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咬唇+吸吮,女人到底爱怎么吻?

男生小说2018-04-21 09:39:13






夜,笼罩苍穹,明月高挂天宇,淡淡的月华匹练,穿透过重重叠叠的树叶映射山脉之中,洒下斑斑驳驳的痕迹。


血色四起,一片高耸入云的森林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儿,数名身材魁梧的男人此时正将一名身材略显清瘦的少年围困其中,几名男人脸上透着化不开的肃杀之气,而被围困的少年此时浑身煞气,仿佛是来自九幽地狱一般,只见他嘴角勾勒出冷笑弧度,眼眸中充斥着血色,让人不寒而栗,淡淡的看了一眼,冷声道:"一起上吧"。


几名男子面色一冷,互相丢了一个眼神便齐齐朝中间围攻了上去,少年轻巧的避开他们的招数,身影如鬼魅来回穿梭,不消片刻几名男子便齐齐倒地,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数不清的尸体了,少年却眼眸不眨一下的想继续前进。


"夜,停下,不要再杀人了",身后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嗓音有些颤抖。


少年缓缓转身,血色的眸子直射向她问道,"你是谁?凭什么阻止我?"。


女子消瘦的倩影微微一颤,粉拳紧握,满脸的痛苦之色,"我是落落,夜,停手吧!你已经失去理智了"。


"哈哈……",少年闻言仰头大笑,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般,随即用更冰冷的声音警告落落,"挡我者死,包括你"。


落落两行清泪止不住滑落脸颊,看着眼前这个失去了理智,魔性大发的少年,做出了一个生死决定,拨开眼角的泪花,丢下了手里的武器,轻闭双眸,"那你就杀了我吧!我宁愿死也不想看到现在的你"。


少年看到她的眼泪脸色有了丝动容,但稍纵即逝,瞬间就被魔性浇灭了,"你以为我会心软么?"。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落落眼前,单手掐住了她白皙修长的脖颈。


"不,落落",寂静的午夜,一道悲恸的嗓音将黑夜划破了一道伤口。


额头上爬满了豆大的汗珠,韩夜单手撑着床沿,暗夜里的一双眼睛出神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在刚才的梦里就是这只手无情的伸向了那细腻的脖子,他仿佛听得到屋里徘徊着落落幽幽的质问声,"为什么夜?为什么狠的下心杀我?"。


"砰"的一声巨响,韩夜狠狠地将拳头砸向了床头,咔嚓咔嚓木板碎裂的声音代替了那幽幽的质问声,紧接着听到隔壁邻居的愤怒声,"妈的,神经病,大半夜的不睡觉扰人清梦"。


"你他妈的才神经,哼哼唧唧多久了,要做就赶紧的,做完了睡觉",韩夜耳力很好,一下就听到了他们在干什么,难怪这么生气,原来不是扰了他清梦,而是坏了他好事。


隔壁突然没了声音,被他们这么一闹,韩夜的心情平复了不少,可心头还萦绕些散不去的难受,瞥了眼床头的时钟,刚过十二点,想想也不可能再入睡了,遂起身冲了个澡,从衣柜里随便捞出了件T恤和裤子,拨弄了两下湿漉漉的头发随手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就出门了。


已经过了夜半,路上只有路灯还没歇下,韩夜开着辆不起眼的车子穿梭其中,漫无目的的行驶着,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息了火正准备点根烟来抽抽就听到了一阵救命声,"救命啊,你们想干什么?不,不要靠近我,我,我会报警的"。


韩夜眸光一闪,好奇的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不远处一棵大树前围着四五名彪悍男子,一脸猥琐的相,女人的身影全被大树挡住了,韩夜也无法看到她的样貌,不过听声音倒是挺顺耳的,就是不知道身材怎么样?正当韩夜沉浸在幻想中时,女人的尖叫声又将他拉了回来,"啊,不要碰我,我求你们了,我,我给你们钱,我钱包里有钱,求求你们放过我"。


女人说着哭着,身子缩成了一团,很想就这么缩到地底下去。


"嘿嘿,我们兄弟很久没看到这么漂亮的妞了,小姐,你就委屈一下让我们哥几个爽爽好了",其中一名大汉一把将女人拽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女人被大汉拎在手里,一边叫着一边拼命的想挣脱他的钳制。


"大哥,这女人的叫声真销魂"。另外三个男人猥琐的搓了搓手,流着哈达子。


被叫做大哥的男人一记冷眼扫了过去,吼道,"都他妈给老子忍着,等老子爽完随你们怎么玩"。


女子一听这话,花容越发失色,颤抖着身子更拼命的对男人抓挠厮打。


"嘿嘿,大哥先,大哥先",三名小弟舔了舔口水,讨好般的说道。


大汉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女人反手扣在身前,"你就省省力气吧,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大汉说着就伸手要撕开女人的衣服。


"哎呦",手肘一阵酸麻,大汉哀叫一声,众人同时一愣,攸的看向别处,但见一个穿着普通,身材消瘦的男人斜靠在车身上,手里一上一下正惦着几颗石子。


"你是谁?",大汉愤怒的问道。


"我啊?"韩夜食指蹭了蹭鼻尖,做出一副深思的模样,看了眼惊吓中的女人,半秒后接着说道,"不就是破喉咙喽!哎呀,本来不想出来的,可老是听到有人叫我名字,再不出来就不厚道了不是?"。


几人一听这话就知道韩夜是故意消遣他们的,大汉视线看向远处,见那边丝毫没有动静,便知道是默认让自己教训教训这个搞破坏的臭小子了,遂也没有顾及的说道,"臭小子,破坏了老子的好事知道什么后果吗?"。


"哎呀呀,不好意思,这个还真没想过,要不重来一次,这次我保证不出来了",韩夜很配合的露出怕怕的神色,但嘴角的笑却毫不遮掩他的戏谑之意。


女人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韩夜隔空朝美女眨巴了下眼睛,心想果然是个美女,从脸蛋到身材都美的无懈可击,没想到出来兜风还能遇到这茬艳遇,真是个美好的夜晚。


"很好,哥几个也很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大汉松开了美女,扭了扭脖子,就听见几声咔嚓咔嚓的骨节声。


"大哥,修理他",其他三兄弟也磨刀霍霍的说道。


韩夜嘴角含笑的看着几人耍宝,朝美女招了招手,"美女,你还是到我这里躲着比较好,我怕等会掌握不好角度伤了你"。


美女兴奋的点了点头就要跑过去,大汉见此想拉着她,韩夜又一颗石子飞了过来,准确无误的打在了他的手腕上,大汉疼的眉头直皱,示意其他人拦住她,可都没等他们动手就被飞来的石子击中了,而美女就这么轻松的穿过乱飞的石子,蹦跶蹦跶的就跑到了韩夜身边,韩夜伸手将美女搂在了怀里,美女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扑入了鼻尖,感受到女人玲珑的妙曼身姿贴在自己身侧就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英雄救美了,这感觉真是太爽了。


"快放开她",大汗见韩夜搂着美女,脸色难看了起来。


美女却在韩夜不注意的时候给了几人一个警告的眼神,几人收到这眼神竟都有些怯怯了。


"我好怕,你带我走好不好?",美女恳求的眼神看着韩夜。


韩夜自然是一百个愿意,"当然可以,不过先等我解决了这些讨厌的苍蝇"。说完看向四人道,"你们是想一起上呢?还是车轮战?最好一起吧,我可是个绅士,不能让淑女等太久"。而后给了怀里的美女一个媚眼。


美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嘴角却泛着俏皮的笑。


"你,你一定会后悔的,兄弟们上",大汉怒吼一声,打了个全体围攻的手势。


韩夜一见几人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忙伸出手喊道,"停停停"。


几人居然真听话的刹住了脚步,大汉以为韩夜是害怕了,讥讽道,"怎么?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


韩夜邪邪一笑,松开了美女,往前走了数步解释道,"别误会,我怕你们弄脏了我的爱车"。


此话一出,大汉脸色比吃了苍蝇还难看,视线转向他身后的车上,只看了一眼便又露出了讥讽神色,"就你这破车?我砸了都嫌费事"。


"那也要你有本事靠近才行",韩夜话毕,脚步移动,魅影如闪电般朝几人袭来,大汉们只觉眼前一花,抬手想抵抗却发觉连他的衣角都抓不住他,韩夜脚下不停的移动,手上也没闲着,在几人身上左点一下,右点一下,片刻的功夫就站回了美女身旁。


大汉们看见他又回去了,刚一抬脚上前就感觉全身都在剧痛,五官皱成了一团,倒在地上哎呦哎呦的惨叫着。


美女也是被他诡异的身手唬的一愣一愣的,直到韩夜拍了她一下,"嗨,走了"。


美女回神,"哦哦",说着不再看地上疼的打滚的几人,绕到车子另一边坐了进去。


韩夜朝地上的人挥了挥手,坏笑着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好疼啊"。地上的人根本顾不及韩夜的挑衅了,只感觉身上每一处穴位都像被人搬了家的疼。


车子开了一会,美女悄悄的打量起韩夜来,身高就不多说了,以自己一七零身高才到了他下巴,那他少说也要一八零,一张有角有楞的刚毅脸孔,小麦色的肤色上嵌着端正的五官,星眸剑眉,这么侧看过去立体感乍现,尤其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他身上有股气宇轩昂的气质,这跟他的油腔滑调截然相反,一个人的身上怎么能积聚两种气质而不相冲突呢?感觉看的时间有些长了她收回了视线问道,"刚才你把他们怎么了?"。


韩夜转头看向她,也仔细的看了下她的容貌,如海藻般的淡色卷发,三七分的刘海下面镶着一双秋月般的眸子,明明她此时眼神平静,却给他一种妩媚的错觉,长眉连娟,淡淡的妆容,俏鼻挺立,朱唇不点而红,当真有股想一亲方泽的冲动,越看越漂亮,虽然头发有些微乱,但一点都不影响她的整体美,很想再往下看,但韩夜意识到这样可能会让她把自己当做色狼,人家刚刚差点被强暴,自己还是不要再吓她了的好,遂清了清嗓子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点了几处比较脆弱的穴道而言"。


"你是医生吗?找的这么准",美女惊讶了,似乎他身上的气质并不像一名医生。


医生?韩夜暗自笑了笑,虽然自己以前跟医生一样经常摸刀子,不过目的可就差了十万百千里了,怕是他这辈子都跟医生无缘了。


"你看我像么?"。


美女毫不犹豫的摇头,"不像"。


韩夜默,真直接。


"美女你家住哪儿?要不要我送你回去?"。韩夜怕她再问自己是干什么的,连忙转移了话题。


美女神色黯淡,低头道,"我,我不想回家"。


"看来美女心情不好啊!",韩夜很明显从她口气里听出了异样。


美女点了点头,也不隐瞒,问道,"陪我去喝杯酒怎么样?对了,我叫武月"。


韩夜一听武月向他发出邀请不由的就想歪了,喝完酒是不是顺理成章的再发生点什么呢?于是爽快的答应了,"正好我也心情不好,有武月美女相邀品酒当然乐意了"。


武月见他听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心里有些奇怪,不是说武宁市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的么?


"你真有意思,叫什么?"。


"你是第一个说我有意思的女人,韩夜"。


"寒冷的寒,夜色的夜?",武月觉得这名字很有趣,一点都不像他的人。


"错,韩信的韩",韩夜因她的这话有些恍惚,"寒夜"已经消失了,现在活着的只是普通平凡的韩夜,仅此而已。


武月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也没再说话,车厢内一下沉默了,索性车子很快开到了一家酒吧门口,两人下了车,一起走进了这家"凤舞酒天"。


一进入酒吧,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就毫不留情的冲破了耳膜,让两个刚刚从寂静的夜色里走出来的人有些不适应,韩夜身形欣长,很快瞅到了一处空位,低头附在武月耳边说道,"你喝什么我去拿,你先去那边坐着"。


突如其来的呼气让武月有些耳根麻麻的,不自在的摸了摸耳垂道,"随便吧"。


"什么?",她的声音太小,韩夜根本没听到,又问了一遍。


这下贴的更近了,武月都感觉到了他嘴唇的温度,脸色刷的红了起来,好在灯光的原因没让韩夜发现,她侧了侧头大声的说道,"只要能醉就成"。


"……",韩夜无语凝噎,摸了摸鼻尖走了。


他一走开,武月深呼出了一口气,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是个演员,跟异性肢体接触比吃饭还频繁,面对别人都能面不改色,怎么就偏偏在这个男人面前害羞了起来呢?想了会也想不出原因来,只得先放弃了,穿过人群走到了空位上坐下,边看着舞台上的舞女边等着韩夜。


不一会韩夜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走到武月面前她才发现这两杯酒的颜色截然相反,一杯像血一样鲜红,一杯则是毫无颜色,在灯光反射下又显得五颜六色,很炫目。


"你的,血腥玛丽",韩夜坐下将那杯红色的酒放在了武月面前,自己则留下了透明的那杯。


武月似乎对韩夜为她挑的酒不太满意,五指转动了两下杯子道,"我好像说的是能醉的,血腥玛丽喝上十杯也不见得会醉吧?"。


"呀,那你酒量太好了",韩夜做出崇拜的样子笑道。


武月哼了一声,眼馋的看向韩夜手中那杯加冰的伏特加。而韩夜故意装作没看见,自顾的品着手里高浓度的鸡尾酒。武月怒,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韩夜,你是干什么的?身手怎么这么好?",武月又想起来这个问题了。


"我都没问你,你问我做什么?",韩夜倪了她一眼道。


"那你问我啊!你问我,我就告诉你",武月立马换上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韩夜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很多变,一会娇弱,一会多愁善感,这会又一副可爱的模样,真不明白那个才是真实的她,唯有感慨,女人啊,是道费解的数学题。


"通常呢,半夜不回家游荡的女人分为两种"韩夜抿了下酒说道。


"哪两种?",武月好奇眨着眼睛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韩夜突然凑近她坏坏的笑道,"一种呢就是女鬼,另一种呢就是小姐,你属于哪种?"。


武月听罢气不打一处来,杏眼怒瞪,都快要把韩夜身上瞪出一个洞出来了。韩夜觉得她生气的样子怪可爱的,不禁就捏了捏她的脸蛋,哇咔咔,粉面红润,肌如凝脂,好想亲一口哩!


"你,你,你少占我便宜"。武月一把推开他坐远了一些,越发感觉心脏跳动的厉害了。


她羞涩的反应惹的韩夜偷偷笑了起来,放下酒杯站起了身,"你要去哪儿?",武月见他起身慌忙问道。


"去厕所,一起不?"。韩夜诚恳的发出了邀请。


"流氓,快滚",武月别过脸骂道。


韩夜摸了摸鼻尖,一溜烟的消失不见了。


"有这么猴急吗?",武月弩着嘴巴自语道。


面前的血腥玛丽一点都勾不起她的酒性,很想尝尝韩夜的伏特加,但又不想吃他口水,只得自己去吧台点了杯伏特加,调酒师现在有点忙,让她稍等一会,武月不在意的坐在了高脚凳子上等着。


"小妹妹,一个人啊?",才刚坐下就有个黄头发的青年走上来搭讪。


武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小妹妹?姐被人叫做妹妹的时候你怕还在你妈怀里喝奶了吧?


"性子还挺冷的,哥哥就喜欢你这样的冷艳妞,多少钱一次啊?",武月越是不理他,他越是起了兴趣,一脸下流的样子上下看了一圈武月。


武月厌恶的瞪了她一眼,吐出了一个字,"滚"。


黄毛青年气上来了,他认定了武月是坐台的小姐,现在自然是认为武月故装清高,插在口袋里的手摸出了一颗药丸,不动声色的放进了调酒师刚刚为她调好的酒里,武月背对着吧台没有看到,调酒师却看得清楚,但这种事情在酒吧是稀疏平常的了,谁也不会多管闲事,只招呼了一声,"小姐,你的酒好了"。


"谢谢",武月转身就要端起酒杯走,黄毛青年又凑了上来,"小姐赏个脸,一起喝杯"。


武月已经忍到极限了,她讨厌自己厌恶的人靠自己太近,余光瞥见了吧台上别人喝剩下的酒,抬手拿起来就朝黄毛青年泼了过去,"滚远点"。


黄毛青年防备不及,被泼了个满身,当下怒气横生,上前扬手就要打武月,"臭娘们,给脸不要脸,看我怎么收拾你"。


掌风袭来,巴掌却没落下来,黄毛青年手腕被韩夜紧紧地扣住,疼的要断裂了,他忍着剧痛道,"你他妈又是谁?"。


"我是局长啊!",韩夜邪笑着又用了几分力,再骂他还能更使劲点儿。


"啊……什,什么局长?",黄毛青年疼的哀嚎一声,另一手扒着韩夜的手企图阻止他再用力。


"多管局的"。韩夜轻松的扣着他的手坐在了椅子上。


武月一听就知道他又在胡扯了,也重新坐了下来,一边喝酒一边欣赏韩夜揍人,她发觉自己开始喜欢上他打架的姿势了,真比电影演员还酷。


"狗屁多管局,老子没听过",黄毛虽然有些怕他,可还是撞着胆子顶撞他。


啪啪两声,没人看见他出手就见黄毛青年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嘴角有了血迹,连离他最近的武月也只是感觉到了一阵微风。


"现在就让你知道,车子停错了地方要罚钱,同样的手放错了地方也要吃点苦头的,至于嘴巴吗?吐了不干净东西也是要受罚的",韩夜玩世不恭的样子看了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黄毛青年,不等他再说话,手腕翻转,咔嚓一声,大腿一抬,直接将他踢飞了出去。


"啊……"酒吧里突然飞出去一个人,很多人都被吓到了,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


韩夜挠了挠耳朵问道,"真是讨厌的声音,我要回去睡了,你呢?"。


武月又喝了一口酒说道,"走吧,看你修理人比喝酒还解闷"。


"……",韩夜默,他又不是杂技演员。


走出酒吧,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修理了几个不长眼的家伙也让他爽快了很多,哎,看来自己心情不好喜欢找人打架的习惯还是没改掉呀!


武月出来之后觉得热热的,头也晕晕的,看韩夜都变成了两个,"喂,你别晃了,我都被你晃晕了"。武月伸手抓住了他说道。


"我没晃好吧?你是不是喝醉了?",韩夜看她有些奇怪问道。


"你才喝醉了,我酒量好得很,这点酒算什么,不过我觉得好热,好难受,你身上好舒服,让我靠一靠",武月说着颠七倒八的话就往韩夜怀里钻。


"真的好舒服",一碰韩夜的身体武月就忍不住想要更多,身体奇怪的感觉不受她掌控,手也不听使唤的在他身上乱摸。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shucong.com 搜索10307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