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妾本惊华》作者:西子情 大婚之日,没等来新郎,却等来了一纸休书. 东璃国第一美女凤红鸾,成为了东璃国史上第一个未嫁先休

最新小说排行榜2018-12-04 15:32:42

楔子 未嫁先休

    天启四百三十二年,东璃一百一十六年夏。

    三更鼓响过之后,天幕忽然划开一线亮光,给一夜雨雾的天色揭开了一道幕纱。

    不久雾色尽褪,天色放晴。一见即知今天是一个万里晴空的好天气。

    东璃国丞相府西北角一座破败的小院子里,传来了两个人的说话声。听声音显然是一主一仆。

    “小姐,要是夫人还在的话,看到您今天终于熬出头了,一定会欢喜的。”透过破败陈旧的浣纱格子窗,可以看到一个十二三岁面黄肌瘦的小丫鬟,立在一身凤冠霞披,同样面色泛黄的女子身后,

轻声道。

    “嗯,娘在天之灵也安慰了!”女子声音轻柔绵软,极其好听。是东璃国丞相府排行第三的小姐凤红鸾。亦是东璃国第一美人。

    只见她一身的凤冠霞披,端坐在一面有些残破的古镜前,丝毫不损她的柔美。头上是身边唯一的丫鬟巧儿绾的飞凤髻,头上戴着凤冠,朱玉垂落间一片华光异彩,身上是鲜红丝带的大红嫁衣,同样

珠翠簇落,流光溢彩。

    这一身的凤冠霞披,给她整个人儿更平添了三分娇美,七分娇媚。微黄的面色被脂粉仔细认真的遮掩去,无论从哪个侧面看,都是端的倾国倾城。

    “小姐,您真美!今日洞房花烛夜,璃王爷一定会被您给迷死的。”巧儿看着镜中的凤红鸾,由衷的赞道。

    凤红鸾娇颜一红,水波荡漾间一片情意流转,听到巧儿的话,顿时羞涩斥道:“小丫头贫嘴!要是到了璃王府万不可在人前如此说话,会被人传出轻浮,惹璃王厌烦的。”

    “是,小姐,奴婢也就敢在您面前说说的。小姐这么美的人,璃王一定会爱护小姐如若珍宝的。”巧儿立即道。

    凤红鸾浅笑不语。

    巧儿又道:“小姐,听说璃王俊美丰仪,一表人才,而且文涛武功都是上乘,是世间少有的翩翩佳公子,年芳二十就被封王了,京中诸公子都不能攀比,被誉为我东璃第一公子,更是天下三公子之

一,多少名门闺秀梦寐以求夫婿之人呢!夫人当年真是为小姐寻了个好夫婿。小姐可知道,咱们府的几位小姐都心仪璃王呢!”

    “嗯!我知道。”凤红鸾对着镜中的自己浅浅一笑,脸颊溢出一个梨涡,想起今天要嫁的人,心中溢出丝丝甜美。

    从小她就知道,她要嫁的人是璃王。

    君紫璃,这个名字从她三岁起便记到现在。如今她十六岁。关于他的每一件事儿她都清清楚楚。今天终于要嫁给他了,心中怎能不喜?

    想起已逝多年的娘亲,凤红鸾眼圈不由的红了,要是娘还在的话,知道她终于嫁给那人,心里该是多么高兴呀!

    “小姐,这大喜的日子,奴婢不该提夫人,让您伤心了。”巧儿看凤红鸾眼圈红了,也忍不住红了眼圈,拼命压抑着眼泪劝道。

    “嗯!”凤红鸾点点头:“巧儿,幸好这些年一直有你陪我。”

    “小姐,巧儿会一直陪着小姐的,只是巧儿辜负夫人的嘱托,没能照顾好小姐。”巧儿咬着唇瓣,含着泪道:“前些日子还害得您被四小姐打了鞭子,奴婢没用。”

    “巧儿,你别自责,那事儿本来不怪你,我们忍忍便也过去了。”凤红鸾劝道。想着身上才好的鞭伤别被新婚夫婿嫌弃才是。又想着那人惊才艳艳,不是那肤浅之人,定不会嫌弃于她的。

    “还有五小姐六小姐更可恨,昨天居然将夫人留给你的凤鸣琴和碧血萧都抢走了,那可是夫人唯一留给您的东西啊,您怎么就舍得给她们呢!”巧儿揉着鼻子,气不过的道。

    “娘亲在我心里,永远都在。那些东西不过是过眼繁华的杂物,给了便也就给了。巧儿,从今以后不准再提了。”凤红鸾轻声道。

    “小姐,都是因为巧儿,要不是巧儿,小姐也不会给了她们夫人的遗物。”巧儿眼泪终于流下来,想起她被五小姐六小姐险些打死,要不是小姐拿出了夫人的琴和萧,她们不会放过她的。

    “那些物事儿是死的,能换巧儿一命,娘亲在天也会安慰的。都过去了,别介意了。以后到了璃王府,我们再找更好的。”

    凤红鸾想起那伴随了自己从小长到大的风鸣琴和碧血萧,从今以后就是别人的了,心中心疼。但依然安慰巧儿。巧儿陪她从小到大,要不是巧儿,她不定会死了几次了。娘亲若是知道也不会怪她的

    “希望璃王会好好的待小姐,小姐是这世界上最善良最好的人。”巧儿哽咽的道。

    凤红鸾不再言语。想着只见过一面的君紫璃,那是四年前,青山古寺后山桃花满天飞,那男子一袭月牙白色的袍子迎着桃花而立。当真是人比花娇。那一眼的风华,她再难忘记。

    今天,就要嫁给他了。时间过的如此慢。

    “小姐,您心中是不是等的急了,如今才三更天,离五更璃王府的人来迎亲还早呢!要不您再睡会儿,听说还有拜宗庙,入陵祠,要折腾一天呢!奴婢怕您的身子受不了。”巧儿担心的道。

    “无妨,我受得住。”凤红鸾柔声的摇摇头。

    巧儿刚要再说什么,只听小院外来了无数脚步声,期间还夹杂着珠翠碰撞,莺莺燕燕的吵嚷声。一瞬间,宁静的小院顿时热闹了起来。

    巧儿小脸顿时紧张的看向门外,听这么大的阵势也知道来的定是那些人,小身子顿时一哆嗦:“小姐……”

    “别怕!是姨娘姐妹们送福来了。”凤红鸾心中一紧,随即安慰巧儿道。坐着的身子站了起来,将巧儿护在了身后。

    巧儿点点头,想着小姐就要嫁给璃王了,而且还是璃王正妃。今日是大日子,晾她们也不敢再胡作非为的。明明很怕,但是还是从凤红鸾的身后出来,护住了小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今天无论

如何不能让她们伤了小姐。

    凤红鸾看着巧儿护在她面前,顿时心中一暖。

    只是片刻间,一群女子便进了屋,一阵浓郁的脂粉味扑面而来。当前走进来一个满头朱钗环绕,身着大红锦绣袍子的丰满女子,年约三十多岁,不算特美,但是有一股子精明和女人的风韵,这两种

结合在一起,不显突兀,倒是很耐看。

    这个女子是丞相府的二夫人,沐晚晴。丞相府从主母夫人去世后,她一直把持着府中大权,虽然没被丞相扶正,但俨然是当今丞相府后院最有实权的女人。

    她的身后跟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谓之丞相府的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六夫人,七夫人、八夫人、九夫人……总共十二位夫人。

    后面还有几位貌美如花的娇俏女子,谓之丞相府的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七小姐、八小姐……一共九位小姐。

    在她们的身后,就是府中各方各院的丫鬟婆子了,足足有几十人,小屋子着不下,都等在了院中。丫鬟婆子手中都捧了胭脂水粉。

    “呦!看看我们的三小姐都等不及,自己已经穿戴好了。”当前走进来的二夫人看着穿戴好的凤红鸾一声娇笑,只是这娇笑有些冷意和刺耳。不等凤红鸾说话,当先道。

    “哪有新娘子上轿自己穿戴的,这要传出去还以为我们丞相府没人呢!”在二夫人身边的三夫人扫视了凤红鸾周身一圈,目光定在她的脸上,顿时嫉妒。尖锐讽刺的声音响起。

    “可不是嘛!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还以为我们欺负你没娘呢!”四夫人也看着凤红鸾的脸,每看一次就想撕碎了。

    “果然是小家子人生的,天生的狐媚子像。”七夫人开口。

    “七妹妹,你可是出来的,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应该和红鸾更亲近才是。”被越过去的五夫人抓住机会讽刺道。

    七夫人脸一白,刚想开口,六夫人立即道:“七妹妹怎么能和红鸾比呢!当年那位可是东璃第一妓院冠华居出来的呢!怎么能是小家子气的能比的?听说当年先皇也逛那里呢!”

    “多不过就是一个卖的地方,冠华居有什么了不起?还不也是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地方。先皇当年……”八夫人立即冷哼道。

    “就是啊,先皇当年可是……听说红鸾的娘还是先皇的入幕之宾呢……”十二夫人立即接过话道。

    “我也听说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嫁给咱们相爷……”

    “……”

    话语越来越不堪入耳,凤红鸾的脸色有些白,唇瓣紧紧的咬着,袖中的手紧紧的攥着,这些年她们一直用这个来说娘,但从来夹枪带棒没敢这么大胆,今天却是不同往日了,看来她嫁给璃王,让她

们嫉妒,如今受不住了。

    一直记着娘临终的教导,她都忍了下来,如今叫她还如何能忍?

    “你们……”巧儿看着自家小姐,气愤的眼圈都红了,瞪着那些女人,她们怎么可以当着小姐的面这么说夫人?

    凤红鸾伸手拉住巧儿,看着对面的几位姨娘,慢慢的开口:“各位姨娘的话要是传到当今皇上的耳朵里,我们相府怕是……而且要是让爹爹听了,不知道会如何?”

    不紧不慢的一句话,顿时让吵嚷的热闹的那些女人都安静了下来。除了二夫人外,一个个脸色都惨白的看着凤红鸾。她们似乎说了大逆不道的话。

    “红鸾说的对!你们这样议论先皇,若是传出去想要整个相府都跟着陪葬么?”二夫人凌厉的扫了一眼红鸾,对着身后怒喝。身后人群顿时鸦雀无声。

    “不就是说说嘛,娘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先皇都死了三年了,而且说的本来就是事实。谁知道有的人是不是野种……”二夫人的女儿,丞相府四小姐风金铃开口,她从进来目光就嫉妒恨意的看着凤

红鸾身上的大红嫁衣,凭什么她可以嫁给璃王。

    一听野种两个字,凤红鸾袖中的手更是攥紧。只觉得刺耳。

    “住嘴!”二夫人一看自己的女儿,再次怒喝。别的事儿都可以说,先皇的忌讳却是不能说。说出去是要杀头的。

    “就是,二娘,您也太小题大作了,四姐说的对,本来就是事实嘛……”五小姐凤青灵是三夫人的女儿。平时和四小姐凤金铃待一起的时间长了,也学她几分跋扈。

    “就是,两位姐姐说的都对。空穴不来风,谁知道三姐是不是我们的三姐呢……”六小姐凤银铃也开口。她娘是府中的四夫人,四夫人是大将军的嫡出小女儿,在相府中这四夫人和六小姐也比其他

小姐说话底气高。因为身份最高。

    凤红鸾紧紧咬着唇瓣,见二夫人一副看戏不再开口,她缓缓开口:“几位姨娘和姐妹们要是不明白,一会儿可以去问爹,我想爹一定会告诉你们的。或者是你们要是嫌麻烦,红鸾可以帮你们问问。

    一句话出口,二夫人脸一变,其他夫人更是脸一白,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同样小脸一白。

    凤红鸾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们。她们侮辱她不要紧,不能侮辱她娘。忍也是有限度的。今天她大喜的日子,娘在天上看着呢!

    “来人!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立即去祠堂请跪三天!只准喝水,不准吃饭!”二夫人看着凤红鸾,精明的看出这次是过了,她火了。立即对这身后怒喝一声。

    “娘?”四小姐惊呼。

    “二娘……”五小姐和六小姐立即身子一软。

    “二姐姐,孩子们无心之失,还是不要……”三夫人和四夫人立即求情。

    “这事儿还是要看红鸾的。”二夫人毕竟有自己的女儿,将难题推给凤红鸾。

    “全凭二娘做主。”凤红鸾恨极了今天。淡淡的道。

    “压下去!严加看管!”二夫人顿时一气,开口。

    “二娘不要啊,我们知道错了……”凤青灵和风银铃立即哀求二夫人。

    “凤红鸾,你娘不要脸,没想到你也黑心,你居然敢告诉爹爹,爹爹也不会向着你的,我说的都是事实,谁知道你是不是你娘和哪个男人的野种……”凤金铃开骂了起来。

    “住嘴!你真是无法无天了!”二夫人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将凤金铃打倒地上,厉声道:“来人!将四小姐压下去!”

    立即有两个婆子进来,将凤金铃拖了下去,凤金铃又是哭又是骂的。多数话语是不堪入耳。二夫人的脸色时越来越黑。五小姐和六小姐吓傻了,二夫人从来都舍不得打四小姐,她们不用人来拖,乖

乖的跟着去祠堂了。

    三夫人和四夫人刚要求请,二夫人一个凌厉的眼神扫了过去,她们立即住了嘴。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她们知道二夫人的意思,这事儿只要先稳住凤红鸾,等她今天上了花轿,再将女儿放出来也不

迟,多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顿时都踏实了。

    “红鸾,你看二娘这样处置可好。”二夫人立即收了一脸阴沉,笑着对凤红鸾道。

    “二娘处置很好。红鸾累了,想休息一会儿。”凤红鸾轻声道。

    “那好,你先休息,等花轿来了,我喊你。”二夫人今日本来想好好的修理一番凤红鸾,没想到看戏看出了问题,如今女儿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攥着,要是真捅出去,可就是十条小命也保不住的。没

得了理,自然不敢再生事,顺着凤红鸾笑道。

    几位夫人刚才都参与说先皇,如今看二夫人都服软了,也不敢再生事,都悻悻然的退出了小院。

    转眼间,刚才热热闹闹的小院静了下来。

    凤红鸾身子一软,就要向地上倒去。巧儿惊呼一声,立即的扶住她,哭泣道:“小姐,您要挺住。等璃王爷的花轿来了就好了。”

    “嗯!”凤红鸾含着眼泪,闭着眼睛应了一声,身子虚软的靠在了巧儿的怀里。

    主仆二人都不在说话,时间进入了倒计时,等着,等着,再等着,只要璃王爷的花轿来了,她们便看到希望了。

    只是不成想,这一等便等了整整一日。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没等来璃王的花轿,却等来了一纸休书。

    两个休妻大字映入眼帘,落款是那个她在心里记了十几年的名字。笔走龙蛇,潇洒风流,可见执笔者该是一个多么俊逸卓绝的人儿。

    这是这么些年他亲手交给她的唯一笔墨,只是这唯一的笔墨却是休书。未嫁先休。何其可笑?凤红鸾看着手中的休书,笑出了眼泪。

    这就是她日盼夜盼,盼了十几年的人?这就是娘亲给她选的良人?良人啊!没了娘亲,她还可以盼着夫君,没了夫君,她如今还能再盼什么?没有了盼头,这人生还有何意义可寻?

    不管丞相府早已经鸡飞狗跳,那些姨娘姐妹们翻塌了天。更不管外面她本来被传的不好的名声再加了重重的一笔。拿着休书在凤府的荷花池前坐了一夜,天明时分,凤红鸾就穿着昨日的大红嫁衣跳

进了荷花池。

    荷花池里惊起了一池锦鲤。


 第一章 精心围杀

    2011年七月十一日夏,珈蓝市夜,凌晨一点整。

    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驶入翠环山22号豪华别墅区,悄无声息的停在了距离别墅外围三百米林荫的路上,路旁的树荫隐住了车身,在黑黑的夜幕下与树荫融为了一体。

    车内坐着是一名女子,一身黑色的紧身夜行衣,将她高挑秀雅的身材包裹的曲线优美,玲珑有致。一头当下最流行的大波浪卷发,用一只黑色的发卡在脑后盘起固定住,额前寸缕不留,显得干净利

落。

    白皙的鹅蛋脸上带着一副盖住半边脸的墨镜,这副墨镜外表与普通墨镜无异,但是真正懂行的人一眼就会看出其不同。这是由美国安防局最新研制出来,还没投入使用的红外线tx。798号透视镜。

    全身上下没有多余的颜色,整个人与黑暗的夜色融为一体。车内空调开到最低,但也不能堪比女子周身淡漠冰冷的气质。停下车,女子一直看着前方的别墅,足足半个时辰,几乎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半个时辰后,女子收回视线,掏出手机,拨通了熟悉的电话号码。

    “浅浅?”那边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带着浓浓的倦意困意。

    听见声音,淡漠清冷的面色一瞬间柔软了下来,白浅浅视线再次落到刚才注视的别墅,许久不开口,声音有些暗哑:“亚林,你睡了么?”

    “嗯。”那边男子哝哝的应了一声。

    “那你睡,明天的婚礼……”白浅浅微微抿了一下嘴角,柔声开口:“我没事儿,只是睡不着给你打一个电话。”

    “浅浅,你是不是紧张的睡不着觉?”那边叫亚林的男子声音清醒了几分。

    “嗯!”白浅浅点点头。

    “新娘子都是很紧张的,听说这是婚前焦虑症。要不……要不我过去和你一起睡?反正我们明天也结婚了……”男子试探的问道。

    “我怕你来了更睡不着了……你睡!”白浅浅在黑暗的车厢内,看着别墅,脸色闪过一丝挣扎。还是摇摇头道。

    “浅浅,我好想你……”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诱惑和一丝软软的哀求。

    白浅浅嘴角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白皙的小脸染上了一抹光晕,柔声开口:“乖,你也说明天就结婚了。今夜就好好休息!”

    “嗯,那你也早些睡。我可是怕我的新娘子累的洞不了房哦!”男子的声音带了几分幸福和软软的揶揄。

    “嗯。我知道了!”白浅浅柔柔的笑开了,被黑色的墨镜遮住的线条更加的柔和:“晚安”

    “晚安宝贝!”那边落下了一个晚安吻,挂了电话。

    白浅浅拿着手机,保持着姿势,看着别墅。许久,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恢复了淡漠清冷,白皙的指尖在手机上快速按了一个号码。

    “那个任务我接了。”白浅浅冷漠的开口。与刚才的柔软温柔判若两人:“若是成功了,我永远的退出组织。”

    “好!”那边比之更冷的一个声音传来。

    得到了回复,白浅浅迅速的挂了电话。抬眼看了最后看了沉寂在一片夜色中的别墅,唇瓣紧紧的抿起一抹坚毅的弧度。

    须臾,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一点四十分整。转动方向盘,调转车头,被经过世界上最优良的设计师CHK改装的跑车风一般无声离去。

    十分钟后,跑车上了高架桥。白浅浅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在车内的追踪定位轻按了两下,前方五百米处出现了目标。

    脚猛的一踩油门,车速瞬间的快了两倍。两秒钟,前方拐角处一辆豪华劳斯莱斯200EX特驶来。

    墨镜后面的眸子闪过一丝挣扎,但很快的被坚定所替代,白浅浅手指再次的按了一下,开启了车内的引爆装置。

    十、九、八、七、六……

    再次猛的将油门踩到极致,向着那辆车撞去。

    五、四、三、二……

    砰的一声,两辆车撞到了一起,发出惊天的爆炸声,火光冲天,将珈蓝市最高的一座高架桥上空烧红了半边天。

    一分钟后,白浅浅收回挂在桥上特质的链子从桥底出来,淡漠的看了一眼桥上熊熊大火中燃烧在一起的两辆车,捂着伤口头也不回的冲入了夜色中。

    十分钟后,警车和消防车一路紧急鸣笛,已最快的速度赶来。可是被加注了特出崔燃料的汽车已经燃尽了最后一滴火星,连带着那辆劳斯莱斯也烧成了一片灰烬。

    ======

    七月十二日上午,十一点,珈蓝市北山公园,11号豪华别墅。

    上豪华高雅的卧室内,白浅浅将全身上下包裹装饰了一番,直到再也看不出来受伤的痕迹,才打开门让捧着婚纱的女佣进来。

    婚纱是白氏环球财团的掌舵人白老爷子给其唯一孙女的新婚礼物,请了全球著名设计师ELUN独家设计,只一件婚纱就花了千万美元。

    自然白老爷子的那个唯一孙女便是白浅浅。白氏环球财团的掌上明珠加未来掌舵人。

    白浅浅伸手抚摸着婚纱,娇美清雅的鹅蛋脸上露出一抹笑,不再是暗夜的黑暗使者,而是阳光下的天使精灵。她的笑容很纯净。两边有两个梨涡,笑的时候像是一朵梨花盛开。

    “小姐穿上这婚纱一定很美。”女佣李妈被白浅浅的笑容晃了一下,笑着道。

    白浅浅嘴角的笑意加深,点点头,在李妈的帮助下穿上了婚纱。

    有敲门声传来,李妈对着穿好婚纱的白浅浅请示道:“大概是化妆师和摄影师都到了,小姐要他们进来吗?”

    “嗯!”白浅浅点点头,走到高大的梳妆镜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扬起一抹柔软的笑意。

    从今天开始,她就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了。爷爷还有她的爱人亚林。

    李妈打开门,外面不是化妆师,而是站着一个男子。她一愣,刚要开口,外面的人快速的出手,李妈顿时昏了过去。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白浅浅透过镜子中看到门口出现的人,笑意僵在唇瓣,同时整个身子也跟着僵了。

    男子已经走进了屋,看着坐在那里一身华美婚纱的白浅浅,温润的开口:“浅浅!”

    “蓝夜,你……你怎么来了?”白浅浅僵硬的从镜子中看着走来的人。

    “你新婚,我如何能不来?”叫蓝夜的男子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随即很快的被隐匿于无形,他走上前双手环过白浅浅僵硬的身子,将手中一串HKS限量版的珠串项链带到她雪白的脖颈上,柔声祝

福道:“新婚快乐!”

    “谢谢!”白浅浅含笑点头。不敢回头看身后的人。

    “你幸福就好!你昨夜很成功,组织已经将你的名字剔除了,从今以后你就是自由人。”珠串戴好,蓝夜有些恋恋不舍的撤回手。

    “嗯!”白浅浅再次点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用多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十年的时间,她终于摆脱了黑暗的身份。

    “我走了!”蓝夜缓缓回身,向着门口走去。

    强忍住不让眼泪流出来,白浅浅艰涩困难的开口:“不能请你喝喜酒,抱歉!不送!”

    蓝夜脚步顿了一瞬,脸色一暗,回头看了白浅浅一眼,终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一滴清泪滴落,白浅浅用手轻轻的抹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李妈,走过去将她拍醒,在第一时间对着她的眼睛进行催眠术:“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李妈呆滞的看着白浅浅重复。

    三遍过后,白浅浅转身重新的坐回了镜子前。李妈清醒,迷糊的看着房间,似乎奇怪她怎么昏倒了?

    “李妈,我让你出去看看外面的化妆师怎么还没来?你怎么还不动?”白浅浅开口。

    “是,小姐,我这就去看!”立即立即打开门,刚走了两步,回头又道:“小姐,老爷子让小姐化完妆就尽快下去。”

    “嗯,宾客都到齐了么?”白浅浅问。

    “到齐了,不过姑爷的车还没到。”李妈立即道。

    “嗯,你先出去!化妆师来了直接进来就行。”白浅浅摆摆手。想着亚林怎么还没到呢?看看表,都十一点了。按理说这个点都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心头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白浅浅想起蓝夜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日子,却是为了她来了。便再也坐不住,走到窗前。一眼便看到正离开的蓝夜,一个红外线的红点正瞄准蓝夜后背心的位置。蓝夜似乎不在状态,根本没有发现

    白浅浅脸色瞬间一白,想也不想,打开窗户从三直接的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声枪响。满堂宾客发出无数声惊呼声。

    白浅浅在第一时间扑倒蓝夜的身上,抱着他滚了几圈。同时掏出别在小腿的手枪,向着开枪的目标处打去。

    还没扣动扳机,她看到了一张熟悉无比的脸。

    扣动扳机的手顿时的停住。亚林……

    那人也看到了白浅浅,一改以往温柔尔雅,俊美的脸上是冷酷清寒。让白浅浅几乎怀疑这个人就是那个他认识了五年,从来都没有冷过一个脸色看着她的人。

    隔着无数宾客,他在三的客房窗前站着,她抱着蓝夜滚在地上。

    两把森冷的手枪相对,时间似乎就此定格。

    只是一秒,那人无情的看了她一眼,扣动扳机,对准的是她的心口。

    “不要——”蓝夜猛的反扑倒挡在他面前的白浅浅。

    几乎在同时,一声枪响,白浅浅惊醒过来,重新的将蓝夜扑倒,毫不犹豫的也打出了一枪。

    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疼痛到麻木,她看着雪白的婚纱,心口一片嫣红。只来得及伸手一推蓝夜:“你走……快!”

    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

 第二章 灵魂穿越

    “小姐,你不要死啊……不要丢下巧儿……呜呜……小姐……都是巧儿没有照顾好小姐,你醒来好不好……巧儿愿意替小姐死……”

    稚嫩的女声哭的凄凄惨惨,嗓子似乎都哭哑了,还有不止不休的势头。

    被一阵哭声吵醒,感觉有人用力的摇晃她,白浅浅幽幽醒转。

    闭着的眼睛第一时间睁开,发现眼皮很沉重,怎么也睁不开,又听到凄凄惨惨的哭声,不由一阵烦闷,冷冷的声音开口:“好吵,你能不能闭嘴!”

    “小……小姐?”巧儿正哭的伤心,乍然听到小姐的声音,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白浅浅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第一时间清冷的目光看向房间。

    眼前映出一张哭的好不凄惨的小脸,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双眼睛红红肿肿的,穿着布衣的裙子,像是古装电视上演的一样。只是这裙子破破烂烂的,也太旧了?

    白浅浅蹙眉,然后清冷的目光转向他处,眉头更是紧蹙。

    这房间比这小丫鬟的粗布裙子还破。

    桌子是掉了脚的,椅子是断了腿的,窗前的木棱子和木门一见就是已经朽木,等着随时塌方。喝水的茶壶,杯子,都被磨的很平很光,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综合扫视了一圈这个房间,白浅浅给出一个结论,这样极品的屋子估计只有非洲难民窟才有。古董的价值无与伦比。

    “小姐……小姐你醒了,太好了……巧儿吓死了,以为小姐就这么扔下巧儿走了……再也醒不过来了……小姐醒来真好……”巧儿一张满是泪痕的小脸瞬间布满惊喜,上前熊抱住白浅浅,哭的哽咽

的道:“一定是夫人在天有灵,将小姐送回来了……”

    “别吵!先让我静静!”白浅浅一把推开巧儿,她不喜欢陌生人离的这么近,坐起身,冷着脸道:“这里是哪里?”

    “小……小姐你怎么了?这里……这里是咱们的家啊……”巧儿被推开,一触及到白浅浅冰冷的脸色,顿时心中一慌。

    “家?”白浅浅蹙眉,再次打量房间,想着她们家何曾有这样的地方?

    她们家和这里相比,豪华别墅简直就是天堂!这里就是一个贫民窟。

    “我爷爷呢?”白浅浅看着巧儿,脑中迅速的闪过几个想法。爷爷怎么可能让她住在这里?

    她清楚的记得最后是被亚林一枪打中心口,正中心脏的地方,她最后也开出了一枪,但她知道她那一枪只打到了亚林的胳膊上。还有蓝夜……

    “小姐,这里是丞相府啊!你是说相爷么?相爷前天去辰州了,要三天后才回来……”巧儿看着白浅浅,心中发慌。

    “丞相府?”白浅浅再聪明绝顶一时间也转不过弯来:“我说我爷爷!你扯什么呢?”

    “咱们府只有相爷,小姐的爷爷,老太爷早就去了啊!”巧儿刚停住的眼泪再次噼里啪啦的掉下来:“小姐,你别吓巧儿啊……奴婢去求二夫人给你找大夫……”

    “你先站住!”

    白浅浅看着要出门的巧儿,再看房间内的情形,忽然觉得不对,猛的伸手抓住她的胳膊。

    刚触到巧儿的胳膊,白浅浅目光定在自己抓住巧儿胳膊的手上。是一双白皙凝脂的小手,很柔,很白,很纤细,很优美……

    这不是她的手!

    她的手虽然也白,也柔,也纤细,也优美,但是她的手比这个大了一圈,以为长年握枪,绝对没有这么完美到极品。

    面色瞬间一变。白浅浅看着巧儿,冷冷的声音带着一丝轻颤:“我……是谁?”

    “小姐?”巧儿小脸顿时一白,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小姐,你别吓我巧儿啊……呜呜……”

    “说,我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的?不说我杀了你!”白浅浅手腕攸的松开巧儿的胳膊,猛的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冷如冰封。

    “小……小姐……”巧儿看着眼前的小脸,一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看着满身杀气的小姐,浑身颤抖,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脑中忽然闪过无数画面,记忆如潮水一般的袭来,白浅浅头一疼,顿时松开紧攥着巧儿脖子的手,捂住自己的额头。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姐……”巧儿慌张的上前了两步看着白浅浅,想过来碰她又不敢。只是站在那哭着看着她捂着头难受的样子:“小姐,你是不是头不舒服……”

    “都是巧儿没用,找人救上来小姐已经晚了……小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巧儿对不起小姐……”巧儿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床前,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不理会巧儿的哭声,白浅浅此时脑中有两个记忆在来回的纠缠,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最后定格在两个场景上。

    一个场景是一个叫凤红鸾的绝美女子,拿着休书,穿着大红嫁衣,跳进了东璃国丞相府后院的荷花池。

    一个场景是一个叫白浅浅的女子,拿着手枪,身穿洁白的婚纱,心口一片鲜血的倒在了婚礼喜宴上。

    两个场景,不约而同的都灼痛她的心。

    白浅浅伸手捂住心口,闭着眼睛感受那种入骨的疼痛。

    “小姐……小姐……”巧儿的哭声断断续续,凄凄哑哑。

    闭着眼睛睁开,白浅浅看着面前哭的肝肠寸断的巧儿,慢慢的低头,目光定在自己的心口。

    果然心口很完好,隔着薄薄的衣料,心口没有伤口,也没有血迹。

    然后目光再向下,这是一副玲珑有致的身子,但是没有她的完美,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致,显得比较娇弱。掀开被子,露出一双很娇小的脚,但还好,至少不是那种古代变态的缠足。

    用手摸摸头发,很长很长,她的手臂都没有这一头青丝长,柔软的像一匹锦缎,触感很柔软,很舒适。

    最后她的手停留在脸上,指尖轻轻的描绘五官。

    显然,这不是她的身子,不是她的脚,不是她的头发,不是她的脸。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便是她突然涌出来那一股记忆画面的主人——东篱国丞相府的三小姐凤红鸾。

    她的灵魂如今就在她的身体里……

    想想亚林的那一枪正中她心口,她又怎么可以活呢!即便是爷爷用最快的直升飞机请来全球最好的医生,她也活不了。

    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她从来就不知道亚林的枪法会那么好,根本就不亚于她这个黑道排名第一的杀手。从来就不知道那张温和温润的俊颜也会显出冰冷残酷无情的表情。而且对着她毫不留情的开枪。

    不知道他是真的为了杀蓝夜,还是为了引出自己击杀。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最后也打出了一枪,之所以没有打中他的心脏,而是伤了他的手臂。是因为她不想黄泉路上看见他。

    不过也可以给他留一个记忆。终身残疾的记忆。

    他那条胳膊废了……

    不用再见很好,她活着也很好。白浅浅抬眸,对着跪在床边泪眼连连的巧儿绽开一抹柔软的笑。

    “从今以后只有我们欺负别人的份,再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起来!”


    ,

 第三章 来的正好

    听到白浅浅的话,巧儿顿时停止了哭声,抬起头,看着她脸上柔软的笑,顿时目光怔怔,呐呐的看着她:“小……小姐?”

    “嗯!”白浅浅温和的点点头。伸手将巧儿从地上拽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知道有些事儿冥冥中自有注定。她虽然不相信怪力论神,但是世间本来就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儿。

    就比如此刻她的灵魂是真实的存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

    而根据她的记忆,这个国家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国家。大概就是另一个时空。

    这个世界上有三个国家。一个国家就是她的身体主人所在的国家,叫做是东璃国;还有一个不次于东璃的西凉国;还有一个东海海外很神秘的国家,是蓝雪国。

    白浅浅迅速的消化她脑中的记忆,发现这个凤红鸾真是一个天才女子。经史子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穿针刺绣……似乎没有她不会的。

    就连她这个自诩为天才的人对于那些东西都不由得心惊。

    这该是怎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子?

    只是太过柔弱,不,她不是柔弱,而是始终记着她娘临终的遗言,让她万事皆忍。长期隐忍之下,便磨没了她的性子。

    殊不知忍字头上一把刀,她忍的后果就是这些年在丞相府受尽欺凌。

    而且还造就了东篱国第一草包废物的名声。

    她不在乎世人的污言秽语,只在乎一个男人。一个叫君紫璃的男人。几乎满脑子都是四年前青山古寺桃花树下那一袭白衣的俊美男子。

    都没看到人家的脸,只是看到一个侧影,就给她爱成这样,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

    也许更在乎的是那一纸休书,浇灭了她的心火。那个男人是她对这个世界仅存的一丝希望。那个人将希望浇灭了,她便没了生的念头。

    也许相比于她,她还是不够爱亚林。

    如果爱的话,她那一枪应该打在他的心脏,让他与她一起同赴黄泉。

    白浅浅这样想着,嘴角冷冷的笑了一下。既然上天给她机会,她就好好活着。一个人的身体,连带两个人的生命。凤红鸾没有勇气活下去,她有。

    没有从枪林弹雨走过来的人不知道生命的可贵。没有从黑暗里倾轧求存的人不会知道光明有多好。

    凤红鸾再博览群书,再通灵剔透,她也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被养在深宅大院里的女子。说白了就是一朵浇花,要人浇灌。

    而她不是,她是白浅浅。自小就知道谁离了谁都能活。而她只会活的更好。

    爷爷没有她,但有整个环球财团,想侍候老爷子的人趋之若笃,只是伤心一阵子而已。

    亚林既然冷的下心对她下杀手,也许连伤心都不会。

    蓝夜……蓝夜应该也会很好!

    白浅浅想到蓝夜,忽然叹了口气。蓝夜对她的心意她一直都知道。只是蓝夜也在黑暗中挣扎求存,她一直就知道蓝夜不是她的光明。她可以为了蓝夜放弃生命,但是不会爱。

    只是她一直没有想到,一直认为亚林是她的光明,反而更跌入了黑暗的深渊。

    那个世界还有什么是黑的?什么是白的呢?

    如今她是凤红鸾,真的很好!从今以后,她不是白浅浅,就是凤红鸾。

    这样想着,嘴角的笑意加深。

    “小姐?小姐……”兰儿被白浅浅拽起来,惨白着小脸紧张的看着她。

    小姐很少笑,她也知道小姐笑起来很美,可是此时她觉得小姐与以往不同。

    以往小姐虽然笑着,但总也掩盖不住眉眼间的愁,娇弱的想要人怜惜。可是此刻,小姐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更美了,她的周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华。让人看了移不开眼睛。

    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嗯?”凤红鸾抬头,温和的看着巧儿。这个与凤红鸾从小长大的小丫头。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凤红鸾好的人。

    “小姐,你……你没事儿?真的不用奴婢去求二夫人找大夫么?”兰儿担忧的看着凤红鸾,心里慌慌的。尤其忘不了小姐先前那气势要杀她。

    “没事儿。只是刚醒来脑子有些不适应。”凤红鸾摇摇头,知道刚才是将这个小丫头吓坏了,便软声宽慰道:“刚才对不起,吓到你了,黑白无常要抓我走,我就掐死他们,没想到掐了你了。”

    “小……小姐……你说……你说黑白无常要抓你走……小……小姐……”不说还好,一说巧儿的小脸更白了,吓的小身子哆嗦起来,一把抱住凤红鸾:“小姐……他们会不会再来……巧儿愿意替小

姐被他们抓走……”

    凤红鸾心中顿时一暖,在巧儿的后背拍拍手,为了打消她刚才带给她的恐惧,不得不继续编瞎话:“不怕,阎王爷将他们抓回去了。说我的阳寿不到,他们抓错了。”

    “呜呜……小姐……巧儿怕死了……小姐活着就好……”巧儿再次哭了起来。

    “再哭你的眼睛都瞎了,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么!”凤红鸾还是不喜欢和人太亲近,伸手推开巧儿。

    “嗯,巧儿不哭了。”巧儿点点头,从凤红鸾的身子上离开:“小姐,你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巧儿,巧儿……”

    “又去求那个二夫人么?”凤红鸾的脸色瞬间的冷了下来:“我很好。从今以后只有别人求着咱们走,再没有咱们去求别人。”

    “小……小姐……”巧儿又见到凤红鸾这冷冷的脸色,顿时慌乱的看着她。这样的小姐好可怕。

    “你别担心,我身体很好。鬼门关走了一圈,我再还是那个软弱的样子,咱们俩谁也活不成。我能活着回来,巧儿就该高兴不是么?”凤红鸾看着巧儿道。

    “嗯,只要小姐活着。巧儿做什么都愿意。”巧儿哭的红肿的眼睛看着凤红鸾,坚定的点点头。

    “嗯!”凤红鸾满意的点点头。蹙眉看了一眼地上的绣鞋,推开被子下床,勉强的穿上。抬步向着一面破旧的铜镜走去。

    刚走了两步,便听得有脚步声向着小院走来。伴随着莺莺燕燕的嘈杂声。还有一股浓浓刺鼻的脂粉味传进了屋子。

    “小姐……”巧儿立即惨白着小脸恐惧的看着外面。

    凤红鸾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来的正好,即便是不来,她也要去找她们的。从今以后,这个丞相府便是她的天下!

    给了巧儿一个宽慰的眼神,看也不看一眼外面,平静的道。

    “别怕!有我!”

 

 第四章 拿她开刀

    “别理她们,你过来洗洗脸。”凤红鸾继续向那面镜子走去,对着巧儿招招手。

    接受到凤红鸾平静的话语,平静的眼神,巧儿忽然就不害怕了。小姐还是以前的小姐,她一直守着小姐没离开,但是总感觉小姐哪里不一样了。

    在她的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自信的光芒。只是一个眼神,一句平静的话语。就让她相信,小姐是真的能保护自己,保护她的。

    巧儿立即点点头,乖巧的走到脸盆前捧了清水洗脸。但是听到那走进的脚步声和人声,身子还是有些轻颤。

    凤红鸾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巧儿,这个小丫头这些年被欺诈怕了,那是不由自主生出的恐惧。

    听着走近的脚步,脸色更冷了一分,走到镜子前淡漠的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绝色的美人,绝对当得上天下第一美人这个位置。在她的面前,那些现代的所谓的天后都是垃圾。

    “呦,我们凤三姑娘醒了?我还以为被璃王给抛弃了,一辈子也醒不过来了呢!”一声尖锐的女声传来,随着一阵刺鼻的脂粉香。丞相府的三夫人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巧儿小脸一白,立即走过来护在了凤红鸾的面前。

    凤红鸾伸手拍拍巧儿的手,示意她不怕,别说话。

    “我就说璃王怎么可能要她?这不,还没出家门就被休了?”又一声尖细的女声传来,在三夫人身后,是丞相府的五夫人。

    “人家璃王丰神玉润,都是名门大家闺秀想要嫁与璃王呢!她一个身份下贱的丫头也妄想攀附璃王妃的位置,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六夫人在二人的身后也跟着走了进来。

    “要不是她娘那个贱人,别说是自小订婚,就是连璃王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七夫人跟在六夫人身边一起走了进来。

    “你们知道现在京城都怎么传么?哎呀,都快让人家笑掉我们丞相府的大牙了。”九夫人道。

    “连家门也没出就被休了。我们相爷的脸面往哪里搁?”十夫人道。

    “都没脸了,还搁什么搁?老爷也真是的,一直维护这个贱婢,如今让她将我们丞相府的脸面都丢光了。真是可笑。这让我们相爷如何在朝中抬起头来?”十一夫人道。

    “贱人生的就是贱人生的。怎么看都是一副子狐媚子像。还是人家璃王英明,早早的就给踢出去了。这要是进了人家璃王府的大门,和着还要将人家的地儿给脏了呢!”十二夫人道。

    “咱们相府怎么摊上了这么个扫把星……”

    “可不是么,这样丢人丢脸的女儿,老爷还天天的养活她……”

    “得,这回被璃王休了,怕不会是要咱们相府一直养她到老……”

    “明儿个跟让二姐姐跟相爷说说,找一户人家嫁了得了,省得让我们相府跟着背兴……”

    “我听说北城街的王员外要娶第十八房小妾……”

    “……”

    “……”

    凤红鸾看着镜中的自己,一直面无表情的听着,这就是十几年来凤红鸾三不五时受到的待遇。这样的话语对她来说还是最轻的。

    跪祠堂、打手心、夹手指、挨鞭子……多如此类不胜枚举。

    她全身除了一张脸和一双手是好的外。几乎伤痕累累,没有一处好地方。

    巧儿小脸已经白的透明了,紧紧的咬着嘴唇,一双眼睛红肿气愤的看着挤了一屋子的女人,指甲都扣进凤红鸾的手背,她却无知无觉。

    手背传来的疼痛,凤红鸾感觉到了巧儿心底的恨意。

    微微偏头,眸光温暖的看了一眼巧儿,然后转眸看向门口,冷冷的道:“都说够了么?”

    一句冰冷的没有感情的话,让小屋内嘈嘈杂杂的声音顿时煞然而止。

    “你们说够了该我说了!滚出去!”凤红鸾眸光淡漠了扫了一圈。在每个人的脸上看了一遍。没有见到丞相府后院的当家二夫人和最有势的四夫人。

    冰冷的话语,淡漠的表情,让那些女人心头齐齐的一凉,人人打了个寒颤。都讶异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

    “什么?你居然敢让我们滚出去?你个贱婢今天还反了不成?”三夫人最先反应过来,介于以往欺负凤红鸾养成习惯了。此时冲着她尖叫了起来。

    凤红鸾冷冷的看着三夫人,今天就拿她开刀。

    手腕一抬,刚才巧儿洗脸的那盆水已经泼了过去。

    只听‘啊’的一声,响破云霄。三夫人顿时成了落汤鸡。连带着她身边的五夫人和身后的六夫人、七夫人都遭了殃。

    又一连响起好几声‘啊’的尖叫声,顿时那些花枝招展,脂粉钗群的女人乱作一团,人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

    巧儿也惊住了。看着她家小姐。她不明白离这么远,小姐的手是怎么够到那盆水的。

    “滚!别让我说第二遍!”凤红鸾看也不看那群叽叽喳喳的女人一眼,冷冷的道。

    “你……你当真是反了……你居然敢泼我!你个小贱蹄子……看我不……啊……”三夫人颤抖的伸手指着凤红鸾,一抹脸上的水,立即阴狠像疯婆子一样的扑了过来。

    刚走了两步,只觉眼前有什么一闪,一个东西砸到了她的额头上,顿时疼的大叫了起来。

    ‘啪’的一声,伴随着她的叫声,一个瓷杯子掉到了地上,一摔数瓣。

    “啊……”又一声尖叫声响起,三夫人身边的五夫人指着三夫人捂着的额头大叫了起来。

    三夫人感觉手湿湿的,立即松开捂着额头的手,鲜血顺着鼻梁流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掉到了地上,顿时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啊……杀人啦……”三夫人惊恐的看着满手的鲜血。再次尖叫了起来。

    “快来人啊……杀人了……”五夫人也惊恐的跟着叫了起来。

    紧接着身后吓傻了的那些夫人们连带着丫鬟婆子都跟着大叫了起来。

    一时间杀人的声音透过这破败的小院响彻了整个丞相府。



 第五章 关门打狗

    这也叫杀人?凤红鸾不屑的瞥了那些尖叫的女人们一眼。手臂一伸,桌子上的茶壶拎在手中,再次向着那些女人扔了过去。

    茶壶打在了五夫人的额头上,略过三夫人的手背,落到地上,‘啪’的一声,同样一摔数瓣,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三夫人和五夫人同时凄厉的喊了一声。

    五夫人额头顿时鲜血直冒,三夫人手背顿时开了红花。其他夫人们都惊恐的再次尖叫了起来:“啊……”

    跟TMD叫一床似的。这声音真难听!

    凤红鸾四下扫了一眼,从桌子上拿起一方砚台就要再次扔过去。

    巧儿都被凤红鸾的举动惊呆了,此时见她又拿砚台,顿时一把抱住她的手臂:“小姐,别再扔了,再扔就没有能用的了?”

    “没事儿!你要是有力气,将屋子里所有能扔的东西都向她们扔过去。扔了这些我们换新的。打死一个是一个,打死两个是一双。反正人家也说我们杀人了。”凤红鸾看了一眼巧儿,将手中的砚台

递到她的手里:“你来!”

    巧儿小脸惨白的看着手中的砚台:“小……小姐?”

    “不敢?你忘了她们是怎么欺负我们的么?现在就是一个报仇的机会。你要是不抓住机会,可就没有了。”凤红鸾斜睨着眼睛看向巧儿。

    巧儿本来颤抖的小身子顿时不颤抖了。转头恨恨的看着那些女人。

    “你个贱婢!你敢……啊……”六夫人一把的推开捂着额头的三夫人五夫人,上前指着巧儿,一句话没骂完,巧儿手中的砚台已经砸了过去。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自然没有凤红鸾拿捏的力道好。六夫人的脑袋顿时开了红花。砚台掉在地上,一摔两瓣。

    六夫人顿时捂着脑袋摔倒了地上,同时将三夫人和五夫人都撞倒了地上。

    “啊……”后面的其他夫人再次惊恐的叫了起来。连带着那些丫鬟婆子。人人都忘了给地上那三人找大夫。

    “小……小姐……”巧儿看着六夫人脑袋血直冒,顿时害怕的抱住凤红鸾。

    “怕什么?就算今天将她们都杀了,也应该!”凤红鸾看了一眼六夫人的脑袋,巧儿毕竟是个小丫头,最大也没有多少力气,一个砚台还打不死人。看着她道:“继续!”

    “小……小姐……”巧儿小身子直哆嗦。

    “那些女人都欺负我们十多年呢!你想想我们险些死了几次?就打了这三个这样死了不觉得亏么?”凤红鸾伸手将将泼完水的那个空盆子拿过来,递到巧儿的手里。

    巧儿想起这些年她和小姐受的苦,几乎日日都带着伤过日子。心中的恨意飙升,拿着盆子向着那些尖叫的女人们砸了过去。

    “啊……”无数声惊恐的尖叫声响起。

    小屋子本来就小,她们还都聚在门口。顿时一打一大片。

    惊慌躲闪中有的人就踩到了地上那捂着脑袋的三夫人、五夫人、六夫人的身子上。再次惊叫一片。

    还有人踩到了地上的茶壶杯子碎屑上,穿着薄薄绣花鞋的脚被扎出了血洞。更是尖叫。

    听到尖叫声,巧儿心中报复的快感腾腾的飙升,这次也不用凤红鸾指使了,疯了似的一边喊一边打:“打死你们,让你们欺负我和小姐,今天都打死你们……”

    “来人啊……快救命啊……”有人尖叫着,高喊着。

    屋子内顿时乱作一团。

    外面的丫鬟婆子都吓傻了。连忙的往屋里冲。

    “来人啊……三小姐要杀人了……来人啊……”一边冲一边喊。

    凤红鸾拿起凳子就甩了过去。当前要冲进门口的两个婆子顿时凄惨的尖叫一声被打了出去。外面顿时被撞倒一片。

    “关上门打!”凤红鸾冷冷的开口。

    巧儿的盆子打着打着就脱手了,正好打到门口,听到凤红鸾的话,一把就抄起凤红鸾扔到门口的椅子。回头插上门。向着那些尖叫躲闪的女人打去。

    俗话说的好,横的怕佞的,佞的怕不要命的。巧儿如今发疯般的打,秉持着凤红鸾那句话,反正我们杀人了,打一个是死,打两个也是死。多打了就是赚了。

    那些夫人都是过惯了娇弱的日子,哪里见过今日的场面,虽然十来个人,但是只有尖叫躲闪挨打的份。

    一时间屋内杀猪的声音响彻云霄。

    大约十多分钟后,除了一直站在那看戏的凤红鸾和打的气喘吁吁小脸红扑扑的巧儿站着之外,已经人人都哭着哀求的躺倒了地上。

    衣衫凌乱,发丝倾斜,满脸血迹,不堪入目。

    “行了巧儿!你也歇会儿!”凤红鸾听到有脚步声急匆匆的进了小院。看着巧儿,这小丫头似乎还没打够,看着她脸色红扑扑,一双先前哭的红肿的眼睛全是兴奋。顿时好笑的道。

    “是……小姐!”巧儿显然累的够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走到凤红鸾的身边,这些年她跟小姐受的苦这回全找回来了。

    可是爽是爽完了,听到有脚步声走进小院,巧儿红扑扑的小脸再次白了,看着凤红鸾带着笑意的脸色,怕意涌了上来:“小……小姐……”

    “没事儿!关门打狗!谁还嫌狗多?”凤红鸾脸上的笑意收起。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那些已经被打的没有人样的女人一眼。

    “来一个打一个!打的连她妈都不认识她们为止。”



 第六章 往死里打

    “二夫人,四夫人,快救救几位夫人……三小姐她……她疯了……她要杀了几位夫人……”随着脚步声走进小院,外面的丫鬟婆子顿时一窝蜂的迎上了进来的人。

    凤红鸾透过破败的窗子向着外面看了一眼,只见当前两个珠光宝气的女人由一大堆丫鬟婆子簇拥着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身穿一身大红锦缎袍子的女人,年约四十多岁,一脸的精明像,她似乎看到了王熙凤的模板。知道这就是当今丞相府后院最有实权的女人二夫人沐晚晴。

    在二夫人的旁边是一个朱钗裙带,不次于那大红袍子颜色的一身粉红锦缎绣花袍子女子。样貌姣好,胸脯坚挺,腰板比二夫人挺的还直。她是当朝李大将军的外甥女。

    正因为这层靠山,四夫人在丞相府里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只是一眼,凤红鸾便收回视线,看着屋子里躺在地上的一堆女人们。三夫人、五夫人、六夫人早已经昏死过去,七夫人、九夫人、十夫人、十一夫人,十二夫人一个个半死不活的哭倒在地上。

    听到救星来了,十一夫人顿时大喊:“二姐姐,四姐姐,快,救救我们……”

    “看来还有力气!”风云轻脸色一冷,将手腕的镯子褪下来就砸了过去。

    十一夫人连‘啊’一声也没来得及,顿时昏了过去。

    “谁还再喊!喊一个我听听!”凤红鸾卑倪的看着剩下的几个女人。

    几个女人顿时恐惧的向后缩了缩身子,都摇摇头,没一人敢言语。

    “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都住嘴!一个人给我说清楚!”二夫人看着眼前一个个惶恐不成样子,七嘴八舌涌上来的丫鬟婆子。顿时威严的喝了一声。

    “回二夫人,里面,里面三小姐疯了,将夫人们都关在了屋子里打……”一个婆婆立即哆嗦的道。

    “什么?”二夫人还没说话,四夫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想笑话一样,看着里面破败的小屋子,尖锐的笑了两声道:“你说那个贱蹄子敢打几位夫人?”

    “是,四夫人……”那婆子立即点头。

    “是啊,二夫人,四夫人,我们家夫人都在里面呢……”顿时一群人七嘴八舌的附和道。

    “此事当真?”二夫人蹙眉,有些不相信的道:“你们说那丫头醒来了?还疯了?”

    众人都齐齐的惶恐的点头。虽然看不到屋子内的情形,但是那尖叫声让她们可以想象到夫人们的惨烈,一辈子都忘不了。

    “来人!给我开门!”二夫人冷厉的扫了一眼那紧关着的木门,对着身后的两个婆子吩咐道。

    “是,夫人!”两个婆子立即的走了上来。

    “小……小姐……”巧儿害怕的抓住凤红鸾的胳膊。

    “没事儿。”凤红鸾伸手拍拍巧儿的手,轻身坐在了身后少了一条腿的桌子上,晃悠着腿伸手一拉巧儿:“上来歇会儿!一会儿你好更有力气打!”

    “小……小姐,还打啊……”巧儿听到还打,顿时身子一哆嗦。

    “这些年谁欺负我们的最多?”凤红鸾不理会外面走进来推门的两个婆子,问道。

    “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还有三夫人和四夫人。其他夫人小姐次数少些。二夫人一直都纵容,更可恨。”巧儿恨恨的道。

    “嗯!”凤红鸾点点头:“你攒足了劲,一会儿等她们进来给我往死里打!你专门拿椅子腿打二夫人的腿,给我打断了。四夫人嘛……就用簪子划她的脸。将她那张脸给我毁了。”

    凤红鸾声音平静。听得地上几位夫人终于头一歪,也昏死了过去。

    “小……小姐……”巧儿恐惧的看着凤红鸾。

    “反正我们也要死了。你想想都死人了,还怕什么?”凤红鸾看着巧儿,她先教她狠,然后再教她强,最后再教她怎么整死人,不但不负责任,那人还得感谢你。

    “嗯!巧儿不怕!”巧儿顿时坚定的看着凤红鸾点点头。

    凤红鸾扯动嘴角,对着巧儿温软的笑了一下。然后目光看向门口。那里有桄榔桄榔的声音传来。

    “给我撞开!”二夫人再次怒喝了一声,走了过来:“我到看看我们的三姑娘到底疯成了什么样子?”

    “是啊!我也正想看看呢!”四夫人也不落后二夫人。紧跟在走到了门口。

    “是,夫人!”那两个壮硕的婆子立即应声。向后退了两步,向门撞来。

    “咚咚”

    两声响过,门依然没撞开。

    “咚咚”

    又两声响过,门依然还没撞开。

    凤红鸾蹙眉,没想到这破门还挺结实。既然如此她就帮他们一把!要是真给撞坏了,没门了,狗跑了。这关门打狗就不成立了。

    凤红鸾跳下了桌子,将两个椅子断腿递给巧儿:“进来你就打!”

    “嗯!”巧儿接过椅子断腿,一脸视死如归的点点头。

    凤红鸾好笑的看了巧儿一眼,伸手拉过她走到门口,听到外面二夫人怒喝:“废物!再来两个!”

    立即又有两个婢女走了过来,四人攒足了劲,齐齐的向着门撞来。

    凤红鸾冷冷的笑了一下,伸手撤了插门的别手。

    门忽然打开,四个人同时失重,‘啊’的一声尖叫,齐齐的栽了进来,趴到了地上。前面的两个婆子顿时被后面两个丫鬟压昏了过去。

    打开的门将凤红鸾和巧儿的身影挡在了门后。

    “真是废物!”二夫人看着四个罗列在一起的人,冷着脸骂了一句。抬步走进了门口。

    四夫人自然不甘落后,到底要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形。她根本就不相信一向弱的跟虾米似的凤红鸾能翻出什么大浪。一定是那些狐狸精跑进来捣鬼!

    二人一起挤进了门槛,二夫人转头怒瞪了四夫人一眼:“四妹妹,你挤什么?”

    “二姐姐,我可没挤,是你太胖了。”四夫人立即驳了回去。

    二夫人顿时一气。懒得跟她计较,当先的走了进去。往里面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四夫人正得意呢,也向里面一看,顿时‘啊’的一声尖叫。

    凤红鸾看着进来的两个女人,冷冷的笑了一声,伸手关上门,吐出了一个字:“打!”

    巧儿立即拿着凳子腿,攒足了劲照着二夫人的左腿打了下去。

 

看全文后续章节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后台私信书名。喜欢的话麻烦动动手指转发一下  谢谢

资源整理不易,有偿提供,仅需几元  望看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