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灵异怪谈之与尸共枕

木偶诡异漫画2018-05-18 15:50:23

我家后山有堆孤坟,修缮得很好,爷爷说它压着山里的凶脉,有了它村里的人才能平平安安。

每逢初一,爷爷都会带着我去上香,烧完纸就摸着我的头说,再过几年,爷爷就留不住你了。

我听他说这话就会哭,说那也不去,就留在爷爷身边。

爷爷听了笑得很开心,摸着我的头说,“你可是小驸马,等十五岁了,你媳妇就会来喊你。”

小驸马是我的小名,不懂事的时候小伙伴们喊起来觉得特别神气,大点后听着就特别扭,我让他们不许喊,后来真的就没人再叫了,好像在怕什么。

眼看就要满十五岁,爷爷让我退学回家,不知道为什么,半年来村里的人都怕我,不管是长辈还是小辈,看见我都唯唯诺诺。

爷爷也变得奇怪起来,给我准备了一身新郎官的衣服,外面是红色,里面是白色。

离我生日还有七天的时候,他让我试穿了衣服,好像真的要结婚的样子。但新郎官有了,新媳妇呢?

虽然觉得爷爷是老糊涂了,但心里还是蛮期待,要是真有媳妇,她会是什么样子?

我念书的时候同桌就有个女朋友,天天牵手,还看见过他们躲着亲嘴,想想都羡慕,要是有媳妇,自己也能亲她小嘴。

只是不知道媳妇儿长得好不好看,想到这里,又担心起来。

最后一天,爷爷开始交代一些东西,让我去了要听话,不能捣蛋,好好过日子。还给了我一只银手镯,说家里没啥值钱的东西,手镯是奶奶留下的,将来给我媳妇儿。

我好好的收着,整天就坐在门槛上看着村头,盼着新媳妇来。

可是我没等来新媳妇,村里却出事了。

那天夜里突然下起了暴雨,雷声不断,第二天村长就在外面鬼喊辣叫,爷爷披了衣服起来开门,他进门就喊:“三爷,坟塌了。”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爷爷当时的脸色白得吓人。后来村里的人都往山上跑,我也跟着爷爷去看。

孤坟塌了,青石墓碑从中间裂开,碎石落了一地,塌陷的地方露出个大洞,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爷爷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才喊我过去,让我下去看看里面有什么。

我吓得脸色铁青,打死都不肯去,说有那么多大人,凭什么让我个小孩去。村里的人都不作声,爷爷说坟里只有我能下。

我还是不去。

他的脸顿时拉了下来,问我媳妇还要不要,不去的话就没新媳妇了。

这些天我脑袋里装着的都是媳妇儿,被他一吓唬,还真的怕媳妇儿没了,打了手电缩手缩脚的爬了进去。

昨夜下过暴雨,里面全是泥水,而且进去后发现洞有点深,我用嘴咬着手电低头往前爬,又冷又脏,也顾不上害怕。

突然,头撞到一个东西,我抬头看了一眼,吓得怪叫起来。

手电光照过去,看见一张苍白的死人脸,眼睛瞪得老大,直挺挺的站着。

爷爷听到声音,在外面问,我吓得来不及回答,转身就往外爬。到洞口的时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说看见死人了。

四周顿时一阵死寂,爷爷问我看清是谁了,我抹着眼泪说没看清。那种情况下,能看清才怪。

但爷爷很快就拿来一根绳子,让我进去拴住尸体,他们从外面拉出来。

我打死都不去,就算没媳妇儿也不去。爷爷气得只拍大腿,最后只能自己去,不多就拖着一具尸体出来。

“二赖子!”有人认出来,喊了声。

我哆嗦着看了眼,果然是二赖子,他不是我们村的人,是几年从外面跑来的,平日里游手好闲,东家摸到西家,村里人都恨得要死,现在死了,不知多少人要拍手叫好。

爷爷没上来,折头又爬了进去,片刻后抱着一具小棺材出来,打开后里面有个红色的小人,眉心钉着一根木钉。

“三爷!”村长看见小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大伙儿的脸色也都变得煞白。

爷爷的手哆嗦着,声音发抖的说,“多少年了,还是不想放过咱们啊!”

我还在想小棺材有什么可怕的时候,爷爷站起来说,“来几个人把二赖子抬到村头磨盘,家里养狗的都拉到磨盘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怕也没用。”

苏家村不大,只有三十多户人,但都姓苏,出点事都很团结。不到傍晚,磨盘就搭起了个棚子,二赖子的尸体就放在里面,周围拴了十几条大狗。

可平日里满村跑的大家伙们,今天都特别安静,夹着尾巴趴在地上呜呜的叫。

爷爷拉着我回家,让我换上新郎官的衣服,村长和几个小伙子在院里烧了那具小棺材,里面的小血人也给捣得稀烂。

傍晚爷爷换了身衣服,吩咐躲在屋子里,不管谁喊都别出声。我不安的看着身上的衣服,问是不是媳妇儿来了也不开门么。

爷爷笑了笑,很勉强,重复了遍刚才的话,我说记住了他才从外面锁了门。

晚上我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新郎官的衣服搁得难受,但还是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村头的狗都开始狂叫,不一会鸡鸭牛都叫了起来,那声音凄厉得让人毛骨悚然。

我很奇怪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想起爷爷的话还是没敢出门。

家畜叫了个多小时,村里才变得死寂,就在这时,我听见院子里有声音,偷偷拉开窗帘看了眼,有几个黑影从我家大门出去。

后半夜的时候,外面又下起了大雨,雷声滚滚。我缩在床头瑟瑟发抖,天明的时候才从窗户爬了出来。

外面雨已经停了,但整个村子都没了声音。我怕弄脏衣服,从外面开了门换掉新郎官的衣服,撒腿就往磨盘跑。

拐过弯道就看见村长倒在地上,旁边的雨水血红血的,我害怕的走过去,看清后吓得怪叫一声,跌坐在泥水里。

村长的眼睛鼓愣愣的瞪着,脸色煞白,眉心的位置插着根木钉,早已没气了。

爷爷!

想起爷爷我也顾不上怕了,连滚带爬的往前跑,到磨盘的路上全是尸体,都是村里的人,眉心都钉着木钉。

磨盘边上更是躺满了尸体,十几条大狗也没能幸免,地上到处都是血。

“爷爷!”我边哭边喊,不停的在尸体堆里扒着。

到棚子前面,看见二赖子的尸体被挂在横梁上,歪着脑袋,寒风里不停的左右晃悠。

我忘记了害怕,身上全是血红的泥水,不停的找,可是没有一个活人,也不见爷爷。

最后哭累了,我坐在血水里,不停的喊着爷爷。就在这时,棚子下面的枯草里有人喊了声:“石头哥!”

我急忙看过去,苏东从青棚下面爬出来,满脸都是血水,出来后嚎啕大哭道:“都死了,都死了!”

他一哭,我也跟着哭起来。好一会才哽咽着问他有没有看见我爷爷,苏东点了点头,指了指山上,“三爷爷追着害我们的人去了后山。”

我翻爬起来就往后山跑,东子也跟在后面。

荒坟前一片凌乱,还有不少乡亲们的尸体,我扑到坍塌的坟前,看见爷爷躺在泥水里,身上全是抓痕,翻卷的皮肉都是黑色。

我冲过去将他抱在怀里,哭得撕心裂肺。但这时爷爷突然动了下,艰难的睁开眼问我,“村里的人呢!”

东子哇的又哭了起来,“都死了,三爷爷,我爹我阿妈都死了!”

“好孩子,别哭!”爷爷挣扎着坐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个塑料袋塞到我怀里,“拿着它,去找你媳妇。路上别让任何人看见你们,记住,别去报……”

爷爷说到这里,喉咙里咯咯作响,说不出话来,眼睛也瞪得滚圆,脸色发青,突然将我推开,从怀里掏出一根木钉,猛的插在自己眉心。

我的天,在那一刻塌了,双眼血红的扑在爷爷身上嚎啕大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子已经不哭了,捏着拳头说,“石头哥,我们怎么办?”

我清醒过来,想把爷爷的尸体拖下山,可是太重了。而且就在这时,远处的山路上来了几个黑衣人。

东子眼睛瞪得滚圆,指着他们就要喊,我赶紧扑过去捂着他的嘴,也不敢站起来,一路爬回村子里,躲到青棚的枯草下面。

不多时几人果然来了,脸上都带着面具,看不清模样,只听见有个人说:地脉已经好了,加上苏家人的血祭,应该差不多。

几人点了点头,割断拴着二赖子的绳子,扛着尸体匆匆离开。

我和东子大气不敢出,等了半个小时才爬出来,挨家挨户的去找,但不管是人还是家畜,全都死了。

家畜被扭断了脖子,留在家里的孩子都被吊在房梁上,大人都是眉心插着木钉。

天,又下起了雨,我和东子站在雨里瑟瑟发抖,整个苏家村只剩我们两人了。

东子哭着说,“石头哥,我们要报仇!”

我狠狠的点头,要报仇。

东子哭累了,我才想起爷爷的话,拉着他回家找到爷爷说的匣子。

上面有把很奇怪的锁,我打不开。只能找了个书包把东西都装在里面,出门顺了铁锹,想要上山将爷爷他们埋了。

但刚到院子里,后山就隆隆作响,无数山石崩飞下来,东子怪叫一声说山要塌了。

我脸色也变了,丢了铁锹,抓起书包拉着东子就往村口跑,途中顺手将村长眉心的木钉拔下来揣在怀里。

背后轰鸣不断,刚跑出村子,整个后山就落了下来,苏家村瞬间被泥石流掩埋。东子和我远远看着,边抹眼泪边走,嘴里喊着亲人。

走到山里,累了,也忘记了难过,东子这才问我要往那里走,我也懵了,爷爷没说地址,要是住在大城市里,茫茫人海可要怎么找?急忙从书包里翻出塑料袋,里面有张老旧的羊皮地图。

我和东子都看不懂,好在认出了山沟里的小河,有根红线顺着小河延伸,但爷爷从小就跟我说,那条河通往十万大山,从来没人能进去。我媳妇家难道在大山里?

虽然拿不定主意,但已经是无路可走,我们来到河边,顺着河走,越走越荒芜,树林越密。晚上我和东子又累又饿,缩在树洞里瑟瑟发抖,外面就是各种野兽咆哮的声音。

不多时还来了两只大老虎,蹲在外面不走,东子跟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夜里实在太困了,加上年幼没有什么意志力,两人都睡着了。

庆幸的是第二天我们还活着,大老虎不见了,树洞外多了几只野兔,我和东子饿得不行,但生了半天火都没着,只能吃生的。

往后几天,我们顺着小河翻了很多山,走了很多路,那两只大老虎一到晚上就出现,第二天都会留下食物。

知道它们是在保护我,心里也不怕了。第七天的时候我和东子身上全是伤口,衣服早已破破烂烂,长时间吃生食,肚子开始疼的难受。

而远处依旧是十万大山,东子和我都绝望了,他肚子疼得在地上滚,哭喊着说,“石头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抱着他,“你不会死,苏家村只剩我们两人了,我们还要报仇。”

东子没死,但我们越来越消瘦,每天只能走出少许的路,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前面终于变得开阔,鸟语花香,远远处看到一片青砖碧瓦,像是以前地主家的房子。

我拖着东子爬了过去,到门口的时候因为紧绷的神经放松,都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有个女孩惊叫,然后大喊:“小驸马,是小驸马来了!”

醒来的时候是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家具,旁边就是东子,我们身上的衣服都换了,伤口也包扎过。

很快东子也醒来,揉着眼睛问:“石头哥,这是你老婆家吗?”

我也不知道,穿了鞋子偷偷打开门,外面立刻出现一个女孩,穿着好像古代的丫鬟,看见我就掩嘴轻笑,“小姑爷,小姐出门去了,过几天才能回来!”

我傻乎乎的笑了笑,有些不习惯,但应该是媳妇家,只是这架势,难道是逃亡山里的大地主?

既然是自己媳妇家,我也没多想,肚子饿得实在难受,就问小丫鬟有没有吃的,她点点头,转身走了几步眨眼就不见了。

东子和我吓的大张着嘴巴,赶紧关了门,躲在后面发抖。

不多时外面就传来敲门声,还是刚才的小丫鬟,我声音发抖的问:“你是人是鬼,怎么突然就会不见了,我告诉你……你别进来。”

“小姑爷,奴婢是给你送吃的来了!”

我和东子脸色发白,脑壳上全是冷汗,但东子比我年幼,抓着我的衣裳只会抖,我只能咬牙站起来。透过门缝,刚才的小丫鬟后面还跟着几人,手里端着烧鸡,猪蹄之类的东西。

“石头哥,我饿!”东子不停的吞口水,可伶巴巴的。

可能是年幼的关系,面对美食的诱惑,我还是把门开了,她们也没拿我们怎么样,东子和我才放开大吃。

东子吃着吃着突然停了下来,抹着眼泪说,“石头哥,我想我爹妈!”

“我也想爷爷!”

说着两人都哭了起来,边哭边吃,最后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吃累了,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恍恍惚惚间,我听到房间里有脚步声,服侍我们的小丫鬟在讲述发现我们时的情形,最后说,他们一直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然后听见一个很好听的声音轻轻嗯了声,我艰难的睁开眼皮,看见有个仙女似得大姐姐,长得特别漂亮,好像电视里走出来的大美女。

但我实在太困了,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醒来后,我和东子接受了现实,但我把苏家村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的记载脑海里,只要有了稳定的生活环境,我和东子就会踏上复仇的路。

然而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习惯这里的生活。

我媳妇的家特别大,人也特别多,不管我和东子去到那里,路上的人都要停下来,恭敬的让路,几天来我们也忘记了伤痛,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遗憾的是到现在都还没见过我媳妇儿,不知道那天看见的美女姐姐是不是她。不过东子很快就发现了好玩的地方。

后山里有很多小动物,他看见过一只小狐狸,白天我们偷偷跑了出去,带了水果设了陷阱,两人趴在大树上,中午的时候小狐狸果然嘴馋跑了过来。

噗通一声就被绳子给套住了,我和东子欢喜的跳下来,准备抓回去玩儿。可是刚下树,小狐狸就咬断绳子,跑到土堆上,恶狠狠的盯着我们,开口就说,“你们给我等着!”

动物口吐人言,我和东子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跑回家,整天都不敢出门。就连服侍我们的小丫鬟都奇怪了,偷偷议论小驸马怎么突然转性了。

我们躲在屋里,无聊的翻自己的包,看见那根带血的木钉,心情顿时落了下来。

苏家村的人都死在木钉上,但爷爷是用木钉自杀的,其它人也是这样吗?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自杀?

东子和我都想不明白,但知道木钉是关键,好好的收了起来。

“石头哥,我觉得二赖子也有问题!他本来就不是我们村的人,还偷偷爬进孤坟里,是他害死我爹妈的。”东子气愤起来。

我点点头,二赖子的尸体被黑衣人带走,绝对有问题,但杀害苏家村的凶手,还是那些黑衣人。

捣鼓了半天,匣子还是没法打开,我把东西收起来藏在床底下,想等媳妇儿回来了给她看。

下午我和东子又闲不住了,但小狐狸的事吓得不敢上山,就在花园了玩,突然看见水潭边有个光屁股的小孩儿,好奇的跑过去看。

但才过去小兔崽子就朝我们吐口水,我来了性子,两人把他捉住,狠狠的在屁股蛋上扇了两巴掌,那小孩儿哇哇大哭,我们赶紧给放了,可一眨眼他就不见了。

“石头哥,你有没有发现,你媳妇家太怪了!”东子有些害怕。

我仗着大哥的势头,摸摸他的头,“见怪不怪,反正没人敢说,咱们到山里去玩去!”

两人一合计就跑山里了,不过遇到小狐狸的地方没敢去,跑别的山去了,眼看天色发黑也没逮到什么东西,肚子也饿了,准备回家吃饭,但就在这时看见远处有个金色的土堆,东子和我好奇,爬到上面左看右看,以为是座金山。

两人挖了半天,掏出个大坑来,但发现只要刨出来,土就变成了普通的泥巴。

白费功夫,我们都特别生气,站在土堆上撒了泡尿。

然而就在这时,土堆里传来一声惨叫,我和东子吓得滚了下来,土堆炸开,里面飞出一具黑漆漆的大棺材,追着我们不放。

我吓得脸色铁青,怪叫着往家里跑,但后面的棺材紧追,到门口撞开门就跑了进去。正好遇到丫鬟打着灯笼,好像要找我们,看见后面的棺材,立刻喝了声:“放肆!”

老棺立刻停了下来,里面传来个愤怒的声音:“让你家小姐出来,今天老子非要说个理。”

丫鬟小绿哼了声,“小姐不在,你过几天再来!”

老棺里的东西哼了声,瞬间飞了回去,我和东子脸都白了,往后几天都不敢出门,我媳妇家周围不是怪异,而是吓人。

第三天,小绿大早就把我叫起来,让我换了衣服,说小姐要回来了。

我一听要见媳妇了,心里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她回来,我就能打听是谁害了苏家村,怕的是她要是长得丑怎么办?

毕竟娶媳妇是一辈子的事,都希望漂漂亮亮。

中午,府上的人都站在门口,那阵仗吓得我跟东子都不敢抬头,不多时远处出现一顶红轿,停在门口后上面走下来一个白衣女子,我知道那就是媳妇儿,不过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

小绿上去附耳说起悄悄话,时不时朝这边看,弄得我都心虚了。

从没见过媳妇儿,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呆呆的站着。白衣姐姐路过旁边的时候,冷冷的开口:“跟我来!”

我和东子急忙跟了上去,她到客厅后坐在上位,就让我们站着。

东子不停的掐我,让我说话,心里正想着说点什么,外面突然来了几个人。

最先来的是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杵着根枯木杖,身边跟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女孩,长得水灵灵的煞是好看。

但老头面色不善,进来后气冲冲的哼了声,自个儿坐到下面。

这还没完,随后又来了个老头,胖得像个圆球,后面跟着个不穿衣服的小孩儿,正是哪天被我打屁股的小鬼头。

他进来后就双手叉腰,瞪着我和东子,气鼓鼓的。

随后是个大汉,身上穿着长袍,他一来客厅里的温度就降低了很多,看都不看我们,也是自个儿坐下了。

媳妇儿喝了口茶,我低着头去看,还是没看清容貌,不过就是那天迷糊间看见的仙女姐姐,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几位同时上门拜访,不知道有什么事!”我媳妇喝完茶,不急不慢的问,声音特别好听。

圆滚滚的胖老头一听就站了起来,唾沫星子横飞,指着我和东子说,“我孙子来你家玩,却被这两小子打了一顿,你说这事怎么办?”

媳妇姐姐眉头微挑,朝我们看了一眼。

白胡子老头也站了起来,“我孙女到后山玩,差点被这两小子抓了,最后虽然跑了,但伤了手脚,你说这事怎么办?”

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女孩立刻伸出手腕,委屈的说,“白姐姐,你看!”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哪里是伤口,不过是一道浅红的印子。

媳妇姐姐再次看来,我急忙低头,现在算是清楚了,女孩就是小狐狸,胖老头是那小子的爷爷,至于那大汉,肯定就是棺材里的人。

他们都成精了,现在找上门了?

小狐狸的话音才落,大汉立刻站了起来,“你们这算个球,老子正在修炼,房子被人扒了不算,两泡童子尿下来,弄得老子损失了两百年修为,这事你说怎么办!”

白胡子老头和胖老头立刻露出同情的眼神。

三人坐下,都不吭声。

良久,媳妇姐姐才招招手,“你过来!”

东子推了我一把,我走了过去,媳妇儿就问:“他们说的对不对?”

我知道做错事了,不敢吱声,也不敢看她。

媳妇姐姐没有责备,回头吩咐道:“小绿,去拿三颗夜明珠,再给尸王一颗元气丹,助他恢复修为!三位可满意?”

夜明珠我听说过,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至于元气丹,我没什么概念。

三人一听全都站了起来,脸上笑呵呵的,连忙点头说,“满意,满意!”

我眼睛瞪得老大,他们分明就是借机敲诈。

现在想想,小狐狸上套后自己就解了绳子,那小屁孩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那时候来玩,还有那什么尸王更是扯淡,我跟东子挖了半个多小时没动静,非得到后面才跳出来。

我刚想说,媳妇姐姐就哼了声,让我闭嘴。我委屈得差点哭出来。

那三人起身告辞,面色红润,春风得意。

他们一走,我急忙把刚才的话说了出来,媳妇姐姐理都没理,哼了声说,“小绿,看好他们,要是敢出家门半步,给我打断腿拴起来。”

没人的时候,漂亮的媳妇儿立刻变成了母老虎,说话的语气都恶狠狠的,吓得我和东子不敢吱声。

我们气鼓鼓的回房,东子说,“石头哥,你媳妇漂亮是漂亮,就是太凶!”

我点点头,很赞同,但在凶也是我媳妇。

晚上我正准备和东子上床睡觉,小绿就来了,带我去洗澡换衣服,回来后走的不是先前的路,我就说走错了。小绿噗嗤的就笑了,“小姐回来,你自然要跟小姐睡。”

要跟媳妇儿睡一起?我脸唰的就红了,要知道这才第一次见面啊!不过想起她的模样,就想亲她的小嘴。

小绿带着我来到一间大房子前,自个儿就走了,我停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过了很久才摄手摄脚的推门进去。

正中央是张古色古香的大床,上面拉着红帐,隐隐能看见媳妇姐姐躺在上面。

洞房花烛,没人教过我要做什么,平时也没接触过,红着脸站在外面不知道怎么办。

“上床睡觉!困了!”媳妇姐姐突然开口,声音很冷。

我诺了声,轻轻的爬上床,看见她没戴面纱,俏脸如仙,薄薄的红唇水润水润的,我吞了口唾沫,轻轻躺在旁边,悄悄拉过被子盖上,不敢做别的。

房间里很快就只能听见我噗通噗通的心跳,想起以前的同桌老是牵她女朋友的手,就悄悄的从被窝里伸了过去,摸到媳妇姐姐的手,柔柔的,软软的。

但还没等我抓住,她猛的翻身起来,一脚将我踹下床,怒道:“你给我老实点,今晚就睡下面。”

我爬起来特委屈,但床上被子动了下,她侧身睡了。

床边什么都没有,半夜冷得很,我噘了噘嘴,准备回去跟东子睡,但才走了两步,媳妇姐姐就冷哼,“你敢出去,我就打断你的腿。”

都说上门女婿受气,没想自己是窝囊,可是这里是她家,我也不敢走。

坐在椅子上,越想越难过,以前家里穷,但爷爷什么都向着我,可是现在爷爷没了,苏家村也没有了,想着想着自己难过起来。

半夜的时候实在太困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盖着粉红色的被窝,里面还有媳妇姐姐身上的香味,不过她人不见了。

我急忙起身下床,出门就遇到小绿,她说小姐出门去了,好像是打听苏家村的事。

听说媳妇姐姐打听苏家村的事,我顿时高兴起来,昨晚的委屈都忘得一干二净。

东子和我的年龄根本做不了什么,而媳妇姐姐看着就很厉害,想报仇只能依靠她。

我跑去找东子,他听了也特别开心,说只要我媳妇帮忙,肯定能报仇。

想着能报仇,我们也不闹腾了,静下心来捣鼓匣子上的锁,它类似于密码锁,可是上面标注的都是些奇怪的符号,折腾了两个多小时都没什么动静。

正要放弃的时候后,门外突然传来个稚嫩的声音:“两个傻子!”

听声音我就知道是小鬼头,急忙将盒子藏了起来,门被推开,小鬼头背着手老气横秋进来说,“要是小爷我,动动手指就开了。”

他能随便逛,可见跟媳妇姐姐关系不错,不过想起前几天的事心里就有火,使了个眼色立刻和东子跳上去把他抓住。

我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威胁道:“你敢哭,我就割了你的小鸡鸡!”

小家伙脸都吓白了,双手握着小鸡鸡,我把他抱到桌子上,指着匣子问:“你能打开?”

“嗯,不就是玄机锁,小爷……”

我手扬了起来,他声音立刻低了,“我能开!”

东子和我没让他立刻尝试,而是威胁了好一会,最后答应跟他玩,但盒子的事不准说出去。

我寄了厚望,可小鬼头摆弄了半个小时,满脑袋都是汗珠,而锁还是没有动静。

“你就知道吹牛皮,浪费大爷们的时间!”东子有些沉不住气了。

小胖子一听就急了,“我真能开,只是这锁比我家的多了两道,要点时间。”

随即小胖子就嘀咕起来,好像是在背口诀,时不时拨弄一下,又过了半个小时,他才趴在桌面上,翘着屁股说,“不行,要不我们去找小灵姐。她肯定能开!”

“小狐狸?”我问。小胖子立刻点头。

我想爷爷藏在家里的东西肯定不一般,不能让外人知道,摇头拒绝了。

小胖子见状又说,“要不我回去看看书,明天再来!”

“好,但这事要是让你爷爷知道,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我威胁他,小胖子点了点头,跳下桌子跑到门口就不见了。

我已经见怪不怪,小心的收了盒子。

第二天小胖子来得早,混了顿早饭后我们就躲到屋子里,他也没说假话,捣鼓了半个小时匣上的锁就开了,但打开后我们都傻眼了,里面还有个盒子,上面的锁更加复杂。

“除了我爷爷他们,估计没人能开了!”小胖子也不敢托大了。

虽然着急,但我还是收了起来,白天也没出去玩,晚上的时候媳妇姐姐才回来,跟我们吃了晚饭,我心里装着事,心不在焉。

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跟她睡,但她刚上床我就往外跑,她冷冷的喊了声,我也没管。气喘吁吁的把匣子抱了过来。

我回来的时候她正在脱裙子,满屋的体香,也不避讳我,最后只剩一层粉粉的薄纱,回头看着我问:“好看吗?”

我脸上火辣辣的,感觉特别难受,喉咙干干的点点头,她掩嘴笑了笑,伸手说,“傻,给我看看。”

媳妇姐姐拿着盒子爬上床,我也跟着上去,两人面对面的坐着,能看见圆润的胸,忍不住想伸手去摸一下看看,可是又不敢。

匣子在她手里翻动几次,锁就开了。

里面有本书,还不等她拿,我立刻抢了过来,抱在怀里。她没生气,只是哼了声,拉过被子躺了下去。

我翻了下书,封面上写着苏家秘术,旁边还有个长形的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有把血红色的小刀。

现在不是看书的时候,因为媳妇姐姐出去回来,肯定打听到不少消息。匆匆收起来,钻进被窝后才喊:“老婆!”

“嗯!”她应了声,知道我要问什么,开口说,“苏家村的事不简单,你把匣子里的书看完,我在告诉你。”

看书……我应了声,翻身爬起来就要看,但媳妇姐姐转身,伸手拉了下,我重心不稳,顿时扑倒在她身上。

虽然隔着被子,但还是软软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