修习得真圆通。是名十四施无畏力。福备众生。

  何不自闻闻 闻非自然生 因声有名字 旋闻与声脱
  能脱欲谁名 一根既返源 六根成解脱 见闻如幻翳
  三界若空华 闻复翳根除 尘销觉圆净 净极光通达
  寂照含虚空 却来观世间 犹如梦中事 摩登伽在梦
  谁能留汝形 如世巧幻师 幻作诸男女 虽见诸根动
  要以一机抽 息机归寂然 诸幻成无性 六根亦如是
  元依一精明 分成六和合 一处成休复 六用皆不成
  尘垢应念销 成圆明净妙 馀尘尚诸学 明极即如来
  大众及阿难 旋汝倒闻机 反闻闻自性 性成无上道
  圆通实如是 此是微尘佛 一路涅盘门 过去诸如来
  斯门已成就 现在诸菩萨 今各入圆明 未来修学人
  当依如是法 我亦从中证 非惟观世音 诚如佛世尊
  询我诸方便 以救诸末劫 求出世间人 成就涅盘心
  观世音为最 自馀诸方便 皆是佛威神 即事舍尘劳
  非是长修学 浅深同说法 顶礼如来藏 无漏不思议
  愿加被未来 於此门无惑 方便易成就 堪以教阿难
  及末劫沈沦 但以此根修 圆通超馀者 真实心如是

  於是阿难。及诸大众。身心了然。得大开示。观佛菩提。及大涅盘。犹如有人。因事远游。未得归还。明了其家。所归道路。普会大众。天龙八部。有学二乘。及诸一切。新发心菩萨。其数凡有十恒河沙。皆得本心。远离尘垢。获法眼净。性比丘尼。闻说偈已。成阿罗汉。无量众生。皆发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观世音菩萨


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从闻思修来学习佛法


大家都知道,在佛教中深入民间普遍流传的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是摘录自经中之王的「法华经」;而楞严经和华严经里头,也都载有观音菩萨修行的方法。其中楞严经的观音修法究竟如何?许多人都马马虎虎,随便翻过,不大留意。现在特地抽印出来给大家参考,一起研读一下。首先看看经文: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这一段经文,是观音菩萨在楞严会上、向本师释迦佛及与大众报告修行经过。他说他最初学佛的老师叫观世音佛,他就在观世音佛那里,发大乘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观世音佛教他「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从三个步骤「闻、思、修」来学习佛法。先听闻佛法,然后研究经典,思维其理,再依法奉行修持,如此才能顺利进入观音法mén修持的功夫境界。


  我们究竟依什么来学佛修道呢?还不是靠眼睛、耳朵、嘴巴以及脑子思想。但是一般人光靠脑子思想,往往摸不著边际,不太灵光;嘴巴更有缺点,只晓得吃,又爱骂人,挑拨是非;鼻子两个孔吸气又出气,出去又进来,很麻烦;眼睛但看前面,顾不著后边。只有耳朵功用能听上下十方一切音声,左右内外都不阻碍,最为圆满。譬如现在我讲话诸位听到,同时轻微的冷气机声也听到,有人咳嗽一下也听到,乃至外头车来车往的阵阵噪音都会在听觉范围之内,耳朵灵光得不得了,是一个非常宝贵的修行工具,因此以耳根来反闻自身的念佛之声,实是一大奥妙。


  并且,在中医上讲「耳通气海」,这点老年朋友和女性朋友要注意了。现代一些女孩子,年纪轻轻,什么毛病都有,头昏脑胀,肩酸腿软,往往是「气虚」之故。女人之患在「血多气弱」,男人之患在「气多血弱」,耳朵观想念佛声音,由于「耳通气海」,可使气机充实,健康长寿,却病延年。尤其老年人耳朵闷住了,听不见,正好念「佛」观「音」而修,慢慢的功夫上路了,必能恢复年青时敏锐的听觉。


  入法性之流心念空寂

  以耳根听自己念佛声音的观音法mén,不但有益身体健康,而且易于得止得定。当然修观音法mén也可听外界大自然的各种音声,但还是以听自己的念佛声为最佳。不管打坐也好,不打坐也好,「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圣号,一字一字念得清清楚楚,不宜求快,最好是用金刚念诵法,一口气一口气地念(念咒亦同),气的长短与音调因个人身心状况和习惯而异,以轻松自然为原则,避免勉强搞得气急败坏。


  一般人念佛都是粗浅地在喉咙间嘶叫,没有让气自然沉至喉咙以下,同时也将心沉下来。念佛如果心浮气躁,那就不对。那样念法,声在喉间,越念气就越粗越大,根本是吼不是念,名为念观世音,其实有如在骂观世音。真正念佛应充满了亲切诚恳的归属感,内敛含蓄,有如投靠在诸佛菩萨的怀抱里,或者将诸佛菩萨捧在心坎里。念时嘴门微张,嘴唇不动,只舌头动,牙齿轻动也可以,嘴鼻不要呼吸,气别窜出来,沉至丹田,一口气「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苦萨、南无……」地接下去,等到要转气时,嘴巴闭著,不要呼吸,让气自然充满胸肺,顺心沉淀下来。嘴里微声,心里在念,不管开口念闭口念,大声小声,躺著坐著,皆将注意力轻轻放在心窝子胸口处,不宜在脑子里念,否则容易睡不著。


  如此,你边念,心中宁静安详,同时耳朵用心回转来听自己的念佛声「南—无—观—世—音—菩萨」,一个字一个字听得清清楚楚。此时,如果中间有其他杂念妄想来,你不要管,不要担心。妄想再多都无所谓,它并未阻碍你念佛的正念。这有如蜡烛的光明和黑烟一样,佛号等于光明,妄想则是周遭的黑烟。黑烟尽管冒,只要佛号不停,即是光明不灭,二者彼此无碍。又如挖井,把泥巴挖出来成一深坑是念佛,挖掘中途难免有些碎泥剥落是妄想,碎泥剥落,没有关系,主要在于不断挖掘,越挖越深,井自然成。


  以上所谈的修持方式,便是观音法mén的「初于闻中」,然后「入流亡所」,这样念久了,也许一日、或一月,乃至一年,也许两年三年,乃至八年十年,不知那一天,功夫深了,火候到了,突然「入流」,有如接上了宇宙能源的总开关,一下入到自己自性清净之流。你们有人做气功学长生不老,练到百脉顺畅,气机归元,也是一种「入流」。但佛经之「入流」为入法性之流,初步回归到法界本体。心念空灵,杂想没有了,佛号也没有了,什么念头皆不起,清清净净,有如楞住了一样,但非昏沉冥顽,而是清明通达,无客观之境,这是「亡所」的初步境象。


  其实,我们修观音法门,闹市中的咖啡馆、音乐厅,是一种极佳的场所。到那里去,不要听音乐,只听声音,身心放下,听听听,无所谓曲调音色之美不美,或者歌声之断断续续,不要多久,人就「咚」地宁静下来。像我们年轻时,一些学佛朋友在一起用功,有时兴来说,嘿!大家修观音法门去。干什么呢?——看戏。戏园子里,台上「咚咚咚」锣鼓敲得紧,人影幢幢;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声嘈杂,四面八方空气鼓荡。你一边自净其意。一边眼晴望著台上,以看非看,只是倾听,没一会儿,整个人顿时静谧下来,外界再怎么热闹吵杂,毫不妨碍,不觉周遭有任何人存在,舒服极了。


  一真法界寂然现前

  此是观音法门之第一步,还得再进一步修去,更上层楼。既然能够修到「入流亡所」,心念清净,别无杂染。那么此时冷气机声还听得到吗?有人叫你吃饭还知道吗?——当然听见也知道,但不为所动。外界来来去去的声响,了然于心,但都与己毫无关系,绝不干扰,「所入既寂」,所听进来的音声皆是寂灭相,明明白白,清清净净。然后便到了第三阶段「动静二相,了然不生」。


  何谓动静二相?我们现在念「南无观世音菩萨」,这句圣号念出声音,或者光是心中起念,皆是动心,是名动相,尔后嘴不念,心也不念,没有声,没有观音之名,听到一个什么佛号都没有的境界,这是静相。你们有些人老想入山修行,真把你送到大霸尖山、太武山的深山里,一到夜晚你非吓死不可。一般人习惯尘世中各式各类的混杂声,一旦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天地一片沉寂时,难免惊怕惶恐,但是对于真正的修行人,这倒成了人生难得的一大享受。


  「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念头动没有关系,不动也没有关系;外面打雷地震不算一回事,宇宙毁灭万籁死寂也不算一回事。动来知道动,静来知道静,一切明明了了,觉察无失,但心不动,不起念头,功夫至此,在修行道上已是相当可观,但仍须再接再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如此再慢慢修持下去,清净到极点,寂静到极点,「闻所闻尽」,能够听动相、能够听静相的清清净净那个,也切断了空掉了。于此,常人无法想像,并非什么都听不见,而是什么都听见,但当下什么都空掉,即有即空。然而如此到家了没有?没有。还要「尽闻不住」,连这个空的境界,也不停留执著。如果留滞于此,耽溺空境,使成小乘罗汉,只想偷懒,不肯度生,不是大心菩萨。


  再来,「觉所觉空,空觉极圆」,到此便算开悟了。空的极致,能觉悟的和所觉悟的都空了,空也没有,有空便差。悟是悟了,但并非悟空执空,有相和空相都了不可得,没有什么有不有、空不空的问题。有也不有,空也不空,觉也不觉;也可说已经空了,已经觉了,悟见本来,极为圆满。


  像这样可以说是「空所空灭」,空没有了,不空也没有了,泯绝一切相对的万法名相,统统归于清净,到达「生灭既灭,寂灭现前」的境地。所有我们一般凡夫,日常分分秒秒来来去去的妄想烦恼,宇宙万法生生灭灭的迁流现象,到此一概了结,真正「一真法界」寂灭的本来现前,一切法性清净,自性清净,不假功勋,自然如此。每一个众生都是佛,都是观世音,圆满自在,了无挂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于是便自然超出三界火宅的困囿,完全突破学佛修道的法执,证得宇宙十方三世、一念圆成,天地森罗万象,法法无碍。「获二殊胜」,得到两种不可思议的特殊能力与功德。我们学佛修道,一至于此,那就不须再论什么大澈大悟,功德圆满等等疑问了!


  获两种殊胜与十四无畏


  那么,所谓「获二殊胜」,究竟是那两种呢?「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此时真正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完全升起,同三世无量诸佛所具的大慈大悲之心相互吻合,并且澈澈底底体会到一切众生轮转六道,历种种遭遇,受无量诸苦,亟待救度解厄的需要。慈心以世谛来说,即是父母爱儿女,需要什么就给什么那种无微不至的关心,悲心则是孩子遇难,哭得很伤心,想妈妈、要妈妈给予母爱的抚慰与疼惜。


  观音菩萨由于修耳根圆通法门,证到最极致的成就,得到此二种殊胜的慈心与悲心,因此他能如「法华经」上所言「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以三十二应化身,乃至无量千百亿化身,游行无量世界国土,救物利众,普济群生。而楞严经本处,在谈完耳根圆通的修法后,也说「由我供养观音如来,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并且得到「十四种无畏功德」,能予一切众生无畏之施。所以每一个存在的生命,不管你学佛也好,未学佛也好,菩萨永远站在你的身边,永远活在你心里,解你的难,救你的苦,不必害怕。


  至于这十四种无畏功德,经中原文颇长,暂不一一细举。现在直接来谈谈下一段观音菩萨修获耳根圆通,得证无上菩提道果,所成就的「四不思议无作妙德」。经文如下:


  一者,由我初获妙妙闻心、心精遗闻,见闻觉知不能分隔,成一圆融清净宝觉,故我能现众多妙容,能说无边秘密神咒,其中或现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烁迦罗首;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八臂、千臂万臂、八万四千母陀罗臂;二目三目四目九目,如是乃至一百八目、千目万目、八万四千清净宝目,或慈或威,或定或慧,救护众生,得大自在。


  志公禅师与十二面观音

  首先我们说明这第一种「不思议无作妙德」,「无作妙德」是不假造作而本具的功能与德性,神通智慧一切现成无需他求。


  「一者,由我初获妙妙闻心,心精遗闻,贝闻觉知不能分隔,成一圆融清净宝觉」。这一段请大家特别注意。我们修持观音法mén,开始就靠自己耳根反听自己念佛之声,获得极微妙的心法,明心见性,达到「心精遗闻」的境界,心的功用精炼到极致,根本不胡思乱想,不需靠耳朵听声音,只有一个能听的本性,无依无著,清清净净,安然在此。因此「见闻觉知不能分隔」,你要看那里,便看到那里,无关眼睛开闭与否,山河墙壁不能阻碍,也不必借助什么望远镜、显微镜、卫星电视等等科学工具;你要听那里的声音,都听得到;要感觉什么事物,都感觉得到,身心全体融成一个。它的功能至眼能视,至耳能闻,至身能觉,至脑能思。见闻觉知四样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圆满无碍、无所不能、纯然自在的清净之心,「成一圆融清净宝觉」。一切都是这个具足一切可能性、无限宝贵的本然觉性在作用,「故我能现众多妙容,能说无边秘密神咒」,能示现千百亿不同形貌的化身,随缘宣说各式各样应机的秘密神咒,大悲咒、大明咒、准提咒、白衣神咒,乃至外道有些咒子,也是观音菩萨方便所传,灵验异常。


  大家都知道,我们历史上南北朝梁武帝信佛非常虔诚,他的师父是大名鼎鼎的宝志和尚,亦称志公禅师,我们读济公传这部传奇小说,里面有些故事并不是济公本人的,而是套用志公禅师的故事。


  志公禅师出身如何?史无明载,只「五灯会元」提到有位东阳的民妇,听到树上一个鸟窝里有婴儿的啼哭声,便将他抱回扶养,七岁就依钟山沙门僧俭出家,究竟是谁家的孤儿?还是个问题。志公禅师的神通广大,梁武帝十分恭敬他,怕他年纪大了,将来一涅盘,再也无法朝夕相见,便诏画工为他画像,以为日后留念。画像很苦,你们大都没经历过。以前我们看祖父母这一辈请人画像,要四、五天坐在那里不动,随画师摆布,好苦。


  那个大画师画志公禅师,怎么画都画不起来。原先鼻子这样,画到一半,又不一样了,改过来后再看,竟又变成另一副模样,其他部位亦是如此。这下把这个「画龙点睛」声誉崇隆的大画师搞得焦头烂额,汗流浃背,不得已将笔一摔说:「师父啊!你老人家慈悲慈悲好不好,不要这样,不然我画不成的。」志公禅师说:「我没有逗你玩啊!是你自己画不来。」画师说:「请你老人家的德相暂时稳定下来好吗?」志公禅师说:「你真要画我吗?好,就画吧!」画师拿起画笔,重新要画,仔细一看志公禅师,不得了,竟是十二面观音的庄严宝相。所以日后我们看到的十二面观音像,也可以说就是志公禅师的庄严宝相。


  这个故事就是观音菩萨能现「众多妙容」的实例,而所现不仅限于十二面,「其中或现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烁迦罗首」,任何数目的头面都能显现,都是「烁迦罗」首,功德具足,金刚不坏。并且,既然能现无量之首,当然亦能现无量手臂,「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八臂,千臂、万臂、八万四千母陀罗臂」。母陀罗臂即兜罗棉手,十指尖细,优美柔软,安结法印,妙不可言。现在台湾有些庙子的千手千眼观音,全部的手臂整体看起来好像一只大蜘蛛一样,不合经文描写,未免美中不足。


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方法宣化上人讲解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上面大势至菩萨,说念佛法门,对现在众生是最对机,最为相应。因为经上说:末法众生,一亿人修行,鲜有得道,唯有念佛法门,最易得度。此法门是三根普被,利钝兼收。凡是修持相应者皆能带业往生。比方说一枝竹竿,里面有条虫子,如果逐节咬破钻上去,是费时而费力的。如果能在竹竿旁边咬穿一洞爬上去,那就能省时和省力,这就比喻念佛法门,功简而效速。而且又能普被三根的道理,但只能带宿业往生,而不是带新业。因为在你信佛、知道念佛后,还再造业,那就是明知故犯,罪加三等。非但不能带业往生,还要堕落恶道呢!每个人都要切记!信佛之后,就不再造业!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为何要念佛?因为阿弥陀佛在因地修行时,名叫法藏比丘,当时曾发四十八宏愿,其中第十四宏愿:“愿十方众生,若有称我名者,皆得成佛。若不成佛,我亦不取正觉。”因这个宏愿,所以凡是诚心念佛者,皆得往生极乐世界。

在佛教里有五大宗:教宗、律宗、密宗、禅宗和净土宗。念佛法门就是净土宗。将来末法时期,楞严经先灭,弥陀经最后灭。弥陀经灭后,就只存六字洪名“南无阿弥陀佛”。过一百年后,只存“阿弥陀佛”四字。再过一百年,佛法就完全灭亡。我们现在正处于末法开始的时候,还能得学正法,这真是万幸!所以要请佛住世,常转法轮,使人人都能信佛,佛法便不会早灭。我现在不怕辛苦艰难,来给你们讲经,你们也要打起精神来学习。释迦佛在雪山修行六年,都不怕苦,你们现在有这样舒适的环境来学佛法,怎么可以散慢?要做到一天不听法,如同没有吃饭一样,应该时时精进。听经能开智慧,尤其楞严经,更能开智慧。现在你们已听过二十五圣各述圆通,从何根入手而得证道。你们也要想想从何根入手最相应?观世音菩萨是以耳根圆通法门,最易入手,最易修成。阿难听后,也是从耳根入手修成道业的。

当大势至菩萨说完念佛法门后,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对佛说。

观世音菩萨是以能观之智,来观所观之境。能观之智是自性智慧,所观之境是众生的音声。是苦是乐,是悲是愁,包括种种声音。

菩萨,梵语为菩提萨埵,菩提,译作“觉”,萨埵,译作“有情”。菩萨是能觉有情,也可以叫有情觉,即有情中的觉悟者。因菩萨是自觉觉他,自利利他,上求佛道以自利,下度众生以利他。自己开了悟,更要使令众生亦开悟。

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

我回想过去无量数劫以前,有位佛出世,名号为观世音。我在他的面前发大道心,不求人天福报,乃至声闻缘觉,而是一心求最上乘觉道之果位。观世音佛教我从闻思修之法门修行。闻是能闻之闻性,思是以正智来思惟,不是用第六意识的思想,用坐禅的功夫来修。一味反闻闻自性,注意能闻之根性,就可以渐渐地得入正定。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初于闻中】:最初是由耳根闻性中,下手来修,以耳根为所入之妙门。这“闻中”二个字,要特别注意。不是肉耳之中,不是耳识之中,亦不是意识之中;而是不生不灭的闻性,亦即如来藏性之中。 

【入流亡所】:入流是入流照自性,不向外驰求,心光时常内注。出流是攀缘外尘。攀缘外面声尘,便是生死轮回结缚。不要跟声尘跑,而是收拾身心,回光返照,反闻闻自性,入圣人之法性流。忘却外边声尘,没有动相,就解除第一个动尘之结,叫做入流亡所。亡即解脱,所是声尘。

【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既亡动尘,还要再反闻入流,不能住于静境,因静境是色阴区域。直到动静二境都不生,才能达到所入既寂。这时第二个静结亦解了。声尘完全寂灭,动静二相都了然不再生,就破了色阴。 

【如是渐增。闻所闻尽】:根结既解,渐次再修,增加定力,则能闻之根,亦随所闻而俱尽,没有能受和所受,解去第三个根结,同时亦破了前五识的受阴。

【尽闻不住。觉所觉空】:能闻和所闻既消尽,还有知觉,还有我相,故要再修,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达到知亦不知,觉亦不觉,觉所觉空的时候,就解除第四个觉结。这时能觉和所觉都没有,就全无执著,亦破了第六意识的想阴。 

【空觉极圆。空所空灭】:能觉与所觉既空,还要再修,参究空何所依,至到觉空极圆的时候,能空与所空都消除净尽,就解开第五个空觉,同时亦破第七识行阴。 

【生灭既灭,寂灭现前】:能空与所空都灭,还有个灭字。有灭就有生,故要再修,直到生相和灭相都消尽,才解除第六个灭结。同时亦破第八识阿赖耶识的识阴。生灭二字,总指诸结,因动灭静生,静灭根生。根灭觉生,觉灭空生,空灭灭生,六结就是生灭法。灭相最难解,要灭相全消,才能达到不生不灭,才能亲见本来面目。现在六结尽解,五阴全破,妄尽真露,就是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得证圆通了。


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

在寂灭现前的时候,忽然我超越世间和出世间。六凡众生有我执,三界众生有法执,故都不能超越世间和出世间。我这时就和十方世界融合无碍,尽大地是我自性的光明,尽虚空是我自性的体相。同时得到二种殊胜的境界。


黄念祖居士主讲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章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以上是观音依古佛之教,从浅入深的全部修习过程。也即是从三慧入大定的经过。‘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正是从闻性下手。‘初’指最初下手之处,‘闻中’就是在闻性之中。‘入流’,驰求声音叫作出流,不听外声返闻自耳的能闻之性叫作入流。‘亡所’这是一个极重要的关键。眼睛看见红花绿叶,这些花叶就是所见,耳朵听到钟鸣鼓响,这音声是所闻,肉味是舌根所尝,孔子听了音乐,三月不知肉味,就是忘了舌根的所。声音无动于衷,是观音最初步的忘所。因为耳根能听就叫能闻,能闻的本性叫作闻性。这是单从耳根说,实际闻性也就是全体自性的作用。可见一下手用功,就是从本体上,从自性上用功。这是一个很深入的法门。有的人把它讲浅了。佛经涵义,你深入发挥是好的。如果本是很深的,你讲浅了,就不甚如法了。观音大士在闻性之中‘入流亡所’,就是入了闻性的流,绵密相续没有间断,默照在闻性之中了。入了这个法性的流,就叫做‘入流’。忘记了所闻的声,就叫做‘亡所’。参究自心,在心光内,注在闻性中,入了流,忘记了所听到声音的尘,故称‘入流亡所’了。

这个地方是非常重要。‘所’字呀,是修行的一个关键。在本章之前,佛弟子富楼那问佛:‘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佛就指出,其关键应在于‘因明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能所对立,扰乱生尘,引成尘劳烦恼,于是‘起为世界,静成虚空’。可见清净本然之中,只因‘立’了个‘所’,于是出现山河大地,出现种种众生。问题都由于立了所。本经又说:‘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所一立,心就不能再照了,观世音菩萨照见五蕴皆空,但众生一立了所,有了所见、所闻、所知,都有对待,一切成二,在这以后就不能照而只能想了。所以立了这个‘所’就是众生入迷的根本。现在我们要回头,要觉悟,就必须从忘掉这个‘所’开始。后头更有许多层次的‘所’,一层一层地把这个‘所’忘掉。第一步是什么呢?先忘掉我们所闻的声音这个尘,把这个‘所’忘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听见音声,就分别呀,这个音声是美呀?是丑哇?是噪音哪?是乐音哪?爱听不爱听啊?这是顺我的,是称赞我的。这是批评我的,毁谤我的。于是许多烦恼都来了。由于所闻的声音,增加你很多烦恼。这个是什么呢?这就是背觉合尘哪!你本来是佛,本来平等,一切事究竟坚固。现在你就完全违背了,你就被这个声尘所迷惑,而生出无边烦恼,生出无量是非分别。这不正是背觉合尘哪!那么如果你返闻哪,自心不在这一切音声上头,自心所向者,不是向外,你回呀,回转来,不去听那个声音,而是去用耳根听我的能闻的本性,这就是返闻了嘛!返回来了。能闻者是谁?这个谁那就是你的闻性,你的主人翁,你的本来面目,就是你的本来的觉性,就是你的本来的妙明真心。因此这就是背尘合觉的开始。这是两条道路:你到底是背著觉悟向著外尘,还是背开外尘向著觉悟呢?观世音菩萨就是从耳根闻性之中下手起修,念念内照,于是入于返闻照性之流。于是自己自然离开声尘,也即是忘记了所闻,而‘亡所’。这只是初步功夫的相应,因智光内照,而显定力,这是功夫。声尘自亡,这是效验。永嘉禅师说:‘流非亡所而不入,所非入流而不亡。’也即是,不能亡所就不能入流,不能入流也就不能亡所。可见‘入流亡所’是修证圆通的总诀。

‘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楞严说通》解释为:‘前之亡所,且唯亡动。今之既寂,乃是动结已除,静结方显也。既寂之后,加功进力,反闻功夫,展转深切,以至寂静亦亡,则动静二尘,迥然双脱矣。’这就是说:亡掉了声音,这是亡掉声尘的动相,动相不能妨碍自己,于是解了声尘的动结,但动相一除,马上显出声尘的静相,这是声尘的静结。仍是外尘的结缚,必须继续入流,返观闻性,来解除掉。所以我们在修行道路的任何地方,都不能停步不前。当动相消除不能为碍之后,自然出现静相,若留恋这个静相,还是有所著,所以需要更进一步。不住于静尘,仍是返究能闻静尘者是谁(也即知静的人是谁)?若心住静尘,即是闻静尘,是出流,而不是入流了。若能返闻自己能闻静尘的闻性,于是静尘也不能为碍。声尘的动静二结,一齐解除。故云‘动静二相,了然不生’。

憨山大师在《通议》中,有极精妙的解释。如下:‘六根顺流(出流)奔境,故随情造业。今于耳根思修,则不缘外境矣。入流者,返流也。谓逆彼业流(业流即指顺流(出流),谓驰向外境声尘,随情动念,造种种业,所以叫做业流),返观闻性,则不由前尘(当前外境的声尘)所起知见(不为声尘起心动念)而闻性现前,尘境遂空,故曰亡所。’这又说明了非入流不能亡所,非亡所不能入流。

下云:‘且未观闻性之前后,以境(指外境)有动静,则听不出声矣。今观闻性寂然。则境(指返观所缘之内境,即闻性)无动静之相。故曰“了然不生”。’大师所说的妙谛,一时不易领悟,所以再引证一段唐代高丽国普照禅师《修心诀》中禅语,来辅助发明。禅师开示:‘且入理多端,指汝一门,令汝还源。汝还闻鸦鸣鹊噪之声么?’曰:‘闻。’曰:‘汝返闻汝闻性,还有许多声么?’曰:‘到这里,一切声,一切分别,俱不可得。’曰:‘奇哉!奇哉!此是观音入理之门。我更问你,你道到这里一切声,一切分别,总不可得。既不可得,当伊么时(彼时),莫是虚空么?’曰:‘原来不空,明明不昧。’曰:‘作么生是不空之体?’曰:‘亦无相貌,言之不可及。’曰:‘此是诸佛诸祖寿命,更莫疑也。’以上广引古德的心要,只是希望读者,对于观音返闻自性入理之门,有一个正确理解。

由于目前修行人中多有急于求成的偏见,走上歧路。因此介绍二件实际经验,请参考。

(一)圆瑛法师,他是中国佛教协会的第一任会长。他提到:他在二十一岁的时候,从福建到了苏州,参一位大德叫作冶开和尚,学禅。他就参‘什么是我本来面目?’他连参三年,决心要见本来面目,了此生死大事。等到他三年之后,二十四岁的时候,闭关打禅七,一心参究,到了吃东西也不知道滋味的程度。一切时一切处,自己的心光就照著这一句话头上。‘什么是我本来面目?’‘什么是我本来面目?’到了第十天的下午,打了二板香,止静之后,参究间得力,心身忽然空了,身也没有了,心也没有了。啊,内外都虚融,环境也没有了,入了一种定境。这个时候的法乐,非言语所能形容啊。可是一动欢喜之心,境界就消失了。底下再一枝香,还想达到这个境界,没有了,一直都没有了。等到圆满之后考工时,报告了这个情况。说了之后,冶公老和尚说:‘你以后还想要求得这个定境吗?’他说:‘是呀。’老和尚就警戒他:‘切不可求,若求则魔得其便。’所以这是很重要的话。吸取前人的经验,免得走错路。我们修行人不少哇,所谓修行者如牛毛,得道者如麟角。这个话我们要注意呀!天下有多少牛?牛有多少毛?修行者像牛毛那么多,成功的呢,如麒麟的角。谁见过麒麟?麒麟的角有几个?极言其少。就是因为修行的道路很长,又多有歧路(岔路),所以我们应该重视前人的宝贵经验与开示。你有求,魔就得到机会了。圆瑛法师谨遵师教,当二十八岁时,在浙江天童,也是打禅七,在第八天晚上,这个清静境界又出现了,比以前更殊胜,其乐也更微妙希有,从此相信宗门真有奇特事,再读《楞严》,以前所不懂的就都懂了。底下他说,可惜以后我在庙里担任职务,重兴道场,办理慈善事业,主持佛教会,以致误了禅功。‘未明白本分上事’。老法师十分谦虚,我们赞叹。他越是真实,我们越赞叹。现在有的人自夸三关齐破,我们对于他要先打一个问号。

(二)以前我在广化寺讲《净土资粮》之后,有一位年长的女居士,她面目枯槁,形神憔悴,心神惶恐,精神紧张。她告诉我说:‘我一生念观世音菩萨,我就想能看见观世音菩萨。等我真的看见观世音菩萨,谁知从此不得了了。我现在简直活不成了。成天眼前都满是怪相,不知有多少都在追著我,围著我。请来多少人坐在自己屋子里,还照旧是看见许多怪相,我白天不能休息,晚晌儿不能睡觉,我简直要死了。’后来她说有人劝她念大悲咒来对治,问我怎么样?我说:‘你不要念咒来对治,俗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对治的话,这个结就更紧了。’我就对她说了一则公案:‘有位古德在深山中看上了一个清幽之处,他就造个茅蓬住下来,谁知各地实修的人,闻风而至,很快就搭起了一片茅蓬,成了一个共修的道场,此地本是山精野鬼等居住之地,他们要赶走这些外来户,所以日现怪异,大众十分惊恐,无法静修,纷纷请求迁居,但古德不动。三年后,一夕晚坐,有一僧说:“现在很安静,一点也不闹了,看来还是老和尚对了。”这时古德笑著说:“野鬼伎俩千般有尽,老僧不闻不睹无穷。”’于是我对她说:‘您就用这个不闻不睹的方法吧。’她要求我女儿把古德这两句话写给她,当这个字条送到她的手中时,马上所有一切怪相顿然完全永不再见了。可见对于瑞象、神通等等的希求心是十分有害的。

所闻‘动静二相’既已‘了然不生’,所修之法,加功渐进,定力加深。如《通议》所说:‘“如是渐增”等者。由境寂灭,复增现行,以所闻声尘既无动静(皆不可得),则此闻根亦泯,故曰“闻所闻尽”。’因为声尘是我们所听到的,咱们能听到的是耳根。现在声尘的动静两结齐消,所剩下的只是能闻的耳根,这根也是结。根与尘相对了然不生,就没有外相,既然外相消除,内相也随之而同尽。于是‘泯然豁然,无复内外,即根尽之相’(以上是《说通》句)。于是破了根结,又进一步了。此时先得人空。‘尽闻不住’,所闻能闻俱尽,就是‘尽闻’。但决不半途而返,要一往直前哪。根尘都没有了,怎么知道的?自己有觉嘛,觉到的。由于智慧嘛,所以能觉。觉照,照到这个根尘俱空。所以由于能觉,才知道根尘都空了。现根尘俱尽唯剩一觉,若住此境,但得人空,未得法空,永堕无为深坑,所以‘不住’。唯当加功再进,透过此关。当能闻与所闻,都消除之后,根同尘都一齐迥然脱落,当前出现的是清湛纯一没有边际的境界。这个境界正是自己所觉到的。既有所觉,必有能觉,能觉即是能观照这个境界的智慧,有能觉与所觉,这就又是一层能所。‘尽闻’是能闻与所闻的尽除,破了根结。达到根尘齐泯的境界,能照这个境界的是能觉,属于般若。若住于这个‘尽闻’的境界,还有能觉与所觉,能觉的智与所觉的境相对,这就是能所仍存,智境相对,仍是障碍。不能吝惜此智,都应舍弃,来破除法执。《通议》说:‘根尘双泯,为尽闻处。而亦不住尽闻之觉,更增观行。根尘既泯,而此观智亦亡,故觉所之觉亦空,此空观智也。’憨山大师说,尽闻则根尘皆尽,不住则继续进修,所觉的境是根尘齐销,了不可得,所以能觉没有对待随之也空,所以‘觉所觉空’,于是破了觉结。


修行一法,贵在有长远心


虚云老和尚1953年禅七开示


修行一法,贵在有长远心。过去一切诸佛菩萨,莫不经过多劫修行,才能成功。《楞严经·观世音菩萨圆通章》曰:“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由此可见,观世音菩萨不是一天两天的时光就成功了的。


同时他便公开的将他用功的方法讲给我们听。他是楞严会上二十五圆通的第一名,他的用功法子是从闻思修,而得耳根圆通,入三摩地。三摩地者,华言正定。故他又说:“初于闻中,入流亡所。”这种方法,是以耳根反闻自性,不令六根流于六尘,是要将六根收摄流于法性。故又说:“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又说:“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这意思即是要我们把这反闻的功夫不要滞疑,要渐次增进,要加功用行,才能得“觉所觉空,空觉既圆,空所空灭,生灭既寂,寂灭现前”这种境界。既自以反闻闻自性的功夫,把一切生灭悉皆灭己,真心方得现前。即是说“狂心顿歇,歇即菩提”。


观世音菩萨到了这种境界,他说:“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我们今天学佛修行,也要这样先把自己的功夫做好,把自性的贪嗔痴慢等一切众生度尽,证到本来清净的妙觉真心。然后上行下化,如观世音菩萨这样的三十二应,随类化度,才能有力量。


所以观世音菩萨,或现童男童女身,化现世间。世人不知观世音菩萨业已成佛,并无男女人我之相,他是随众生的机而应现的。但世间人一闻观世音菩萨之名,都觉得有爱敬之心。这无非是过去生中持念过他的圣号,八识田中有这种子,乃起现行。故经云:“一入耳根,永为道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