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她一席白衣走天下剑挑群雄震苍穹

塔读文学2018-10-06 12:04:54

“砰!”

脚尖好像踢到什么,舞七整个人摔了出去!

怎么回事?居然没感觉到疼,难道自己已经中毒太深,除了欲、望,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舞七一脸绝望,双手支撑着爬起来。

“嗯……”

这时身下传来一阵闷哼,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磁性。

舞七瞪大了眼睛,加快速度闪到一边,歪着脑袋,这才看清刚才身下的是个活人,而且还是个男人!

舞七双眼放光:“天不绝我,我舞七终于找到解药了。”

四肢并用,双腿跨坐在他的小腹上,一双巧手快速地解开他的衣襟。

摸上那具微凉的身体,舞七由心地感觉舒服。

饥渴地咽下一口吐沫,胡乱地吻上男子的薄唇,又咬又啃。

唇瓣如花,沿着耳垂落在他修长白皙的脖子上,然后是被黑色衣襟半遮半张又看不清的锁骨。

舞七一路向下探去,所过之处全部覆盖上了她的味道。

青涩的吻技,咬得男人难受之极,终于睁开了幽深的眼眸。

眼中带着杀气,仿佛千军万马操着刀对着舞七,舞七吓得打了个寒颤,但理智很快便被极品合欢丹冲走!

她需要一个男人,急需,不然一个时辰后她就得死。

“兄台,对不住!”舞七只说了这一句便将男人脱得个精光。

一阵晚风吹过,男人健硕的身体、修长的双腿袒露在舞七面前。

世间竟有如此极品!

舞七赤果果的眼神让公玉照觉得羞耻极了,自己竟然被一个普通女子剥光、奸、杀。

“你……”可知本尊是谁?

他话还没有说完,又被这个女人强吻,这种吻技真是差极了!

不怪舞七,谁让他长得这么俊美,实属诱惑性犯罪。

那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舞七一遍遍吻着。结实的八块腹肌、俩点朱茵一遍遍抚摸着。

就连胸口的几道刀伤在舞七眼里,也是性感的表现。

终于在舞七换气的瞬间,公玉照黑着脸吐出:“滚!”

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愈发浓郁,却不曾想舞七正需要解暑的寒气,身体如同火烧,真的太难受了。

这块冰,舞七太喜欢了,一把抱住。

公玉照气得直发抖,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竟连抬起手指的力量都没有。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十八年来,从未遇到过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

不知何时,公玉照的身体被舞七捂热了。从未有过的血液沸腾,如同冒着热气的岩浆。

尤其眼里、嘴里、耳里全部都是这个女人的气息,身体有如一团干柴,瞬间被舞七点燃,一团火猛烈地燃烧!

女人此时竟然又咬住他的朱茵……公玉照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酥麻到背脊。

来不及多想,耳边已经传来舞七一阵阵娇yin声,那声音,又稠又黏,甜到了他的心里去。

他的气息也越发粗重,却只能跟随舞七的节奏律动。

等他平静下来时,那小人儿已经躺自己胸前,懒洋洋、软绵绵的似一只小猫。

看着已经没有力气、呼呼大睡的舞七,嘴角浮现一抹微不可擦的笑容,

女人,你是我的了。

睡梦中的舞七蹙了蹙眉头,感觉十分不舒服。什么东西?怎么湿?

“嗯……”舞七不满地呻吟着,一把擦掉脸上的东西。

睁开眼却见是血,吓得直撅起身,一脸的惨白。

当发现此处并不是五凤谷,心里终于安心起来,可又瞬间充满担忧,还有愤恨和恐惧。

左右张望,见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心里忽然又踏实起来。

公玉照从舞七蹙眉开始就醒了,见她这一连串的表情,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是个谜。

她怎么会有这么多表情呢?为什么每一种都那么可爱,突然想起昨夜她娇喘的模样,公玉照耳根便红了,下身也起了反应。

“啊……”

一声软绵绵的娇嗔吓了舞七一跳,这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

可是那种充实感真的很舒服,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坐在一个男人身上。

自己都做了什么?

他们那个什么了?

地上散落的衣服,身下赤果的男人,自己还衣衫不整。

“啊!”

舞七一身惨叫,仿佛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又难以置信自己确实看见的东西。

往后一坐,两人连接的地方更紧实,舞七才意识到他们、他们居然还没有办完事!

舞七连忙起身,颤抖着看着那个俊美刚毅的男人:“你把眼睛闭上!”

女人的离开让公玉照觉得一阵空虚和失落,见她我见犹怜,颤抖地捡起地上的衣服。

玲珑妙曼的曲线若隐若现,身下更是一阵涨疼。

“你要丢下我。”公玉照冰冷地说道,不是疑问句,而是充满威胁的句子。

舞七听到这句话觉得好笑极了,也没有计较他不闭眼,抱着衣服跑到矮树丛里去了。

“你我不过一夜良宵,公子还想赖上我不成?”清脆的声音在细碎的穿衣声中响起。

光是听声音,公玉照便能勾勒出,舞七现在系上了肚兜,合上了里衣,再是抖抖底裤,套上了里裤,最后穿上了白裙。

不,她还挽了挽发,如墨色的瀑布一样,披散在身后。

公玉照不知何时又勾上了一抹笑容,他的女人不管穿衣还是解衣都是绝美的。

“本尊守身如玉十八年,不想被人暗算,浑身无力,姑娘却趁机要了本尊的身子,难道还想赖掉不成?”公玉照模仿舞七的语气说了一段。

“你……我……”确实是趁机,不然也不会一夜只有自己在动。

“我貌美如花,以游历山河,看遍天下美男为人生目标。如若都像公子这般难缠,我岂不是没了自由?”舞七居高临下地朝他挑挑眉。

公玉照阴沉着脸:“你敢!”

这二字带着威压,虽然他功力没有恢复,但要再次聚集出金丹强者的威压也不是难事。

他的女人决不允许别人觊觎,也不许她沾花惹草。

舞七被他盯得浑身直打怵,要命的是周围有股力量逼得她下跪。

这种力量比昨晚那个人还要强!

舞七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是何人?

“噗!”

舞七终于承受不了他的威压,吐出一口血,染红了前面一方地。

公玉照心下一软,收回威压,但口中语气依旧冰冷霸道:“以后不许靠近别的男人,也不许让别的男人靠近你。你,只能是本尊的女人。”

要是可以,他想把她关起来,决不让别人看到,长得太美也不好。

舞七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自己是造了什么孽,一夜寻药解毒,却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麻烦。

生无可恋!

将死之人都这么厉害,自己怎么这么憋屈?

“好好好,行行行,你大哥你行了吗?”舞七撇了撇嘴,“你应该也闻出来,我身上有股药香,我会医,可以帮你治好身上的伤。”

“但是,我身上并没有草药,所以,我要去找找看周围有什么草药?”说罢又抖抖衣袖,以示清白。

舞七上上下下,公玉照已经看过几遍确实无法藏东西,但就这么放她走了,她还会乖乖地回来吗?

“不用,你告诉本尊,你需要什么草药?”公玉照一副不信她的样子说道。

舞七黛眉微蹙,心里暗骂小人!

“金睛草、一盏灯、青煞花、红砂、五花草……”舞七一口气报了十几种草药。

“止血、麻醉用的?”公玉照问道。

舞七惊了,这人居然懂药理?然后点点头:“你失血过多,必须止血。伤口溃烂,需要挖掉大量腐肉,没有麻沸散,只有用草药。”

生怕对方以为自己要弄晕他,便解释起来。

“嗯。”公玉照垂下眼帘,随后便见手边出现两个玉瓶。

乖乖!隔空取物?

舞七一把抓住那两个玉瓶问道:“你怎么办到的?”

“麻沸丹、止血丹。”舞七倒出一颗,一闻便知。

见女人眼睛忽然发亮,自己心情莫名地变好,便解释起来:“是储物戒指,但本尊没有力气上药。”

意思也就是说,要是没有遇到她,他也就只能等死。

可是,这不是舞七本来的意思啊,她是想借机逃走啊,这可恶的储物戒指。

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忽然舞七心生一计,就变得乖巧起来,捏着止血丹和麻沸丹给他服下。

一炷香后,舞七戳戳他的胸口:“有感觉吗?”

那地方刚好在腐肉旁边,公玉照嘴角抽抽,幸好服下了麻沸丹,“没有。”

“药效挺快,那开始吧!”

舞七从靴子里抽出名为“红缨”的匕首,半跪在他的身旁,动手割开伤处的衣料。

公玉照看着她的动作,只觉得干净利落,下手毫不犹豫,仿佛在做平日里做惯的事情一样。

可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怎么可能?

舞七一边看着伤口,一边问道:“有酒吗?”

“给。”公玉照从戒指里取出一瓶灵酒。

舞七接过酒,“有水吗?”

公玉照的储物戒就像一个百宝箱,只要舞七要的东西几乎都有,就算没有,也能拿出相近的。只是他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多次用神识取物十分耗神。

“我先用清水冲洗一下,然后再用酒消毒。”舞七头也不抬地说道。

随后,舞七摸出红缨,用酒和火消毒后,就开始他刮腐肉,一下一下,血淋淋的。

公玉照浑身没有痛觉,只是看着舞七,见她手法纯熟,半个时辰就将烂肉都刮干净了,然后用清水再次冲洗了一遍。

四道伤口全都太重,就算刮了烂肉,愈合得也慢,这么好看的男人留下这么多伤疤,那就可惜了。

想着舞七就开始解他的衣服,公玉照见状宠溺地说道:“女人,又想要本尊了?”

舞七冷冷地撇了他一眼:“就你这身体,现在有感觉吗?”

公玉照脸色一僵,忽然有些后悔服下那枚麻沸丹,让这个女人嘲讽自己。

不一会儿,舞七就从衣裳内抽出足够长的一段线,再从身上找出一根银针,一丝不苟地将他的伤口缝起来,就像缝衣服一样。

就是公玉照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用线将人肉、缝起来的。

“你的师父是谁?”公玉照问道,能将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教得这么出色,师父一定更不简单。

闻言舞七动作一顿,但很快恢复如常,只是脸色多了一份冷酷。

“你是见不到了。”因为已经死了。

见状,公玉照忽然感觉自己问错了话,便不再说话,只是有些心疼这个女人。

一个时辰后,终于清理干净,将丹药捏碎洒在缝好的伤口上,再裹上纱布。

舞七的动作轻柔,明明不会弄疼公玉照,却还是那么小心。纱布越过他宽大的肩膀,舞七贴近他的胸膛,从背后看就像是在抱他。

然后又贴近他的胸膛将纱布另一端接过,如此往复。看着女人为自己包扎伤口,忽然觉得很享受。

然而,享受只是暂时的,眼前忽然一黑,重重地闭上眼睛。这个女人果然不是善茬,自己疏忽了,一再让她得逞。

舞七低头一看,果然睡着了:“嘿嘿,看你还怎么吓唬我!我想要走,还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卷起地上的药瓶,将丹药全都倒出,装进自己的香囊内。然后一直向东,狂奔一天一夜,不敢停留。

她大口地喘气,左右看看,跑到溪水边洗了把脸,看到自己绝美的容颜,弯起了一抹笑容。

半个时辰后,绝美少女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乞丐。

顶着一个乱蓬蓬鸟窝头,嘴里叼着狗尾巴草,一路闲晃吊儿郎当。可是双目明亮,背脊挺直,气质尊贵,就像丐帮帮主!

这是什么地方?

自从那夜坠入悬崖,舞七就像是离开家的孩子,怎么也找不到五凤谷的方向。更别提一路狂奔后,早就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舞七皱着眉头,心想一定要找人问清楚。

“咕噜噜……”

舞七捂着肚子这才想起来,为了逃命,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

那个该死的、霸道的男人,要不是他身上有强者的威压自己能怕他?

这就是强者的力量?

舞七握紧拳头,自己一定也要有那种力量,不然,那个人永远杀不掉!

“咕噜噜……”身体再次警报,饿死了!饿死了!

舞七额头布上三条黑线,能不能不要拆场子?

但是,在林子里生存对舞七来说轻而易举,就拿野山鸡来说,它们最爱吃紫叶草。

紫叶草在山里不难找,可是一株两株的对于它们来说根本不解馋,所以舞七为它们准备了一捆~

陷阱布好,就等猎物上门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