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我听见自恋破碎和边缘呐喊的声音(1)

林橙夕2018-11-07 10:32:37

 

@

陈幼岚。女。25岁。某省某市人。目前在某重点大学化学专业的研究生在读。五官清秀美丽,身高163厘米,身材偏瘦。因为在今年端午节前自杀,前来寻求心理咨询。

征得来访者同意,心理医生写出了这一位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心路历程。内容取自心理咨询过程的实录,其中省略了咨询师说话的部分,只保留了来访者说话的部分。偶尔会保留到咨询师对一个问题的看法。

记录顺序和咨询时间有时候不完全吻合。

 

@

 

2005年我参加高考,未果。复读。2006年复考,在高考前几个月出现抑郁,去医院,医生诊断为抑郁症,开了来士普吃,吃后好转,后考入某大学化学专业。2000年7月,本科毕业。2012年9月考上某大学化学研究生。

按照妈妈的话说是:研究生读完又读博士,博士读完就出国,妈妈已经为我安排好了一条路,但我觉得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很累,只是心里又觉得不该这么想,觉得妈妈很爱自己,而且觉得妈妈在婚姻中不幸福,我似乎应该去为妈妈的不幸福做点什么,也许,努力读书,让妈妈开心,也是我唯一能够选择的回报妈妈的方式吧。

爸爸是一个大智若愚的人,虽然话很少,但心里什么都明白,不象妈妈那样喜欢控制人。爸爸也爱我的。在我自杀醒来后,一直看顾着我。在今年春节的时候,爸爸把打工挣的几千元钱都塞给我用。

和男朋友相恋6年,发现男朋友有可能是和别的女的在一起有暧昧的关系。我在端午节前,吃下整版的安眠药自杀,后抢救过来。

今年春天的时候,又出现抑郁症状,发作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想做,觉得右边的太阳穴非常的痛,一定要哭出来才能缓解这样的疼痛。并因此丧失了工作能力。再次吃来士普,吃了之后,情绪就会平稳,但是,停药之后,情绪还是容易反复。

睡眠还可以。一旦睡着,就是昏睡的那一种。

我很想说说我常常做的梦:

梦境都是昏暗的,恐怖的,有点类似意识流一样的,没有剧情,有时是进入到一屋子,或者在山上,穿越树林,梦境的画面中基本无人,要么就是很奇怪的人,比如白胡子老头啊之类的……


现实中的感受:

研究生的生活,感觉很苦闷和不自由。每天都在实验室给导师做各种实验,完成各种实验任务,还要给导师写文章,工作压力很大,有时还被导师骂,一点都不想回到学校,前几个月里,因为工作状态很差,导师建议回家休息。对未来事业也很迷茫,不知道毕业以后找工作的情况会如何?

…………

一天之中,晚上出现情绪很糟糕的时候会比较多一些。

…………

无论如何,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把我的病治好,这样的可以开开心心地生活。

关于自杀的想法,我也不能确定还会不会出现。如果一切都是那么的痛苦,那么,结束自己的生命,未尝不是一个选择。

…………

我觉得妈妈很强势,但她对我很好,妈妈是在把我当成儿子养,对我的学业和人生选择,有比较高的要求,而没有顾及到我内心真正的愿望。其实我是一个不喜欢读书的人,至少是不喜欢现在这个专业。

不喜欢化学,都还能够考上这个专业的重点大学的本科和研究生,这个可能还有偏执的功劳,有时候我真的是不懂得去转弯去灵活变通,太执拗于一个事一个结果上,所以看起来也比较有毅力。

还有,读这个专业是我妈妈和大舅舅帮我选择的,我也是因为觉得妈妈太不幸福,想要去帮助妈妈承担一些什么,所以,什么都听妈妈的安排。

我其实对我妈妈的关系我没有去深入的挖掘过,因为我一直都是从内心信赖她的,或者说完全没有怀疑过,直到我看到我一个好朋友林桑的表现,和我妈妈感觉很像,我感觉很压抑很不舒服,这个时候我才慢慢开始反思这个问题。

我觉得我的思想一直在偏,总是在走极端,不是偏左,就是偏右,我也很努力的去调整,但是很难,我需要一个正确的认识,我就是很难找到自己该变成一个什么样子,或者说做最真实的自己该去怎么做。

我想去了解一些关于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不知道对于我的自我调节会有帮助吗?会不会自己调节不好,反而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呢?我一直很担心这一点。

我一直很怕自己去学习心理学的知识,对自己有不好的影响,所以我一直去避免接触这方面的知识,我很怕自己陷入一个否定再否定的死循环,然后把自己整疯掉,这样很难树立自己的存在价值。

是的,我常常觉得自己会有无力感,其实我这样的一个喜欢自我否定,再重建自我肯定,然后再跌入自我否定的过程我经历了很久,总是跑偏,让自己也太敏感,最后我终于意识到不是旁人说自己战胜自己,就能够站起来,就可以真的打败这个病的,旁人是无法理解这种无力反抗的感觉,总是说我不坚强什么之类的,很无奈。

精神类疾病可能就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副产物,必须认识到它是一种病,而不仅仅是一个现象一个波动,要接受自己生病了这个过程也是很不好受的,也有被人说是神经病,很受伤,但是现在坦然多了。

我觉得医院太草率了,就只给我做一个测评,就是网上都有的那种,然后就说我是抑郁症,为什么我会这样,我到底是什么心结,医生都不知道,甚至都没有听我多说两句,就开始给我开药。我一直都觉得这个不是我要的治疗,原来有听一个同学介绍催眠治疗,就是睡觉睡着就好了,她是小时候被绑架过,所以有点人格分裂,经常说自己是两个人,自己可以和另外一个自己对话,她都好了,我觉得我还没有到那个程度。所以我需要对我的心理疾病的好转有信心!

我有很多想法,可能很稀奇古怪或者说黑暗,我会真实的向我的心理医生反馈,只是希望她不要觉得我这个人很邪恶很不好。


  @

下面是幼岚的亲友访谈,提供者是幼岚的表姐:

幼岚的男朋友很有礼貌,其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反对他们的恋爱。

幼岚的妈妈很累,是做销售工作的,常常是,妈妈出去出差,工作了一个星期回来,家里堆了14双袜子和内裤都不洗,那是爸爸和幼岚换下来的,而且,在起码有10年以上的时间,爸爸都是处于不工作的状态,也不做家务,等着妈妈回来服侍自己,妈妈总是在幼岚面前念叨爸爸的不好,但是又要继续照顾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和经济上的一切开销。

幼岚和男友是高中同学和大学同学,多年来都在一个地方,但很少见面,并且幼岚自己说,和男友交往6年,还没发生过性关系,幼岚还是处女。

幼岚的第一个恋爱对象是一个女性,是她的高中同学。

幼岚性格激越,会当街打男友和T。曾经在图书馆,逼着T脱下自己的胸罩,T曾经买个1600元的手表,在幼岚气愤的时候,把这个手表,连同表姐给她的一个手机,一起丢进了池塘。

爸爸的性格其实很随和,很乐观,有点老顽童的味道。但幼岚过去和爸爸的关系出过问题,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理睬爸爸,现在后悔说,过去的10年,应该和父亲多接触。

他们是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的,是在某市市近郊,自己家修建的两层楼房,在这栋房子里,居住着爷爷奶奶,大伯大婶,以及大伯大婶的两个孩子,和他们一家三口。

楼下住着爷爷奶奶。但是爷爷前几年去世了。楼上住着大伯一家和他们一家。

妈妈对幼岚的控制很多,即便到了幼岚20多岁,幼岚在大家庭里玩耍,母亲会过来说,你明天要做什么什么,回去准备了,其实母亲是不希望幼岚和大家庭里的人多交流,但是,幼岚虽然不愿意,也会听母亲的话回家。

妈妈和这个大家庭的每一个人都有仇恨似的,觉得每个人都在陷害她一样,他们家门前有几块地,每家人都在里面种蔬菜什么的,有时候,幼岚妈妈在地里找到一颗钉子,就说是奶奶在做法,要陷害她全家。她妈妈似乎有被害妄想。觉得身边的人,都可能是害她的人。妈妈还曾经和爷爷大打出手。

 


@

我小时候默默无闻,感觉自己很普通,爸爸妈妈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同时下岗,家庭经济感觉不行了,于是觉得自己灰头土脸,有一次跟同学借改正液,同学说,你家里买不起吗?这句话很刺痛我的。后来妈妈又在另外一个单位做起了销售工作,我们一家人的经济才开始慢慢好转。

初中以后,我成绩不错,开始担任班干部,对人很凶,很强势,然后和同学自然拉开距离,感觉内心很孤独,情绪常常失控,失控的时候就会摔东西。

到高中又开始调整自己,不再那么地出风头,喜欢独自看宗教书或小说,莫言的,安妮宝贝的,等等等等,感觉自己是少数人群,沉默,疑心重,感觉别人看我的眼神里面有内容。

一直试图调整自己,希望可以有一个融洽的人际关系,但一直调整不到位,依然很孤独。觉得自己走极端,不左就右。我想:如果总是调整不成功,和别人保持距离也许可以让自己感觉好一些。

我真正可以袒露心声的朋友并不多,大约只有一两个,其余的朋友看似也多,但总是不能走得很近。总是在走得很近之前,自己就开始在心底里排斥对方,然后对方就走不近了,能够走近的,都是时间很长的朋友。

觉得妈妈很善良,外婆外公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但是是属于那种迷信性质的虔诚。外婆也比较强势,外公喜欢帮助人,爱做义工。外公外婆一共有四个孩子,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妈妈是老三。

2006年高考前持续有几个月的抑郁症,原因是当时和一个女的T之间很纠结,自己觉得自己的性取向没问题,不喜欢那个女的,但那个女的很喜欢我,面对我的拒绝又哭又闹,给了我很大的压力,也对她产生负罪感,从2005年冬天开始发作抑郁,每天下午到点就发作。

发作的时候,我会去找父亲,和父亲玩计算24的扑克游戏。

今年抑郁的情况和2006年那一次不同,今年是昏睡。

印象中比较深刻的一次和父亲的记忆。大约在11岁,爸爸和妈妈争吵很激烈,爸爸认为是我的挑唆,导致的父母不和,就拿起一把锄头,咬牙切齿地说,我要弄死幼岚。妈妈赶紧把我藏在了一间完全黑暗的屋子的镜子背后……

当时虽然有恐惧,但恐惧到了平静,仿佛是另外的一个人,在看着这个孩子在那里躲藏似的。有了这样的想象,我变得来没有那么害怕,没有那么恨我的爸爸了。爸爸也仿佛是别人的爸爸了。

…………

在初中的时候,我曾经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我有整整一年没和父亲说话,无论父亲怎么想办法,我都不理父亲。



@

 

暑假耍完了,要开学了,但是,昨天有点沮丧,爸爸之前答应了要找个车把她和行李送到学校,结果没找到车,她问他,他说没找到就没了下文。

在幼岚的印象中,爸爸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不能保护她,小时候和表弟吵架,表弟拿了一把菜刀对自己挥舞,奶奶不问青红皂白,就吼自己,爸爸也不问青红皂白,也吼自己。心里非常的怨恨爸爸。

10岁那一年,爷爷打妈妈,爸爸也不保护妈妈,对爸爸充满了失望。

爸爸非常的自私,得过且过,和妈妈吵架的时候,还会寻死觅活,然后家里人去找他,不敢面对责任,就仿佛躲在山洞里生活一样,自我麻醉。

爸爸要抽烟喝酒,家里人劝,他都依然不改,觉得爸爸根本不管别人的感受,我行我素。

和奶奶大伯在一起生活的这个大家庭里,有一种看不见的无形的恶势力,是这个势力,把自己的小家庭弄得不愉快。而这个家庭里所弥漫着的这股戾气,最根本的根源是来自奶奶,奶奶就是幕后的推手。妈妈来源于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爱做善事,心地柔软,是被大家庭的环境逼疯了的,最终才开始怀疑这个那个,怀疑别人在迫害她。

有时候她也怀疑妈妈的被迫害妄想是真的吗?但是,每次奶奶或者大姑妈和爸爸交谈了什么内容之后,爸爸回来她们的小家,就会和妈妈起争执,这不就是怪了吗?

这个大家庭里,笼罩着幼岚说不清楚的一层不舒服的气氛,幼岚甚至不喜欢回家的感觉。

妈妈不喜欢幼岚和大家庭里的人接触和多说话。

奶奶不喜欢自己,关键是妈妈总是要把这个事实一再地在幼岚面前强调,为什么呀,为什么妈妈一定要把她从幻想之中拉回到奶奶不喜欢自己的现实中,奶奶其实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家之主一样的人物,奶奶的不喜欢,意味着幼岚在这个大家庭里的精神上的登录的困难。关键是妈妈为什么要再三地强调这一点呢?

他们一家三口,曾经搬出去住过,搬出去住的时候爸爸妈妈之间很和谐。

爷爷和父亲很相似,都是那种没有自己主见,听命于自己妻子的人。

幼岚说,我爸爸怎么会这样不求上进,他下岗的那10年,全是妈妈一个人在外辛苦地做销售工作来养这个家。爸爸每天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饭时候酗酒,把自己喝得二麻二麻的,那种似醉非醉,似醒非醒的生活,爸爸居然就这样过了10年,没有出去工作过一天。

幼岚现在的男朋友和之前那个T,都是和爸爸是一样的人,都依赖着父母给自己提供的优越的生活条件,但是,他们离开自己之后,却又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似乎容易被这样不求上进,无所事事的人所吸引,吸引之后,又对他们各种不满,试图去改造他们。

 


@

 

从昨天晚上八九点开始,心情不好。出现自责,有自己是个异类的感觉,觉得身边的人不理解自己。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说出一些很奇怪的话,似乎没有头脑的话,而且是难以控制的。

在8月的时候,出现过一次先亢奋,后抑郁的状态,抑郁的时候,浑身无力,走路都走不动。

从昨天到今天,非常郁闷,不想回学校。在学校是从事化学的科研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项目,工作任务比较紧和繁重,我感到自己可能有点承受不了,想到要回学校,其实是还希望自己病得更重一点。

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想选择管理类的专业,但妈妈的哥哥从北京回来的时候说,化学专业挺不错的,妈妈也就认同了舅舅的说法,于是,我放弃了自己的想法,选择了化学专业。

本科毕业的时候,我是想出国的,但因为本科学校是一所二本学校,出国能够选择到的大学不会理想,而且还会花费掉家里的大量金钱,于是,我痛苦地放弃了出国梦,经过自己艰苦的努力,考上了这所大学的硕士,希望借这个平台来出国,硕士的专业就没有再改变,继续选择了化学专业,但是,一天24小时,感觉有18个小时在被导师监控一样,工作压力非常大。

之前,我想和男友分手的时候,妈妈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什么什么的,那意思就是和男朋友的分手的选择是不合适的,最终我就听从了妈妈的意思,没有和男友分手,我觉得自己所有的生活,都必须有妈妈的参与,自己的一切事情,都不由自主地想要告诉妈妈,如果不告诉妈妈,自己反而更紧张。

总是觉得妈妈对我付出很多很多,比如小时候,我去医院看病,妈妈会把我的名字写成她的名字,因为我们当地有这样的一个忌讳。

…………

在养育我的过程中,妈妈也喜欢提到她对我的付出,每当那种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就象一个罪人,从一生下来就欠着妈妈的,而且永远也还不清。

妈妈努力工作,为这个家付出很多,她的婚姻不幸福,但是为了我有一个完整的家,她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呆在这个不幸福的婚姻之中……所以,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如果我什么都听妈妈的话,应该能够给妈妈一些安慰。

我有一个耍了10年的朋友林桑,和妈妈的性格很相似,也是一个控制狂。林桑的妈妈,在她8岁那一年自杀,然后爸爸就一直独身一人。林桑每次和我见面,就跟一个长者一样的口吻,来教育甚至是教训我,我在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也会和林桑大吵一架,但我们的关系也维持了10年,我是不是已经麻木了,我似乎和有控制欲望的人在一起,才有感觉一样。我这是怎么啦?

我以前曾经和妈妈大吵一架,说,我到今天这样子,都是你害的。但每次我骂妈妈的时候,妈妈都忍着。我想这也是妈妈爱我的一个表现吧。事情过后,我又会持续地陷入内疚和自责之中。

……

现在我真的是骑虎难下。读下去,抑郁症这个病还在这里呢,不读了,怎么又放得下…………

后来妈妈也说了,你这么痛苦,要不就不读了这个硕士算了,去找个一般的工作上班。当妈妈真的这样说的时候,我又觉得如果真的走这一步,自己也不甘心,我花了那么大的精力,那么辛苦的考上硕士,放着那么好的前程不要,自己曾经还一直打算出国呢,现在就放弃,真的是不甘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