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世间万物皆是一个“字”

道家书院2018-12-05 09:05:43

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筱雨诵读美文
















































































































































!郝连,郑夺,通通都是废物!”

局!纵有小功,不抵其过,必须予以制裁!”


    眼见场下一个接着一个大臣跳出来附议,周帝微微凝眸,却是有条不紊地说道:“楚天箫有何过错,应受何罚,待他回京,自有定论。当务之急,应是商讨如何应对如今局面……”


    闻声,伍相出列,说道:“臣以为,局面固然对我大周不利,但赵朝,却也未必真敢动手。他们此举,更多不过是裹挟,待贾而沽……至少,我大周数十万将士绝无覆灭之余。”


    “当务之急,应是尽快与赵朝谈判,避免日久生变……”


    听了这话,周帝点头道:“伍卿所言不错……”


    顿了顿,他沉吟道:“秦朝那边应也动了吧?”


    “陛下圣明,秦使已在路上了。”


    伍相迅速将事情娓娓道来……一如周帝所料,神州的第二帝国大秦,果然也不甘闲着他们日前已经入局,明确表态,愿做居中调停之人,还声明,希望大周与大赵双方尽量克制,以灭魔大局为重,万万不要发生大规模死战……同时,也建议对此战的发起者,予以制裁,否则,只怕调停将会极其艰难。


    “事到如今,东南已不可保,赵都更是不消多说……谈判唯一的焦灼点,应该就在楚天箫……是交是留?”


    场间许多大臣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一时间,攻讦者迅速抱团,一同开口……他们很聪明,没有强说‘交出楚天箫’,而是将焦点放在‘召回楚天箫治罪’因为按周人的逻辑,我们自己人犯了错,一定要自己人来处罚,别人,无权置喙!所以就算楚天箫“罪孽深重”,但要是将他就这么交出去,那也是周人绝对无法接受的事!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场间重臣眼中,楚天箫这一次已是重罪在身,根本没有翻身的可能,无非,也就是怎么死的问题……


    就在众人议论得热火朝天之时,一个念头突然在伍相脑海中出现……


    “时局如此,楚天箫会坐以待毙么?”


    陡然间,他想到了某种可能,眼眸中一抹精光一闪而过,几乎就在同时,周帝同样眸子一敛,似想到了什么……


    “原来如此……”


    “小败家子,你居然想……”


    “可是……你要怎么做呢?莫非……”


    就在这番念头涌现的同时,伍相已是迅速出列:“陛下!臣……”


    周帝直接摆手打断:“与赵之谈,不急于一时,更不可软弱!传朕旨意,命戮仙出手,摆出玉石俱焚之态,先拖上几日,挫挫那群赵人的锐气再说!”


    此话落下,几位眼光狠辣的重臣都反应了过来,顿时,场间响起了一片焦急呼号。


    “陛下不可!”


    “不能再刺激赵朝了啊!”


    “灭魔为重,陛下三思啊!”


    但是这一次,一向广纳谏言的周帝,却是表现出了君王的果决专断!


    “朕意已决!退朝!”


    话音落下,口吻之坚定,冰冷,令得场间众人心中都是一凛,再无一人敢多说什么……


    ……

    在惊愕了一刹之后,赵少帝立即大发雷霆:“一万多人,抵挡三千人,这么点时间,就全军覆没?郝连等人简直有辱军威,有辱国体!”


    但很快,赵少帝就发现,自己……气早了!


    “启禀陛下!前卫军已经全军覆没,付虎将军自刎身亡!请陛下移驾!”


    “启禀陛下,外城军已溃,敌军正长驱直入,战况十万火急,请陛下移驾!”


    “启禀陛下,薛将军被贼酋一箭射死,长令军已乱,抵挡不住贼锋,请陛下移驾!“


    一连串的急报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一开始赵少帝还愤怒不已,但越到后来,就越是手脚冰凉,眸中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抹害怕情绪……


    “国老,这……”


    闻声,莫相沉默片刻,终是悠悠长叹一声:“陛下,是臣失算了……我们,都低估了这支怪军……”


    直到此时,莫相才发现自己先前想法的最大漏洞,那就是……他没有考虑透军心。


    所谓见多不怪,但反过来,当神州浩土从未出现过的“成建制空军”出现在赵军眼前,还以强弓劲弩,万箭齐发,让这群赵军只能被动挨打,随时承受着来自空中的恐怖压制……


    这就会形成恐惧。


    而且是能够传染,扩散至全军,动摇军心的恐惧……


    毕竟,在空中俯瞰,整座金都也可尽览!


    所以,即便一如莫相所料,楚天箫的“空军”无法持久,在奔袭至此后,战不多时就被迫降落,但那时,败家军其实已经处在了压制地位……


    再加上他们那恐怖的精锐程度……


    这些紧急召集而来的赵军,又如何能挡?


    接连被破,溃败,死将,也是再寻常不过。


    “国老……那如今……”


    “……陛下不必担心,敌锋虽锐,但终究只有三千人,远道而来,战至此刻,应已成疲兵……我军只需在内城屏固守,将来犯之敌挡下,等待龙卫军的到来……届时,这三千败家军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休想逃脱!”


    闻声,赵少帝露出一抹憋屈的表情:“贼寇如此嚣张,我军坐拥雄城,守备之军数倍于敌,却要守?”


    “……陛下,我军虽然人数众多,但大多都是紧急来援,无一支真正的强军,若是继续派出,除了让敌军增长士气,并无大用……据臣估计,就算以人潮战术,要想全灭此军,至少也需十五倍杂军围之,还必须保证战事不顺时,不溃。”


    此话一出,赵少帝眉头蹙起:“敌军有这么强?”


    “哎……”莫相摇头一叹,并不答话,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告诉了赵少帝答案……


    “……国老,朕还是不想守,除此之外,可还有良策?”


    闻声,莫相说道:“那么……陛下必须出动大修行者,方可。”


    赵少帝脸上顿时露出了肉疼神色,因为违背‘神州血誓’的代价,实在是太重了……


    毕竟,赵少帝可不是楚败家,他还要靠赵国国库,去争霸神州,哪能肆无忌惮地挥霍……


    没有必要的消耗,还是不要了吧。


    赵少帝到底是没有那等气魄,他一咬牙,说道:“国老,那若是朕出动少帝军……”


    这话还未说完。


    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呼号,听声音,喊话之人距此应还有段距离,但当那话语,轻飘飘地落到赵少帝耳中时,却是让他勃然大怒!


    “赵少帝!都这个时候了,你的少帝军,还不拉出来溜溜么?”


    “赵少帝!都这个时候了,你的少帝军,还不拉出来溜溜么?”


    “赵少帝……”


    一声声呼号由远而近,只听得赵少帝面色先青后紫……


    拉出来溜溜?你们当朕的少帝军是什么?!


    什么时候,纵横神州的少帝军,会被人用这样轻佻的口吻羞辱了?


    欺人太甚!


    真是欺人太甚!


    本就极为憋屈的赵少帝,再被对手如此挑衅,顿时便觉一股热血涌上脑门,他霍然拔出腰间金剑,猛地一斩!


    “小小贼寇安敢如此嚣张!传朕旨意,少帝军出动,给朕把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杂军屠戮殆尽!”


    一声怒喝之下,莫相嘴唇微张,似乎想要劝谏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到底还是收了回去……


    在得知败家军如此精锐后,莫相已不觉得少帝军可以完胜对方,因而此时此刻,若不愿出动大修行者,就只有固守,依靠城屏阻挡敌军,等待三十万龙卫军到来才是上策。


    道理是这个道理没错……


    但是……看着赵少帝如此愤怒的神色,莫相很清楚,此刻的他,已经再也听不进什么话了……


    “……罢了,陛下既有此念,那么,便让少帝军倾巢而出吧,先挫挫对方的威风也好……”


    闻声,赵少帝面露不虞神色,冷声道:“国老未免也太小觑朕,是个野花盛开的时代。


    数十年间,除了源源不断冒头的杰出天才,在军旅之事上,也有许多新军战绩不俗,脱颖而出,可谓雏凤清于老凤声。


    这其中,败家军自然独领风骚,以彪悍的战绩遥遥领先于其余新军。


    但是,尽管各**方大佬,都给了这支新组建的军队足够的重视,但他们,仍是在心中持了一分怀疑态度倒不是怀疑败家军的精锐与否,而是对它能否进入神州浩土顶尖强军的行列,依旧存疑。


    因为军人都奉行一个准则强军,是杀出来的。


    在没有和神州顶尖层次的强军交手之前,败家军……仍是缺了一分资历。


    今天,他们或者补全这份资历,踩着少帝军的尸体证道,或者……成为少帝军值得夸耀的一笔战绩……


    战争,本就是你死,我活。


    ……


    ……


    看着率先冲杀过来的败家军,每一名少帝军士卒的眼眸中,都流露出一抹深深的不屑……


    是的,败家军的确很强,甚至强得超出了他们之前的预想,但那又如何?


    终究只是一支新军。


    没有数十年的杀伐,就想挑战他们这等神州顶尖强军?


    不过痴人说梦罢了。


    万余少帝军或是肃然,或是冷笑,浑没有将冲杀过来的败家军当成威胁,这不单是因为他们对自身有着


    极强的自信,更关键的是……他们,可还藏了一招杀手锏啊!


    就见前排的金甲少帝军突然从中分开,露出了一条……长道!


    长道自上而下。


    少帝军位于上。


    败家军位于下。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俯冲之势!


    之前,无数赵军用身躯,生生掩了这条长道,直到此时,数千匹浑身包裹在璀璨金甲中的战马,才出现在众人眼前……


    马上那一个个金甲骑士非常冷静,看着眼前的败家军,目光如看死人。


    “黄金少帝骑!”


    “少帝军中的无敌精锐!”


    一旁本还忐忑不安的赵军顿时发出一阵惊呼,这支只在传闻中的军队,竟是被他们见到了?


    能赢吧!


    这一定能赢了!


    无数已被败家军杀破了胆的赵军,此刻都在心底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


    ……


    赵少帝位于远处的华盖之下,冷冷一笑:“这是朕的杀手锏第一次见世间……尔等杂碎,应该感到荣幸!”


    说着,他看向一旁的莫相,不无得意地说道:“国老,朕此军如何?”


    莫相看着那方金光璀璨,掸了掸衣袖纤尘,便恭敬抱拳道:“此乃天下雄师。”


    “先前……是臣愚昧。”


    即便先前对败家军极力高估,但看到赵少帝隐藏的底牌时,莫相,依旧改变了他的观点。


    赵少帝闻声,微微扬眉,剑锋指向前方!


    “那国老现在觉得,此战可能胜否?”


    闻言,莫相陷入了沉默,似在脑海中不断计算,不过片刻,他就说道:“现今,以上克下……”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最终,续了两个字。


    “赢了。”


    ……


    就在莫相那两字落下的同时,黄金少帝骑没有丝毫耽搁,径直发起了冲锋!


    一如铁流冲下。


    所有黄金少帝骑的瞳孔,都变得隐带血色,仰天嘶吼之际,保持着最完美的速度,挟着最恐怖的气势,冲锋!


    所过之处,一切尽偃!


    他们身后,还跟着不计其数的少帝军步卒,以锋矢阵型,朝着败家军冲杀过去!


    眼看败家军就将在他们的马蹄下,砍杀下,惨嚎,消亡……


    但下一刻……


    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见正在冲锋的三千败家军没有丝毫停顿,一边疾速奔跑,一边……暗控千杀!


    道道玄妙的印记图案在场间出现,雪白银马的嘶鸣声响彻全场!


    三千败甲,翻身上马!


    不退反冲,以下袭上!


    当这一幕出现的刹那,即便是赵少帝,莫相……也都尽皆呆住了。


    他们……不是不知道败家军可以“转换兵种”,但问题是,这等关头,应该用强弩袭杀才是正理吧虽然那也已经阻挡不了铁流落下,败甲尽灭的结果但怎么说,也能多支撑一些时候吧?


    可是现在?


    败家军……居然敢转换成骑兵,然后逆袭反冲?


    这是要……以下,克上?


    赵少帝……直接就被气笑了。


    “有趣!真是有趣!朕从未见过如此狂悖之军!他们,以为朕的黄金少帝骑是摆设?以为其余少帝军都是一般劲卒?处于这等局面,居然还想逆袭而上?”


    “真是……找死啊!”


    赵少帝眸中血丝密布,重重冷哼一声!


    “那么……就去死吧!”


    ……


    环顾场间,败家军的逆袭固然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甚至连黄金少帝骑都微微错愕……但,也就只是错愕罢了。


    他们速度不稍减,士气不稍弱,杀意不稍敛!


    管他败家军在打什么主意,一并碾碎就是!


    这,便是这一刻所有少帝军心中所想。


    事到如今,一切话语都是多余,也只有靠战场厮杀,来决定一切!


    就见两大强军,如同两道闪电,只在数个呼吸间,便狠狠撞在了一起!


    “砰!”


    伴随厮杀开幕,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率先震撼全城!


    然后……便是无尽的杀戮!


    最残忍,血腥,原始的杀戮!


    无数鲜血,血肉从两军碰撞处飞射而出,四溅如雨!


    无尽的惨嚎声,如同厉鬼勾魂一般,凄厉无比,连绵不断!


    一股股血气由淡至深,缓缓升空,然后,爆出了磅礴血雾,直冲云霄!


    不过几息光景,战场血气,便已在场间自然成形……


    鲜血笼罩了整个战场。


    这之后,刀光剑影,穿透撕裂,都被滚滚血雾挡住,即便赵少帝等,此刻也都只能看到一幕幕残影……


    光怪陆离,难以形容……


    唯独场间嘶吼,嚎叫,呐喊,各方撞击,血肉撕裂等等重音,杂音,爆破音……无比之清晰。


    现在,谁都无法多做什么。


    所有人,只能静静等候最终的结果。


    不知过了多久……场间的厮杀声开始变低,再低,低至无声……


    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战斗,结束了。都,紫禁城。


    自从接到了街亭失守的消息,朝野便是一片哗然。今日早朝,周臣已是群情激奋,几乎人人都备好了腹稿,准备攻讦楚天箫这其中,固然有楚家之敌,但也有一些,是本来中立,见战局发展至此,对楚天箫失望透顶,从而加入敌对阵营的人……


    他们,或是幸灾乐祸,或是义愤填膺,或是长吁短叹……


    周帝还未到来,他们便已经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老夫早就说过,将那败家子留在赵地,殊为不智!现在怎样?出事了吧!”


    “哎,谁能想到赵少帝有那个胆子,居然会……”


    “此事很难猜吗?连楚天箫一个败家子都有那个胆子,赵少帝为何会没有?说穿了,还是楚天箫思虑不周,贪功冒进,这才导致我军陷入如此尴尬之境地!”


    “不错!此次街亭失守,局面恶化,楚天箫要负上全部责任!”


    群情激奋,偶有一些为楚天箫辩解者,也都被其余人三两句堵住了话,再说不下去……毕竟,如今恶劣局势是真,楚天箫利用‘如朕亲临令’,将各方守军调出,也是真……


    就在众臣议论争吵之际,随着一声呼号,伴着仪驾,周帝来到了场间。


    就见他面色淡然,看着下方众人,口气一如往日地平淡,说道:“众卿有本上奏,无本退朝。”


    见状,许多人面色微微一变他们昨天就已经呈上了攻讦奏折,却不想周帝居然连提都不提!


    不过,就算如此,还是有人不愿放过这个“天赐良机”,一咬牙,了,让大赵亡国吧。”


    当这声落下,即便是对楚天箫奉若神明的败家军众人,此刻也升起了一种“少主莫不是打击太大,承受不住了吧”的感觉……


    没办法,不是他们不愿意相信,而是楚天箫说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让神州第三强国覆灭?还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就如同摘一朵花,饮一口水,春来踏一次青那般随意?


    这得是多大的心?


    要知道,赵国东南境,已经够大了,能打下东南境的楚天箫,已是被京都人称为传奇,但……东南境,只是大赵的五分之一而已。


    是的……现如今,大赵疆土依旧广阔,以全国范畴而言,随便摸摸拢都能凑出甲兵百万,战将千员……而楚天箫手上有什么呢?


    只有一支败家军!


    在街亭失守之后,可想而知‘如朕亲临令’的威慑便会彻底失去效用,周边的友军们,都绝不会再听他的号令,也绝不会予以配合,支援等……


    所以……他的军力,只有三千人。


    再如何精锐,再如何强大,终究只有三千败甲。


    却扬言要覆灭一个立国数百年,拥有精兵猛将无数的大赵帝国?


    这样“疯狂”的行径,就算是再有雄心,再想在此次伐赵之战中立下无上功勋的人,也都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楚天箫,偏偏就这么想了,说了……


    他还,准备去做!


    “血岩,号令全军,迅速完成最后的‘转化训练’,于暮色之前,在此间集结,与我同去,覆灭大赵!”


    此话落下,血岩似是想到了楚天箫此次剑锋所指,他不由得暗暗握紧了拳头,眸中一抹锐利精光闪过!片刻后,他沉吟道:“少主,虽然这段时间进行了紧急训练,但……要完成那‘兵种’的转换,还需水磨,属下估计至少还要三天……”


    “三天太久,只争朝夕。”


    楚天箫微微抬头,望着蔚蓝天际,悠悠道:“我们,不能辜负陛下顶着各方压力,为我军争取来的宝贵时间啊……”


    闻言,血岩若有所思,下一刻,他单膝跪倒在楚天箫面前,以手叩地:“谨遵少主之命!暮色降临之前,若不能功成,属下提头来见!”


    “嗯……对了,‘那个家伙’可是已经‘折磨’完毕?我应已告诉过你‘标准’。”点点头,楚天箫又想到一事,转而问道,闻言,血岩脸上顿时露出感激,快慰,解恨等等情绪融合的复杂表情……他重重说道:“暮色之前,定当一并办妥。”


    “呵,很好,那么,去吧。”楚天箫一摆手。


    “喏!”闻声,血岩当即站起,退下,连带一干败家军将领也都隐隐猜到了什么,全都面露凝重,一同随血岩前去,督促全军,加紧完成最后的“融洽训练”。


    场间只剩下了封萝儿和楚天箫两人,就见这苗疆少女踮起脚尖想了片刻,捂着头说道:“想不通想不通!少主,你究竟准备怎么灭赵?我们,毕竟只有三千人啊!”


    “军事上当然不可能……但从政治上,却可以。”楚天箫却是看着远方,目光灼灼。


    看着他那副表情,封萝儿若有所思……


    “难道……少主你是想要……”


    想着想着,封萝儿不由得面色大变,径直出声:“狙杀……赵少帝!?”


    “不错。”


    楚天箫话音淡淡,浑没觉得自己这话有多么骇人,便是封萝儿一向胆大妄为,此刻闻言也是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她那“好事”的性格便又重新占住了上风,一时忘了此事荒唐,而全心全意地关注起了‘怎么做’!


    “唔……萝儿明白了!难怪少主你带我们离开赵都,赶到这座悬崖来,这些天又紧急加训那等‘兵种’……原来,全是,为了出其不意,直取敌酋?”


    “……是了!能奇袭金都,街亭成功的强军,只可能是大赵的少帝军,而少帝军,终究只有一个统帅,那就是赵少帝本人!为了坐镇威慑,赵少帝绝不会在谈判之前就撤回,而会一直留在金都,毕竟……街亭一下,大周这边固然被首尾切割,东南和各方的赵军却连通了道路,可以迅速驰援……嗯,别的不说,赵国三十万龙卫军克日就可赶到!那个赵少帝一向自大,既然没有大危险,肯定不会逃的,所以,他也绝对不会想到……”


    封萝儿想到此处,下意识地顺着楚天箫的目光,看向天空,若有所指地喃喃道,“果然是,好蓝的天……”


    楚天箫笑而不语。


    封萝儿仔细想了想,又收回目光,疑惑道:“可是少主,就算我们真能靠那‘兵种’杀到赵少帝面前……但,三十万龙卫军要怎么解决呢?唔,少主是想趁他们还没到……可是不可能的,这个距离,他们又肯定早就接到驰援命令,应该,不,是一定会在咱们交战之时赶到!届时,我们败家军再强,也不可能在腹背受敌之时,靠三千人打赢三十多万啊!”


    “当然打不赢,但又何必打呢?”楚天箫笑着回道,“你说的这点,在我看来,不是此计划的漏洞,反而是此计划切实可行的最大原因!”


    “毕竟,我这次要的是赵少帝的命,只有让他觉得万无一失,他才不会逃走……而等到他反应过来想逃了,呵呵……也是为时已晚!”

    毕竟,在空中俯瞰,整座金都也可尽览!


    所以,即便一如莫相所料,楚天箫的“空军”无法持久,在奔袭至此后,战不多时就被迫降落,但那时,败家军其实已经处在了压制地位……


    再加上他们那恐怖的精锐程度……


    这些紧急召集而来的赵军,又如何能挡?


    接连被破,溃败,死将,也是再寻常不过。


    “国老……那如今……”


    “……陛下不必担心,敌锋虽锐,但终究只有三千人,远道而来,战至此刻,应已成疲兵……我军只需在内城屏固守,将来犯之敌挡下,等待龙卫军的到来……届时,这三千败家军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休想逃脱!”


    闻声,赵少帝露出一抹憋屈的表情:“贼寇如此嚣张,我军坐拥雄城,守备之军数倍于敌,却要守?”


    “……陛下,我军虽然人数众多,但大多都是紧急来援,无一支真正的强军,若是继续派出,除了让敌军增长士气,并无大用……据臣估计,就算以人潮战术,要想全灭此军,至少也需十五倍杂军围之,还必须保证战事不顺时,不溃。”


    此话一出,赵少帝眉头蹙起:“敌军有这么强?”


    “哎……”莫相摇头一叹,并不答话,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告诉了赵少帝答案……


    “……国老,朕还是不想守,除此之外,可还有良策?”


    闻声,莫相说道:“那么……陛下必须出动大修行者,方可。”


    赵少帝脸上顿时露出了肉疼神色,因为违背‘神州血誓’的代价,实在是太重了……


    毕竟,赵少帝可不是楚败家,他还要靠赵国国库,去争霸神州,哪能肆无忌惮地挥霍……


    没有必要的消耗,还是不要了吧。


    赵少帝到底是没有那等气魄,他一咬牙,说道:“国老,那若是朕出动少帝军……”


    这话还未说完。


    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呼号,听声音,喊话之人距此应还有段距离,但当那话语,轻飘飘地落到赵少帝耳中时,却是让他勃然大怒!


    “赵少帝!都这个时候了,你的少帝军,还不拉出来溜溜么?”


    “赵少帝!都这个时候了,你的少帝军,还不拉出来溜溜么?”


    “赵少帝……”


    一声声呼号由远而近,只听得赵少帝面色先青后紫……


    拉出来溜溜?你们当朕的少帝军是什么?!



    闻言,封萝儿沉吟道:“少主,你说的情况,要三十万龙卫军没有加入战场才会发生吧?可是……”


    “没什么可是,哥毕竟有‘超自然武器’啊……嗯,你的血岩大哥已经在做这件事了,详情问他去。”楚天箫看了她一眼,打断道。


    此话落下,封萝儿虽还不甚明,但也不再多问,继续摇头想了想,开口说道:“还有一点,少主……您有没有考虑过……”


    “大修行者?”


    楚天箫眸中露出一丝赞赏,率先出口,点头道,“萝儿你想的不错……如无意外,赵少帝这一次一定会出动大修行者,强行碾压……他,是恨我入骨了呢。”


    “嘻嘻,谁叫少主你这段时间把他整得那么惨……不过话说回来,少主,大修行者的问题,终究不能不管啊……我们败家军,并没有对抗那等强者的经验呢……”


    “暂时……不需要有。”楚天箫淡笑一声,“莫要忘了,我们还有一张……王牌!”


    闻言,封萝儿顿时眸子一敛,她惊喜地看向楚天箫:“少主是说……已经,功成了?”


    楚天箫却是一笑,并不答话,而是看着蓝天,若有所指地说道:“金都啊……离蛮荒流域也不远呢,赶一赶,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ps:从入蛮就开始铺,终于要到屠帝证道的超级大**了!啊啊拼命码字从旁出列:“陛下,臣有本上奏!”


    “紫衣侯世子楚天箫,贪功冒进,攻则有余,守则不足,失城陷地,祸害三军之罪,还请陛下明察!”


    这番话落下,场间立即有许多人跳出来,一同附议。


    “凌大人所言甚是,街亭一丢,我大周数十万将士如鲠在喉,进退维谷,处境极其不妙!此事若不深究,不足以平民愤,振朝纲!”


    “不错,楚天箫胆大妄为,擅开战端,令得我大周与大赵几成不死不休,大违灭魔之宗旨,此乃贪小利而失大局!纵有小功,不抵其过,必须予以制裁!”


    眼见场下一个接着一个大臣跳出来附议,周帝微微凝眸,却是有条不紊地说道:“楚天箫有何过错,应受何罚,待他回京,自有定论。当务之急,应是商讨如何应对如今局面……”


    闻声,伍相出列,说道:“臣以为,局面固然对我大周不利,但赵朝,却也未必真敢动手。他们此举,更多不过是裹挟,待贾而沽……至少,我大周数十万将士绝无覆灭之余。”


    “当务之急,应是尽快与赵朝谈判,避免日久生变……”


    听了这话,周帝点头道:“伍卿所言不错……”


    顿了顿,他沉吟道:“秦朝那边应也动了吧?”


    “陛下圣明,秦使已在路上了。”


    伍相迅速将事情娓娓道来……一如周帝所料,神州的第二帝国大秦,果然也不甘闲着他们日前已经入局,明确表态,愿做居中调停之人,还声明,希望大周与大赵双方尽量克制,以灭魔大局为重,万万不要发生大规模死战……同时,也建议对此战的发起者,予以制裁,否则,只怕调停将会极其艰难。


    “事到如今,东南已不可保,赵都更是不消多说……谈判唯一的焦灼点,应该就在楚天箫……是交是留?”


    场间许多大臣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一时间,攻讦者迅速抱团,一同开口……他们很聪明,没有强说‘交出楚天箫’,而是将焦点放在‘召回楚天箫治罪’因为按周人的逻辑,我们自己人犯了错,一定要自己人来处罚,别人,无权置喙!所以就算楚天箫“罪孽深重”,但要是将他就这么交出去,那也是周人绝对无法接受的事!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场间重臣眼中,楚天箫这一次已是重罪在身,根本没有翻身的可能,无非,也就是怎么死的问题……


    就在众人议论得热火朝天之时,一个念头突然在伍相脑海中出现……


    “时局如此,楚天箫会坐以待毙么?”


    陡然间,他想到了某种可能,眼眸中一抹精光一闪而过,几乎就在同时,周帝同样眸子一敛,似想到了什么……


    “原来如此……”


    “小败家子,你居然想……”


    “可是……你要怎么做呢?莫非……”


    就在这番念头涌现的同时,伍相已是迅速出列:“陛下!臣……”


    周帝直接摆手打断:“与赵之谈,不急于一时,更不可软弱!传朕旨意,命戮仙出手,摆出玉石俱焚之态,先拖上几日,挫挫那群赵人的锐气再说!”


    此话落下,几位眼光狠辣的重臣都反应了过来,顿时,场间响起了一片焦急呼号。


    “陛下不可!”


    “不能再刺激赵朝了啊!”


    “灭魔为重,陛下三思啊!”


    但是这一次,一向广纳谏言的周帝,却是表现出了君王的果决专断!


    “朕意已决!退朝!”


    话音落下,口吻之坚定,冰冷,令得场间众人心中都是一凛,再无一人敢多说什么……


    ……


    ……


    与此同时,断云崖,败家军营盘。


    连大周京都都已经得知了时局恶化的消息,这边自然也不例外。


    就见营盘之中,一干败家军将领,全都眉头不展,看着楚天箫的眼神中,隐隐带着担忧,还有一种‘谁敢动少主跟谁拼命’的决绝……唯独楚天箫听说金都失陷,街亭失守,却不惊不怒也不忧,相反,他脸上还露出了淡淡笑意……


    “很好。”


    “我要等的坏消息终于到了……”


    楚天箫说着,缓缓踱步,掀开营盘帷幕,走了出去。


    其时已入深秋,即便赵地位处南方,水土温暖,但在此高山之地,却依旧有了丝丝寒风……


    天气……已是微寒。


    楚天箫看着蔚蓝天际,下意识地,抖了抖衣袖,悠悠道:“天凉了啊……”


    “那么。”


    他淡淡一笑。


    “让大赵亡


    但……谁赢了?


    赵少帝目光灼灼地盯着那片血雾,等待他的无敌雄师,光荣凯旋。


    终于……


    一名身着黄金战铠的少帝军士卒冲出了血雾!


    赵军顿时欢腾拥抱,喊声震天!


    赵少帝也是脸上露出笑意,就要上前亲**问……


    但对此,那少帝军士卒面上却无丝毫自得,荣耀,而只有……满满的恐惧!


    他望着赵少帝,声嘶力竭地吼了一句:“陛下,快逃!”


    这一声才刚刚落下。


    一支雪白羽箭嗤地一声,破甲入肉,穿心而过!


    少帝军士卒扑通一声倒下,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接着一个身着银甲的败家军将士……


    一人……两人……三人……


    十人……百人……千人!


    他们或许形容狼狈,或许嘴角溢血,或许气息甚虚……


    但无论如何。


    三千败甲,无一人折损。


    尽汇于此!


    此战之胜负,亦不言而喻。


    楚天箫擦去嘴角血渍,缓缓走到了前头,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的赵军们……


    他笑了。


    然后,微微仰头,随手将少帝军的黄金勋章扔到了地上。


    一脚踩下。


    话音淡淡。


    “今日。”


    “我三千败甲。”


    “屠帝的少帝军了!此军之强,可从未真正被神州所知!今日,便以那杂军之血,扬朕少帝之名!”


    莫相沉默不语,赵少帝却也没什么心情多管他了,直接一声下令!


    万余少帝军,倾巢而出!


    ……


    ……


    不久后,前线。


    “轰轰轰轰!”


    就见已经被败家军杀得七零八落的赵军突然纷纷退开,然后,便是一阵惊天的巨响!


    一排排身着金甲,面色冷峻的精锐士卒踏步而来!


    数量,约莫万余,但搞出的动静,却比数万大军还要震撼!


    脚步踏来,如无数雷霆,敲打地面!


    一股股恐怖的杀气从他们身上弥漫出来,一些孱弱的赵军竟为之所慑,浑身发颤,不能动弹……


    他们,便是纵横神州,在顶尖层次也排得上号的强军,少帝军!


    他们……渐渐逼近。


    所过之处,内城墙,居民所……一路尽踏,一路尽毁!


    在旁不知多少赵军纷纷配合,竟是……硬生生清出了一片决战的空地!


    而当赵军动作之时,败家军却也没有行动,不知是为了表示对敌的尊敬,还是……他们已经疲惫,或是,惧怕了?


    但最后一个可能,只在转眼便被那些赵军否定……因为,他们清晰地看到,此时此刻,一干败家军将领脸上竟缓缓浮现出了一抹兴奋……


    那是一种……即将屠神证道的兴奋!


    灼热的战意如同火苗一般,在三千败家军眼眸中嗤地一声燃了起来!


    就见楚天箫缓缓上前,指着前头如凶恶猛虎一般的劲旅,高声大喊。


    “败家崽子们……”


    “在你们眼前的,就是赵少帝麾下的王牌劲旅,少帝军!”


    “不得不说,真是精锐。”


    “但可惜……”


    楚天箫右手一扬,目中战意达到顶峰!


    “我们败家军,灭的就是精锐!”


    “三千败




心安处处安,何处不自在;

心宽天地宽,无人成敌对。

人生不能时时顺心、处处完美,

总要容得下别人的缺点。


人要心静,言多必失,

喋喋不休不如观心自省,

埋怨他人不如即听即忘。


能干扰你的,往往是自己太在意;

能伤害你的,往往是自己想不开。

你若平和,无人可恨;

你若不究,无人能扰。



点我


得到是福,失去也是福。

得与失,谁又能分得清是福还是祸,

永远都不要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

世间万物皆是一个“缘”字。


有缘无缘,让一切顺其自然;

是得是失,让一切随遇而安。

人生,抓得住的才好,抓不住的不要。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必在乎形式;

倘若真正看淡,又何需计较空名浮利。

身清才可心清,心清才可万事清。



受到委屈时,沉默是一种大度;

遭到不平时,沉默是一种隐忍;

遇到误解时,沉默是一种豁达。


沉默是一种修养,

沉默是一种淡定,

沉默是一种超凡的心胸。


沉默,是一种风度,

更是一种心灵的温度。



点我


直言不讳不会天下无敌,

只会让自己处处受伤。

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掏心掏肺,

不是所有的心都无所谓。


有时,逞嘴之快是过,无心之言是罪。

不当说的不必去说,说了失言;

不该说的不能去说,说了失人。


话留三分三思再出言,慎重再行动,

这样才会少生枝节,避免后悔。



日子,酸甜苦辣;

生活,柴米油盐;

相处,有喜有乐;

感情,一直都在。


活着,总是祸福相依;

人生,总是起起落落。


以平常心看待得失,

以欢喜心看他人幸福,

以美好心过好每一天。



点我


岁月是一条河,

清清浅浅,漫漫长长;

时光,是一剂良药,

抚平创伤,忘记不快。


人生何必计较太多,

总有些沟沟坎坎需要迈过,

总有些是非恩怨需要原谅。

分享你的感受,请留言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