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名基层医生的日常...

杏林学苑2018-10-26 16:56:33



杏林课堂改版了,视频可以点播看


为了方便广大杏林学苑用户观看学习课程,杏林学苑技术团队特地打造了一套全新的在线学习课程,大家可根据自己特长选择相应课程学习,随时随地点播学习每周一会上传新视频,祝您高效快速的提高诊疗技术。


观看方法:点击文章最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进入系统,选择相应课程进行


⊙作者:尹于华

⊙编辑:杏林君



半夜子时来代肌


村医不说白天的忙碌,晚上12点,正是熟睡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敲门声此起彼伏,”医生,开开门”!我马上惊醒了,一听声音,是东村的大阳,忙起身探问”什么事,怎么急"?大阳接着说:”在县医院配的卡介苗,忘了打,刚睡到半夜才想起,来打个针的“。噢耶,我当是什么急症,原来是代肌注,又何必半夜来折腾医生。”这卡介苗明天要打也没关系的“,我想不是急事,省得我起床,赶紧支他走。大阳在外面口出怨怒地喊着”我来上门了,还不打,超了日子,怕失效,万一有事你担保”!一听大阳成心想要讹诈的话,没办法,硬着头皮起了床。谁让你做村医,活该受这罪!捧着笑脸赶紧开门,招呼大阳坐好,代肌注好,还好言送他出门,关照他黑灯瞎火的半夜里,一路走好!


代打一针卡介苗,收费连一次性针筒共计二元钱,还得提供冰箱恒温贮藏。半夜叫门,害得一家人睡不安稳,你假如怠慢,还要你负责延误注射的后果,村医这活,还是人做的吗?


现在的村医,一边为了生计及村民就医方便,在基药框架内,做些一般医疗;一边又有没完没了的公卫活,如一座座大山,压在村医肩上喘不过气。一年三百六十天,村医根本不要奢望节假日休息,就是睡个安稳觉,也成为一种奢侈,这村医的工作,容易吗?而且还常常碰到不合情理的要求,作为坚守基层的村医,真是情何以堪!



往返六里,只要村医过过目


临近晌午时,喜大婶急匆匆地赶来,说家里老母不舒服,一定得抽空帮忙去看看。那我思想三季度考核快到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满意度是一定要抽查的,所以再忙也不能推脱。不过先跟喜大婶声明在前,输液是一定不会输,我只是去检查一下,或者开些药什么的,真是什么急症,还得转诊。喜大婶连说着“好“,“好“。


我骑那辆破电瓶车,在路上花七、八分钟,到了喜大婶家。赶快给老太太量了血压,听了心率,号了脉,测了体温,没有什么异样。一问,原来是胃部胀闷难受。喜婶讲,可能是感冒了,已经在镇上配了药,吃上一次了。我问是什么药?一看是康泰克、健胃消食片、阿奇霉素分散片。我本着医生的责任感说,“年纪大了,胃消化不良,你就吃点健胃的,这阿奇霉素吃了胃难受,不能吃“。喜婶忙接过话:”这药是我去镇上药店开的好药,明天如不好转,我要带她去县医院检查,请你来,只是量下体温,过过目,图个放心而己。“这是什么话,你这么远地请医生上门只为过过目而己,不是为了看病?


你们既然不信任村医,还何必非要村医义务上门;你们既然不认可村医,还何必非要村医大老远来过过目。因为村医的最廉价的劳动吗?因为村医是最贱卖的货色吗?因为村医是招之即来,挥之既去的吗?


村医在村民的尴尬角色


村医,本来在村庄中是多么受人尊重而又显耀的群体,可是现在恰在慢慢被边缘化;村医,本来在农村中是多么风光而有得意的“先生“,可是现在恰沦落为一群自渐形秽的行业;村医,本来在基层是多么的信赖而又值得托付的天使,可是现在恰碾压成如此萎缩!


随着医学日新月异的发展;随着现代各种生化检查的精准筛查;随着村民的就医观念的与时俱进的改变!现在的村医地位,与上个世纪的村医形象,真是无法比拟。现在的村医,在某些村民的心目中,仅仅担当起量个体温,擦点红药水,包点感冒药。由于村民的自我健康意识的提高,现在的村民就算明显的岔了口气,也要上县医院拍个片,测验一下血液生化,图个放心。


怪不得有些村民对待村医,那里还谈尊重,虽然村医的自身业务跟以前有了质的飞跃,但村医的配套的检查器械,还在原地踏步,还是传统的老三件(听诊器,血压计,温度表)。有些村民想当然认为,这老三件还能查个什么病,这村医还能看个啥病,这卫生室开了有啥用?理所当然轻视村医作为基层守门人的价值。


但是,我们村医是捍卫基层健康的中坚力量;是艰守基层医疗一线的守门人;是国家实施全民健康大战略中的网底!我们村医虽然在医改中步履蹒跚,但是一定风雨兼程,砥砺前行,不忘初心,履行一名基层卫士的神圣职责!







本文为授权原创文章。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并注明转自杏林学苑(xinglinxy)。本微信所发布内容的版权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协商。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进入杏林课堂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