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中国最后一个走山人,揭秘深山大川发生的离奇事件!

Laoyandou2018-08-24 07:07:01

走山,不是闲玩野游,不是观山踏景,而是一种很古老,又很具有传奇色彩的神秘职业。

 

  您听说过走山这个词吗,您知道什么是三教九流中的外八行吗?

 

  提起走山,咱们就得先聊聊旧社会的五行三家。

 

  在过去的时候,市井间五花八门做什么行当的都有,而走山这个行当,就是属于外八行里的职业之一。

 

  如果您问什么是外八行,那么我想就算您翻遍中国历史,也顶多找出一个解释。

 

  所谓的外八行,其实说白了,就是除了工、农、商、学、兵之外,泛指古时候所有捞偏门的行当。这些行当大多都与“盗”字有关,而五行三家,就是其中一列。

 

  所谓的五行三家,指的是金点,也就是算命的。乞丐,要饭的。响马,拦路抢劫的。贼偷,拿人钱物的。倒斗,这个大家最熟悉,是指盗墓的。领火,杀人放火的悍匪。采水,指水匪行业。而走山在历史上的解释,则是指单打独斗的山贼强盗,但这个解释其实是不对的,或者说是不全面的。

 

  走山这个词要细说起来,它在中国历史上运用的很广,比如南方,常用走山一词来形容山体滑坡,与走水、走蛟一样,走水是形容失火,而走蛟,并不是真的指水里出了蛟龙,而是泛指发了大水,闹了龙王爷的意思。

 

  在中国台湾,走山一词就更有意思了,人们竟然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女人身体上的某个部位出现了松弛下垂,至于是哪个部位嘛,呵呵,我想有经验的朋友们都已经知道了,就不用我在这里过多解释了。

 

  旁的咱们不说,先说前面讲的这八个行当,它们合称起来,就是绿林道里的五行三家。

 

  这五行三家几乎囊括了骗、盗、抢、掠四门,也就是我们经常能在古装电视剧里看见的“老合家。”

 

  其他几个行当咱们暂且不提,今天就说咱们要聊的走山一门。

 

  这走山一门世人对它多有误会,有人说它是强盗,有人说它是猎人,更有甚者,还有人说所谓的走山,实际上就是在山里小偷小摸,没事挖坟掘冡,采个草药,偷个皮子啥的。

 

  其实这话说的大多没有依据,据我各人对走山的了解,这类人可以算是猎户,但他们绝不是猎人,更不是小偷,也不会干那些挖坟掘冡损阴德的营生,他们顶多也就是抢,也就是老话说的走山不盗墓,倒斗不走山的来由。

 

  要细说这走山,咱们就得从它的起源开始讲起。

 

  在我国北方大兴安岭地区,自古就流传着这样一首童谣。说春来到,百花俏,走山穿兽袍,过岭山神绕。怀揣奇珍宝,肩挑竹桶灶,猎鹿寻虎捉狼豹,满山遍野挖山宝,远看像猎户,实际土匪闹,若有走山过,家家哭声绕。

 

  这首粗俗的童谣里所说的走山,就是我们接下来要讲的这类人。

 

  这再早的时候,走山一词出现,可以追溯到猎人的身上,自从猎人行里的祖师爷伏羲传下了张弓狩猎和织网捕鱼以来,猎人行当里便有了走山这个词,专门用来形容集体狩猎活动。

 

  后来到了元朝,走山这个词开始从猎人行里分离,猎人们在这个时期分成了两派,一派人喜欢集体行动,他们称自己是新猎派,而后随着蒙古人入主中原,他们附庸风雅,学鞑子的叫法,管狩猎叫围场。

 

  围场这个词后来被猎人们用了几百年,以至于到了清朝的时候,只有皇家狩猎才能叫围场,其他平头百姓是不敢叫的。

 

  当然,这里咱们只是多提一句,和咱们要聊的走山没多大关系,而这第二派猎人,就和咱们说的走山大大的有关了!

 

  前面咱们说了,元朝时猎人们分成了两派,一派喜欢集体行动,也就是所谓的蹭大锅饭,而另一派人比较守旧,他们还是延续着祖先的叫法,称自己为走山人。

 

  这些走山人喜欢单打独斗,可以说,他们才是猎人行里高手中的高手。

 

  这些人艺高人胆大,敢赤手空拳斗猛虎,敢几天几夜不吃不喝躺在雪窝子里捉白鹿,更有甚者敢下水与蛟蟒缠斗,什么钻山取物绝壁寻宝那都是家常便饭,就算明知前方是阎王殿,他们都敢闯上一闯!

 

  这些人祖祖辈辈都是山中猎人,有的人甚至还是猎队头人的后代,山中的草药珍宝没有他们不认识的,山中的飞禽走兽没他们捉不到的,也正是因为他们世代相传的高超狩猎技艺,又独来独往的性格,才让他们在猎人圈里格外被排斥,以至于到后来,更被集体行动的猎人们冠以了强盗的头衔。

 

  走山人是强盗吗?

 

  严格来说他们还真是强盗。

 

  走山人仗着自己的本领高强,在山里专抢猎队,每到狩猎季节,走山人和猎人们在山里撞见,很可能就会大打出手,闹到后来不是走山人身亡,就是猎队被抢,很多被抢了皮子草药的猎队最终没办法,只好哭爹喊娘的花银子,去从走山人的手里赎回被抢的货物。

 

  这事说来有点可笑,但也足以说明走山人和猎人的关系是多么对立了。

 

  当然,这世上的事情没有绝对,走山人也有和猎队关系好的,比如前面咱们提到了一个词,猎队头人,或者可以说是走山头人。

 

  猎队头人,可以说是一支猎队的领队,也可以说是他们的老大,就像一支精悍的狼群,拥有的头狼一样。

 

  但猎队头人和头狼的本质是不一样的,头狼为了自己的种群可以无私奉献,而猎队头人不行,他们都是收了猎队大把的银子,受雇于人,专门保证他们此行的安全与收获的。

 

  其实这事在我看来,也许就是猎队被抢怕了,花钱买个平安罢了。

 

  走山人的传奇在历史上有很多,咱不说远的,就说近的。当年东陵大盗孙殿英为投国民党,想要讨好蒋介石,特派两百部卒进山捉一白虎,这些人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多月,连白虎长什么样子都没看着,最终孙殿英大怒,花重金顾了两个走山人,这二人单枪匹马仅用了七天时间,就将传说中的白虎活捉于孙殿英面前!

 

  孙殿英后来也正是凭借这只白虎和手下的兄弟,做上了国民党第六军团第十二军的军长。

 

  后来他怎么参加的中原大战,怎么反对的蒋介石,又是怎么被张学良收编的,咱们就不说了,但这件事是有历史记载的,已经足可以说明走山人狩猎的手段有多么高明了!

 

  走山人本身就是猎人中的传奇,他们那些显为人知的事迹,更是传奇中的传奇!

 

  走山行里规矩多,最大的规矩,就是出行前必烧猎头香,遇事后必烧猎头香。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问了,说你穷白话了半天,到底什么是猎头香啊?

 

  其实所谓的猎头香,又叫“十把香”,是走山人出行前请祖师爷赏饭保佑的必需仪式,也有香火传承的寓意。

 

  这十把香分别是问路香、财神香、平安香、恶鬼香、催命香、莲花香、走风香、献瑞香、讨债香、还有红姑香。

 

  猎头香每一谱的背后都有它特殊的含义,猎人们认为这是祖爷师伏羲开示后人,指点迷津的一种表现。

 

  在猎人行当里走山人更是看重猎头香,甚至认为这份规矩比命还重,正所谓走山可以不敬天地,不敬父母,不敬同行,但身入走山门,就得全凭祖师爷赏饭,一把草香问生死,福祸未知命注定!

 

这猎头香要是细说起来,里面的规矩、讲究、可就多了去了。

 

如果您真的想要了解一下什么是走山人,您别着急,听我再讲一个故事,您就知道什么是走山不落空,踏岭夜无踪了!

 

  我叫江红卫,在我小的时候,机缘巧合下认识这么一位走山人。

 

  当时那老爷子都七十多岁奔八十的人了,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据他说,他就算是解放后,中国仅存的最后一批走山人了。

 

  这老爷子名叫庞良章,如果哈尔滨通河县城里有百岁以上的老人,兴许还能有人记得他。当时他们家跟我奶奶家是邻居,都住在通河县二道沟的一个村子里。

 

  我们家怎么说呢,可以说是军人家庭,我爷爷十五岁参加革命,后来病逝北京,我奶奶非要从部队大院搬出来,回了老家通河,用她的话讲,这叫落叶归根。

 

  我父亲和母亲也都是军人,他们就是在部队里搞的对象,当时我父亲算是个下级军官,官不大,也就是个连长,而我母亲是部队里的文职人员,主要编写文件,所以这两个人平时都很忙,根本没有时间照顾我,我的童年,基本上可以说是在我奶奶身边长大的。

 

  要说起庞良章,这老爷子一辈子有点亏,他没娶过媳妇更没有娃,家里就自己一个人,所以这老头特别喜欢孩子。

 

  还记得我们刚来那会儿,这老头没事就往我们家里跑,拿着用粮票换来的糖块和点心,弄得我都差点以为他看上我奶奶了呢,后来才知道,原来这老头是看上我了。

 

  当时的年代背景是七三年左右吧,正是动荡不安的年月,村里闹红卫兵,家家都害怕,只有我们家和庞良章家不害怕。

 

  我们家不害怕,那是因为我们是军人家庭,根正苗红出身工农,村里的红卫兵不敢惹我们,而庞良章不害怕,那是因为他们家就他自己一个人,用他的话讲,反正那帮驴蛋子折腾来折腾去,还是他那把老骨头,所以他怕个球呢?

 

  回忆起和庞良章相处的那几年,他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特别会讲故事,讲别人的,讲他自己的,就好像他的肚子里全都是故事,永远也讲不完一样。

 

  而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就是我认为在庞良章所有的故事里,最真实,也是最离奇的一个……

 

  那是1927年夏天,正是中华民国时期,当时的庞良章年仅二十五岁,小伙英姿飒爽,体格倍儿棒。

 

  他们家还有一个弟弟,名叫庞良玉,比他小两岁,当年二十三,这哥俩在家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他那个弟弟,比他还愣还虎。

 

  要说这老庞家,祖上十几代都是走山人,家里吃的就是这碗饭,全家就住在朝阳老山脚下,门前一棵树,开了个皮子铺。

 

  有这么一天,庞家有贵客登门,来人是名军官,自报是大帅手下,相邀过府,说有要事相托。

 

  当时中国的大帅有很多,但东北大帅就一个,一听说张大帅相邀,这老庞家的人都懵了,一问来人怎么个意思,这才知道,原来当时大帅跟日本人谈判,日本人让大帅签一份卖国条约,大帅不签,就感觉不好,觉得这小日本可能要背地里玩阴的。

 

  大帅当时多了个心眼,就想派人去老家给二儿子张学铭送信,让他在奉天城,也是就如今的沈阳早作准备,防止小日本翻脸,打的他们爷们措手不及。

 

  当时这封信很重要,里面不仅有日本人的城防部署和兵力分布图,还有大帅家里的私下话语,本来这事大帅交给谁都不放心,就想让大儿子张学良亲自走上一趟,但日本人盯的紧,张学良怕坏事,所以这才找人推荐,最终找到了老庞家的头上。

 

  来人把话说完,庞家老太爷庞德山一听就明白了,沉默半晌,心说这是打小日本的事情,既然找到自家头上了,那就叫个责无旁贷,更何况是大帅交代的,自己有几个脑袋敢违背呀?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家祖祖辈辈都是山中跑腿的,这大帅给张学铭送信,自己又能帮什么忙呢?

 

  庞家老太爷思虑良久,问来人大帅到底是什么意思。来人哈哈一笑,说大帅有话,说此信必需走山路送达,不可走大路,以免被日本人发现。试问穿山过岭,又有几人比得上他们老庞家呢?

 

  庞老太爷一听来人给自家脸上贴金,心下高兴,最终一咬牙把这事应了。

 

  但应归应,他是走不了山路了,毕竟年纪大了,腿脚不好,就把这封信交给了大儿子庞良章,让他带着老儿子庞良玉走上一趟,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一路快去快回,休要节外生枝。

 

  那个年月的走山人,已经很少能在山里遇见猎队了,世道兵荒马乱的,能遇见几个上山找食的猎户就不错了,所以庞家人根本就不怕山上有猎队,唯独怕一种人,那就是土匪。

 

  在那个年月里,走山人为什么会怕土匪呢?

 

  那是因为在旧社会的时候,山里土匪特别多,人猛枪硬弟兄野,走山人大多独来独往,虽然也算是老合家,但人家土匪哥可不管你是不是合家,通常看见走山人,就好像看见了会跑的宝贝,狗撵兔子,恨不得带着弟兄们往死里搞。

 

  这庞家哥俩送信去找张学铭,庞家老太爷和老夫人就跟着那名军官走了,哥俩临出门的时候,那名军官还每人送他们两把崭新的盒子炮。

 

  什么是盒子炮?

 

  也就是驳壳枪,这枪可单发,可连发,最大装弹数二十发,威力巨大,是当时,乃至后来抗日战争时期,人们最喜欢的武器之一。

 

  当时小哥俩哪见过这么好的枪啊,这玩意儿瞧着新鲜,比自家的抬扛子可强多了,于是收了礼物小哥俩是两眼放光,连犹豫都没犹豫,转头就走了。

 

  庞家老太爷和老夫人被军官带去了哪里,咱们暂且不提,单说庞良章和庞良玉去给张学铭送信。

 

  这一天小哥俩翻山越岭进了深山老林,约摸着离奉天城还有两天的路程,哥俩心情大好,于是就决定在这深山老林里休息一夜,等天亮再走不迟。

 

  这几天赶路,小哥俩人困马乏,草草捉了一只野鸡填饱了肚子,就躺在树根低下睡大觉。这一觉睡的甭提有多美了,太阳落山,月上枝头,这小哥俩连眼皮都没睁一下。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山里起了大风,庞良章在梦中被冻醒,隐约间听见远处的山坡上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动,那声音由于太远听不清,好似有很多人在说话,又好似敲敲打打,就像个戏班子在唱戏似的。

 

  庞良章迷迷糊糊间心中纳闷呀,心说这事怪不怪,这深山老林罕无人烟,可哪里来的戏班了呢?莫不是……

 

  想到莫不是三个字,庞良章猛地睁开了双眼,他顺着声音来处望去,只见远处的山坡上,正有一队人马往自己这边走,由于天黑,对方的情形看不真切,但是对方手里的那些白纸灯笼,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瞧着对方越走越近,庞良章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前面咱们说了,走山人最怕遇见土匪,所以庞良章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来的这伙人是土匪。瞧瞧自己身旁的兄弟,只见庞良玉还在酣睡,庞良章上去就是一脚,直接把庞良玉踹醒了过来。

 

  庞良玉当时正做美梦呢,冷不丁被庞良章踹了一脚,很是不爽的坐了起来。

 

  庞良章不等庞良玉说话,示意他看那边山头,庞良玉一看也吓了一跳,小哥俩心慌意乱,最后一合计,干脆就决定爬到树上去,等这伙人过去后,哥俩再下来赶路就是。

 

  要说这哥俩爬树,那可都是一把好手,毕竟从小生活在大山脚下,爬个树,偷个枣,那还不是轻车熟路吗?

 

  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平日里十几米高的大树小哥俩三下两下就能上去,但此时偏偏任凭这兄弟二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他就是爬不上去。

 

  眼见对面的人越走越近,庞良章心头起急,就让自己的兄弟踩着自己的肩膀上树,自己则一轱辘身躲进了草稞子里。

 

  小哥俩藏好后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过了能有几分钟,对面那伙人终于走到了近前。

 

  庞良章躲在草稞子里只听外面人声带笑,锣鼓震天,那唢呐滴滴嗒嗒间竟是一派喜庆,真叫个好不热闹!

 

  庞良章趴在地上心下起疑,暗想外面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这伙人不是土匪,而是娶媳妇的吗?

 

  可娶媳妇就娶媳妇吧,这哪有大半夜接新娘子的?

 

  更何况这曲听着不对路啊,自己虽然没娶过媳妇,但也知道结婚都要用《龙凤呈祥》这首曲,可外面这群人吹的是什么呢,这曲听起来是欢快,但怎么越往后听,越感觉有股子邪气呢,就好像那七月十五唱鬼戏,戏台上演的《钟馗嫁妹》似的!

 

  庞良章心里越想越不对,他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偷偷把眼前的杂草扒开一条缝,透着杂草缝隙向外一看,仅仅也只看了一眼,庞良章就当场瞪大了双眼!

 

  只见山路上来的这伙人好生奇怪呀!

 

  就见这些人穿着打扮的确是接亲的队伍,前面锣马开道,两边唢呐齐鸣,中间一顶八人抬的红帘大花轿,后面跟着几个老妈子,还有十几个浓妆艳抹的丫头。

 

  只见这些人清一水的红衣红裤,那大红的衣裳在风中飘摆,不时发出咔咔脆响,在队伍中间的大花轿里,还能隐隐听见一个女子的哭声!

 

  庞良章盯着那些老妈子和丫鬟的衣服看了很久,心说这些衣服是什么料子的,咋是这个动静呢?

 

  他看着看着,不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只见这些人那一张张大脸白的好不吓人,两腮画着大红印,一点黑嘴唇,双眼无神,浓发似蜡,冷眼一看,竟和棺材铺里的纸人一般不二。

 

  再看这些人一个个面无表情,虽然是走山路,但上身不动脚下飘轻,就好像每个人都是飘着的,根本就脚不沾地一样。

 

  庞良章从后往前瞧,又从前往后瞧,等瞧见前方的高头大马上坐着一个人,那个人还没有脑袋的时候,庞良章只感觉自己眼前发花,连头皮都跟着麻了起来!

 

  这话说来,旧社会的人都迷信,庞良章眼见如此情形,他怎么能不害怕呢?

 

  于是当下庞良章把眼睛一闭不敢再看,心说我的娘啊,这些都是人吗?难道说我兄弟二人时运不济,这是在山里遇见了鬼?

 

  庞良章在心里念阿弥陀佛,咱们暂且不说,单说他那个傻大胆的弟弟庞良玉。这小子的胆子可比庞良章大多了,他躲在树上向下张望,活了这么大,他哪见过这种事情?所以出于好奇,庞良玉是从头看到尾,直看到那些人走远后,庞良玉这才意犹未尽的从树上爬了下来。

 

  一见树下的庞良章还在草稞子里打摆子呢,庞良玉笑了,把他哥从地上拉起来,嘴里嚷嚷着要追上去瞧个热闹。

 

  庞良章一听兄弟要去看热闹,当下气的脸都绿了,庞良玉一看庞良章害怕了,就笑嘻嘻的把崭新的盒子炮拽了出来,在庞良章眼前一晃,问他:“哥,你知道咱爹当年在山里撞邪是怎么回家的吗?”

 

  庞良章摇摇头,说自己不知道。其实他哪不知道呢,这段事庞家老爷子都当故事给他们讲过,说什么神鬼怕恶人,这邪物呀,就得用邪招对付。

 

  当年庞家老太爷走山打猎,回家的途中夜过槐树林被鬼迷了眼,老爷子转了几个圈都没走出去,最后一着急,就把猎枪伸进了裤裆里,在大腿根上狠磨了几下,顶天放了三枪后,老爷子举枪大喊“拦我者,枣核子给!”,就这么的,老头算是平安回家了。

 

  这事庞良章知道,他说不知道,那就是不想让兄弟节外生枝。

 

  而庞良玉这个人玩心大,他哪管他哥同不同意呀,见庞良章仍不答应,他就用话挤兑庞良章,庞良章也是个红脸的汉子,一听兄弟瞧不起自己了,当下老脸挂不住,就答应跟兄弟一起去看个究竟。

 

  再说这兄弟二人商量已毕,尾随接亲的队伍一路来到个山沟子里,这群人行为古怪,到了一块大石头前就不走了,过了能有一袋烟的工夫后,突然一声骏马嘶鸣,再看这群人,是平地踪迹不见!

 

  这事过去后,庞良章和庞良玉当晚可睡不着了,哥俩商量来议论去,都认为这是在山里遇见了鬼。

 

  哥俩瞌睡全无,决定连夜赶路,等天蒙蒙亮的时候,哥俩竟在林子边发现了一个村子,进村一打听,此地离奉天城不足五十里。哥俩高兴,就找了一户人家,多给点钱,吃了一顿热乎饱饭。

 

  在吃饭的时候,庞良章低头不言语,他谨记他爹的教诲,出门在外,嘴要严,心要细,更要处处小心。

 

  而庞良玉不行,这小子天生有吹牛的毛病,平日里没事还要跟自己吹两句呢,这出门见到人了,能不过过嘴瘾吗?

 

  也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庞良玉三说两说,就提到了昨天晚上见鬼的事情,庞良章一听兄弟和人家聊这个,本想拦住他,结果没想到的是,这户人家的男主人一听庞良玉的话,当下一拍大腿,就对他们嚷嚷了起来。

 

  据这家男主人说,他们哥俩昨晚是真命大呀,他们看到的,是这片山里的白毛将军结阴亲,据说这白毛将军结阴亲,活人是看不得的,只要是看过的人,那最终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哥俩一听这话,心里也是唏嘘不已,庞良章一琢磨,就问这个男主人,说昨天晚上他明明听见那花轿里有女人的哭声,听声音那女子应该年纪不大,还是个活的,这怎么能叫结阴亲呢?

 

  男主人听了这话,嘴里叹了一口气,说那个姑娘的确是活的,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倒了霉,反正不管怎么说吧,这女人绝对活不过今晚,以前村子里也发生过这种事情,老百姓没能耐,也只好干瞪眼没咒念。

 

  庞良章一听那个女人到晚上才会死,心里就有些活分了。他这个人怎么说呢,既仁义又侠义,还爱显本事,所以他当时觉得这事既然遇上了,老百姓管不了,那自己兄弟二人岂有不管之理呀?

 

  要说庞良章怕不怕,他心里还真怕,但经过了这一夜的思考,又听了这家男主人的话,庞良章突然觉得这事蹊跷,觉得也许他们昨晚看见的并不是什么鬼,而所谓的白毛将军结阴亲,也许也只是一场骗局而已!

 

  在当时那个年代的东北,土匪横行,强豪林立,有很多土匪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装神弄鬼的祸害当地老百姓。

 

  这里面最有名的,就属常年盘踞在跑马岭小烟泡里的马三太爷那伙土匪了。

 

  这马三太爷可能有的朋友听说过,此人是东北的八大匪首之一,自称自己是黄仙转世,顶着黄三太爷的旗号,称自己为马三太爷。

 

  在他的手底下,狐、黄、白、柳、灰,东北五大仙家全聚齐了,他的那些手下每个人都代表了一个仙家,起了个仙家的名字。

 

  这伙人穷凶极恶,打着替仙家要供品的油头,没少祸害当地百姓,什么抢男霸女,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是无所不为!

 

  直到解放后剿匪,马三太爷这伙绺子才被解放军彻底剿灭,当时马三太爷被判了枪决,他临枪毙前还和解放军吹自己是天上的仙儿,称他是打不死的呢。可笑的是解放军只用了一颗子弹,就送他回姥姥家报到了。

 

  闲话到此,咱们接着说庞良章。

 

  庞良章当时心里犯嘀咕,觉得这个白毛将军搞不好,就是哪个绺子里跑出来的土匪,为了掩人耳目,装神弄鬼的祸害当地老百姓。

 

  要说走山人和土匪的关系,那一般的情况下都是老鼠见猫,能跑则跑,不过这有的时候老鼠急了,那也是可以咬死猫的!

 

  庞良章当时心里一活分,看看外面天光大亮,就想去救那个姑娘,但碍于有外人在场,这话也不好说,只能快些吃饱了饭,等屋里没人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和自家兄弟说了一下。

 

  结果让庞良章没想到的是,一向大大咧咧在庞良玉听了他的话后,竟然一反常态变小心了,他一听庞良章想回去救人,当下把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似的,说什么送信要紧,不要节外生枝,人家是死是活跟他们没关系。

 

  庞良章心里有些急了,暗想自己这兄弟哪都好,就是没有侠义气,他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于是就用他兄弟昨晚挤兑他的办法,开始挤兑他兄弟。

 

  庞良章问庞良玉,知道他们走山人的规矩是什么吗。这事庞良玉怎能不知道呢,他们家祖祖辈辈就是干这个的。

 

  庞良章又骗庞良玉,说他爹当年可说了,说在山里遇见不认识的东西,那就是妖怪,这只要是妖怪,身上就一定有宝贝,他觉得所谓的白毛将军,充其量也就是个妖,他们哥俩手里有枪又有本事,就应该本着走山不落空的原则,回去宰妖夺宝!

 

  其实庞良章老爹的原话是这么说的吗?

 

  还真就是这么说的!

 

  当年庞家老爷子年轻那会,有一次在山里和猎队相遇,想抢人家皮子没抢成,反被人家围在了一片沼泽地里。老爷子当时没事干,就把自己埋进土里打瞌睡,正迷糊呢,忽听头顶上空传来一声鹰啼,老爷子吓了一跳,猛睁眼,正看见一只红嘴大雕向自己飞扑而来!

 

  看着头顶上空这只雕,庞家老爷子当时就急了,一把拽过身旁的猎枪,骂了句“好畜生”,砰的一枪就把这只雕给射了下来。

 

  红嘴大雕中枪落地,庞家老爷子气呼呼的把雕给捡了起来,结果一看,庞家老爷子可吓坏了,只见这东西它哪里是雕啊,这分明就是一只长了猴子尾巴的大鸟!

 

  就因为这一声枪响,猎队的人穷追不舍,庞家老爷子没办法,只好带着这只雕远远的跑了,他躲进一处背旮旯的山窝子里,没事就鼓捣这只雕,看来看去,也顶多就是个新鲜,最终新鲜不顶饿,就把这只大雕丢在火上烤了。

 

  要说奇怪的事情就是从庞家老爷子吃雕开始的,这只大雕的肚子里竟然有个乌龟壳,那龟甲金灿灿的,上面还有好多文字庞家老爷子见都没见过。

 

  老头当时瞧的那叫一个新鲜,心说我的老天爷呀,老夫聊发少年狂,跨马单刀进咸阳,一枪打下云中燕,吃雕之际龟甲现!

 

  难道这是祖师爷显灵,老子我要发洋落了吗?

 

  庞家老爷子吃雕吃出个乌龟壳,这事是真的,但人家可没有老夫聊发少年狂那段,那是我添的。

 

  当然,这东西确实是个宝贝,我想很多朋友都已经猜出来了,这东西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刻着甲骨文的王八壳子!

 

  不过这东西您认得,庞家老爷子当时可不认得,他觉得自己捡到宝了,给多少大洋都不换呐,于是收拾收拾东西,这皮子也不抢了,就揣着这个乌龟壳回家了。

 

  到家之后庞家老爷子见谁都显摆这东西,就想卖个好价钱,可看来看去,竟没人认货,最终还是一个美国的传教士感兴趣,用了两根金条,把这个乌龟壳给买走了。

 

  这话说来,有些可气又可笑,老祖宗的东西,自己人不认得,反到洋人识货,这中国自古有多少好东西,就是这么流失海外的。

 

  闲言少叙,咱们书回正文。

 

  当时庞良章想带庞良玉回去救那个姑娘,这庞良玉不想管闲事,庞良章没办法,只好用他爹的这段故事来骗庞良玉。

 

  庞良玉这家伙是个财迷,一听他哥提起了这事,当下眼前一亮,还真就同意了。

 

  庞良章心下高兴,哥俩也没与外人言语,暗想凭自家哥俩的身手,外加四把盒子炮,就算那白毛将军真是个妖怪不是土匪,那也顶多半日就可把人救回来。

 

  哥俩打定了主意,趁屋里没人说走就走,小哥俩年纪轻腿脚快,又刚刚吃了饱饭,仅用了两个时辰,就返回了昨晚跟踪那伙人所到的山沟里。

 

  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块大石头,哥俩手提盒子炮上前观瞧,只见这块大石头是实打实的山中顽石,它没缝也没孔,整个从山里长出来的,小哥俩看来看去,也没看出昨晚那些人是怎么没的。

 

  什么人有上天入地的本事,难道真是见鬼了?

 

  想起昨晚的事情,哥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庞良章犹豫不决,正打算和兄弟商量几句,忽然只听石头旁的一片藤蔓里风吹叶动,那风声虽然不大,但也没有逃过庞良章的耳朵。

 

  庞良章顺着那片藤蔓观瞧,隐约间好似看见那些藤蔓的后方有个洞口,小哥俩心下好奇,连忙上前拨开藤蔓,只见那处洞口果然别有去处,在洞口的前方还有一处无主的荒坟,由于年代久远,坟头草都长了厚厚的一层,就连墓碑上的文字,都早已看不清了。

 

  盯着这处荒坟野冡,小哥俩是放声大笑,庞良玉说了句装神弄鬼,便把手里的盒子炮举了起来。

 

  要说这二人,那可真是胆大包天天包胆,明明眼前有野坟挡道,愣是一点惧意也没有。

 

  哥俩收拾妥当,跪在山洞前给祖师爷烧猎头香,庞良章嘴里念念有词,求祖师保佑,要烧个平安香问问去路。

 

  待草香烟起,烧出三红三平后,庞家哥俩是心下大喜,知道这是祖师爷赏饭了,于是为了防止洞中有瘴气,哥俩每人吞了一粒解毒的百草金丹,便迈步走了进去。

 

  这事后来据庞良章讲,他们哥俩当时心急了,那草香刚烧的时候,确实是三红三平的平安香,但他们哥俩刚走不久,那最右边的草香却无故断掉,以至于好好的一炉平安香,愣是变成了两长一短的催命香!

 

  这事当时庞良章是不知道的,如果知道祖师爷示警,他是打死也不敢带着兄弟进洞的!

 

  再说庞良章和庞良玉来到洞中,先是左右打量,凭借从小练就的眼力,倒也能看清黑暗里的东西。只见这个山洞狭窄,看起来是天然形成的,里面冷风阵阵,碎石满地,还有些许的土腥气。

 

  瞧着面前的这个山洞,庞良章眯着眼睛,想要看看它的尽头在哪里,结果手打凉棚,穷极目力,庞良章也没看到这个洞的尽头,心中一惊,暗想这个山洞可真够深的。

 

  如今哥俩已经进了险地,焉有退回去的道理。庞良章救人心切,庞良玉得宝心切,这哥俩各拉双枪就开始往洞中深处闯。

 

  初入此洞,庞良章只感觉冷风清爽,可随着越走越远,越走越深,他发现这洞里的冷风开始发寒,以至于明明是夏天,却有了一种小寒十月的感觉,就好像兄弟二人的身边有一层灰蒙蒙的影子在环绕,明明看不见,却让人骨子里发毛,都有了一种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

 

  庞良章说着话,正诧异这个洞怎么会这么冷的时候,突然一股冷风袭来,那风中夹杂着冲天的尿骚气,这股尿骚味那叫一个臭啊,庞良章和庞良玉没有防备,小哥俩吸进鼻子里,当场差点吐地上。也得亏先前服用了解毒的百草金丹,药劲一顶,这口气才算是缓了过来。

 

  庞良玉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捂着鼻子问庞良章这是什么动物的尿,咋这么骚呢。

 

  庞良章哪知道这是什么动物呀,他紧锁双眉刚想说话,却听这洞中深处隐约间好似有女子的哭声传了出来。

 

  这哭声不大,在此时听起来好似女鬼夜啼一般,但仅仅是这样小哥俩可没害怕,顶多是心惊了一下后,便双双侧耳倾听了起来。

 

  静静的听了半分钟,庞良章心有喜色,因为这声间他太熟悉了,正是昨晚花轿里的那个女子。

 

  见此女子还活着,庞良章知道那山里的男人没骗自己,于是兄弟二人精神一震,也顾不得这股刺鼻的尿骚味了,双手持枪接着往里走。

 

  凭着走山人有夜视的本领,这哥俩倒也能勉强看清自己的脚下,一路紧走慢走足足跑了五六分钟后,小哥俩这才发现眼前的山洞突然变宽了,而在那最宽的地方,出现了另一个洞口斜着向下,在这条岔道的尽头,正有一顶大红花轿挡住了去路。

 

  小哥俩气喘吁吁的躲在岔道里,看着前方那顶花轿,庞良玉生性鲁莽,见哭声是从花轿里传出来的,就想过去瞧个究竟。

 

  而庞良章则不同,他为人胆大心细,见兄弟要毛躁,连忙一把拦住了他,二人也不言语,转到了山壁一侧。

 

  庞良章看着前方的花轿,小声对庞良玉说:“昨晚接亲的那伙人也不知是人是鬼,如果他们是人,那此刻一定就在洞中,你我虽有好枪在手,但人单势孤,咱们先看看,要是没人出来,你我再近前不迟。”

 

  庞良玉闻听此言认为有理,于是点头同意,与庞良章一起躲在黑暗处静静的观察了起来。

 

  过了能有一柱香的工夫,也不见有人出来,庞良章心下纳闷,暗想自己是不是想多了,昨晚那伙人如果不是鬼,那就一定是人,如今洞中没人出来,那会不会此时洞中空虚,贼人都不在家呢?

 

  庞良章心里起疑,他这个人随他爹,骨子里有股倔劲。他认定那伙人是土匪,就猜想这帮人指不定白天跑哪去打家劫舍了。

 

  可这事左想右想也不对,昨天他们才抢了姑娘上山,今天怎么连个看守的人都没留下,如此行事,他们怎么能放心呢?

 

  庞良章这边心里犯嘀咕,他弟弟庞良玉可等不急了,见庞良章一直不说话,这小子憋不住,就把心一横也没和庞良章商量,举枪就向着花轿走了过去。

 

  庞良章本想拦着自己兄弟,但见庞良玉都已经走出老远了,庞良章再想拦他也没办法,最后只好也举着双枪跟了上去。

 

  小哥俩一前一后来到花轿旁,侧耳一听,这花轿里的女人仍在低声抽泣,哥俩互使眼色,庞良章举枪瞄准,庞良玉则一把拉开了轿帘。

 

  当轿帘打开之际,小哥俩可有些傻眼了。

 

  为什么呢?

 

  就因为这轿中坐着一个妙龄的女子,这女子身穿大红的新娘喜服,头戴凤尾金钗,看样子年纪不大,也就十八九岁,肤白如雪,面似暖玉,一双杏眼水汽蒙蒙,两道柳眉斜飞入鬓,那小嘴,那模样,外加那小身段,就甭提有多美了!

 

  看到轿中的女子竟是这般美丽,庞良章和庞良玉都有些看呆了,这哥俩从小在山里长大,见过的女人都是有数的,可什么时候见过这么俊俏的姑娘呢?

 

  此时轿子里的姑娘也被这小哥俩突然的举动吓得不轻,她刚才正坐在轿子里大哭呢,忽然面前出现了两个持枪的年轻人,这姑娘吓得手帕落地,止住了哭声,整个人惊呆呆瞪大了双眼,浑身上下是抖作一团!

 

  此时三人六目相望,谁都没缓过神来,庞良章看着轿中的女子,心说老天爷呀,这姑娘是人还是仙女儿呀,咋生的这么好看呢?

 

  庞良章毕竟大几岁,见这姑娘害怕自己手中的枪,连忙把枪放了下来,本想让自己兄弟往后退,这么盯着人家姑娘看成何体统,可偏偏此时庞良玉看傻眼了,这小子站在花轿前直勾勾的,整个人就好像变成了木头桩子似的。

 

  庞良章一见自家兄弟这副德性,不由的低头苦笑,心想自己这个兄弟恐怕和自己一样,这是动了凡心了。

 

  不过这也难怪,他也是这个年纪,古时圣贤都讲个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这么美艳的姑娘,满朝阳城打着灯笼都难找,哪个棒小伙儿遇见能不喜欢呢?

 

  庞良章心下欢喜,但当着人家姑娘的面也不好表现出来。

 

  迎着姑娘的目光,庞良章觉得自己老脸有些发红,刚想说两句场面话,却在此时,庞良章冷眼一撇,正看见一条穿着红裤子的人腿,从花轿后方缓缓伸了出来!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劲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