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国外翻译过来的恐怖故事,看你能坚持到第几个?

诡吓2019-09-07 06:00:00




有一对父母因为工作忙而雇了一个全职保姆在家照顾小孩,上任后,接连几天保姆都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里有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有人要伤害宝宝...”

然后挂断。

保姆一脸惊慌的跑到宝宝的房间,但每次都发现宝宝在摇篮里恬静的睡着。  终于有一天,电话挂断之后,保姆没有去宝宝的房间里查看,就跟那个故事狼来了一样。但是她也受不了了,报了警,让警方定位这个人,不一会儿,警方给了回应:女士,那个男人的电话...是从房子里面打来的...


我在一家精神病院工作,最近为了防止病人自杀,医院决定将所有的门把手全部更换,但这些新门把手唯一的问题就是它们经常会出故障卡住,把人关在房间里面,通常是洗手间的门把手出问题。

一天,医院正在开会的时候,我们听见走廊尽头有人在尖叫,喊救命。

匆匆赶到之后我们发现原来有人被门把手反锁在了洗手间里面,这人正不停地砸门,尖叫。

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女人,隔着门,我们不停的告诉她要冷静,同时我们也准备从外面用钥匙把门打开,可钥匙不知为什么也不起任何作用,感觉那钥匙像驴唇不对马嘴似的。我们以为维修部换门把手的时候也不小心把门锁给换了。

洗手间里的那个女人已经越来越歇斯底里了,我们开始听见她用自己身体猛烈撞门的声音。我们立刻让人去维修部找万能钥匙,与此同时,有几个人打算从外面踹门想要把门踢开。

我们大喊着,让那个女人离门远一点,但我们只能听见这个女人在洗手间里砸墙,摔东西,尖叫的声音。她太害怕了,害怕到连我们的声音都听不见的地步。

可突然间,洗手间里面陷入了一片死寂,小小的洗手间霎时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我们更害怕了,大家都开始踹门,可不论力度多大都无济于事,有的人甚至想要去找斧子。

在度秒如年的几分钟后,维修部的人终于拿着万能钥匙来了。可奇怪的是,他一来这门就自己开启,连钥匙都不需要。我们立刻冲了进去...

可是里面空无一人。

所有的东西都在原位摆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们把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但是什么异常都没发现。我们立刻快速的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所有的员工和病人都在,一个不缺。


一对夫妇买了一栋中古洋房,房子价格低廉,各方面条件都无可挑剔。

开始居住没多久,老公在走廊发现了一只红色蜡笔。

夫妻两人并没有孩子,老公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想说大概是上一任房客所留下来的吧,就随手把蜡笔丢到垃圾桶里去。

过几天,老婆又在走廊上捡到了红色的蜡笔,老公不解的跟老婆说:「我明明丢掉了啊?」

这一次他还特地把蜡笔丢到外面的垃圾场去。

又过了几天,夫妻俩再度在走廊发现了红色蜡笔。

这附近应该都没有小孩子,但这的确是同一只红色的蜡笔,夫妻俩觉得很怪异,于是就开始调查蜡笔掉落的附近。

一查之下,在蜡笔掉落附近一面墙壁上发现有水泥涂抹过的痕迹,於是夫妻俩就请工人来把墙壁敲开,里面竟然是一间空无一物的小房间,飘着一股异臭。

用手电筒照过去一看,房间的墙壁上用红色的蜡笔写满了…

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妈妈对不起放我出去…


很讨厌邻居家的那条狗,准确的说不是讨厌,是恨。

一只大黑狗,站起来能一口咬断我的脖子,不知道邻居什么时候开始养的,只知道每次一见它,它就跟得了狂犬病一样朝我不停地吼。

疯狗的声音像一个泼妇歇斯底里的咒骂,它的嘴里不断往外躺着粘稠的口水,黄色的牙齿锋利无比,浑浊的狗眼,脏兮兮的毛像是扒下来的死人皮,看着简直让人作呕。

好几次,他差不点扑上来咬死我。

别人经过它的时候它都趴在地上,萎靡不振,只有我经过的时候它才会腾地立起来。

几次跟邻居交涉无效后,我忍无可忍。终于有天晚上煮了一大盆滚烫的辣椒水,趁着邻居睡着了,一股脑全都泼在了它的身上。

看着它痛得满地打滚,眼珠子被烧烂,浑身的皮都脱落了下来,冒着烟,别提有多解恨。

回到家,我吹着口哨走进卫生间里,把身上的味道去掉就完事大吉。

但就在这时,我看到在镜子中,我的身后无声无息的站着一个蓬头散发的白衣人,白色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我。

那只臭狗可算是死了,每回它的叫声吵得我都找不到你家的门。


大雾

我在湖心的一叶扁舟上

他们行动迟缓

我能毫不费力的甩掉他们

不光是我的家人,似乎整个小镇都没能幸免

他们围住了整个湖

他们在不出声的盯着我

我报了警但那已经是几小时前的事了

我还是心存希望,希望有人能来

他们似乎无法游泳

湖很浅

你可以肩膀不沾水的走到我的船前

我希望他们不要意识到这一点


曾经深爱的女友走得太突然,死时她的血像玫瑰花一样在雪地上盛开。他无法忘怀,夜夜辗转反侧,心撕心裂肺的痛,经常一个人在她坟前低声地哭泣。

一日,他找到了一个道士,想再见女朋友最后一面,告个别。道士做法后告诉他:今晚午夜,他们以前最喜欢约会的那个公园长椅处,女朋友的灵魂会来见他。

午夜的时候,他精心打扮了一番,昏黄的路灯下,他西装革履,手里捧着她最喜欢的花。

他看了看手上特意新买的表,快到午夜了,女朋友从不迟到。

但就在这时,他看到女朋友蓬头散发,张着血盆大口从黑暗中朝他扑来。

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女朋友的鬼魂紧追不舍,他爬起来,大叫一声,胆丧魂飞的跑了。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女朋友停了下来,站在了原地。

“傻瓜,以后不要再想我了...”

一滴又一滴泪水划过了她的面颊。


女儿:“妈妈,要怎么样才能让心爱的男人留下?”

妈妈:“丫头,要锁住男人就要锁住他的胃。”

女儿:“假如他还是要走呢?”

妈妈:“那就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割掉他的舌头,把他绑住,切开他的肚子,然后再锁住他的胃。”

“哦...”女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乖...”母亲摸了摸女儿的头,两人站在父亲的坟前,会心地笑了。


妻子将丈夫谋杀,并将其伪造成了一场意外,顺利获得全部家产。

但次日梦中,妻子梦见丈夫浑身鲜血从黑暗中爬来索命,大惊,遂找一道士,寻破解良方。

道士掐指一算,道:“你丈夫死后的第七天会回来索命,我给你些符咒,你回家贴到窗户上门上,晚上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都千万别把窗户打开,一直躲到第八天日头出来才行。”

妻子照办。

第七天晚上,午夜开始,窗户外鬼哭狼嚎,丈夫果然来了,他趴在窗户上,低沉的声音似是在她耳边低语,鬼魂尖叫声穿过墙壁,吓得她躲到了衣柜里。但是任凭怎么闯,丈夫的冤魂却被符咒挡着进不来。

第八天,妻子一看表,已经8点。她大笑的打开窗户,但这时,一只冰冷的手抚摸了她的脖子。

“亲爱的,你不知道么,今天是阴天。”


(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