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完结文ZC85】第一次见面马路边上他在车里我在车外我向他求救他漠然关上车窗第二次见面他是我的二世主他高高在上我卑微不堪

蘇蘇书屋0552018-11-10 15:52:36

第1章 比石头还硬


    爱你的时候,宁肯做你杯中的酒。你与众人觥筹交错时,我在;你自饮自酌时,我在。


    爱你的时候,我是赌局中最烂的赌徒,你亲口告诉我,久赌必输。


    万千深夜中,我只穿香水入睡,等你带滚烫来临。


    ————


    我姓苏,他们都叫我苏苏。


    十八岁生日那天,在轰动全市的darknight拍卖会上,我被老板以十八万的高价,把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一夜拍了出去。


    然后,我便一夜成名。


    全z市都知道,darknight有一个叫苏苏的女人,她一夜,就值了十八万。


    从那之后,我成了这里所有姑娘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也成了z市男人觊觎的对象。


    甚至有不计其数的男人不惜砸重金,就为了一睹我的真容。


    但砸在我身上的钱,连同那十八万,全落到幕后老板手里了。


    用孟姐的话说那就是,苏苏呀,你也别抱怨,买你的王八蛋的确砸了十八万,别的钱也倒有点,虽然都没落到你手上,但老板跟孟姐,可是一分不差都记在那儿,全花在你身上了。


    这话不假。


    拜孟姐口中的那个王八蛋所赐,十八万让我从那一夜之后,吃穿用度都是大牌,甚至不比那些z市正牌千金名媛差。


    但每天浸染在灯红酒绿里,看多了无数姑娘玩到最后身心俱失,还染了一身病的下场,我深知,得到的多,自然也就意味着付出的也不会少。


    我想逃离,但我待了这么些日子,连darknight的幕后老板是谁都不知道,只听过一些他整治姑娘们的手段,不敢妄动。


    本来指望十八岁那天,有人买下我,便搭上那人,从此远离这里。做一个人的消遣总比在万千人膝下承欢强。


    但我太天真了,从事情发生到结束,我连那个王八蛋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他的样子。


    只隐约记得他的声音,低哑沉稳,带着那么点醉人的磁性。


    根据第二天醒来后,被反复碾压般的腰酸背疼判断,他不是体力不错,而是不错得惊人。


    除此之外,我对那个跟我有水乳交融关系的人,一无所知。


    “苏苏……”孟姐过来的时候,我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琢磨和那个男人的那点事儿。


    她一进来,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消停不了了。


    “孟姐!”我站起来,冲她一笑,“有活儿?”


    不禁有些好奇,点我的人是谁。


    自从几个月前,我成了这里的头牌之后,孟姐按照幕后老板的指示,一般也不让我坐台了。


    但只要一让我出台,那必定是开得起高价,而且是darknight开罪不起的主儿。


    所以孟姐来找我,我就必定是砧板上的肉,让人宰,还得笑着。


    孟姐见我大方,也就不跟我绕弯子,搓了搓手,笑眯眯地:“墨爷过来了!带着他手底下的几个人,说是先放松放松,一会儿要出去切石头,出了料给在场的发红包!他出手,可一向大方!孟姐这是惦记你,瞅着有好处才让你去的!”


    墨爷?


    萧谦墨!


    太阳穴突然跳了几下,我往后退了一步。


    有钱赚,我自然不想拒绝,哪怕对方是阎罗王,只要撒钱,我都能把他给伺候高兴了,让他满意而归。


    但是,阎王爷可不比萧谦墨那样可怕!


    以我对他的了解,要把他伺候高兴了,还不如博阎王爷一笑来得轻巧。


    他是玩儿石头的,但他比石头还硬,也比石头,还冷。


    虽然年轻,但手起刀落,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了。


    孟姐看出我的犹豫,伸手拉住我的胳膊,笑道:“苏苏,我知道那主儿不好伺候,可他点了名要你,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第2章 砧板上的肉


    “老板知道么?”我抱着一线希望,明知故问。


    “哪能不知道!”孟姐眼珠一转,“这样吧,过了今晚,我给你放假!三天!怎么样?”


    呵……


    诱huo的确很大,毕竟我们这行,除了你断胳膊缺腿了,否则你别想休息。


    “孟姐。”我低眉顺眼地撒娇,“我今天不想去,难受着呢!”


    “难受?”孟姐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脸上的笑也没了,但还算耐心,“苏苏啊,就是陪着喝几杯酒,然后跟着出去开几块石头而已,又不是怎么着!”


    脑海中浮现出萧谦墨的样子,我打了个寒颤,正要再找说辞拒绝,孟姐的脸比我先一步沉下去。


    “苏苏,你别怪孟姐说话难听!”她目光中带着贪婪和阴毒,“我平日里把你捧着,你偶尔耍点小性子,我也由着你!还真拿着自己当金贵的大小姐了?外面把你传得再神,你也是我darknight陪着吃陪着喝,还得舔着脸笑的。麻雀飞上枝头,那也是披着凤凰毛的麻雀,成不了真凤凰。你要是想清清高高的,下辈子瞅准了好人家再投胎!这辈子,认了吧!”


    她每说一个字,我的心坎儿便被狠狠地揪一下。


    “你觉得自己才十八,还很年轻?”她抬手拍了拍我的脸,“但你给我记住了!没有人永远十八,但永远有人十八!我这儿比你年轻的多了,我要想捧,那随时都能拎出来可以代替你的!放聪明点,不要遭冷落了,才想起孟姐对你的好!”


    说完,她又重重拍了拍我的脸。


    我忍痛咬着牙:“好,孟姐!我去!”


    她立马笑来了。


    换了副嘴脸,挑了衣服让我换上,热情地帮我补妆,然后领着我走了出去。


    这里是三楼,一般常驻的姑娘都住这楼上,也有自己在外面住的。


    二楼便是比较有钱又相对有素质的客人玩乐的地方。


    再往下,就是一楼,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各种素质,各种嘴脸,只要有钱。


    萧谦墨,自然是在二楼。


    孟姐挽着我下楼,一路上我的心都跳得七上八下,完全乱了节奏。


    他点我,是因为我是这里的头牌,还是因为,我是苏苏?


    如果是前者,那我倒放心不少,但如果是后者,呵呵……


    我这块砧板上的肉,就等着被宰成渣!


    到了最尽头的包房,房号:1。


    努力平稳呼吸,手心冰凉。


    叩叩叩……


    孟姐一手拽着我,一手敲响了一号包厢的房门。


    敲门的力道不大,拽着我的力道,却大得惊人。


    生怕我反悔。


    “进来!”里面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传了来,低靡沉稳。


    双腿无法控制地有些抖,但我尽力绷着。


    孟姐开门前看了我一眼,低声道:“板着脸给谁看!笑!”


    心口一滞,脑袋完全空白,笑该怎么笑?


    她没再理我,压下门把手,就推门进去。


    “抱歉了,各位爷!我们苏苏来晚了!”孟姐在我旁边赔着笑,声音婉转,一个字都能折出三个音来。


    这屋内的调子不比外面能晃瞎眼的金光闪闪,而是有些昏暗,显得暧昧。


    风月场所就是这样,极尽所能,给客人营造出跟家截然不同的氛围。


    除此,还有不断往耳朵里冲的喧嚣音乐。


    刚来的时候,这种环境还会让我头晕目眩,甚至压抑。久而久之,我也就习以为常。


    更何况,我现在已经紧张到以为周围都静谧到空白了,没有心思过分关注这些。


    我关注的,是这里有一屋子的人,并且他们都看着我。


    “罚!”一道冷冽的声音从沙发处砸进我的耳朵。


    然后,我听到各种音色的声音。


    “对,罚!”


    “对对对!墨爷说得对!罚!该罚!”


    “就是!来晚了不懂规矩!罚!”


    我脑海中,就只剩下一个字:罚!


第3章 我跪着就好


    孟姐悄悄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脸上却笑着:“哎呀,各位爷,今儿不是过来放松的么,怎么就罚上了?”


    沙发上的人,手里夹着一根烟,往这边淡淡地看了一眼:“不罚她?那你上?”


    我看了孟姐一眼,瞬间清醒过来。


    也看清了这屋里的局势,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双腿随意搭着,其他人都站在一旁。桌上未开的酒被摆成了飞机状,至少三十瓶。


    而且,是洋酒。


    如果孟姐现在被罚,无论怎么罚,只要她吃了亏,今晚过后,她便会加倍在我身上讨回来。


    “孟姐!”我笑了笑,“怎的就我一个人在这里,你去多喊几个姐妹过来,陪着各位爷高兴高兴!”


    孟姐见我替她解了围,便笑着招呼几句,说这就去叫点姑娘们过来,然后出去了。


    一时间,这屋内,就只剩下我一个女人。


    门关上之后,那些人一阵欢呼,叫嚣着就往我身边凑。


    更有甚者,在我脸上和身上摸来摸去。


    孟姐说得对,头牌又怎么样,还不是,在这里陪着吃,陪着喝,还得舔着脸笑的。


    所以,我笑了。


    萧谦墨微微偏着头在吸烟,根本不往我这边看。


    我站在原地,笑着,任他们折腾。


    直到他手里的烟燃尽,扔下烟头,抬了抬眼皮:“开酒!”


    依旧未看我一眼。


    那些人听到他的话,一个个到桌边去,拿着酒就开盖。


    开完又放回原处,仍然是飞机型。


    屋内空调开得低,我只穿了一件高腰吊带,一条刚能遮住风景的短裙,站着瑟瑟发抖。


    “过来!”萧谦墨随手取了一瓶酒,往杯子里倒,低着头。


    待他抬头冷眼看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是在叫我。


    踩着高跟鞋,扭着自以为好看的步子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正要开口,他比我先一步黑了脸。


    “想坐着?”


    瞬间后背起了冷汗,噌地一下站起来,没控制住力,脚下一崴,直接摔下去。


    身边有几个人开完酒,想过来扶我一把。


    萧谦墨把他手里倒满酒的杯子给我:“跪!”


    这个字,成功地让我忽略脚踝被崴的痛,也成功让他们打消了扶我的念头。


    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他,但依然笑着:“萧……不,墨爷,你让我跪着,那我跪着就好!”


    说完,我调整姿势,双膝直直跪在冰凉的大理石的地板上。


    凉意从膝盖直接传遍全身。


    正伸手去接酒杯,萧谦墨手中的杯子一斜……


    满满一杯酒,从头顶,直接淋了下来。


    万念俱灰!


    随后,他长指一松,杯子砸在地上,哐当一声,正落在我膝盖前面,残留的酒渍沾到我大腿的皮肤上,凉。


    聒噪的音乐不知何时已经被人关了。


    一屋子的人看到情况不对,也都没敢说话。


    霎时间,静谧得让人害怕。


    我很清楚,他收拾人那些手段,花样百出,手到擒来,反抗压根没有任何用。


    “各位爷,姑娘来啦!”这时,孟姐的声音传入耳朵。


    但瞬间,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我跪在地上,不敢回头看她,甚至连动都不敢动。


    萧谦墨点了一支烟,目光掠过我,看向门口,并没有说话。


    “苏苏!”孟姐叫我,声音由远及近,“怎么回事,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赶紧去收拾一下,这模样像什么样子!”


    心头一热,正打算借此由头起身。


    “跪好!”萧谦墨不急不忙吐了烟圈,淡淡开口:“孟姐,苏苏姑娘段数不够,我这是在帮你调教。你若舍不得……”


    说着他拿了空酒杯,直接放在我头上,然后提起瓶子往里面倒酒。


第4章 头牌的名号


    我一惊,不得不调整姿势,挺直腰板,保持平衡。


    心里清楚,要是这酒杯滑了,或者杯子里的酒洒出来。


    今晚,我便是只有横着出去的可能!


    萧谦墨调教我的次数还少么?比这更难我都领教过了,现在只有闷不吭声,才可以顺利渡过此劫。


    “墨爷抬爱!阿孟求之不得,怎么会舍不得?”孟姐从我身后走到我旁边,“我们苏苏招待不周,还请墨爷见谅。”


    这语气极尽讨好的调子让我后背起了层鸡皮疙瘩。


    杯子在我头上,盛满了酒,不敢挪动半分。


    萧谦墨抬了眼皮:“今晚就让她跪着。孟姐,合适么?”


    合适么?


    他问出来了,就没有不合适的!


    况且,孟姐哪里敢说不字。


    她不清楚我和萧谦墨牵扯已深的过节,以为是我使小性子得罪了他。


    “合适合适,我们苏苏小脾气大了点,墨爷多担待,姑娘们我就留这儿了,您几个喝好玩儿好!一会儿墨爷切石出了料子,记得赏姑娘们点零花钱!”


    孟姐就这样出去了,把摊子丢给了我和其他几个姑娘。


    有姑娘进来,那些人自然把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走了,各自搂着姑娘就开始吵闹起来。拿起桌上的酒开始往嘴里灌。


    有人过来敬酒:“墨爷,一会儿我们要去开的料子,出货率九成以上啊,咱先喝一杯,就当提前庆贺庆贺。”


    萧谦墨抬捏着酒杯,朝他举了举,喝下半杯,并没说话。


    之后便没有人敢再过来,兀自打闹成一片。


    而萧谦墨目光一直沉着,自饮自酌。


    就连这种时候,他从五官到表情,都是令人赏心悦目的。


    剑眉凌气,单层眼皮,薄唇轻抿,下巴微微抬起,拒人千里。


    出神之际,他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忙不迭移开视线,桌上那架“飞机”就被他们喝没了机翼……


    头顶上的酒杯越来越重,丝毫都不敢动弹。膝盖开始疼,双腿也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我双手抓住裙子,想让自己平衡更稳一点。


    其他人玩儿得特别嗨,萧谦墨也由着他们。


    直到,那架“飞机”的最后一瓶酒被人灌进肚子里,萧谦墨也仰头喝完他杯中的酒。


    扣了扣桌子:“喝好了?”


    “好了!”


    “好了!”


    那些人红脸白脸的都有,搂着姑娘一个劲儿满足地点头。


    萧谦墨点头:“想带姑娘走的,就带上,老六,去结账。半小时之后,老地方。”


    那些人兴奋地点着头,搂着姑娘就往外走。


    直到房里只剩下我和他的时候,他才低头看我:“头牌?”


    “嗯!”我已经浑身僵硬,体力不支。


    双腿在哆嗦,上半身也跟着哆嗦。但我的头根本不敢动,否则,酒便会洒出来。


    萧谦墨拍了拍我的脸,冷笑:“就这点功力,头牌,十八万……”


    心里一沉,连头都没办法低:“苏苏本事不大,愧对孟姐提拔,也愧对头牌的名号。”


    “呵……”萧谦墨斜睨了我一眼,“十八万,比起你当初的身价,高多了!”


    当初的身价……


    我鼻子一酸,干脆闭上眼不看他,不去想以前的事。


    纵使全z市的人都知道我是darknight的头牌,也必定有一个人,清楚我这头牌,有着怎样惨不忍睹的过去。


    再睁眼,我咬着牙:“是,是老板和孟姐抬举我了!”


    萧谦墨沉默了,抿着嘴,没有再说什么。


    我不敢乱动,维持着动作,正想着要如何开口求饶,头上一轻,杯子被他拿了下来,递在我面前。


    “喝完带你出去!”


    头顶没了酒杯,但我依然僵硬着,缓了好一会儿,才松开被我捏皱的裙子,接过酒杯。


    “苏苏不出台!”咬着牙才说出这句话。


第5章 我抱你上来


    萧谦墨一把捏住我的手腕,力道很大,我手指没使上力,酒杯直接从掉了下去。


    满满一杯酒,一半都洒在我腿上。


    “卖都卖了,还矜持什么?”他凑近在我耳边,低声道,“还是,怕我给不起价?一倍?三十六万?两倍?五十四万?再多……你就不值了!”


    我咬着牙,把头低下去。


    并不是怕他给不起价,莫说十八万,就是一百个十八万,对他萧谦墨来说,那都不算什么。


    更不是我装矜持。


    做这行当,有钱的就是大爷。


    但偏偏,这大爷是萧谦墨。


    全z市的男人,我都可以跟,独独,不愿意与他有过多牵扯。


    还没有有想到拒绝的说辞,他捏住我的手腕一用力,把我拉了起来,拖着我就往外走。


    ……


    到了一楼,孟姐正在点头哈腰招呼客人,见萧谦墨拖着我,脸色一变,急急地小跑过来,到我们面前。


    “墨爷是要带苏苏出去?”


    萧谦墨扫了她一眼:“有问题?”


    我一个劲儿给孟姐使眼色,妄图她把我留下。


    但她视而不见,笑着:“墨爷,我们这儿的规矩,苏苏姑娘不轻易出台。除非……”


    我两腿发软,这是开始喊价的意思?她一开始就打定让我出去,现在不过是想要个好价而已。


    虽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但很清楚,这再正常不过。


    头牌又如何,只不过标价比其他姑娘高一些而已。


    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萧谦墨抿着薄唇,往孟姐身上扫了一眼:“规矩?”


    “是是是……这实在……”孟姐满脸谄媚。


    “先验货,再开价。”他拽着我的手紧了几分,“这是我的规矩。”


    孟姐故作为难,随后咧开嘴笑得更大声了:“是是是,阿孟知道墨爷自然是出大方的。苏苏啊,你好好招待墨爷!”


    情绪瞬间一落千丈。


    该死!


    萧谦墨松开我的手腕,转身:“跟上!”


    本来我今晚也没喝酒,但是跪的时间长了,膝盖难免不够灵活,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又不得不紧跟着。


    他腰板儿很直,后座车门已经有人替他打开。


    这辆车……


    我看着它,看着替他打开车门的人,动弹不了。


    记忆翻江倒海。


    夜风吹着,瑟瑟寒凉。


    已经坐在车里的萧谦墨偏头,盯着我:“要我抱你上来?”


    愕然回神,踉跄上车。


    司机替我们关上车门,虽然车内空间很大,但我依然闷得慌,觉得狭窄。


    车内弥散着沁人心脾的香味,应该不是来自香水,而是特制的香料。


    这种香料比香水的优势在于,更持久,且味淡,点到为止。


    我判断不出这香味的原料是什么,脑子里紧紧绷着一根弦。


    司机在前面一语不发,我双手握在一起,冰凉。


    本想主动找点话,但萧谦墨冷着一张脸,闭着眼假寐。


    看样子是不想跟我废话太多。


    前尘往事就在眼前,多久没有见到他我已经不想去数清这日子。


    这次,他又会在我的生活中停留多久?


    ————


    十几分钟后,车子稳稳停在一个玉石店门口。


    有人已经等在那里,见车一到,立即过来替我们拉开车门。


    “墨爷,里面请!”那人长得精瘦,皮肤皱巴巴的,有一处烫伤,狰狞藏不住。


    萧谦墨点点头下车,然后朝我伸出手。


    做戏?


    我微微一笑,把手放在他手心。


    温度灼热。


    饶是这样做戏给外人看,但我触碰到他的手心,那温度依然快要把我指尖都烧起来。


    抬脚下车,他适时松开我。


    温度消失,我抿嘴道谢:“谢谢!”


    “不必!”他冷冷看了我一眼。


第6章 让人犯恶心


    十一月见底,我身上本就穿得很少,一下车,冷风拍在身上,极力忍着才没有哆嗦。


    这玉石店并不华丽,门口就一个大大的招牌,上面用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一个刺眼的“石”字。


    这条街上,这种店一个挨着一个,我们要进的这间并无特殊。


    踏进去之后,终于暖和一些,我默不作声跟在萧谦墨身边,也没有兴趣瞎看。


    全都是玉石。


    刚才在房间里闹腾的那些人,已经搂着姑娘在这里等着了。


    见我们进来,有一人走上前:“墨爷!”


    “老六,那边的人过来了?”萧谦墨的眉头皱起。


    我才注意到这屋子的一角有一处不起眼的楼梯。


    “来了,在楼上等着!”老六是在场所有男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带姑娘的。


    也就是刚才去结账的那个。


    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还是个嫩头青,但目光中的冷冽和淡定却是其他几个比他年纪稍长的人不能比的。


    难怪,萧谦墨器重。


    “告诉他们规矩了?”萧谦墨一边往楼梯处走,一边问老六。


    老六邪气一笑:“当然!我告诉他们,墨爷吩咐,这货要是他们赌输了,丢海里喂鲨鱼!”


    后背顿时生了一层薄汗。


    赌石这东西,哪能有绝对的胜算!


    所谓赌石,就是用璞玉来赌博。


    将一块翡翠原石切开,里面如果有上等的翡翠,就赢了。


    反之,输!


    这铺子所在的这条街,就是z市的赌石一条街,萧谦墨玩石头多年,必定比我更清楚这其中,输赢不定的道理。


    但这石头,赌的除了钱,还是命!


    一块原石,动辄几十万,重则上亿。


    “养在海里那些鲨鱼,倒是该喂食点新鲜肉了!”萧谦墨淡淡一说,踏上楼梯最后一层阶梯。


    我紧跟其后,双腿发软。


    一瞧,没想到这二楼跟楼下完全不同。


    一楼就是普普通通的,有原料,也有开过天窗的石头。


    但这二楼,清清静静,特别雅致。


    沙发,桌椅,水晶吊灯,光彩夺目,墙上是立体硅藻泥涂鸦,甚有艺术风味。


    地面铺了一层地毯,并不松软,但整个环境能让人迅速把楼下的那些光景分割开来。


    石头,本是俗。


    楼上,俨然雅。


    这楼上等着两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他们中间坐着的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眉眼里尽显妖娆。


    女人穿着裙子,手臂上缠着两条手腕粗细的黑蛇,相互裹挟!


    心里狂跳,还以为是我看错了。


    定睛,果真是缓缓游动的蛇!


    那蛇的黑色很深,让人犯恶心。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那女人见我们过去,站起身就走了过来。


    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萧谦墨却站在原地等着她。


    这女的走近,我才看出她的两边嘴角都是同时勾起的,特别骇人。


    “墨爷,还以为你不敢来了。今儿这石头,代价可是很高的!你若是真想拿走,要看本事了!”她一开口,吓得我目瞪口呆。


    并不是因为她说话的内容下人,而是,她的声音,堪比男人的音色。


    粗犷,低沉。


    光听声音,这分明就是一个男人!


    但她的身材却比好多姑娘都要凹凸有致。


    “是么?”萧谦墨伸手捏住其中一条黑蛇的脑袋,拇指在它头上抚了抚,声音凉薄:“我的本事,你见识过!”


    在他身后,我实在被这蛇惊得不敢动弹。


    可以说,活了十八年,我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蛇,没有吓晕过去已经是我的能耐了。


    也可能是因为萧谦墨把那蛇的头捏住了,所以我才不至于怕到冷汗淋漓。


    那女人见蛇被捏住,眉头一皱:“墨爷……”


    萧谦墨偏了偏头,松开蛇脑袋:“不想吃亏,就闲话少说,早点把石头开了,你也早点到鲨鱼肚子里翻筋斗,老拿着这畜生在我眼前晃悠,碍眼。”


第7章 赌石先赌种


    下意识地看了那女人一眼,她倒没表现出来喜怒,而是看向我:“墨爷,你不也带着宠物来的么?”


    眼皮子一跳,这女的是要搞事情?


    但不清楚她的来路,我也不会瞎接话。


    “这姑娘瞧着眼熟……”她伸出没有黑蛇交缠的胳膊到我面前,在我脸上碰了碰:“这不是……darknight那个卖了十八万的头牌么?原来墨爷也好这口?”


    那女的指甲粘了水钻,闪得晃眼。


    若我再无动于衷,岂不是成软柿子了?


    尽管那蛇让我有些腿软,但我还是往前一步,与萧谦墨并肩,盯着那女的,正要开口,萧谦墨扫了我一眼。


    “不如我们玩大点?”那女人看回萧谦墨,右边眼睛眨了眨,“那料子要是开出来,墨爷赢了,把我的人拿去喂鲨鱼我无话可说,若是墨爷输了,那你这头牌,让我玩儿两天。”


    她一个女的,要怎么玩?


    那两条黑蛇吐着猩红的信子,我脑子瞬间炸开……


    早就听说z市的圈里人玩儿得很大,但从来没想过,我也会成为他们的玩物。


    “瞧你!”那女人摸了摸她的黑蛇,“不用怕,我这俩宝贝,可比男人干净多了。”


    神经瞬间乱掉,脑细胞毫无组织地乱窜,每一层皮肤都升起寒意……


    赶紧看向萧谦墨,他却没有往我身上看一眼。


    “有何不可!”他的话在我听来,比那女人还要恶毒千万倍!


    他应该是一早就知道,他们会玩这么大,这便是把我带来的原因!


    其他人全都开始起哄,沙发上那两个络腮胡都穿着黑色的背心,满脸渴望地看着这女人。


    ————


    之后,老六和刚才在会所的那几个男人,往这屋内搬了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


    萧谦墨领着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点了一支烟。


    对面就是那两个络腮胡,中间坐着女人,在逗弄她的两条黑蛇。


    我看得鸡皮疙瘩四起。


    “墨爷……”老六过来站在沙发旁边,指了指其中一个男人,“让他开?”


    这人也是刚才在会待过的,我有印象。


    没想到他会切石。


    切石的手法不难,就三种:擦,切,磨。


    一般做个小半年,也多少能控制住力道。


    切石一般不容易作假,所以,谁切都无所谓。


    除非是故意切坏。


    不过,估计没有人敢在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萧谦墨抖了抖烟灰:“切!”


    我对石头天生有种莫名的好感,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切石。


    难免好奇,身子往前倾了些。


    萧谦墨偏头:“你懂?”


    “不……不懂,我只是好奇,这么个普通石头,怎么就能有翡翠!”我笑笑。


    他把手里的烟头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上,开始倒茶:“去看看,输了也输得明白!”


    他没有把握赢?


    我头皮发麻,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干脆起身:“墨爷,你赌的什么料?”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帝王,满绿!”


    嗡地一声,只觉得天旋地转。


    帝王,还满绿?!


    虽说,这概率大于在海中捞针,但也大不过哪里去!


    好多赌石爱好者毕生的梦想,便是能开到一块帝王绿。若是开到了,这一生就能衣食无忧。


    萧谦墨竟然……


    必输无疑,除非上天眷顾!


    极力忍住才没看向那两条蛇,我踩着高跟鞋走过去。


    开石头的人已经开始了,切石机器嗡嗡作响,我盯着石头,心跳疯狂加速。


    余光看到萧谦墨,淡定地坐在沙发上喝茶,丝毫不关心这边的动静。


    完全,把自己和这边的世界隔离开来。


    看着石头,想起那句“赌石先赌种”,这块大原石晶粒细小,要是出料,也不见得完全不可能!


第8章 岂不是很冤


    心里放松不少,就听见机器在嗡嗡作响。


    手心里全是汗水。


    其中一个络腮胡也走了过来,站在我旁边。


    十分钟过去。


    老六惊呼一句:“墨爷!出了!”


    我闭眼,仰头,深吸一口气。


    “不可能!这货不可能出料!这种货色,怎么可能出料!”一句话重复了两遍。


    我睁开眼,软着腿,顾不上后背已经湿透,一步步走向沙发。


    萧谦墨似是等了很久,捏住一杯倒好的茶水递给我。


    脸上波澜不惊。


    “墨爷!”我谨记刚才在会所的教训,“我能坐么?”


    “坐!”


    这才接过茶杯,坐在他旁边,顾不上什么礼节,一口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干净。


    “墨爷,赢了料子,你不高兴么?”


    “他当然高兴!”那女的带着黑蛇走过来,脸色难看到极点,“墨爷,这种石头也能出料子,是陈曼我眼拙!”


    原来她叫陈曼。


    我放下手中的杯子,现在也到时候回击她刚才的无礼:“陈小姐,我这头牌值十八万,那看来你手底下那俩络腮胡,命还不如一块石头硬!”


    “你……”陈曼气得细腰一扭,“你不过是个卖的,也敢跟我叫嚣?”


    萧谦墨听着女人的争吵,有些不耐烦了,眼皮一抬,下巴朝陈曼扬了一下。


    旁边的两个人立即会意,走到陈曼面前抓住她,其中一个单手反剪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捏住她脸,不让她动弹。


    之后,另一个人把她胳膊上的蛇拽下来。


    “墨爷,怎么处理?”


    “扔海里!”


    我看到那蛇,两眼一黑,就看到陈曼的瞳孔瞬间放大,粗着嗓子喊叫。


    可是无济于事,他们已经把蛇带走了。


    那两个络腮胡冲了过来,但还没能靠近,就被老六和另外几个在会所的人拦住。


    我不知道陈曼的心里发生了怎样颠覆的波动,只看到她盯着萧谦墨,瞳孔放大无数倍,充满血丝,能流出血来。


    “陈曼……”萧谦墨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来平静地看着她,“记住,z市,玩儿石头,或者玩儿狠,至今,我还没找到对手。”


    陈曼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来,双手死死抓住她面前男人的胳膊,两条细腿不断打颤。


    “老六,人交给你处理。”萧谦墨说完,看了眼从会所跟过来的姑娘们,“在场的,每人一万红包!”


    果然是萧谦墨,言出必行,出手大方。


    陈曼被那两人按在地上,蛇已经被带走。


    至于那两个络腮胡,被老六的人钳制着。


    我知道,他们连同那两条蛇,很快会被扔进海里,去喂鲨鱼。


    萧谦墨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转头过来看着已经傻掉的我。


    “还不走?”


    立马起身,走到萧谦墨身边。


    直到出了一楼大门坐进车里,我心跳仍没有减速。


    车内的香气倒是稍微让我神经舒缓不少。


    “那……那石头……”我想起刚才他们开帝王绿的那石头。


    萧谦墨冷笑,让司机开车。


    大概半分钟之后,我才又听到他的声音:“苏暮烟,还真以为满地都是帝王绿?”


    “什么?”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在石头上动了手脚?


    若真是被他动了手脚,陈曼和那两个络腮胡,岂不是很冤?


    奸商!


    不过,苏暮烟三个字,却让我难得保持了镇定。


    这名字,是萧谦墨给我起的,在很久以前。


    这世上除了他,没人会这么叫我。


    “你懂赌石?”萧谦墨的声音打断我思绪。


    我心虚,把头偏向一边:“苏苏不懂,苏苏只是好奇,所以才过去看。”


    好不容易平复一些的心跳,再次加速。


    “啊……”


    下巴上一紧,被萧谦墨牢牢捏住,迫使我转过头看着他。


    “你知道,撒谎的人会付出代价!”他另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脸,“懂,还是不懂?”


    我知道瞒不过去,把眼睛斜向一边:“略懂一二,只是皮毛。”


第9章 还不够资格


    还没活够,自然不想让自己跟陈曼一个下场。


    “足够!”萧谦墨终于松开我,“既如此,我若不栽培,岂不是可惜了?”


    栽培?


    前额一阵发热,手心却是冰凉。


    萧谦墨的栽培手段,呵……


    我早已经领教过了,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让我颤抖。


    那些让人心颤的手段,原谅我只字片言无法诉说,绝对没有骇人听闻。


    “墨爷,苏苏无能,怕辜负了墨爷的栽培,我……”


    萧谦墨侧身,单手撑住座椅靠背,把我困住,那张精致的脸凑到我耳边。


    温热的呼吸扑在我耳边的皮肤上,酥痒难忍。


    “苏苏,你再不听话,我不介意试试darknight头牌的味道!”


    说话的同时,他另一只手伸到我的后颈,穿过头发,勾住我的脖子。


    他的手指有些凉,也很坚硬,生怕下一秒,就会把我的头发给冻住。


    浑身僵硬,根本不敢动弹,也哑口无言。


    气息越来近,我不敢看他,即便对他并不陌生,但他这般撩人的行径让我发颤。


    若这是别的男人,我可能会因为他的动作脸红心跳,但他是萧谦墨,我只会颤栗颤抖。


    “墨爷,赌石你也知道,这东西是说不准的,苏苏实在对此只是了解一些皮毛!怕是要付了墨爷的好意!”说完我不顾他的手还在我发丝内,“到这里就行,请放苏苏下车!”


    我以为,萧谦墨会发火,或者继续为难我。


    但是,他竟然拿撑在我旁边的手,也松开我脖子,坐了回去:“陈叔,停车!你也下去!”


    车子依言停在路边。


    也已经很晚,凌晨。


    这条赌石街不宽,人行道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走动。


    但我很快清醒过来,开了车门就下车。


    冷风再一次吹在身上,我抱着胳膊拼命往前走,又不敢跑。不能让萧谦墨察觉到我的害怕,因为他这变态一定会因为我的落荒而逃,兴奋!


    加急步伐,却又控制着不让脚步乱。


    那两条黑蛇在陈曼嘴里狂舞的画面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黑夜就像是巨大的洞口,不断下压,将要把我吞噬。


    突然,两束车灯打了过来,把我目所能及之处照得绚烂通明。


    触不及防,我停住脚,但只停了一秒,紧跟着就加快步伐往前走。


    刚才,萧谦墨的司机下了车,所以这两束灯光的来源,只能是萧谦墨本人在开车!


    往前没走几步,那辆黑色的车直接从后面冲过来,飞快地围着我绕了一圈,车轮在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划破夜晚的静谧。


    最终,车子挡住我前面的路。


    如果,我是躺下而非站着,那么以它的速度和与它我之间的距离,那我必死无疑!


    心神俱焚!


    呆愣着,我知道,我走不掉了。


    半分钟之前,我差点就去见了阎王,现在我再走,那无疑是挑战阎王的底线。


    我就像一只猎物,而萧谦墨是猎人。


    他刚才,只不过是为了他的猎奇性,故意让我下车。


    就像猎人放走猎物,是为了再捕一次。


    同样的道理!


    我怎么就犯傻,如此相信他,是真的放我走?


    眼前五十公分处,车子驾驶室的车窗簌簌落下,萧谦墨的侧脸紧跟着浮现出来。


    他没有看我:“上车坐着,或者躺在车轮下,自己选,一次机会!”


    呵,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不,怎样都是地狱。


    我吸着气就伸手去拉后座的车门。


    车门,紧锁着,拉不开。


    玩儿我?


    耐住性子,我偏头看向驾驶室。


    萧谦墨不知何时点了一支烟,胳膊放在窗沿,吞云吐雾。


    “墨爷……”我笑着,尽可能谄媚一些,“苏苏劲儿小,拉不开门!”


    “坐后面?”萧谦墨把只抽了一半的烟仍在地上:“你还不够资格。”


第10章 那便老规矩


    看来今晚真的是被萧谦墨给怔住了,连基本的规矩就忘了。


    坐后座,我的确不够资格。


    况且还是萧谦墨开车。


    收起手,我从后面绕到副驾驶,拉开门之前,我往后看了一眼,司机老陈站在刚才我下车的位置,纹丝不动。


    但现在我无暇顾及其他。


    开门,俯身,坐下。


    关门的同时,分明感觉得左边那道冷冽如刀的目光刺在我身上。


    没有还击的可能。


    一日为娼,终生为妓!


    萧谦墨给得起钱,我就扬不起脸!


    那道目光随着车子的发动,终于离开我身上。


    握紧拳头,我连目的地没有兴致问。


    但我很快后悔了。


    如果我问,虽然不能当即下车,但好歹,能有心理准备!


    可惜,我错过了这个缓冲期。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个墨绿色建筑前。


    这样的建筑在z市绝无仅有,它就像萧谦墨一样,是这个城市很亮眼的存在。


    他熄了火,开门下车。


    眼前漆黑一片,我犹豫,要不要下车。


    买我初yè的我王八蛋还不知道是谁,这么快,我又要献身给第二个人?


    按我对萧谦墨的了解,这里绝对安静安全,不会有任何人打扰。


    所以,如果出了任何事,我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倒不是怕他睡了我,而是怕他,让我变着花样,取悦他!


    叩叩叩……


    车窗被敲响。


    萧谦墨的脸,在暗夜里,紧绷着。


    伸手去开车门的同时,他转身往大门走去。


    他在密码锁上按了几下,门应声而开。


    并没有等我,萧谦墨直接走了进去,屋内灯火通明。


    踉跄跟过去,今晚,恐怕是没有睡觉的可能了。


    我以为,这是他的住宅,但我错了,这屋内简直是纸醉金迷最好的诠释。


    整个大厅,男男女女,声色犬马,酒色烟雾。


    但挡不住金光闪闪的格调,晃眼至极。


    四周的墙壁全贴着高级又高调的金色墙纸,连通往二楼的楼梯面上,也铺着金灿灿的地毯。


    没有音乐,烟火气息却很重。


    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如果我待过的darknight是我活了十八年见过最纸醉金迷的地方,那眼前的场景,简直可以成为酒肉池林。


    “墨爷!”其中一个还算清醒地晃过来,酒杯一举:“恭喜你,听说晚上那块石头出料了!”


    不是假的么?


    萧谦墨示意性地点头:“陈曼当真信了自己的邪,我不过使了点伎俩,她便服了。”


    果然是假的!


    “不提陈曼那人妖!来,墨爷,喝几杯?”那人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半,分不清是酒还是汗,“你旁边这妞,看着……好眼熟啊!”


    他这话一出,旁边几个耳朵灵的也都开始毫不避讳地打量我。


    就像在打量一件物品。


    好在我的职业,让我早已经习惯各种目光。


    “啊!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十八万的妞?那个头牌!”不知道是哪个眼睛毒的认出我来,吼了一句。


    后背汗毛都立起来了。


    再淡定,被人如此明码标价地喊出来,也还是有些不适应。


    “是是是,是她!可不是嘛!差点没认出来,本人比传说中还要好看啊!活的!带劲儿!”另一边也挤过来一声高喊。


    职业素养告诉我,现在这种情况,要笑!


    笑!


    我微微笑着,尽管全身都僵硬了,僵硬到我都不确定之后面部能不能恢复过来。


    “墨爷,你怎么把她带来了?我们这圈子,可是不接纳外人的!”一个尖嘴猴腮地人走过来,脸上全是不满,“墨爷,要不老规矩?”


    老规矩?


    我呆愣,环视四周,一屋子的人,要么边喝酒边看我,要么只看我。


    一直沉默的萧谦墨终于开口:“我带来的人,没有走的道理,既如此,那便老规矩!”


    他发话完毕,所有人都开始嚎叫和鼓掌。


    然而,他们口中的老规矩,让我恶心到在之后的三天三夜里,滴水不沾。

【未完待续】
看全本请联系微信:ww1153496402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sssw055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