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官场·军事】 绝品女上司

好好书吧2018-11-06 15:46:21

点击上方【好好书吧】免费订阅


“刘洋,这里的卫生你怎么监督的,赶紧叫人再打扫一遍……” 

    “刘洋,餐厅布置好了吗?你再去看一遍,不准出现一丁点儿的纰漏,不然的话我扣你工资……” 

    “刘洋……” 

    今天任州市新市长上任,省里来送新市长上任的领导中午会在市委招待所就餐,稍事休息之后再返回省城。 

    一大早,市接待办副主任廖红星就带着人到了招待所,亲自安排部署接待工作。也不知道来送新市长上任的是省里哪尊大神,但看廖红星那紧张的样子,就知道来的人级别肯定低不了。 

    任州市接待办公室一共有二十二个人,跟在市委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庄锦绣身边,在会场那边服务的有十二个,跟着廖红星到招待所这边来的有八个人。 

    除了只知道挥手瞎指挥的廖胖子和两名司机之外,不算刘洋这位主任科员,另外还有五个人呢。但那几个人,不是有后台就是家里有钱,所以跑前忙后的也就只有刘洋一个。 

    有后台的,廖红星不敢管。家里有钱的,早就把廖胖子喂足了。廖副主任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就算眼看着人家偷懒,自然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在这个拼爹、拼关系、拼金钱的社会,‘三无’青年刘洋同志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廖副主任眼里的“得力骨干”。 

    自从到了招待所,其余的人下了车之后,就各找借口跑得没了影子,廖胖子那双眼睛就只盯着刘洋,把他支使的脚不连地,浑身冒汗。 

    这不,刘洋才刚从餐厅那边过来,廖红星站在客房部门前的树荫下,昂着微秃的脑袋,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像呼喝奴才似得又吆喝上了:“刘洋,客房收拾好了么?你再上去看看,床铺被褥牙膏毛巾厕纸全都要换成新的,出现半点差错我撤你的职……”

    客房不是招待所服务员负责的吗? 

    这都到中午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没想到廖胖子刚一看到自己,就又给自己安排了活儿。 

    这让刘洋很气愤,可谁让他没关系呢?鱉气王八气都得受着。 

    “玛丽隔壁的廖胖子,怎么就光看到我了?其他人都闲的蛋疼,你怎么不敢咋呼一声?”尽管心里骂着,刘洋还不得不赶紧往楼上跑去。 

    接待领导下榻的客房在16楼,单从这一层楼的房间来说,其富丽堂皇的层度不亚于五星级。 

    虽然领导还没有过来,但房间里面的空调早就提前开好了,刘洋一走进去,就被那股舒爽的凉风吹得心旷神怡。 

    这么热的天,自己一上午跑的腰酸腿疼,舌头都跟狗一样耷拉了出来,可廖胖子依然还是不满意。有的时候,刘洋也在心里暗想,是不是这家伙和自己上辈子就是仇敌? 

    管他的,反正领导要吃完饭之后才会过来,我先在这里面舒服舒服再说。刘洋一边想着,一边对跟在身后的小服务员说道:“你先出去忙别的吧,我再仔细的检查检查。” 

    别看刘洋在廖红星那些人面前不算什么,但在小服务员面前,他却又成了市里的“领导”。小服务员听了刘洋的话之后二话没说,就微笑着点了点头,乖巧的走了出去。 

    等房门传来“咔”地一声轻响之后,刘洋就迫不及待的歪倒在了沙发上,把两只脚上的皮凉鞋脱下来,轻轻的摇晃着又热又酸的脚丫子,惬意的吹着凉爽的冷风,暗暗的想着心事。 

    自己就是因为没有后台、没有关系,b大硕士毕业之后才没能留在大城市,而是回了老家所在的任州市报考的公务员。 

    别听报纸电视上瞎咋呼,说什么北大毕业生卖猪肉什么什么的。其实b大毕业生到下面城市报考公务员的基本上也没有几个,像刘洋这样的硕士生就更是凤毛麟角。 

    当时的市长郑钧建为了突出亮点,在报纸上出出风头,不仅仅把刘洋招进了政府办公室,还在实习期满之后就把他任命为了主任科员。 

    在一开始的时候,刘洋还有点儿浑浑噩噩,总觉得自己是凭着真才实学考进来的。但随着“b大研究生入职市政府”的轰动效应减退,郑钧建也早就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而别人在摸清了他的底细之后,也就越发的不把他当回事。每天上班打扫办公室、提茶、倒水、写材料……总之是什么活脏什么事他干,什么活出力不讨好,什么活是他的。 

    哪知道,就这样别人也容不下他。前段时间郑钧建因为贪污受贿被审查,他也被人一脚踢到了接待办。 

    说得好听点,他现在在接待办还是主任科员的身份,可在廖胖子那些人的眼里,他就是肩膀上搭着一块白毛巾的店小二。 

    如果不是为了公务员这个金饭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谈的那个女朋友天天嘟噜自己没本事,如果不是为了慰藉年迈的父母一提起自己在市委上班就一脸开心的微笑,觉得自己能够在市政府“当官”,是自家祖坟上冒了青烟,刘洋早就把这份工作给炒了。 

    每每到他被人欺凌的快受不住的时候,他都只能在心里面背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一段孟子的名言来麻醉自己。 

    我忍……我忍忍忍……老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躲在富丽堂皇的房间里,躺在沙发上吹着冷气,原本刘洋只是打算偷偷懒就赶紧出去的,哪知道就这么想着心事,他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咔……”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门口咔的一声开门声把刘洋从美梦中惊醒。紧跟着,外面就传来了一阵乱哄哄的声音。 

    “方部长,这是给您准备的房间,请好好的休息……” 

    “姚处长,您的房间在这里……” 

    “嗯……你们——都不要送进来了,都去休息吧,有什么话咱们等一会儿再说……”随着一个女人软绵绵的话声,房门口再次传来咔的一声关门的声。 

    坏了,领导已经进来了?听声音好像还是个女的。 

    刘洋咕噜一声坐起身子,两只脚伸出去,并着脚尖够地上放着的凉鞋。可是,平时很灵巧的双脚这一次却有点儿不听使唤,明明已经够到了鞋子,却怎么都穿不进去。 

    奶奶的,这个时候你紧张什么啊?再不想法子出去你这回就死定了! 

    你说你在这里睡什么觉啊,这里能是你睡觉的地方么?就算再被廖胖子折磨几次能怎么样?无非就是跑断腿罢了,却死不了人啊! 

    这下子好了,这女人进来只要张嘴一喊,整天看自己不顺眼的廖胖子可找着机会了,还不定会给自己安一个什么罪名呢。 

    我让你偷懒,今后再想偷懒也偷不成了吧?这回被开除公职都是轻的……刘洋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弯腰抓起两只鞋站起了身子。 

    但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预想中的女人并没有出现,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随后他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唰唰漱漱”的水流冲击声。 

    这个房间从门口到客厅,再到里面的卧室,全都铺着厚厚的地毯,只有卫生间是铺的瓷砖。凭声音,刘洋就判断出领导去了卫生间。而这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流水声,则表明了对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无怪刚才她不让送她的人进来呢,原来是急着上厕所!想到这里,刘洋赶紧提着鞋子往外走,想趁着对方上厕所的机会溜出去。 

    可等他走到正对着房门的位置之后,一眼就看到了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灯光,刘洋只好又悻悻的折了回来。 

    这人看来真是被尿憋急了,上卫生间都来不及关门。 

    刘洋失望的摇了摇头,再听听卫生间里传来的激流声,心说这都快一分钟了吧?水流声还没断呢,就这容量得憋了多长时间啊? 

    刘洋一边想着,一边寻思着自己怎么才能逃出去。他从后窗户往下看了看,赶紧又转进了卧室。从十六楼跳下去,他还真没有这个勇气。 

    可是,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这也没有藏人的地方啊? 

    “你……你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很娇柔的惊呼。刘洋一转脸,顿时傻呆呆的愣住,手里的鞋子也簌簌落在了地毯上。 

    就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年龄大约在三十许的风韵美少妇。 

    这女人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白皙的瓜子脸带着酒后的酡红,挺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关键的是,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蓝道竖纹的一体式系带浴衣,那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让她的身材看上去亭亭玉立。 

    她身上的浴衣只到她腿弯,露着两截雪藕一般的小腿。 

    她的脚上踩着一双粉色的塑料拖鞋,把她一双晶莹的玉足衬脱得犹如洁净的白莲,十只匀称而恰到好处的白嫩足趾整齐的露出来,仔细修剪过的趾甲,仿佛是十瓣贴上去的软玉花瓣一般娇艳。 

    这女人是谁啊?她不会是省里来的领导吧?省里的领导没有这么年轻…… 

    看着她娇俏丰满迷人的样子,刘洋的心跳顿时加速。就在刘洋看她的时候,那女人也一脸迷茫的看着刘洋,慢慢的张大了樱红的小嘴,说出来的话都软绵绵的带着一种磁性的颤音:“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小姚,让警卫局的人过来,把他……” 

    刘洋一看被人发现了,正心慌神乱呢,听到她喊了这么一嗓子,鬼使神差之下,趁她下面的话还没喊出口之前,猛然就扑了过去…… 
  女人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刘洋就一手捂住了她的樱桃小口,一手搂住了她纤纤细腰,低声道:“我求求你,你不要叫人进来抓我,我不是坏人……” 

    “呜呜……”女人挣扎着,脸上也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落在刘洋的眼里,却认为她现在肯定是又羞又怒,恨不得马上就杀了自己。 

    越是这样,刘洋反而更加不敢松开她。不仅仅没有松开,他的手臂还越榄越紧。 

    女人嘴里呼出的热气带着一股熏人的酒香,她的脸蛋儿变得粉红,冷冽的眼光怒视着刘洋,一双手臂激烈的抓挠着刘洋的手臂,两只粉嫩的小脚不住的踢蹬着刘洋的脚面、小腿,有两下还差一点就用膝盖顶在了刘洋双腿间的要害部位。 

    房间里冷气十足,但这一刻刘洋的脸上却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妈的,我这是作死啊,怎么就抱住人家了呢?刚才老实的承认错误,也不过是被廖红星骂一顿,顶多扣几个月的奖金,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弄不好就是犯罪…… 

    想想这个后果,刘洋整个身子都不由的颤抖了起来,却下意识的死死捂住了女人的嘴巴,苦苦哀求道:“你千万不要叫啊!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如果我被抓了,被毁的可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我全家就都完啦!求您放过我吧,我真不是坏人,我也是政府官员,一大早就过来替领导服务的,累了躲在这个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坏心,也没想干什么,你原谅我行不行……” 

    这个混蛋,我什么时候说让人抓你啦? 

    只可惜,女人被刘洋出汗的大手紧紧的捂住了嘴巴,只能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却没有办法让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她越是挣扎,越是想说话,刘洋就越是捂紧了她的嘴,不敢让她发出声音。 

    挣扎中,刘洋紧搂着她柔软腰肢的那只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把她的浴衣分开,他的手掌居然不知不觉就已经直接覆盖在了女人光洁如玉的肌肤上。 

    感受着他手掌的滚烫,女人不由得越发羞怒,挣扎的越发强烈起来。 

    但随着她的踢打、挣扎,随着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晃动着肩膀想甩开刘洋。眼看着她马上就要脱离自己的掌控,刘洋想都不想,抽开捂着她那张嘴的手,自己的身子贴紧了她,手腿并用,牢牢的缠住了她的身子。 

    “你混蛋,松开我……”女人的嘴巴刚一得到自由,就愤怒的娇喝了一声。 

    天啊,她怎么还喊叫啊?现在自己的手脚都缠在了她身上,再用什么堵住她的嘴?要是外面的人听到她的喊声冲进来,自己可怎么解释都说不清楚了。 

    电闪火花之间,几乎没有考虑,凭着本能,刘洋脖子往前一伸,就用自己火热的双唇堵住了女人娇柔芬香的小嘴。 

    “…唔唔……”女人越是想叫出声来,越不得不张大了小嘴。 

    一股热气越过双唇和牙齿涌进自己的口中,女人只觉得自己舌尖上一个软绵绵,又有些发热的物体一下子就顶了进来。 

    “唔……”下一刻,两个人的舌头就搅在了一起,强烈的冲击使得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全身僵硬,身体都不听话了。 

    感觉到女人舌尖的绵软芬香,刘洋的心脏再一次剧烈的颤抖起来。这一次却不再是因为惊恐,而是因为女人透着体香的绵软带给他的无限刺激。 

    现在,女人整个身子都软软地摊在他的怀里,任他肆意品尝口中所有的地方,没有推诿,没有抗拒,任凭刘洋彻底将她的口腔完全占据。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的身子可以感觉得到,女人的心跳猛烈加速,清丽的俏脸慢慢染上一片粉红,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一双手轻轻推在他的胸口上,想要用力却又不舍得样子。 

    刘洋的舌头和女人的舌头搅在一起,如同法式深吻一样,这种奇妙的令人心悸的感觉,让他已经失去了理智。现在,他已经忘记了恐惧,忘记了自己是谁,对方又是干什么的。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只想把她搂在怀里,只想把她娇柔的身躯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和她融为一体…… 

    长时间的深吻,肺中的空气好像都被吸走了,她小巧的鼻翼急速的煽动着,四肢更加绵软无力,原本挡在胸前的双臂软软的垂下去,垂下去,不经意间,指尖却碰到了男人身下的一团坚硬。 

    “呜……”闻着男人身上那股浓烈的汗味儿,感受着男人的双唇带给自己的那种震颤,碰触着男人的刚强,女人心里不禁一阵狂跳,一股电流直冲脑际,不禁仰起头发出一声闷哼,双腿一软往地上倒去。 

    刘洋的脑子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机械般随着女人的身子也倒了下去。 

    两个人脸对脸躺在了地毯上面,男人的手正好落在了她的胸口,带来触电般麻痹的感觉,女人没有继续反抗,只是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开始细细的喘息起来,洁白的牙齿紧咬着下唇,一张脸蛋儿面红似火。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刘洋才感觉到了自己的手掌正好停留在她胸前的高耸之上,而因为刚才的挣扎,她身上的浴衣早就已经滑到了身子两侧,整个人已经近乎于全裸。 

    两人几乎已经零距离接触,女人那美绝人寰的娇面脸泛桃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雪白挺直的动人玉颈淡青色血管剧烈跳动。 

    胸口一片白嫩的玉肌雪肤耀人眼目,那一对丰满挺茁正在刘洋的手掌覆盖下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 

    刘洋不由自主的用手指轻轻的揉捏了一下那对丰盈柔软,女人扭动着身躯,嘴里发出了似拒绝又似诱惑一般的声音:“混蛋……不要……” 

    刘洋一听到她说话,连忙将嘴唇又贴上了她的双唇。 

    女人浑身颤抖,双颊似火,身子瘫软,那对原本软绵绵的丰满,却突然之间发涨变硬,饱满的颗粒像吸了水的黄豆一般傲然挺立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安,但生理机能上的变化,却根本就无法控制的住。 

    不知不觉间,女人的双臂抬起来,从推拒变成了搂抱住刘洋的蜂腰,脸上也布满了掩饰不住的娇羞。那柔弱无助,欲拒还迎的神情,更加激起了刘洋的胆色。 

    “别…不要…呃…不行…”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就在她张开檀口之际,刘洋的舌头已经趁机钻入了她的樱桃小口里面。然后,女人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被男人用膝盖分开…… 

    女人又恐又慌,身子也止不住疯狂地颤抖起来。俏脸通红,低声的呢喃道:“住手…唔…快停下…呃……” 

    但是,这个时候男人怎么能听她的?当一根火热贯穿了她的泥泞之后,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 

    ………… 

    男人的勇气全凭着发射之前的那股冲动,当激情过后,刘洋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一股深深的恐惧再一次的袭上心头。 

    看着坐在一边不断地撕扯自己头发的男人,女人慢慢的翻身坐起,伸手拽了拽浴衣,勉强遮掩住身子,冷着脸看着他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敢欺负了我,难道你就不怕国法的惩罚吗?” 

    “我……我该死……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你实在太漂亮了,我…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这一刻,刘洋连死的心都有了。刚才不过是在领导房间里面睡了一觉,就算是被抓了也不过是坐牢而已,可自己居然脑子一热做下了这种事情,只怕坐牢都是轻的,说不定都会被枪毙。 

    “你……到现在你还这么说,你真不怕死不成?”女人瞪视着他,眼神里面的神情说不上来是愤怒还是轻柔。 

    “怕啊……”刘洋痛苦的说着,抬起眼来看了看女人那张依然红晕的脸蛋儿:“我……本来我就是想求你放过我的,我也没想……唉,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是啊,自己本来是想求人家放过自己,但出了这种事情,不要说自己不好意思再说求情的话,就算是说出来,人家能饶的了自己?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那你就等着吧,我想让你死……”女人气恼的站起来,身子一扭一扭的往外走去。 

    “唉……”刘洋发出了一声叹息,心说看来这回是死定了,人家肯定是叫人来抓自己……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