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个尸体算啥,我夜夜爬女鬼的床,只为了……

星芒小说2018-09-29 14:01:24



星芒小说,点击关注更精彩哦!


“怎么下雨了?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淋着雨说道。

“那有个庙,咱们去那躲躲雨吧。”我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古庙说道。

一行人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庙里,庙里挺大的,就是有一些破旧,勉强还能遮风挡雨。

“这什么鬼天气,天气预报说得好好的今天没雨,这一下子又下起来了,一把伞都没带。”那人说到。

我叫郭齐阳,这次是我们宿舍的毕业前的最后一次出去玩了,以后就各奔东西找工作了,说实话,还真舍不得这群混蛋,毕竟在一起呆了整整四年之久,说没感情那他妈是假的。

“齐阳,咱们等雨停了赶紧离开这吧,挺渗人的,你看着佛像。”贺远打了一个激灵说道。

他是我们寝室最胆小的一个,简直就是胆小到了极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周围的“佛像”,差点没给我气吐血,冲着他的脑袋就给他了一个爆栗。

“你丫这几年学的啥,这特么是神像,根本就不是佛教的。”我笑呵呵的说道。

贺远捂着脑子说道:“哦,那也挺渗人的。”

“行了,你们两个别闹了,我看这雨今天要下一天,咱们就在这里睡吧,幸亏这不缺木头取暖,咱们都去捡捡木头吧。”我们宿舍长说道。

他叫陆羽,比我们都大一岁,所以我们一般都叫他老大,谁让他这么老呢。

我们两个应了一声就分散捡木头了,贺远缠着陆羽要跟他一起捡,而我就是单独一人了,至于另外一个人,估计还在宿舍写论文呢。

我开了手电筒向四面照了照,木头也没多少,反正能取暖就行,在一座神像旁边也有一根木头,我屁颠屁颠的过去捡,刚一起身就看到了一颗黄色发光体,捡起来咬了咬,我去,金子……

根据我多年生活的经验来看按,这金子纯度一定很高,虽然只有一小块,但是拿出去也能换不少钱了,陆羽他们还在那边捡木头,我赶紧把金子藏到了自己的兜里。

这下老子发财了,四年没有交到女朋友就特么是因为钱啊,这次老子要出去吧我没有体验到的高富帅生活体验一下。

“齐阳,你干什么呢,赶紧过来帮忙生火,就你一个人有打火机。”陆羽冲我这边喊到。

“好嘞,马上到。”抱起我那堆柴火就跑了回来。

把柴火摆好,拿了一些干草,拿打火机这么一点,这火就升起来了,周围的温度明显暖和了不少。

“真晦气,出来享受生活来了,就遇见这鬼天气,早知道就在宿舍指导要忠写论文了,白淋了一场雨。”陆羽唠唠叨叨的在旁边咒骂着。

我就不一样了,他的话我都习惯了,现在我比较激动的就是金子,而贺远这小子永远都不知道在怕什么。

不过他也情有可原,四年来一直都这副德行,但是心地挺好的,帮过我不少,俗话说得好,两人不看井,一人不进庙,这都说不吉利。

如果是我一个人进来的话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也有这么多神像在看着呢,你要说它是死的吧,你不管走到哪,你都感觉这眼睛在看着你,你要说它是活的吧,这特么不科学。

“郭齐阳,郭齐阳?”一个很耳熟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了?”我扭头说道。

原来是陆羽,刚刚想事情没有注意他喊我,陆羽说道:“齐阳,汝可……不是,呸,你出去找什么差事啊?”

“你说你说话就说话呗,干嘛还非得拽个文言文,就显摆你文科学的好是吧。”我讽刺了他一句想了想接着说道:“没想好呢!”

我的确没有想好,不仅我是这样的,我问过很多玩的不错的人,他们都没有想好,可能是这四年只顾着玩了,自己的未来一点都没有好好想过。

“倒也不是这么讲的,没想好就在想想,现在的人都可能和你一样,都一个起跑线上的。”陆羽笑了笑说到。

我勉强的点了点头尴尬笑了笑,陆羽又在盘问贺远,过了一会儿,都聊得差不多了,也有了一些困意。

排好守夜的就先睡了,反正我是第二个守的,陆羽第一个,朦朦胧胧中,陆羽将我推醒,说轮到我守夜了,我看了看时间,的确轮到了我,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让他睡,我来守夜。

守了一会,外面风大,把庙门给吹开了,瞬间冷空气弥漫,我赶紧拿了两块石头将门顶上,扭头就又走了回去,谁知刚一坐下,庙门又被风开了。

“我去,要不要这么折腾人啊。”我有站起身走去把门给顶上,奇怪的是那两块石头不见了。

风也可以吹的这么厉害?连石头都能给吹走?

又拿了一块大石头顶了上去,这回看你怎么吹,我就不信了。

刚要扭头走回去,就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肩膀,肯定是贺远这小子,想吓唬我?看我玩死你。

我猛地做一个鬼脸一回头,一个狰狞的头颅在我眼前瞪着我,我叫了一声绕着他跑向了陆宇他们,谁知道怎么也摇不醒。

那头颅现出了身体,一步步慢慢的向我走来,我特么不会这么点背吧,吞了一口唾沫,反正横竖也是死,老子跟你拼了。

我拿起一根木棍冲着他一棒子打了下去,他倒是没啥事,棍子断了,震得我虎口生疼。

还没等我反应,他已经扎住立刻我的脖领子,一口冲我咬了上来。

“郭齐阳,郭齐阳,你醒醒,嘿嘿。”我隐约听到了陆羽的声音。

猛地坐了起来:“我……我还没死?还是咱们都死了。”

“你特么说什么呢,咒老子呢?我看你刚刚折腾得挺厉害,喊得这么大声,肯定是做恶梦了。”陆羽说道。

“我……我梦见一些脏东西。”我用手擦了擦汗。

这倒是把贺远吓了一跳,在一旁不敢说话了,只是做看看右看看。

“没事,不就一个噩梦吗?谁没做过啊,你就守一个小时就行了,剩下的我们两个来守。”陆羽说道。

我长呼了一口气,这梦做的太逼真的,简直不像是假的。

最近是不是冲到些什么了,贺远说的没错,这庙不能再待下去了,这就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浑身不舒服。

“你不要多想了,我们先睡了。”贺远说完之后就躺下睡了。

我拿出一盒烟,已经淋湿了一部分,这两天倒什么大霉,事事不顺心,抽出来一根没有湿的烟点着抽了起来。

不对,这古庙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刚刚我捡到的那块金子会不会还有,这以后再来这的可能性不大了,还是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财宝了。

我拿定主意就径直向那座神像走了过去,由于刚刚做噩梦的原因,全身上下就一直紧张着,心里还是有些阴影,不过毕竟不是在现实生活中的,只是一个梦,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人才怎么能害怕那些东西。

走近神像后细细的观察了一番,还真别说,有一个线索,这神像后面是有门的,虽然和神像的色调一样,但是我还是发现了,这里面肯定有一大堆珠宝,老子要发了。

我拉开石门,里面黑乎乎的,看起来什么东西也没有,我打开手电筒向洞内那么照了一下。

‘啊……’一具穿着一身道袍的骷髅呈现在我面前,刚开始时有些惊吓,不过我立马稳定住了心神,这是一个死物,他不会动……

也没有什么财宝,但是在他身边却放着一本书和一封信,我拿起来拍了拍上面的尘土,上面全是古文,不过我却能看懂,不要问因为什么,只因老子是大学生,而且是对古文深有研究大学生。

这书上的封皮写的是‘阴阳全术’四个字,这书很有研究意义,不错,先让我暂代国家保管,再让我看看这封信。

将信拆开,里面有一张纸和一道符,纸上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这具尸骨叫做时广贵,生前是一个道术高强的人,镇压过无数妖魔鬼怪,然后到了中老年的时期,遇到一个厉鬼,这厉鬼几近成魔,为祸一方,时广贵与其战了三天三夜将其镇压,但代价就是用自己的生命以及肉体化为伏魔阵中的一部分,时广贵毫不犹疑用生命封印其,但迟早有一天厉鬼会从封印中破出,还望得到此书的有缘人学习本书奥义,以备不时之需,将其再次镇压,阴阳全术是时光贵云游四方偶然所得,其中奥义深刻,不次其他道学,望有缘者珍惜传世。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套吓唬人的东西,不过如果真按照上面所说的话那您还真是一位为国为民的好市民。

我将书和信一起塞到了自己的包里,虽然没有再弄到什么金子,不过这书和这信应该还很有价值,也不枉此行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三个看外面雨停了就随时准备回河北,,因为这是边缘处,所以挺近的,撑死也就三个小时就到了。

回到了宿舍,我们几个二话不说就躺床上呼呼大睡,昨天那睡觉质量今天不困才怪呢,大约睡了六七个小时,我才起来,要忠正听那两个人吹牛逼吹得一愣一愣呢。

不过他们的行李包裹什么的都已经收拾好了,当然,除了贺远,他们见我醒了就又道别了几句来了一个拥抱,就提着包裹走了。

不过我倒是可以看见他们的泪已经落了下来,我也快走了,这四年说散就散了,又会想起了刚来到这所大学时候的情景了,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我和贺远是一块走的,所以我们又都彼此笑了笑,谁也没有说话,最后我提议带着他在逛一下校园,满满的都是不舍。

一群新生走过来给我们喊学长,充满了舍不下。

晚上回到了宿舍已经十一点多了,一向严格的宿管大爷今天竟然出奇的对我们两个笑了,我们回应了一下就回到了宿舍。

不过宿舍的灯又打不开了,贺远骂骂咧咧道:“他大爷的,电费这个月都交足了,怎么给断电了。”

宿舍里面冷的异常,我把台灯打开,说道:“行了,明天咱们也都快走了,别废话这么多了。”

外面突然阴风阵阵,把宿舍的门给吹开了,我去关上了门,顺便把锁也给上了,正想着在回味一下生活呢。

门竟然又开了,我走过去又把门关上了,不过奇怪的是,所竟然自己开了。

这让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噩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行,先问问。

“贺远,你刚刚把锁打开了?”我问道,不过也没有回头。

“没有啊,我一直在自己床上呢。”贺远的声音传来。

看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我的心跳速率已经提到了最顶锋,咽了一口唾沫。

还有什么办法,我的大脑飞速旋转着,对了,那封信里不是有一张符吗?就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我掏出了那张符,随时准备在后面来一下子,只感觉有一双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来了。

我迅速将符贴向了后面,只听到一声惨叫:“哎呀,卧槽,郭齐阳你特么疯了你。”

我一听声音不对,原来是贺远,他现在正捂着脑袋惨叫呢。

“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紧把他扶到了床上。

“郭齐阳,你特么疯了你,我看你傻站在那这么大一会,以为你不舒服,谁知道拍一下你你就吓死手啊。”贺远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我话还没说完,只听见门砰的一声开了,门口赫然站着我梦里的那只鬼。

没想到,没想到这是真的……。

“那……那是什么?卧槽,救命啊。”贺远吓得叫了起来。

我也被吓得脑袋一片空白,这下我们两个都要死了,完了,不行,贺远是我的好兄弟,我不能让他出事。

我拿起那张符冲上前去贴了上去,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我脑子飞速的闪过,对,电视剧里都要喊一句急急如律令的。

“急急如律令。”我大声喊了出来。

这整个过程不到一秒钟,果然,在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能。

阅读全部故事,请关注星芒阅读网公众号回复书名或书号,最快更新哦。

砰的一声,符烧完了,那鬼也面目狰狞惨叫着灰飞烟灭了,我退回到了床上,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如果不是真实发生在我眼前,我根本不会信,心里的恐惧占上了心头。

“齐阳……齐阳,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贺远一脸害怕的看着我说到。

我忽然间反映了过来,看向了他:“贺远,你别害怕,没事,现在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贺远点了点头,也长舒了一口气说道:“齐阳,你还有这门手艺,厉害啊,我看那些电视上的道士一个比一个厉害,你也是学这个的?怎么都不告诉我们?是不是想独吞了?”

“够了……”我吼了一嗓子。

门后又进来四五个人,上来就骂道:“你妈的,大晚上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妈的。”

我本来心情就一团糟,这一下子彻底把火给我点上去了,我从铺下拿出了一把大刀,没有开锋的,但是吓唬他们够用了。

“贺远,亮家伙。”我有吼了一句。

贺远虽然胆小,但只针对于鬼神,学生还是不怕的,贺远答应了一声从自己的铺下也拿出了一把刀。

“大哥,不至于吧,我们就是过来说说。”那个带头的小子认怂了。

“你们一帮新生狂什么狂,老子在这个学校狂的时候你们在哪,欺负我兄弟都走了是吧?”我吼到。

那人自己抽了自己两个嘴巴说道:“小弟知道错了,给你们道歉,学长晚安,我们先走了……”

“滚!”我说道,然后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贺远把灯打开后也坐回了自己的床上。

没过一会,我们都睡了。

一个全是白雾的世界,我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在宿舍睡觉吗?

“小兄弟,你可算来了,我已经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一个穿道袍的人坐在一个椅子上,给我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迷迷糊糊的就坐了下去:“您是哪位,我认识您吗?”

“你还真是健忘啊,我就是你在古庙中发现的尸骨啊,你忘了吗小兄弟。”那人说道。

看他差不多有五十多岁,有一段很长的胡子,看起来很是和蔼,让人无法不尊重。

“您这是……”我问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也能确定这就是我的梦境,既然他来了就一定是有事情要我来帮忙的。

“我过来是因为三清全书的事情。”那时广贵说道、

“您说清楚点。”我说道。

“你既然已经拿到了这本书,那就代表你就是有缘人,这本书现在是你的,我是你的师父,我过来就是给你留几句话的。”时广贵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是你的师傅,有问题问我,至于怎么找我,很简单,睡前在原地转三圈就行了。”

随后我便看到了太阳光,贺远在我旁边把我叫醒了,而我却一直处于懵逼状态……根本不知道这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回事?最近是不是要分别了所以难过,精神失常了。”贺远在身边说到。

“你丫才精神失常呢,你全家都精神失常,可能是最近休息不好吧,现在几点了。”我长呼了一口气说道。

“才十点多,咱们是今天下午两点的车,十二点吃完饭去火车站来得及。”贺远把打包来的饭放在了我面前。

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吃饭,倒不是没有胃口,只是这两天自从古庙回来就感觉心里不踏实,再加上昨天那恶心的鬼,我现在脑子都快要炸了。

“嗯,贺远,你自己想好没有,你以后干什么去。”我严肃的问道。

这句话这段时间说出来都已经不下二十遍了,放在以前那管这么多事啊,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到了马上该找工作了才明白,不得不考虑这都些问题。

“我?我能干什么去啊,本来想回家托亲戚帮忙找一下工作,但是,你也知道,现在的大学生一抓一大把,竞争太激烈,但是我看到你昨天那牛逼的技能,所以我决定跟你混了,以后前途无量啊。”贺远吃着他自己手中的盒饭说道。

“什……什么?你跟我混,大哥,我自己都不知道以后干嘛去,怎么和你一块啊,你别闹啊,自己找个好工作。”我说到。

“别啊……”贺远刚说出来两个字就被我打断了。

“别说这么多,我不可能带着你,我自己都没有前途呢。”我说完接着低下头吃饭。

贺远看我这么决绝,也不说话了,埋头吃饭。

马上两点了,我们两个人登上了火车,都没有说话,或许都在想以后干什么吧。

贺远的家在邯郸市区,而我是邯郸市馆陶县的,所以他比较近一些,我还要拼车回去。

“这火车估计要晚上七点才能到邯郸,如果你在拼车回馆陶就很晚了,晚上要不你住我家,咱们出去吃点饭。”贺远拿出手机说道。

“不了,我还是先回家吧,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我爸妈了,有时间一定找你玩。”我笑了笑说到。

“好吧,到了就给我来一个电话,我先睡一会,到站了别忘了叫我啊。”贺远放下手机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做声,闲着无聊我便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本‘阴阳全术’闲来无事就看看。

这本书很厚,大致的看了一下,上面有风水,符箓,阵法,命理,民间土法还有一些散散碎碎的故事。

其他的我可以不管,但是符箓我必须好好看看,因为我亲眼见识到过符箓的强大,一招制敌灰飞烟灭。

看了一段时间,这本书的确很有研究价值,但是一时间还琢磨不透,就先收了起来。

晚上六点,推餐车的服务人员走了过来,我摆摆手示意不买,开玩笑呢,火车上的饭能吃吗?

突然之间想睡觉了,正好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一下时广贵,倒不如现在先问一下,于是我按照他的方法原地转了三圈,他大爷的其他座椅上的人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

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眼神,正好可以用一句诗来形如,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我这种奇异的人士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猜得透的?

走回了座位,一股睡意袭来,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徒儿找为师何事?”还是那个相同的场景,时广贵还是坐在那张椅子上。

“您老人家先别说这些,我有几个问题。”我直接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你说,为师一条一条回答你。”时广贵说道。

“好,师父,我昨天遇到了一个鬼,被我用符打死了,我想问的是他为什么找上我。”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很简单,因为你拿了阴阳全术,这鬼是从古庙一直跟着你回到你的住处,阴阳全术对邪祟来说危害相当大,如果你能学得这书上的三四成,那你就可以斩妖除魔不是问题。”时广贵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哪个厉鬼只是一个开始,我在信封里留得那张符就是用来保你命的。”

“什么?还有?你这是在拿我的性命开玩笑吗?我不玩了,我把书放回去还不行吗?我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我下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说真的,我什么都能想得到,但就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和鬼对抗,这弄不好就是要丢命的,我昨天就差点丢了这条命。

时广贵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没用了,这鬼的来历也不简单,信封里写的只是前一部分,后一部分我讲给你听。”

“我不听,我现在只想问你怎么样才能摆脱,我才不想学什么狗屁道术,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差点就没命了,你知道吗?”我说到。

“我说了,我也没有办法,怪就只能怪你动了那本书,现在你只能听我把后半部分讲完。”时广贵平静地说道:“我用性命镇压住了那厉鬼后,不到两天就有三个邪道闯入庙中,找不到我的尸身,就摆了恶鬼阵法,七七四十九只恶鬼日夜监视这庙,如果有人从庙中拿走我的书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拿书人杀害,毁掉阴阳全术。”

“胡扯,为什么我当时在庙中一点事情也没有。”我握紧拳头说道。

“齐阳,你先坐下,你没有被杀害是因为你身上的那块金子和我给你留的那张符,我在金子上面施过法,有护身的功效,那张符有强烈的阳气所以你一点事情也没有。”时广贵说道。

“那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我不信,你不帮我,我自己找办法。”说完我就准备要走。

“且慢,为师给你提个醒,这七七四十九只厉鬼是成倍出来的,每天都会出来的厉鬼会比前一天多出来一倍,今天一定做好准备,书中有一道匿气符,是最简单的一种符咒,但它可以逃避厉鬼的追击,时效为两个时辰,你要多多小心。”时广贵说道。

我听完之后就走进了迷雾中,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火车已经到站,我赶紧叫醒贺远拿上包袱就出了火车站。

我和他道别后给家里回了个电话,就找车去了。

途中经过一家店,买了一打符纸,一瓶朱砂,一根羊毫笔,反正有备无患,先画他几张。

按照时广贵的说法,我就要先画出几张匿气符了,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按照书上的画法一心一意的画符,最后发出了淡淡的光,没想到我第一次画符就成功了,这以后好好学这本书我不就是中国道门第一人了?

拿着几张符找到了拼车的司机,上高速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回到了家,说实话,这拼车就是好,便宜且快。

付了车费之后我将匿气符戴在了身上,领着大包袱小行李就上了楼,话说今天晚上还真是阴风阵阵的,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氛,敲开了门,我终于看到了我爸妈的身影。

他们脸上又多了很多的皱纹,我笑了笑:“爸妈,我回来了,想死你们了都。”

“回来就行,晚上没吃饭吧,你爸也没吃,酒菜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爷俩今天晚上吃点饭,我和你几个姨出去逛逛街去。”我妈说到。

“好嘞,等我先把行李放下去啊。”我走进了我房间把行李在床上一扔就走了出来,我妈已经出去逛街去了。

“齐阳,你这半年都没回来了,来,咱爷俩好好喝点,别告诉你妈啊,你妈禁止我饮酒,咱们就喝那么一点点。”我爸边笑着边拿出了几瓶酒出来。

还是家的感觉好啊,在外面每天浑浑噩噩的,还是在家里温暖,今天就和我爸好好唠唠。

我们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爸突然问我:“齐阳啊,你现在大学毕业了,想好以后找啥工作了不。”

我其实已经猜到了我爸肯定要问我这些问题,但是我还是没有想好,先不说我找工作,就连眼前的事情都没有一点办法。

“这个……我还真没有想好。”我尴尬的笑了笑。

“没什么事,你的工作交给爸了,实在不行就去你二叔上班的公司上班,一个月工资差不多三千多吧,只要好好干,你还有有前途的。”我爸说道。

“你说那个医药公司啊,很累啊,我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啊。”我喝了一口酒说到。

“现在能找到个工作就不错了,现在打大学生可不比以前,以前的大学生少啊,现在的大学生多的一抓一大把。”我爸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我听了我爸的话之后陷入了沉思,突然之间灯就灭了,而且外面阴风阵阵,我心道不妙,立刻拿出一张符趁着黑贴到了我爸的背上。

“他大爷的,这个月电费刚交又停电,这最近怎么回事啊。”我爸说道。

“没事爸,经常的事嘛!咱们先喝酒,一会儿电就来了。”我对我爸说到。

这鬼既然来了找不到我们就肯定走了,先淡定的呆一会,我就不信这鬼还能呆多久。

不出我所料,没过几分钟就来电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刚要接着和我爸喝酒讨论人生大事,我爸就来了一个电话。

就只能留我一个人喝酒了,没到三分钟,我爸爸电话给挂了,一脸的惊慌说道:“齐阳快跟我去医院,你妈出车祸了。”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或直接聊天对话框回复2182或书名《鬼阴阳术即可阅读全文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