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我花开后百花杀

为你加持2018-12-05 15:33:51

△13版康敏(张馨予饰)


  康敏第一次遇见乔峰,是公元1089年(北宋元祐四年)五月上旬①的一天,这天,是洛阳城一年一度的百花大会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爱恨,有时侯真的就在一瞬间。康敏对乔峰的爱恨交织,只是因为他在人群中少看了她一眼。


  那天百花会中,我在那黄芍药(新修版改为白牡丹,不知有何寓意)旁这么一站,会中的英雄好汉,哪一个不向我呆望?哪一个不是神魂颠倒地瞧着我?任他是多出名的英雄好汉,都要从头到脚地向我细细打量,有些德高望重之辈,就算不敢向我正视,总还是偷偷的向我瞧上几眼。


  百花会的当天,牡丹正盛,芍药初绽。33岁的美少妇康敏,当真是国色天香,艳压群芳。那天的花魁,不是花王牡丹,却是康敏。

  沉默是今天的康敏,悄悄的我来了,所有的花儿都失却了颜色。

  可是乔帮主的眼里,只有肝胆相照的弟兄们,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偏生你这家伙竟连正眼也不向我瞧上一眼。倘若你当真没见到我,那也罢了,我也不怪你。你明明见到我的,可就是视而不见,眼光在我脸上掠过,居然没停留片刻,就当我跟庸脂俗粉没丝毫分别。只有你,只有你……哼,百花会中一千多个男人,就只你自始至终没瞧我。


  之前,就算是比康敏再美貌百倍的女子,乔帮主都不曾留意。所以,萧峰的印像里,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无锡城外的杏子林中。两年前的百花会,他与丐帮众兄弟同去赴会,猜拳喝酒,闹了个畅快,说什么也记不得在会上曾见过她。他说,『那一次马大哥是去的,他可没带你来见我啊。

  对美女,也许,最大的伤害,是无视。

  何况是康敏这样极度自负而又极度自卑的绝世美人。

  这样双重性格的畸形心态,从心理学来说,占有欲和存在感很容易爆棚到极致极端极限。

  康敏临死的前一晚,和段正淳说起她小时候的事儿。那一日入冬未久,树叶未落。她本来是要用杀马大元的方法杀段正淳的。


△97版康敏(严慧明饰)


  隔壁江家姊姊穿了一件黄底红花的新棉袄,一条葱绿色黄花的裤子。我瞧得真是发了痴啦,气得不肯吃饭。那天是年三十,到了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悄悄起来,摸到隔壁江伯伯家里。大人在守岁,还没睡,蜡烛点得明晃晃地,我见江家姊姊在炕上睡着了,她的新衣新裤盖在身上,红艳艳的烛火照着,更加显得好看。我呆呆的瞧着,瞧了很久很久,我悄悄走进房去,将那套新衣新裤拿了起来。我拿起桌上针线篮里的剪刀,将那件新衣裳剪得粉碎,又把那条裤子剪成了一条条的,永远缝补不起来。我剪烂了这套新衣新裤之后,心中说不出的欢喜,比我自己有新衣服穿还要痛快。


  这个故事听到段王爷脸上渐渐变色,看到读者不寒而栗。可见她恨得有多么刻骨铭心,咬牙切齿。聚贤庄里,她『森然说道:量浅不能喝尽,生死大仇,有如此酒。

  马大元并非乔峰所杀,旁人不知,康敏岂能不晓。她说的『生死大仇』,指的当然不是杀夫之仇。

  两年前我们已经见过,我以为你也记得,你居然完全没有印像!


△洛阳城里的百花会中,你就没有见到我么?


  你难道没生眼珠子么?

  你这自高自大,自以为武功天下第一的傲慢家伙,直娘贼!

  我永远不会骂够的,你……你这眼高于顶的家伙,就算你是皇帝,也不见得有什么了不起。

  你是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一群臭叫化的头儿,有什么神气了?


  萧峰终于慢慢想起,是了,记起来了,那日芍药花旁,好像确有几个女子,那时只管顾着喝酒,没功夫去瞧什么牡丹芍药、男人女人。

  旁人的眼里,只有康敏,哪里还有花呢。而乔峰,完全视若无睹。

  所以她要报复。『我的脾气,从小就是这样,要是有一件物事我日思夜想,得不到手,偏偏旁人运气好得到了,那么我说什么也得毁了这件物事。』她要报复的理由,是因为求不得。

  她是神都洛阳最好看的女人。有多好看,先来听听声音:


  萧峰只觉她的说话腻中带涩,软洋洋的,说不尽的缠绵宛转,听在耳中当真荡气回肠,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消。然而她的说话又似纯出自然,并非有意的狐媚。他平生见过的人着实不少,虽与女子交往不多,却也真想不到世上竟会有如此艳媚入骨的女子。萧峰心中诧异,脸上却也不由自主的红了。


  这是什么样的天籁之音、靡靡之音、美国之音,小康是在声讯台工作的吗,光说说话,竟而连萧大王都脸红了!

  九月初二那天,萧峰携阿朱前来信阳,在那条小河绕着三间小小瓦屋的马家门外,第三次见到了满身缟素的马夫人:


  这时夕阳正将下山,淡淡黄光照在她脸上,萧峰这次和她相见,不似过去两次那麽心神激荡,但见她眉梢眼角间隐露皱纹,约莫有三十五六岁年纪,脸上不施脂粉,肤色白嫩,竟似不逊於阿朱。


  孝服,素颜,三十五六岁的女人,在萧峰看来,居然『竟似不逊於阿朱』,他不是觉得阿朱在他心里比康敏美貌百倍的吗?是年,阿朱正值16岁的花季……萧峰潜意识里这么一比较,这样的结论,康敏已经秒赢了。

  康敏不仅有倾国倾城之貌,更有销魂蚀骨之能。她可以把白世镜、全冠清等一帮丐帮领导玩弄于股掌之间,连87岁的徐长老(新修版取名徐冲霄)也成了她的裙下之臣。偏偏『你这傲慢自大、不将人家瞧在眼里的畜生!你这猪狗不如的契丹胡虏,竟不向我好好的瞧上几眼,我再自负美貌,又有什么用?那一千多人便再为我神魂颠倒,我心里又怎能舒服』。

  小康在全书中,出场并不多,但却是推动全剧情节发展的大boss,合谋杀害亲夫,嫁祸慕容,主导叛乱,设计结怨,甚至萧峰误杀阿朱,都是其一手导演的复仇大计……若说大恶人,她才是恶人中的恶人。若说女人如花,这是一朵怎样的毒花呢?


△我花开后百花杀,此花开后更无花


  好在恶人自有恶人磨,康敏被段阿紫百般折磨后被镜子里自己的情状直接吓死,也算罪有应得,罪该万死,死得其所,死有余辜,大快人心,普天同庆……阿紫对于康敏,也算是一物降一物的相生相克和以毒攻毒吗?

  也许,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如果不是十七岁那年遇到段正淳,为其所骗,失身于他,又怎会改名换姓屈尊就卑做了马门温氏?


  洛阳百花会中,男子汉以你居首,女子自然以我为第一……


  我们不应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而你,偏偏正眼都不瞧我一眼。她不知道,乔峰虽尘满面、鬓如霜,看似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年龄却比她小了足足5岁。

  相比年轻的阿朱,一个女人的风月沧桑,会不会更能抚慰这个粗豪汉子心底里经年累月的风霜。


  我有花一朵

  长在我心中

  真情真爱无人懂

  遍地的野草

  已占满了山坡

  孤芳自赏最心痛


  梅姑这首《女人花》,仿佛是小康一生的挽歌。忽听喷惊风,连山若布逃。再读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心下悯然。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这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康敏真的爱萧峰吗?她的复仇大计,真的是因爱成恨吗?我想,她爱的,只是她自己罢。她想征服的,是一个征服不了的对象。因此挫败,因而生恨。

  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花开花谢终是空。好罢,这一首歌,他日推文,我送畀你。


注①:百花会的日子按花期来推算,应为五月上旬。以洛阳最有名的牡丹和芍药来比较,牡丹比芍药花期稍早。牡丹一般是四月中下旬开花,而芍药则在五月上中旬开花。两者花期相差大约15天左右。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