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燃情岁月》听见自己心灵的声音

闺友2020-03-16 23:30:50


【西门】前几天看到一个帖子在说“史上最神奇的1994年”,说到很多经典的片子都是在1994年前后拍的,《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这个杀手不太冷》等等,包括这部《燃情岁月》,个人偏爱这部电影,安东尼霍普金斯和布拉德皮特主演。皮特当年帅得没边。

“有些人能清楚听见自己心灵的声音,并按这个声音生活,这样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成了传说。” 影片的开始如是说。





《燃情岁月》

听见自己心灵的声音


文 /浅草

-

请允许我从故事的最后开始讲述。

年迈的克瑞斯汀在狩猎时被一头灰熊扑倒。他与之奋力缠斗。人与熊,仿佛一体,在两抹棕色的视觉里,浑然难辨。


年少时,同样的危险,克瑞斯汀曾经接近。

他的血,曾经与灰熊的血流在一起。从此,这头灰熊便驻守在他的生命里,成了他此生灵魂的号角,一次次将他唤醒。


他史诗般波澜壮阔的一生,由一头灰熊开始,亦由一头灰熊终结。

他出生于一个落叶金黄的秋天。母亲生他时,差点死于难产。他被印第安人“一刀”用熊皮包裹着,抱了一个晚上。

所以在他生命最黑暗隐蔽的地方,潜伏了一头兽。他注定要活在这个世界边缘,一脚踏在平地,一脚踩在深渊。

他活在今生与来世之间。


他的一生,仿佛是为了征服而来。

征服野兽,征服敌人,征服女人,征服森林与大海。

他纵横四海,只是听从了内心的召唤。

从小陪伴在他身边的印第安人一刀说:有些人能够清楚地听到自己心灵的声音。按自己内心的意愿生活的人,最后,不是成为疯子,就是成为传奇。




《燃情岁月》当然不只是克瑞斯汀一个人的传奇。

影片的末尾,当垂垂老去的印第安人“一刀”迅疾地拉住了一匹惊马。

当因中风而变得老态龙钟满头白发的威廉上校从怀里掏出了一把久违的枪。

当艾尔佛瑞德站在屋角,放下刚刚杀死仇人的枪。他的身后,是缓缓沉坠的夕阳,映着孤独的马匹。

看到这里,流下了眼泪。是在此时,方才理解了“燃情岁月”的含义。

这重来的,让人血液沸腾的时光。

亲情、血性、正义与梦想。


威廉上校也曾从战争的血雨腥风中走来。

因亲见政府的军队屠杀了沉睡中的一座印第安人的村庄,从此,他藏起了枪,远离了硝烟,避到一处世外桃源般的牧场隐居。

上校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艾尔佛瑞德精明世故,二儿子克瑞斯汀狂放不羁,小儿子塞谬尔勇敢天真,身上有单纯的理想主义。




在热血与激情燃烧之下,塞谬尔最后战死在沙场。

闻讯赶去救援的克瑞斯汀亲眼看着弟弟如头困兽,在失明的恐惧里被敌人的机枪扫射成了马蜂窝。想起自己曾经允诺要安全地把塞缪尔带回去交给他的未婚妻苏珊,克瑞斯汀心里的那头灰熊愤怒了。

他用匕首取出了弟弟的心脏。

因为印第安人一刀告诉他:当你猎杀了一头野兽,将它的心脏取出来的时候,就是它灵魂获得自由的时候。


克瑞斯汀用印第安人古老的仪式,蘸着弟弟的血,在脸上画下复仇的印记。然后只身,闯入敌穴。

当他披挂一身鲜血淋漓的敌人的头皮,如一座圣像般沉默归来。战友们见他如见鬼魅,纷纷退避。克瑞斯汀岩石般崛峻的脸,嗜血般地暴戾。

他行事从不遵循什么规则,他只听从内心的声音。是在此时,他才知道战争对于他的意义。他不为任何人而来,他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亲爱的弟弟。

塞谬尔的死,激发了他隐藏在血液里的兽性。


他们三兄弟,曾经亲密无间,在草原、马背、泥土里嬉笑打闹长大。

直到有一天,最小的塞谬尔带回了美丽的未婚妻苏珊。

这个女人,成了困住三兄弟一生情感的牢。




见到苏珊在草原上策马扬缰的那一刻,便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个女人,命中注定属于要克瑞斯汀的。

宿命就象塞谬尔曾经合着苏珊的钢琴声所唱的那样:她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做为塞谬尔的未婚妻,苏珊在见到克瑞斯汀的第一眼便已经沦陷。虽然她一再刻意地回避掩饰,假装坚定地告诉艾尔佛瑞德:她爱的人,是塞谬尔。

只消一眼。

命定的男子,骑在马上,御风而来。衣衫鼓荡,长长的金发飞扬。

身后的蓝天,与群山同为屏障,阻断了她的视野。从此她的眼中,只看见这样一个男子。这个风一样的男子。


她藏身纱窗后,看他以强悍的姿态驯服一匹野马。

她为自己无法挽留执意去战场的塞谬尔,找了一个借口软弱地伏在他的怀里哭泣。

塞缪尔死后,他坐在弟弟的墓前哭泣。她用她的身体给了他慰藉。

纵然多年后,他另娶了别的女子,她亦嫁为他的兄长妻,她还是告诉他:她曾经诅咒过她的未婚夫和他的妻子死。

她在他狂野的力量面前无所作为,接近焚毁。


克瑞斯汀也爱这个发间戴朵野花,便可倾城的女子。只是兄弟情面前,他压抑了自己掠夺的天性。

直到塞谬尔死后,他才接受了她。

但是她的温柔与爱情,并不能安抚他内心蛰伏的兽。弟弟的死,成了他暴戾的火线。

她亲眼见他一枪击毙一头垂死的马。半夜,他因她的抚触惊悸地醒来,持刀相向。




最后,克瑞斯汀选择了离开。

他狂野的灵魂,需外面的宽天厚土方可安置。

他追风逐浪,浪迹天涯。他深入土人的落部,捕杀各种稀奇的野兽。也曾给她寄来一枚手镯,据说戴上它的人,会得到神灵的庇佑,一生安康。

她一戴多年。


若干年后,他意气风发,鞭策群马,驰骋回乡。身边所有的亲人,含着热泪奔走迎候。

当年那个一心想要嫁给他的印第安混血女孩小伊莎贝拉已经长大。

父亲中了风,行动困难,说话需要在胸前挂一块木板书写。

而苏珊,却嫁了他的大哥艾尔佛瑞德。成了他的嫂嫂。


在艾尔佛瑞德华宅的高墙外,克瑞斯汀见到了在花园里摘花的苏珊。

再见面时,已恍如隔世。

她曾经允诺会等他回来。永远。

可是永远太远了。她等不到。

他们的爱,成了野火,从此被堵在灰墙外,狂野地自焚。




克瑞斯汀迎娶了小伊莎贝拉。她等了那么多年,在他离开时曾经奔跑过山野去追赶,知道每一处他漂泊时途经的流域。

这个身体里流淌着印第安血液的女人,似乎可以镇定他的灵魂。

苏珊闻讯,在强自的镇定里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这便是克瑞斯汀。一生任性从事,没有谁忍心责怪。爱他的人,都愿意为他奋不顾身。

艾尔佛瑞德求不得之下,郁郁地对这个弟弟控诉:我遵守一切规则,人的,神的,可我得到了什么?而你,置一切规则于不顾,但他们,爱你胜过爱我。

这是他的力量吧!来自世间,来自神灵。来自不可捉摸的内心。


不羁的风终于栖息。在小伊莎贝拉温柔的臂弯。

克瑞斯汀着手操持衰败的家园。生儿育女。岁月静好。

身体里的那头熊似乎沉睡了。


但是,他从蛮荒的天地归来,文明的世界又岂能容他安生?

小伊莎贝拉的无辜惨死,再次唤醒了克瑞斯汀身体里那头灰熊。

在克瑞斯汀整装持械,找杀害小伊莎贝拉的人复仇的时候,苏珊剪下了自己美丽的长发,饮弹自尽在梳妆台前。

因为克瑞斯汀跟她说:你回去吧,回到你丈夫的身边去。

她终于熬到了绝望。


爱情燃烧时如烈焰,无奈过于短暂,对峙不过落基山漫长的冬天。

她爱上了一个风一样的男子。最终,她的爱,也要随风而逝。

落基山脉里那湾宁静的峡谷。塞谬尔生前最喜欢画的峡谷,成了安葬这个家族的墓园。

西部旷漠的蓝天与草原,还有小布那汪着一面海水的眼睛,都是这场燃烧的岁月里永恒的布景。

在影像的记忆里,不会褪去。




闺友特约撰稿
浅草:文能提笔洋洋万言,武能用牙开啤酒盖儿;以酒会友,以书暖心。现居宁波。



【西门】如果你愿意,有时间,有兴趣,就来做《闺友》的小伙伴吧,我们一起采访好玩有趣的嘉宾,一起策划有意思的活动,希望你能够独立写稿,编辑。我能给与的,不多,来杭州请你吃饭,还有就是和数万读者交流的机会。另外你如果有生活、创业、工作中问题需要咨询和建议,也可以申请加入。如果有特长能够帮助到别人,也请加入,一起共建闺友互助平台。




亿万人中冥冥里一定有某种力量让你我相遇

也一定有某一些共同的东西让你我彼此欣赏

闺友 | 西门吹花


闺友是微信女性第一微站

访谈好玩有趣姑娘欢迎自荐

推荐有价值、有态度、有趣味的阅读

投稿邮箱:51452711@qq.com

微信公号:guiyoutuan 微博:西门吹花000


文艺连萌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史上最神奇的1994年

点左下角【阅读原文】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