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内有爱情,小心轻放

罗尔2018-07-08 12:38:56


我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这男人是色魔


我,易天天,是个热爱旅行的美女,走在路上,不时有陌生男人拦住我“问路”,坐汽车、火车、飞机,总有无聊男人要与我聊一聊。总之,我时时刻刻都要提防好色之徒的骚扰。


2014年“十、一”长假期间,我孤身一人去了湖南,到张家界、凤凰、南岳转了一圈。10月7号,早上9点,我从衡阳坐大巴返回深圳,我的座位靠过道,上车安置好行李,我就放低座椅靠背,闭上眼睛假寐。一会儿,有个男人说:“对不起,小姐,请让一让。”是我的同座,靠窗口的位置。过道里挤满了人,我没法站起身给他让道,就把腿往后缩了缩,同时,把裙边往下拉一拉,盖住裸露的膝头,有些男人总爱趁机往我的腿上蹭,我讨厌!我的同座男人放弃了与美女亲密接触的机会,他双手撑住前后座位靠背,轻盈一跃,凌空跃过我的腿,落在自己的座位上。这男人二十七八岁,不算很帅,却清清爽爽,耐看。我不是个装模作样拒人千里之外的美女,旅途漫漫,如果他聊得有趣,和他聊聊,也无妨。


意外的是,这男人一点也没有要与聊一聊的意思,在座位上坐定,就拿出手提电脑,达达达敲个不停,我侧目瞄了一眼,他敲打的似乎是深圳某楼盘的推广方案。我冷笑一声,装腔作势,无非是装出日理万机的成功人士样子,然后再来勾引我,装吧,继续装吧,本美女坚决不理你!我打开手机音乐,戴上耳机,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我还真睡着了,一觉睡到郴州,堵车了。人在旅途,最怕堵车,一堵车就难免心烦意乱,一心烦意乱就必然不顾基本原则,此时,我有点渴望同座男人挑逗我、骚扰我,然后,我们斗智斗勇,开展一场挑逗与反挑逗、骚扰与反骚扰的游戏,以消磨旅途无聊无奈的郁闷。然而,那男人一路上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他不急不躁、不慌不忙,手提电脑没电了,他就看书,看书看累了,他就睡觉,而且,是真正的睡觉,打着轻轻的心满意足的鼾,嘴微微张开,头端端正正地竖着,车子颠簸时,也摇晃一下,但绝不歪向我的肩头。看着满车烦躁不安的乘客,我恨不得掐着身边这男人脖子摇晃:“你为什么能如此气定神闲!”


2014年10月7号,因为长假后返回广东的车太多,京珠高速大塞车,我乘坐的大巴,本应该下午四点抵达深圳,直到次日凌晨三点才挣扎着来到宝安。长达19个小时气急败坏的旅程中,同座男子除了开始的“对不起,小姐,请让一让”,没有同我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多看我一眼,我的自信心大受打击,难道我不是传说中的美女?


下了大巴,我有点茫然,我的钥匙不知道丢在湖南哪个美丽的地方了,如果下午四五点回到深圳,我有100种办法打开我的房门,可现在是凌晨三点,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住旅馆,我嫌脏,住宾馆,我嫌贵,这时候,打扰任何一个朋友都不适合,怎么办?


同座男人拦下了一辆的士,上车前有意无意,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突然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好胜心,我还不知道是怎样一个男人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呢!我拉开的士车门,坐进后座,说:“带上我。”我独自一人,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这男人是色魔,要是他真敢胆大妄为,我裤兜里还揣着瑞士军刀!


男人愣了一愣,问:“你去哪?”


我说:“去你家呀。”


男人又愣了一愣,吩咐司机开车。


男人住在科技园的一间单身公寓里。这一晚,他睡沙发我睡床,我把小小的瑞士军刀握在手心里,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


男人叫刘德龙,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总监。一个星期后,我成了刘德龙的女朋友,搬进了他的单身公寓。



我哭喊着把手机摔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犹如我七零八落的心


我所以决定做刘德龙的女朋友,除了坚信他是个优秀的男人,还因为,我迫切地想知道,与美女一路同行19个小时,为什么他竟能视若无睹?


那一晚,我在刘德龙的单身公寓将就一晚之后,我们交换了微信号,聊了三天三夜,越聊越有得聊。周末,刘德龙请我吃饭,吃完饭,刘德龙去了一趟洗手间,顺手在酒店大堂的花篮里抽出一枝玫瑰花,郑重地交到我手上,说:“天天,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对刘德龙还不十分了解,但我相信直觉,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不能错过的好男人,也是一个说一不二死要面子的男人,我要是按流行的爱情模式,吞吞吐吐、欲说还休,他有可能就一去不回头了。何况,既然我已经喜欢上了他,为什么要犹豫不决呢?这不是我的性格。所以,我考虑了三秒钟,就答应了:“行!”


成为刘德龙的女朋友后,我迫不及待地问:“那一天从湖南回来,你一路上为什么对我不理不睬?”


刘德龙的回答把我气得要死。他说:“我一向看不惯美女们的洋洋得意,只是偶然长得好看一点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又不是我老婆,你美不美于我毫无意义,我为什么要对你刮目相看?美女们的坏毛病,全是一帮色迷迷的贱男人给惯的,所以,我对美女从来就不屑一顾。”


气归气,想一想,刘德龙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而且,日后他要真的对美女永远不屑一顾,倒也是一个靠得住的男人,我也就没有太在意。


只是,对美女心怀偏见的刘德龙,轻而易举就让我成了他的女朋友,我觉得,太便宜他了。有一天,在微信上,我对刘德龙说:“我后悔了。”刘德龙说:“后悔什么了?”我说:“你连情书都没给我写一封,我就做了你的女朋友,太吃亏了。”“你等着,我马上补写。”不过十来秒钟,刘德龙就把“情书”微信过来了,“天天:我爱你。天天爱你。刘德龙。2015年3月19日。”我哭笑不得,说:“不行!这个不够分量,不能低于1000字!”刘德龙说:“我太忙呀天天,老有写不完的文案,再说,说一千道一万,中心思想还是‘我爱你’三个字嘛。”我知道刘德龙忙,但还是不想轻饶他,继续耍蛮:“字数可以不限,但必须写得情真意切,必须手写!”手写情书,我只在上中学时收到过,偷偷塞在我课桌里的,此后,我收到的就只是三言两语的微信和QQ留言了,我还真想再体验一下收到手写情书的感觉。


刘德龙满口答应,但一天一天过去了,我一直没见到他手写的情书。


这一天,刘德龙为一个巧克力品牌的推广,去了上海。晚上,他给我来电话,告诉我住在某某酒店608房,说些如何想我爱我之类的废话。


挂了电话,我想起刘德龙对美女不屑一顾的话,突然想逗他玩玩,他是不是真的对美女不屑一顾。按手机来电显示号码,我拨通了上海那酒店的总机,转608房。刘德龙接电话:“你好。哪位?”我说:“好啊刘德龙,来上海也不来看我!”当年,我报考过北京电影学院,变声说话对我是小儿科。


刘德龙支吾一阵,试探着问:“杨佳佳?”


“算你有良心,”我心中一痛,“你在房间等我,我五分钟后到。”


快到五分钟时,我拨通了刘德龙的手机,情意绵绵地跟他说起了恋人间流行的昏话。刘德龙心不在焉应付了几句,说:“天天,有个客户马上要来和我谈合同,我得准备一些资料,谈完后我打给你好不?”


我忍不住心中的悲伤,吼道:“刘德龙,你是等老情人杨佳佳谈情说爱吧!”说完,我哭喊着把手机摔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犹如我七零八落的心。


一会儿,座机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刘德龙的手机,一把扯断了电话线!



就算天山的千年积雪彻底融化,我心中的寒冰也无法消融


第二天一早,我飞到了新疆,我只想远远地离开刘德龙,越远越好。


美丽的新疆,一点也不能美丽我的心情。就算天山的千年积雪彻底融化,我心中的寒冰也无法消融。我失魂落魄地游荡在天山南北的牧场上,只觉得我的悲伤像草原一般无边无际。


我怀里揣着在乌鲁木齐新买的手机,可我不敢开机,我怕听到刘德龙的声音;我包里背着手提电脑,可我不敢上网,我怕看到刘德龙的QQ留言。


这一天,我来到了巴音布鲁克草原,我关在宾馆的客房里,不敢出门,只怕我的郁闷随风流淌,大煞风景。


无聊无奈黯然伤神之际,我打开了客房的电视机,却啥也不想看,只是手持遥控器,一个频道接一个频道地按下去。突然,我听到了刘德龙的声音!“天天爱你!”


是一个广告,“天天牌”巧克力广告,配音是刘德龙,龙飞凤舞的手写“天天爱你”,显然也出自刘德龙!中国有点影响力的电视台,几乎都在轮番播放。


刘德龙,以这样的方式,把他给我的手写情书,发布到了中国每一个电视信号能覆盖的角落。后来我才知道,刘德龙为了兑现他答应给我的手写情书,鼓动如簧之舌,说服客户把本来叫“亲亲牌”的巧克力,改成了“天天牌”。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豁然开朗。


爱情这东西,太神圣太贵重,开不得玩笑,也经不起摔打,你必须用心呵护,小心轻放。杨佳佳,也许真是一个不清不楚的情敌,也许只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客户,也许,根本就没有杨佳佳。不管是什么人,从容面对就是,何必远远地躲到新疆来呢。


我打开了手机。一则微信即刻跳出来,正是电视是播放的“天天牌”巧克力广告。


不到一分钟,刘德龙的电话打进来了。我二话不说,对着手机痛哭了一场。

插图/阿根廷漫画大师莫迪洛


好汉不怕戳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